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病娇皇子赖上门 > 第87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殿下

第87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殿下


  赐婚旨意一下,三皇子刘珩娶天煞孤星叶慈,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无从更改。
  除非……死!
  谁死?
  刘珩死还是叶慈死?
  还有,身为当事人的叶慈,从始至终没有任何人通知她,到现在她还在云霞山乐呵呵不知道京城发生的事情。
  全程,她就是个工具人,无人关注无人在意。
  在世人眼里,她能嫁给三皇子刘珩,此乃天大的福分,没啥可挑剔的。
  大家都在为三皇子可惜,同情他的遭遇。哎,好好一皇子,竟然被天煞孤星给玷污了清白。可叹可悲!
  叶慈:“……”
  奶奶个腿,能杀人吗?
  张五郎可算是见到了三皇子刘珩。
  他身为张家的代表,今儿就是替张家打听情况。
  如今消息隔绝,未央宫被封门,消息传递不出去。薛贵妃统领后宫,张家安排在宫里的内应暂时都不敢冒头。
  张家大老爷张培申,成为金吾卫重点监视对象,一举一动都有人窥探。
  没法子,互通消息的重任,就交给了张五郎。
  别人或是受限于身份,或是别的因素,不方便出头。他没所谓啊,他的人设就是纨绔子弟,每天去绣衣卫点个卯,然后就无所事事。
  身为三皇子的表哥兼伴读,和皇子来往天经地义,就算金吾卫暗戳戳盯梢他也不怕。
  他还回头,冲盯梢的金吾卫挥挥手,并且吩咐小厮买来酒菜犒劳。
  “我们公子说了,诸位每天跟着保护辛苦了,区区酒菜不必放在心上。”
  小厮说完放下酒菜,跑路。怕啊!
  身为张五郎身边的小厮,看起来一身是胆,也怕金吾卫诏狱。
  金吾卫:“……”
  张五郎果然是个混不吝的混蛋。
  关键是,这酒菜吃还是不吃?
  不吃很浪费。
  吃吧,又怕耽误了差事,被人翻出来问罪。
  为难!
  张五郎和刘珩,两人前后脚踏进青楼,美名其曰喝花酒。
  刘珩出宫的理由简直光明正大,眼看就要成亲,娶的还是天煞孤星。成亲之前必须潇洒潇洒,抚慰一下脆弱的心灵。
  表兄弟老位置,都是常客了,一切照旧。
  一边喝着酒听着曲,一边闲聊正事。
  张五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口就问道:“你派人通知叶慈了吗?赐婚旨意都下来了,你可别告诉我,叶慈还被蒙在鼓里。”
  刘珩牙痛,刚才差点咬到舌头,虚惊了一场。
  他心虚啊!
  以他对叶慈的了解,这事她要是知道了,暴跳如雷都是轻的,怕不是要引雷劈死个人。
  下意识就玩起了拖延把戏。
  虽然但是……心里头明知道拖延不是办法,却还是想当几天鸵鸟。
  他轻咳一声,“过几天局势平静下来,我会派人前往云霞山,将事情原原本本和她说清楚。若是她有气,到时候我认打认罚,绝不皱眉。”
  张五郎呵呵一笑,“你也有心虚的时候。虽然明知道你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但,站在叶慈的立场上,的确不太厚道啊!你坑了她,还瞒着她,啧啧……”
  “外面的人可不这么看,都认为本殿下亏了,叶慈狠赚一笔。能嫁给本殿下,是她的福气。”
  “叶慈她稀罕嫁给你啊!”张五郎一双智慧之眼,早就看透了真相。
  他吃着花生,又嘲笑道:“这要是换做别的闺秀,能嫁给皇子殿下,即便是个落魄皇子,也值得高兴高兴。
  可是叶慈不一样,你和她相处那么长时间,我就没见她对你表示过稀罕。
  她只嫌你给她惹来大麻烦。果不其然,你真的给她惹了大麻烦。她要知道了真相,怕是要恨死你。”
  “叶慈不会恨我,甚至不会怨我。极有可能是无视我,继续嫌弃我。你说她会不会逃?”
  刘珩突然间就担心起来。
  张五郎明显愣了下,“逃婚?叶慈逃婚吗?好像,或许,貌似有这个可能。”
  刘珩蹙眉,愁啊!
  “不行,本殿下必须增加砝码。”
  “你打算用什么做砝码?”
  “封地,如何?”
  张五郎呆愣住。
  他砸吧砸吧嘴唇,好一会才发出询问,“你打算怎么做?”
  “将武清县改为本殿下的封地。这个办法果然很好。”
  刘珩得意一笑,瞧他这脑子,转动得多快啊,多聪明啊!
  真是个机灵鬼!
  张五郎:“……”
  他有点佩服对方,又想鄙视对方,怎么办?
  他嫌弃道:“你可真是……有得你磨了。这么说,宫里面你都搞定了?不用我们操心?”
  “你们操心朝堂就行了,爵位和封地一事,都不用你们出头。薛氏一党会替本殿下办妥。他们是巴不得本殿下早日滚出京城,别在跟前碍眼。以父皇对我的厌恶,定然会如他们的愿。”
  哦!
  张五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说恭喜吗?
  有什么可喜的。
  说可怜吗?
  终于飞出京城这座大牢笼,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一件喜事。
  刘珩突然问他,“我若是去了封地就藩,你可愿意随我就藩,出任王府属官?”
  “我吗?”
  “你不是嫡长子,不用继承家业。目前留在京城,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都没有建树。不如随我就藩,天高地远,我们兄弟合伙,未必不能闯出头。”
  “殿下真有信心?”
  “不到最后,岂能言败。”
  刘珩目光坚定,别管处境多艰难,信心和勇气不能丢失。否则,下面跟随的人就会慌乱,一慌乱就会出差错。
  身为主心骨,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决不能被人轻视。
  张五郎蹙眉,显然他不看好。
  他提醒道:“你可别忘了本朝的传统,前往封地就藩的皇子,几乎没有人还能回到京城。死,也只能死在外面。”
  刘珩点点头,目光平静,“我知道。”
  “既然知道,你哪来的信心?”
  “莫非你愿意看见一个惶恐无助的我?”
  这话问得好,张五郎一时语塞。
  哎!
  他叹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办法,原来也只是走一步看一步。”
  “心里头有些计划,但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大部分时候只能随机应变,走一步看一步。远香近臭,或许事情有了转机也不是不可能。”
  “没可能的。就凭陛下对我们张家的防备态度,我敢笃定不会有转机。不过,就藩也好,至少可以光明正大蓄养王府亲兵,好歹有了点自保的能力。”
  光有王府亲兵还不够,还要有足够的钱财,甲胄,兵器,人才……
  钱财用来发展,收买。
  收买是极其重要的一环,必须将封地周围朝廷派遣的官员统统收买,还有那些探子,也要想办法收买。
  无法晓之以理,那就动之以利。
  大量的钱财撒出去,就不信动摇不了人心。
  千里做官只为财。
  谁的钱不是钱,朝廷的钱是钱,他刘珩的钱难道就不是钱吗?
  “就算要去封地就藩,也要等到明年开春吧?”
  刘珩点点头,“薛贵妃还在养身体,估摸着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该出来活动。”
  “皇后娘娘还好吗?”
  “还好!目前还没人敢苛刻用度,往后还需要张家多多费心,打点好一切。”
  “哎,这点事不用你叮嘱,我们自会办好。少府那边,不说老头子的熟人,我也有几个混得好的酒肉朋友。稍微睁只眼闭只眼,就算薛贵妃从中阻碍,也少不了未央宫的用度。实在不行,直接用钱砸。”
  张皇后有钱,张家更有钱,就刘珩最穷。
  刘珩如果去封地就藩,启动资金不出意外还需要张家资助。
  有了张家的财力支持,他的就藩之路应该会顺利很多。
  这份恩情他刘珩记在心里头。
  “想好了吗,要不要随本殿下就藩?”
  张五郎迟疑片刻,“这事我做不了主,还得问问我家老头子的意思。他要是不反对,随你沈就藩也行。虽说云霞山那地方穷山沟没什么好玩的,不过双河镇码头还是有点意思。慢慢经营,干点正事,或许能成。”
  刘珩闻言笑了起来,“那就提前做好随本殿下就藩的准备。”
  张五郎挑眉,“你有信心说服我家老头子?”
  “大舅舅是个明理的人,相信他会体谅本殿下的难处,也知道怎么做对你好。让你继续留在京城混吃等死,纯粹是耽误你。”
  “不耽误,一点都不耽误。混吃等死挺好的。你长这么大就没尝过混吃等死的滋味,你要是尝过,你也会乐在其中。”
  张五郎说这话半点不尴尬。
  他是真心享受现在的生活,虽然难免有那么一点点憋屈,但,只要肯忽略那点憋屈,日子还挺美的。
  瞧他这点出息。
  刘珩瞬间生出了强烈的责任感,自己有责任替大舅舅教育好张五郎,让他改邪归正,努力上进,做个有为青年。这份责任很重,他很乐意承担。
  相信,有他亲自教导,一定能将张五郎教育成大周五好青年。
  届时,大舅舅一定会感动得落泪!
  简直太棒了!
  他的想法堪比天才!
  “我感觉到一股不怀好意冲着我来。”张五郎左右看看,最后目光落在了刘珩脸上。
  你你你……
  原来你是这样阴险的殿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