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为老婆夺九鼎 > 第五十三章 风波定

第五十三章 风波定


清晨的黎明伴着瑟瑟冷风。

起床的小号如同往日一般准时响起,没有一丝喧嚣的痕迹。

除了几个笑闹晚睡隐约听到异响的学生将夜里的故事加工成一件灵异故事讲给别人,博来哈哈一笑之外泛不起一丝波澜。

只有二连几个心细的女生察觉少了一个同伴,打听之下得知对方被父亲接回家除了些许羡慕便也随之释然。

一朵花的凋谢,竟连芬芳也流走。

仙人崖上,田甜和方砚作为安抚家属的代表,胸前插着新鲜的雏菊。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只留下了一个伤心的父亲。

“唐大叔,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如果没有去处,我们特勤三队随时欢迎。”

看着萧索的中年人,田甜觉得有些可怜,特勤三队其实正式队员只有她一个人,蓝贝贝直属枢纽调动部门,她动了恻隐之心。

这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也是一个失孤的老人。

唐仁喟然一叹,深深的看着眼前两个年轻人,如果女儿还活着,应该能和他们成为很好的朋友吧:“你们特勤局连我这种杀人犯都能包容,我万分谢谢你的好意。如果雅雅还活着,我加入你们她该有多高兴。如今却有些晚了,我答应了为别人做事,如果你们不打算抓我,那我就走了。江湖路远,半点不由人。”

田甜展颜一笑,做出一个请便的手势:“唐大叔,莫愁前路无知己,后会有期!”

唐仁也漏出一个笑容,洒脱道:“后会有期!”

方砚和田甜目送着唐仁沉重的离开直到看不见背影才回转。

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安静,西京交通大学的军训进行的异常顺利,没有再出幺蛾子。

唐雅的尸体,唐仁并没有带走。

而是交由部队处理,也许在唐仁看来,女儿在这青山碧水间也算安了家,比跟着自己继续漂泊幸福得多。

对于唐仁来说,自己女儿是那灵魂而不是肉体,他今后还有自己的复仇之路要走,牵挂越多,出刀越慢。

秦岭山脉一处青松处,竖起了一座小小的新坟。

如果说唐雅的死,唤起了人性的思考。

那么杰夫的死无疑可笑的多。

他心心念念的妹妹,也只是暗暗责怪这蠢货城市不足败事有余,浪费了大把珍贵材料。

她更加思念自己的哥哥,真真正正的哥哥。

一头金发,如同雄狮般挡在自己身前的哥哥。

为了这个目标,她可以做人世间一切恶。

当时杰夫暴露后往自己疯狂奔来的时候,琳达没有一丝去救他的想法。

更多的是担心自己暴露出来后还能不能继续在华夏执行任务,在发掘超凡力量的方向上,华夏有着绝对的重要性。

换句话说能被组织派来华夏,那代表的是认可和荣耀。

如果自己失败,后补圣女肯定会花落别家,复活亲哥哥的愿望恐怕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只有深入超凡界,才会明白个体的力量多么可笑,想完成一个法术,你甚至找不到材料,见到了材料你可能根本买不起,就算你很有钱,对方也可能完全不会卖给你。

这就是残酷的超凡界。

本来都准备爆发心灵风暴将对方冲击成一个白痴,没想到就这么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就不用亲自动手增加暴露的风险了。

看来材料还是太烂,等下次自己一定得找些上等的材料制作一个,而且也不能叫杰夫这个名字了。

她怕真的复活了哥哥,会习惯性的认为对方是个傻子。

只要自己争到后补圣女之位,在穹顶议会庞大的势力下,一定能获得足够的资源彻底复活哥哥了。

想罢,又安然入睡。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一切又都回到了原先的轨道。

不管是别有用心的人还是暗查间谍的人都没有什么动静,只是途中蚩雨她们连又转来一个女生,而且也是一个大美女,蓝沁。

刚一来道这里就夺得了校花的美誉,为人处事更是滴水不漏。

军训汇演的时候,杰出学生代表发言的人就是半途空降的蓝沁。

“方子,这也太黑了吧!就因为长得漂亮会来事?”

直让田凯大呼黑幕,虽然他也很粉蓝沁的颜值,但是学生代表在他想来,再怎么说也应该是方砚更胜一筹好吧。

不但是代理连长,更是徒手搏狼,守护女生宿舍,都这样了,一根毛都没捞到,还有没有天理?

不错,那晚的动静最后的一致说辞是有一头野狼闯入营地,撞晕田凯,方砚在女生宿舍门前截住,后被巡逻士兵感到击毙。

“好了好了,凯子,少说两句。人家能当这个代表,肯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发扬发扬作风,不吃亏。”

方砚倒是不怎么生气,毕竟当这个代表,除了能露个脸外,又要排练背稿子,不能吃不能喝的,自己还怕麻烦。

如果真选他,他可能都得自己推辞。

天公作美,秋高气爽。

下午三点多钟,在军训基地进了最后一餐“滚蛋汤”后,在学生们或不舍或解脱的心情里换上了久违的便装。

这么一朵朵祖国的花朵一样踏上了归途。

只是离开的时候,田凯又心心念念那晚放哨的姑娘,没有缘分竟是一面后没再见过。

方砚坐在一旁,注视着车窗外的青山绿水感叹人生无常:凯子啊,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些人一眼便是永恒,如果人死后真的有灵魂,而对方真的眷恋不去,百年后才能相会梦中的姑娘。

车辆刚驶入校园,就被一群家长围住,有些是本地的家长,有些是担忧孩子还没离开的,更夸张的是还有车队。

郑薇迈着优雅的步子,乘上一辆离开了。

只是几个转眼,方砚所乘坐的大巴上满满的学生只剩下稀稀落落的三五个。

“都是些温室里的花朵,离开家长屁都不是。”

方砚好笑的看着愤愤不平的田凯,算起来俩人都是没妈的孩子:“凯子,咱这野草也有野草的好处,自由自在,想怎么生长就怎么生长。走,叫上你妹妹和蚩雨,咱们好好逛逛这古城。”

“好啊,这皇陵兵马俑坑听说非常有名,来了不看,那就太可惜了。”

等两人去找田甜蚩雨时,只有蚩雨一人,至于田甜则有事离开了,只留下话来:太累,睡觉了。

方砚转念一想,也对。

那阵子田甜能那么长时间在家休息,也是因为身上有伤,现在大好了,自然是公务繁忙,哪有时间陪着他们几个瞎浪。

三人组团就走,寝室另外两位仁兄则是被父母接走送温暖去了。

一路上沿街到处都是嘈杂的人群,越是靠近兵马俑坑人流越多,直到进去之后三人都是大失所望。

乌泱泱一片人,能够看到最多的竟然是另一个人的后脑勺,还能闻见混杂的汗臭味,火爆的客流对于游览的旅客反而是一个最大的考验。

蚩雨哪里受得了这个,就要运起功力隔开这些浑浊的气息,只是瞬间,脸色就变了:“方砚哥哥,咱们赶紧走吧,这里有古怪。”

原来,无论她使用什么法门,都无法将灵力透体而出,被死死压制在体内。

这种感觉就像是鱼离开了水,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方砚看到蚩雨脸色苍白,像不怎么舒服的样子,连忙走到蚩雨身边帮她扛住四面八方挤来的人群。

“凯子,咱们走吧,等淡季再来。现在什么都看不到,没什么意思。”

“挺有意思的啊。”

古城的九月正是炙热的时候,男导游们需要挖空心思才能招揽来游客。

而女导游则稍微轻松一些,女性天生的亲和力更容易吸引到男游客,他们未必会做什么,只是觉得说不定有做什么机会。

这不,田凯就被其中一个姿丽年轻的姑娘吸引到了周围。

而且这货个子比较高,人群挡不住他的视线,不但能鉴赏各种不明觉厉的古董顺道还能欣赏千姿百态的年轻女性。

方砚叹了一口气,这人看样子是叫不走了。

“得,那你在这里呆着,我们先走了,学校见。”

方砚牵着蚩雨的袖口一马当先的开路,蚩雨则亦步亦趋的跟着。

逆流而行比跟着人群显然更费力,也让方砚有更多的时间观察这被开发的地宫一角。

除了一个个千姿百态的陶土兵俑马俑之外,一架青铜铜车马竟然现出了宝光,吸引住了方砚的目光。

叮咚

发现野生闪光物品:奔马战车

可以捕捉,请尽快捕捉。

物品潜力:★★★

物品等级:超凡二阶。

这是人类王者打造的凡间车架,汇聚数千年地灵之气,看遍人间繁华,成为了一架拥有自己意识的战车,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奔赴自己的梦想。

特性1,破界强行:地上本没有路,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无视地形,无视自身等级以下结界阵法飞奔。

特性2,机械:可以通过更换材料部件提升自身等级。

方砚看着展厅里的铜奔马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才是豪车啊。

尽快捕捉?

开什么玩笑,方砚还想多过几年自由日子。

只能期待将来能够弄到什么好东西来换,也许还有一丢丢可能性。

“方砚哥哥,你在看什么,怎么不走了?“

离开兵马俑坑越远,蚩雨越是感到身上轻松。

此时二人已经接近出口,她脸上恢复了润红,只是看起来还有些疲惫。

“看到一个好宝贝,想要。”

蚩雨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砸在方砚身上:“这里肯定都是好宝贝,但是想要的人估计就你一个了。”

方砚笑了笑,此宝贝非彼宝贝,不过蚩雨妹妹说的对,自己在这里乱说,得快点离开,这不,已经有两个制服小哥,来回审视着自己了。

再不走估计会被请去喝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