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把恋爱副本玩成求生游戏是否哪里不对 > 第113章 暗杀者

第113章 暗杀者


小莱临走的时候没有忘记带走神器的少女。

那穿着苍白和服的女孩在她手上温驯如同交出后颈软皮的幼猫, 她之前怯怯打量过龙女与人类男人的亲密关系,经历过千年岁月,绯器对于人类之间的种种复杂关系并非一无所知;那两人之中有种旁若无人的紧密气场, 周身洋溢的是更胜于一般缠绵情人关系的密切感。

被整洁衣袖遮掩的手腕红痕,在镜片遮掩下的温柔目光, 还有掩藏在西服领口之下暧昧鲜艳的痕迹, 以及那掺杂了特殊力量的香气和满溢地不正常的磅礴魔力……眼前站姿笔挺端正看似刻板正经的男人, 全身上下都是被神明肆意宠爱过的痕迹。

那是宣誓主权的气息, 也是对与其余觊觎者最明确的残酷警告。

——此为逆鳞, 不可触碰。

绯器察觉到了不可言说的暧昧事实,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情绪起伏, 只是短暂感慨了一下大概不能用夜卜进一步蛊惑龙女上钩之外,很快就想到了另外的法子。

“您要使用我吗?”

她扬起脖颈,露出一截纤细柔白的脆弱颈项,犹如引颈待戮的柔软羔羊。

“我会是很好用的神器。”

少女像是相当熟稔此道,她似乎在期待着龙女的点头,又好像不太在意她的拒绝。

对与许多神灵来说使用野良乃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可其中也不乏许多本就渴求力量的离经叛道者,如建御雷神,又如惠比寿, 她身上带着的名字不计其数, 行走于高天原之间成为父亲大人的眼线信使,自然也相当清楚神明们那虚伪高贵的皮囊之下, 又有多少是比人类更加污浊的恶劣本相。

然而小莱弯弯眼睛, 随意晃了晃手里的绯器。

“我用不太着你呢。”

绯器温声询问:“因为您不是常规的神明吗?如果是需要其他的更加干净的存在, 我也可以想办法为您找来。”

“小姑娘, 你的眼界太窄了, 你父亲大人的眼界也太窄了。”

小莱露出一点遗憾的表情。

“从这一点来说, 你们的父亲死的一点也不冤枉。”

因为只能触碰到高天原的位置,所以便理所当然的将其理解为最高峰的“天”了吗?

“……我不理解。”

女孩露出些微茫然,她眨着眼睛,疑惑地看着龙女的脚步落在了偏僻的荒野山路,萤火游荡月色高悬,龙女松开手让绯器落在地上,女孩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地问道:“龙神大人,我们现在是要做什么?”

“你刚刚不是听到了吗?”

小莱漫不经心地答。

“有那么一个讨厌的家伙在想搞事,本来盯上的目标大概只是仅限于咒术界这么一个小圈子而已,而你的父亲偏偏不小心闯到了枪口上成为了这个过程中的牺牲品之一;至于你的父亲为什么会死的那么惨,很简单,可以说运气好也可以说运气不好,神明大人兴致突起临时需要一个可以多折腾一阵子的玩具,他正好站在那里,就这么简单。”

绯器抿平了嘴唇,脸上有些不服气的表情,更多是一种麻木消极的冷漠抵抗。

小莱侧头,轻笑一声:“怎么,被你的父亲大人灌输了太多他的想法,觉得区区神明根本做不到那个地步吗?”

绯器低声道:“可是夜斗他……”

反反复复听着同样无聊的发言,龙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类似于厌烦的神色。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你带过来?”

少女茫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她。

龙女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因为我以为你至少在引路这方面还算有点用处,除此之外能让那么多神明承认你为他们的神器,听话懂事也算是个优点。”

她说。

“而在你们那个老爹死掉之后,多多少少能理解一件事:就是‘这个世界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轻松简单’这件事。”

“听着,小姑娘——”

她俯下身,冷冰冰的看着绯器怔然无措的双眼,抬手拍了拍少女柔嫩白皙的面颊,慢条斯理地说道:

“我可不在乎你们的父亲大人是被人摧毁了灵魂还是被断了胳膊腿……我需要你的地方就只是乖乖带路而已;我的御主现在想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而我一点也不希望他在工作范围之外的时间内还要浪费精力在这种小事上面,所以停下你那些无聊的想法,带路,让我解决掉那个批皮玩俄罗斯套娃的无聊老东西,就这么简单,明白?”

绯器嘴唇轻颤,却是露出了几分慌张恐惧的抵触之色。

……如果杀死现在的“父亲大人”,夜斗说不定也会死。

她寻求龙女的帮助,本质是希望为自己和夜斗寻得一处新的庇护之所——若能带回父亲大人一点残损的灵魂,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可是现在……

“您要从根源上彻底抹杀掉父亲大人吗?”

神器仍然维持着那副温顺的表情,她跪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龙女,模样看似乖巧,只是她的眼底已经出现了某种无法忽略的阴冷敌意。

小莱眯了眯眼。

“我千年之前就和夜斗说过,我可能会做一些让他恨我的事情。”

她气定神闲,并不在意绯器的敌意。

“当然,我仍然可以让他继续维持现状留在这个世界上——但是这和我要抹杀掉你们的父亲并不矛盾。”

龙女忽然露出一个无甚温度的笑弧。

“哎呀……”

她低声叹息,故作遗憾。

“看起来,我们的讨论有一点小小的‘分歧’呢……”

神器瞳孔一缩,周身气息忽然变得浑浊又危险,只是她还未等发作,纤细的喉咙蓦地就被龙女抬手握住。

“想做什么?”

对方漆黑长发顺着肩头无声滑落,垂在少女脸颊两侧禁锢住她的目光,像是最纤细也最牢固的狭窄囚笼。

“杀我吗?”

她说着,也在轻笑。

“——有些不听话呀,但是没关系。”

龙神的语气轻快,抬起了绯器的下颌。

“说起来,你身上有很多神明留下的名字呢……想必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和高天原关系不错吧?”

饕餮贪婪的血脉在骨骼血肉之中翻滚,小莱舔了舔自己锋利的犬齿,眼底是血腥味十足的兴致勃勃。

她可没忘记自己还有高天原这个副本的首破奖励没有回收。

外神窥视虎视眈眈,自己目前的实力只能说在大部分旧日之上却还没办法直视外神的阴影,奈亚喜怒无常,而能抓住的成长机会寥寥无几,如今机会主动跳到她手里,饕餮自然不可能放过这送到眼皮子下面的奖励。

“让我留夜斗活着,可以呀。”

她语气轻缓,轻轻柔柔。

“夜斗嘛,那当然是我的弟子,我曾经珍爱呵护过的孩子……但是他的父亲也是陷害过我唯一巫女的罪魁祸首,如今皮囊更是被其他的术士占为己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对我的御主动手呢。”

“不太好做,是不是?”

龙女慢悠悠地笑着,拍了拍神器苍白的脸颊。

“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加些筹码。”

同一时间内,远在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也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的状况。

若是按着原本的安排,应当是利用言峰绮礼召唤出的暗杀者职阶的英灵在远坂宅邸开启第四次圣杯战争的“第一次”战争,只是在召唤的时候似乎就发生了一些无法控制的特殊情况——

按着正常逻辑来说,暗杀者这一职阶的适配者,是仅仅只限于中东地区的暗杀者集团沿袭着“哈桑·萨巴赫”这一称呼的暗杀者首领才对,而没有使用任何特殊圣遗物召唤英灵的言峰绮礼,理论上也无法召唤出超规格的英灵。

但是,这一切也都是“正常逻辑”、“理论上”才会存在的情况。

——酒吞童子。

日本古老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大妖怪,平安时代居于大江山中统帅群鬼的首领,若是按着英灵传说加成的影响,在日本的地域上享受着最高规格知名度加成的酒吞童子,甚至与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也有一战之力。

没有任何东西加持的前提下,言峰绮礼竟然召唤出了这么一位存在。

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那么远坂时臣还不至于头疼至此。

那位少女姿态的娇艳鬼王出现后只问了一句话,就让远坂时臣明白了问题出在了哪里。

“assassin,酒吞童子。呵呵。万分感谢你召唤妾身至此。妾身会比较为所欲为,没关系吧……”常规打过招呼后,她眼波流转,徐徐落在了言峰绮礼的身上,露出一抹极为艳丽的笑容:“没找错没找错~~这位老爷,身上果然是有着我家龙神的气息呐~”

龙神。

……又是龙神。

那一刻的远坂时臣,甚至险些没能控制住自己嘴角优雅从容的笑容。

……完全没有考虑过的麻烦。

远坂时臣此人是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傲慢本性的,他一度以为言峰绮礼手上的令咒是圣杯偏爱他的原因;但是酒吞童子的出现,正在从根源上动摇他数十年来从未变过的强烈自信。

而在魔道老师为了两位英灵头疼的功夫,言峰绮礼也正在和自己这位看似相当随性散漫的从者交流着一些东西。

“……是吗?那她可玩得真开心呀~”

大江山的鬼王没骨头的靠在地下室的沙发上,懒洋洋地笑着。

“真是辛苦人家担心了她那么久呢……”

她推开手边捏碎的杯盏残骸,气定神闲的抬眉看向那边笑意奇异的神父先生。

那是一种近乎恶意的纵容,漆黑且浊恶,比起纯粹热烈的敬爱,更像是热烈而疯狂的诅咒。

……但那又如何呢?

酒吞扬起嘴角,露出锋利森白的鬼牙。

她不打算阻止,也不打算提醒。

——毕竟是有人毁约在先,不是嘛?

她视若无睹,高高兴兴地和言峰绮礼提出了全新的建议:

“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老爷呀,要不要去拜访一下柳洞寺的巫女大人?”

“许久不见了,大家想必都是想念得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