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庶媳 > 第157章 二更

第157章 二更


程老夫人生辰这日, 穆莳和芸娘带着元澄一起去拜寿,姝丽则因为太小,狂且他们对程家不熟悉, 今日人又多,小孩子家家生怕被冲撞了,遂让奶母们好好照顾小姐。

想起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 芸娘还有点难过。

元澄就安慰他娘, “娘, 等妹妹长成我这么大了,再带她出去玩儿,她还小, 不懂事呢。”

这小大人似的安慰,让甄氏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看看澄哥儿, 自个儿还是个小孩儿呢,倒是把姝丽叫做小孩了。”

“我们澄哥儿现在可是娘的好帮手, 对不对?”芸娘可从来不小看儿子。

“嗯。”澄哥儿就喜欢听这个。

在一旁的甄氏看的目瞪口呆,不过孙子和亲娘这般亲热,这是她乐意见到的。

大户人家的母子关系都比较疏远,有些少爷小姐同乳母比亲娘还亲,这可不是好现象, 好在外孙子和女儿看起来是真的好。

她也就放心了。

一路上, 甄氏也开始跟芸娘提点,“程家嫡支的大概有三房人, 都是程老夫人生的, 长媳是荣氏,也就是程斐的娘,她娘家也是江宁世家, 二夫人沈氏,出自吴兴沈氏,三爷最为老夫人喜欢,娶的是乐氏。”

乐氏?

芸娘是背了江南世家表的,好像都没听过。

甄氏这才道:“乐家和我们家情况差不多,寒门出身。”

原来如此,芸娘有时候想,门第之见还真是严重的很,就像她初初嫁给穆莳那年,坐了许久的冷板凳,别人都当你是个不存在似的,连丫头们都背后说她是小门小户出身,但那又如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谁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王朝更迭,周而复始,什么事情是说的准的呢。

但是见到乐氏的时候,芸娘还是很震惊,因为据说程三爷已经四十上下的人了,乐氏看起来年纪比她还小。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给这位程老夫人拜寿。

“老寿星,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程老夫人几乎是在她进来时,就眼前一亮,在她的想法里,夏氏妻凭夫贵,应该是珠翠环绕,虽然年轻,但肯定十分持重端庄。

可夏氏,实在是如暗室明珠一样,美貌把每个人都晃晕了。

以前程老夫人总觉得乐氏好看,乐氏从前儿是她二儿媳妇的远亲,没想到向来眼光高的儿子看上了乐氏,足以见乐氏貌美过人了。

可是站在夏氏身边,居然被衬的跟粗瓷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仿佛都只看到她。

这倒不是她身份高贵些,而是长相气度,确实高出众人一等。

紧接着,穆莳又带着元澄进来拜寿,自古男女有别,但是老夫人年纪已经很大了,她和穆莳没必要避讳很多,况且,穆莳以总督身份过来的。

程老夫人见到穆莳又是觉得惊艳绝伦,连忙起来还礼。

穆莳笑道:“老夫人不必多礼。”

他拜完寿就由程家的爷们带着出去了,元澄也上来说祝寿词。

“小公子真是玉雪可爱。”荣氏听说元澄才七岁,但看起来十分高壮,偏相貌又集合夏氏和穆莳的优点长的。

真真是让人爱到心里去了。

芸娘索性把穆莳的提议说了出来,“其实我也有事要麻烦老夫人和您呢,就是这小子的事儿。”

“我们家是为他请了西席,可我们爷说,您家族学学问好,这不,看看我们家澄哥儿有没有机会同程氏子弟一起读书呢?”

这是个小问题,程老夫人这点上好说话,“小公子如何读到哪里了?”

芸娘想了想,“他三岁开蒙,《三》《百》《千》已经读完,《大学》刚刚学完,如今学要从《中庸》开始了。”

程老夫人暗自心惊,若是这个进度在程家当然是刚刚好,可如果是外面,那就很难得了。

“这样正好。”

“只不过,您也知晓,我们家是以武起家,他父亲伯父和叔叔个个都是文武双全,这次,我们府上还特意派了不少武学师傅过来,这武课也要上,到时候——”

芸娘有些不好意思,“若是不方便,也就罢了。”

程家都是读书人家,仕宦名门,原先也是崇文尚武,只是后来江南一向文风最重,故而行武十分少。

这穆莳本是进士及第,却杀倭寇数百首级,人人提起来都称赞,这也是他升任江南总督,无人敢说他名不副实的原因。

程老夫人笑道:“这事儿之后我们再递信过去,看看到时候如何处理好。”

这就是妥了,芸娘不免说了不少好话。

这让荣氏和乐氏都看的目瞪口呆,芸娘知道自己和荣氏和渊源,见了她还道:“夫人和十九年前一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乐氏心道,自己是寒门出身,博得丈夫和婆婆喜欢,觉得自己已经是很不错了。

可现下看到夏氏,更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荣氏很是高兴,“你是越发好看了。”

竟然当成了子侄辈,芸娘也道:“我哪里算好看,要我说,您这样苗条我才羡慕,我总觉着自己丰腴了。”

荣氏很瘦,垂帘髻,十分端庄,很少被人夸好看。

但芸娘这个人夸人向来都是很真诚,并非是那种刻意谄媚,再说了,她这个身份,如今也没有必要谄媚别人。

屋里气氛越发热络了,江宁城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想和程家搭话,又有新科总督夫人在,那就更觉得好了,人人都想搭上芸娘。

芸娘身边自有专门挡人的飞絮双燕,素问素馨也不差,她优哉游哉的喝着茶,吃着点心,陪程老夫人过寿。

不喜的人直接不说话,谁说的太过分了,她就似笑非笑,总而言之,是个不仅仅貌美,而且很有手段的人。

穆莳那边也是大受欢迎,他在外话虽然不多,但本身的经历官位,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好奇。

程斐作为长房嫡孙,特此过来陪客,余者都是金陵城的世家子弟和程家官位高的一些人,曹霆脸色有点不好,原来那日看到的人居然是总督大人。

这边程斐也认出来了,所以……

大白胖居然变的那么好看了。

惊恐……

但显然曹霆虽然平时不着调,可这种场合十分活跃,他语气中对穆莳带着仰慕,“大人平荡倭寇,令我等羡慕。”

“算不得什么,倭寇其实不经打,倭寇虽然狡猾,但战斗力一般,要说西北东北才是战力剽悍。”

他们显然还知道穆莳曾经还去西北剿匪过。

见曹霆听的认真,心生向往,穆莳笑道:“怎么,你想从军?”

其实穆莳年纪也就比他们大几岁,说话也随便的很,不像老大人们那般迂腐。

曹霆立马没了以前那种玩世不恭,认真问道:“大人可否帮我?”

“那你得先同你家人商量好。”穆莳也不能随意答应,曹霆父亲在苏州任盐政,是个肥差,他祖父任通政司,算得上是历任皇帝心腹了。

不管皇权如何更迭,曹家地位稳稳的。

曹霆眼睛一亮,他不喜读书,身上有恩荫,却不愿意同祖父父亲一样,靠着搜集情报过日子,今日是他的好机会来了。

也恰好他碰到的人是穆莳,这位家中可是掌着西北军,本人武艺过硬。

程斐很为好友着急,但是他到底大家子弟,绷的住,打算私底下再问他。

也因为曹霆的事情,程斐忘记了自己不想和芸娘碰面的事儿,一心为好友思虑。

到了最后,还随他叔叔们送穆莳出门,一下就碰到了也正好出门的芸娘,芸娘正牵着儿子元澄,大家都互相厮见。

程斐也过来随大流,拱手行礼。

芸娘没见到程斐还好,一见到程斐也想起她娘说的那件事情,见着程斐虽然没有很尴尬,但是想着他现在这样淡定,当时被自己吓的鼻子里冒泡泡呢,一时没忍住,憋笑上车了。

她的模样,穆莳当然清楚,程斐本来就敏感,如今一看,简直是大骇。

荣氏在儿子面前虽然不提此事,但是在程老夫人面前提了一嘴儿,“他如今还不自在呢,要我说不过是小孩子闹的玩的,也没什么要紧。”

“哎,咱们要是早见到夏氏就好了,没曾想她是这样一个出众的人物。”程老夫人十分感叹。

这惋惜的口吻听的出来,婆婆很欣赏夏氏,甚至很喜欢夏氏。

但是若是以前,程斐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程家更是如日冲天,岂会看上一个湖州知府之女呢?固然她也对芸娘印象不错,可是她苦笑,自己是没有婆婆那样的心胸,娶个寒门女子。

这些芸娘当然不清楚,因为他有了另一份欣喜,随着建国候府的贺礼一起到的,居然还有鹤儿。

鹤儿比她们离京时个子稍微高了不少,他还带来一个好消息——

被封为宸王了。

宸这个字可不是一般人用的,借指帝王所居,又引申为王位、帝王的代称。

芸娘同穆莳对视一眼,皇上难道是有意让鹤儿继承皇位吗?否则为何要封他为宸王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4 17:55:02~2021-09-14 22:50: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看书君 2瓶;audre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