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11:看了不会忘记的漂亮

011:看了不会忘记的漂亮


  1112是景召的车牌尾号,也是他的生日。
  “这个痕迹是我不小心刮的。”商领领用手指碰了碰那道刮痕,“你还记得我吗?我当时给你留了字条。”
  景召嗯了声,拉开副驾驶的门之后,才走到主驾驶:“上车。”
  他先上去了。
  “哦。”
  商领领收了伞,跟着上车。
  她一边系安全带:“你怎么没联系我啊?”
  “我回你了。”他把车开出了停车位,“没看到?”
  他回了三个字:不用赔。
  “看到了。”景召在看后视镜,商领领明目张胆地盯着他看,“可是为什么呀?为什么不用我赔?”
  车开出停车场,他一直看路,也没看她,不太走心地回了句,“嫌麻烦。”
  商领领手还拽着安全带,用指甲挠了挠。
  要他的电话号码可真难。
  “现在我们住得近就不麻烦了。”就是给个电话的事。
  他念了一串数字。
  商领领听完了才反应过来不是电话号码:“什么数字这么长?”
  “我家陆女士的银行卡号,你非要赔的话,就往里面打钱。”
  “……”
  真难搞啊。
  要是十八岁的商领领,他这样不识趣,至少要被关三天笼子。
  商领领掏出手机,记下了数字,她问:“打多少?”
  “随你。”
  再加三天。
  新到的笼子该镶什么钻呢?商领领脸上一点脾气都没有,耐心又温顺:“创口贴是你放的吗?”
  “嗯。”
  “你怎么知道我那天受伤了?”
  他开车开得很慢,看着路,神色专注:“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
  他说:“路边捡的。”
  镶粉色的吧。
  显乖。
  商领领丧气垂头:“……哦。”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给狗头发了一条信息:给我弄一批粉钻。
  狗头回:OK。
  商领领轻轻地呼着气,一遍一遍告诫自己:不可以动怒,不可以不耐烦,他喜欢小太阳。
  她按下车窗,抬头看天。
  太阳居然躲云里了。
  “天阴了。”她趴到车窗上,手伸出去,接了一手的风,“好像要下雨了。”
  最近的天气总是反复无常,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阵雨。
  车速好像又减了减。
  “手拿进来,不要伸出去。”他说。
  “哦。”
  商领领收回手,放在膝盖上。
  从星悦豪庭开车到商场不堵车的话,半个小时够了,景召开了四十一分钟。
  他在商场外面找了个地方停车,在商领领下车之前问她:“要买得东西多不多?”
  不多的话,他估计就不下车了。
  商领领诚恳地点头:“超级多。”
  他拿上伞,也下了车。
  这个点不是高峰期,商场里人不多。负一楼有日用品超市,到了超市入口,景召说:“你先进去。”
  商领领站着没有动:“你不和我一起进去吗?”
  “我去存伞。”
  他留下商领领,又折回刚刚路过的存放区。
  商领领去取了一辆购物车,在超市门口等他。他很快就回来了,同她进了超市。洗漱用品在最前面的货架,一进去就看得到,商领领挑得很仔细。
  景召跟在后面,脚步慢慢悠悠。
  手机铃声响了。
  他看了眼来电:“我接个电话。”然后就往货架里侧走,“什么事?”
  他说的是外语。
  后面就听不见了。
  是不是该装个窃听器了?
  商领领认真考虑了几秒,然后继续挑洗手液。
  她把产地、配方、日期全看了,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然后要了最贵的。
  洗衣液在最下面,她蹲下来,又开始看产地、配方、日期。
  最后,她也拿了最贵的。
  她起身,一回头,看见景召在后面,推着她已经堆满了的购物车。
  “买完了吗?”
  她抱着洗衣液,小跑到他身边,把洗衣液放进购物车里,嘴角压着,眼睛在笑。
  “还有餐具。”她探头四处看了看,“我第一次来这边,不知道餐具摆放在哪里。”
  “跟着我。”
  他推着车,走在前面,商领领在后面,踩他的影子。
  对面有添货的工作人员推车过来,他回了下头,但也没说什么。
  商领领挪到边边上去,仔细拂好裙摆,她今天穿了一条很蓬松、很仙的蛋糕裙,裙摆容易被钩到。
  等工作人员的推车推远了,他才继续往前走,越过几个货架,停在左边最靠里的过道。
  “那里。”他说。
  商领领过去挑盘子,景召单手扶着推车,在原地等,手机来了信息,他低头在查看。
  “景召。”
  他下意识应了一声。
  商领领指了两个盘子:“哪一个花纹好看?”
  他看了几秒,拧了拧眉:“你自己挑。”
  商领领要了个更简约的那套,当然,也更贵。
  付账的时候,景召先出去了。餐具有点重,工作人员用箱子打包好,问商领领是否需要配送。
  她把卡收好,抬头问等在入口外面的景召:“要配送吗?”
  景召收起手机,走了过来,接过工作人员手里的箱子:“不用,谢谢。”
  商领领也道了声谢,提着购物袋跟在景召身边。
  她的袋子挺重的。
  景召看了眼她的手,没说什么。走到存放区,他腾出一只手,把存伞的钥匙掏出来给她。
  “你去取伞,左边往右数,第二个伞架。”
  “好。”
  商领领去取伞了,景召在出口等她。
  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雨将下未下,就这一会儿,商场前面的广场上多了许多人,卖氢气球的小贩一不小心没抓紧,五颜六色的气球飞上了天,冲着黑压压的乌云叫嚣。
  景召刚把东西放进后备箱。
  商领领说:“你等我几分钟。”
  “去哪?”
  她指着商场旁边的一条街:“那边街上有卖小酥肉的。”
  她放下伞,拿了包走了。
  今天不是周末,但因为天气爽快,街上人也不少。
  “酥肉怎么卖?”
  酥肉店的老板抬头,看见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二十块钱一份。”
  她从钱包里掏出来一张纸币:“要一份。”
  老板年纪不大,是女士,见她包好看,多看了一眼。
  小姑娘很会穿,黑色T恤上印了一只可爱的熊,脖子上戴着编织带的项链,带子很短,边缘是黑色蕾丝,中间坠了一颗红色坠子。
  老板有点想问衣服的链接。
  酥肉是现做的,要等一小会儿。
  商领领站在路边,回眸看广场上。景召正拿着相机,不知道在拍什么,或许漫天乌云,或许是飞舞的氢气球。
  忽然,绿色小熊的氢气球挡住了商领领的视线,是一小孩,四五岁,手里攥着氢气球的线,开心地蹦蹦跳跳。
  穿黑色皮衣的男人路过,正在打电话,没瞧见小孩,撞了上去。小孩手里的鱿鱼串怼到了他皮衣上,趔趔趄趄没站稳,一屁股坐到地上,那串撒了辣椒面的鱿鱼刚刚好砸在了商领领的裙摆上。
  氢气球的线松了,绿色小熊飞走了,小孩要哭了。
  商领领把小孩抱起来,轻轻掸掉他衣服上沾到的脏东西:“摔疼了没?”
  这孩子并不爱闹,忍着眼泪,不舍地看已经飞走了的氢气球。
  “小宝!”
  年轻妈妈过来了,查看完小孩,向商领领道谢:“谢谢啊。”
  她说:“不用谢。”
  这时,男人爆粗:“妈的,全是油。”
  小孩的妈妈一看对方的皮衣,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她从包里拿了湿巾,“我给您擦擦。”
  男人把湿巾抢过去自己擦,脸色十分不友善:“小孩看不住就别带出来。”
  年轻的妈妈再三道歉。
  男人看了看衣服上的油,恨不得用眼神剜了那小孩。
  小孩躲在妈妈后面不敢出声,要哭得紧。
  男人走的时候,特地看了商领领一眼,眼神轻浮。
  “先生。”
  商领领把他叫住。
  他回头,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人,这会儿饶有兴致:“叫我?”
  “嗯。”她问,声音甜甜的,“你知道华东路怎么走吗?”
  “知道,就在前面。”男人朝华东路的方向歪了下头,“我带你过去?”
  她跟上去:“谢谢。”
  等景召拍完照,就没看到商领领,他看了下手表,已经十多分钟了。
  轰隆一声,天说变就变。
  他的伞还在车上,要下雨了,对面街上的人群散得很快。
  他放下相机,拿上伞,走到对面的酥肉铺子:“你好,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黑色裙子的女孩子?”
  因为他皮相生得好,老板多看了两眼:“什么样的?”
  景召想了一下,描述道:“皮肤很白,头发这么长。”
  “女孩子不都这样?”
  女孩子是不是都这样景召不知道,他只知道:“她很漂亮。”他说,“看过不会忘记的漂亮。”
  老板噗嗤一声,指了路:“你女朋友往那边去了。”
  “谢谢。”
  景召拿着伞,往华东路去了。
  ------题外话------
  ***
  我妈又喊我吃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