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12:魔女教大哥做人

012:魔女教大哥做人


  华东路很长,沿路栽了两排槐树,这时节槐花已经落了,有果子坠在青葱的树叶里,风一吹,沉甸甸地慢摇。
  路两边都是店面,快要下雨,没什么路人。
  男人的皮衣已经脱下了,挂在手臂上,他有意无意地露出腕上的手表露。
  “这里就是华东路了。”
  商领领再往前走了一小段,然后停下脚,目光望向一处门口:“这里面应该没人,要不要进去聊聊?”
  是一家医院的食堂侧门。
  这个点,整栋食堂都没什么人。
  “好啊。”男人迫不及待,先推门进去了。
  三层的食堂,商领领停在了二楼的台阶上。
  男人站在楼梯的半中央,身体低了几个台阶,他仰着头看商领领:“聊什么?”
  她把装酥肉的袋子绑好,放进包里:“聊聊做人。”
  “啊?”
  男人没明白。
  她顺道从包包的夹层抽出来一根烟,用细长的手指夹着,包里没找到打火机,应该是忘带了。
  她从来不在熟人面前抽烟,因为要做商仙女。
  食指和中指轻轻夹着烟,她抬起眼皮,眸子里没了仙气,就只剩勾魂摄魄的妖气:“有火吗?”
  男人心肝儿都痒了:“有。”
  她咬着咽,身体微微往前倾斜。
  男人立马会意,摸出打火机,给她点上。
  她轻轻吸了一口,红唇微张,吐出薄薄的烟雾。
  男人快等不及了:“不是要聊做人吗?”
  他往上迈了一个台阶,一双眼睛生得十分大,尽显急色:“我觉得做人嘛,要及时行乐。”
  商领领不赞同的样子,表情一本正经:“做人要懂礼貌。”
  她吐出一口烟,男人在缭绕里,看她眼波浮动。怎么会有人这样纯灵,却又这么勾人。
  男人被她迷住了眼,手脚都定在了那里,动都忘了动。
  她还在聊做人,抱着手,漫不经心地抖落烟灰:“我觉得可以不当个好人,不过,”
  男人像失了魂,痴痴地接话:“不过什么?”
  她柔声地抱怨着:“怎么可以凶小孩子?”
  漂亮的女孩子一皱眉,好像天都要暗了,一瞬间所有的光被吞灭,音色骤然冰冷:“他们那么可爱。”
  话落,商领领把烟头按在男人脑门上,用力一推。
  男人痛叫,身体失重,抱着头滚了下去。
  香烟上的火星子掉落在地上,慢慢熄灭。男人摔到了二楼转角,垮着半边脱臼的肩膀,叫唤个不停。
  商领领慢条斯理地走下去。
  她抬起手指,按在唇上:“嘘。”她小声提醒,“医院就在旁边,不可以喧哗。”
  男人痛得龇牙咧嘴:“你个贱——”
  他完好的那只手刚抬起来,就被捏住了手腕,两相一对比,人女孩子的手白白嫩嫩的,小小一只,柔软得像柳条。
  她就轻轻一捏。
  “痛!”男人痛到五官扭曲,“痛、痛……”
  她轻声细语,一点儿也不凶:“那现在可以安静了吗?”
  男人抿住嘴,猛点头。
  “医药费的话,”她想想,“你就去帝都深明医院,找方家的二公子,他会结给你。”
  男人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要报仇的话也找他。”
  “不、不……不报仇。”
  她很好说话的样子:“随你。”她蹲着,小小一团,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下,“另外,氢气球得赔。”
  T恤上印的小熊可可爱爱,裙子的蕾丝边拂过地面。
  小姑娘生了一张好无害的人皮,用着最乖巧温顺的语气,唯独眼里装着百鬼、装着七月半的月亮,一双柔若无骨的手会索人性命。
  男人哆哆嗦嗦地点了头。
  “要是小朋友不原谅你……”商领领用断掉的香烟戳他的脸,拧眉思考,“那我要拿你怎么办呢?”
  她用力一扭。
  “啊啊啊啊啊啊啊——”
  打扫卫生的阿姨在一楼,听到声音,上楼来查看。
  “谁在那里?”
  楼梯口的门这时被推开,商领领一瘸一拐地出来:“您好。”她礼貌地询问,“可以借用这里厕所吗?”
  阿姨看了看她的脚:“崴脚了?”
  “嗯。”
  阿姨想到刚刚的叫声,于心不忍:“沿着这条路往里走就是厕所,刚拖完地,地上很滑,要小心点。”
  “谢谢阿姨。”
  她一拐一拐地进了厕所,然后关上门,拧开水龙头。
  水流哗哗地响,她漱了口,又往身上喷了点香水,直到闻不到一点烟味。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景召只看过一遍商领领的号码,或许是记错了,他又打给陆女士。
  陆女士接电话的时候正在打麻将:“召宝。”
  对家说:“三万。”
  景召说:“妈,你把商领领的号码发给我。”
  陆女士突然拔高声调:“碰!”
  她碰了对家的三万。
  这下听牌了!
  ------题外话------
  *****
  姨妈痛了一下午,然后我一下午就憋了这点字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