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32:商魔女秋后算账(一更)

032:商魔女秋后算账(一更)


  陆女士笑得犹如一朵迎春花:“领领来了。”
  商领领提着外卖的袋子进来。
  “我买了晚饭过来。”她穿着毛茸茸的卫衣,粉粉嫩嫩的颜色,看着就很软乎暖和,“陆姐你好点了吗?”
  陆女士说:“啥事儿没有。”
  商领领原本是一口一个您,陆女士说拿她当半个闺女,用不着那么客气,现在去掉了敬词,两人亲近得跟姐妹似的。
  “交警那边怎么说?”
  商领领把外卖袋子放下:“是我爸全责。”
  必然是啊,陆女士就没见过那么莽的司机,跟个新手一样。
  可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为了不影响章鱼丸子集团和水果集团的联姻,陆女士昧着良心说:“也不能全怪你爸,我也有责任,我当时停车停得太急,你爸刹不住也正常。”编到这儿,陆女士尽力了,“反正人都没事儿,你回去了可千万别说他。”
  商领领脾气好好地应下了。
  商进财只想开溜:“那我回去了?”
  热情市民陆女士:“晚饭都买来了,怎么着也得先吃饭。”
  商进财立马望向商领领,等老板指示。
  “吃了饭再回去吧。”
  “哦。”
  一顿饭,吃得商进财灵魂频频出窍,好不容易等到吃完了,刚要给脚底抹油,商领领说跟他一道回去。
  商进财几乎是青着脸出医院的。
  车被拉去维修了,商领领拦了辆出租,坐在后座。
  商进财蹑手蹑脚地去了副驾驶,跟司机报了地址后,硬着头皮回了头:“商老板。”
  车窗开着,商领领在看外面的霓虹,红的绿的都映在眼底。
  “回去再说。”
  于是,商进财一路都没再开口。
  出租车开去了和秀区,商进财贷款买的三室在湖边,二十九楼,是湖景房,小区名字叫龙泉花园。
  已经八点多了。
  苏兰兰听见开门声,回头就数落:“商进财,你还知道回——”看到商领领,河东狮立马不吼了,“您怎么来了?”
  苏兰兰是一只酷爱金饰的河东狮,从头到脚,金光闪闪。
  商领领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浅绿色的猫头脱鞋。
  “这里是我‘家’,我过来很奇怪吗?”
  她换了鞋,走到客厅。
  苏兰兰赶紧抽了两张湿巾和一把纸巾,从餐厅拖来一把椅子,擦了几遍才推到商领领后面。
  她坐下,弯着腰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来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窗户开着,空气对流,她打了两次火才点燃烟。
  “车还开得顺手吗?”
  商进财结巴:“不、不怎么顺手。”
  梨花卷苏兰兰女士很快抓到了重点:“什么车?”
  商进财车技不好,苏兰兰不准他买车,家里就一辆车,不是他们夫妻两的,是商老板的。
  “你动车库那辆车了?”
  商进财还没跟苏兰兰说,他不敢。
  苏兰兰踢了踢他鞋尖:“哑巴了?!”
  商进财这个人,怕老婆。
  他颤颤巍巍地伸出小手指,比了一个指尖尖:“我就开了一会儿。”
  苏兰兰瞪了他一眼,回头求情:“他就开了一会儿。”
  商领领把烟灰抖落进白瓷的烟灰缸里,坐直身体时,掸了掸裙摆上沾到的灰:“商先生。”
  商进财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
  “你来说。”
  他底气不足地说:“我撞别人车上了。”
  苏兰兰第一想法是完了,第二想法:“谁的责任?”各路菩萨保佑,一定要有冤大头。
  商进财弱唧唧一声:“我。”
  爱钱如命、爱黄金首饰胜过老公的苏兰兰:“……”
  窒息!
  她仿佛听到了金项链断裂的声音:“严不严重?”
  灯光下,商进财那油光锃亮的光头特别像一颗卤蛋:“人都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我问的是车。”
  “……”
  商进财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小步:“碎了两个灯。”
  苏兰兰捏紧拳头:“另外一辆呢?”
  “就凹了一小块。”
  商进财强调一小块。
  “人家什么车?”
  商进财不敢说。
  “什么车!”
  他装傻:“啊,不认得呢。”
  “图标。”
  他假装回忆:“好像有两个M。”
  苏兰兰一股火气顿时蹿上了天灵盖:“商进财!”
  “老婆老婆!”
  “别别别……别!”
  “别揪耳朵!”
  因为商进财没头发,张兰兰每次“家暴”他都揪耳朵。
  夫妻两个你逃我追,嗷嗷乱叫。
  突然,桌子被人轻轻敲了敲。
  上一秒还在世纪大战的夫妻两个,下一秒就鸣金收兵,排排站好。
  “我聘用二位的时候,只提了一个要求。”她声音是真好听,“还记得吗?”
  商进财恨不得找个安全的缝钻下去:“记得。”
  “重复一遍我的话。”
  “要、要像死人一样安静。”
  “所以,”商领领把烟头按进烟灰缸里,“你是诈尸了吗?”
  ------题外话------
  *****
  下午两点半再更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