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40:喜不喜欢商领领

040:喜不喜欢商领领


  门锁哒的一声响,陆女士从病房出来了。
  景召抬头:“她醒了吗?”
  “还没呢。”陆女士把门轻轻带上,睁着一双善于找糖磕的大眼睛,“怎么回事?晚饭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生病了?你带她出去玩了?”
  “路上偶然碰到的。”
  “偶然啊。”
  陆女士才不信呢。
  “已经很晚了,您去休息吧。”
  上道的磕学家陆女士:“那领领这边怎么办?她还在输液,得留个人照看她,她爸妈家住得远,这么晚了也不好把人叫过来。”
  景河东刚想说那有什么不好,被陆女士一个眼神制止了。
  景召说:“我等她输完液再走。”
  这才对嘛。
  陆女士心满意足地把他的外套递给他:“那你把外套穿上,别回头自个儿病倒了。”
  “嗯。”
  “那我回病房了。”陆女士拽上景河东,给电灯泡景见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麻溜地滚。
  景见喝着咖啡,丝毫要走的意思都没有,是一颗毫无眼力见的电灯泡。
  这个影响家族开枝散叶的家伙!陆女士打算回去就扣他一个礼拜生活费。然后,陆女士一步三回头,精神抖擞地回到了病房。
  “老景,错不了了。”
  “什么错不了?”
  “召宝的姻缘啊。”陆女士嘴角要上天,“我有第六感,他和领领绝对有戏。”
  “有吗?”景河东看不出来。
  陆女士信誓旦旦:“相信我,我磕的CP都是真的。”
  景河东憨厚的脸上露出了摸不着头脑的懵逼。
  陆女士一点儿不困,十分兴奋:“领领人都烧晕了,一定走不了路,肯定是召宝抱她来医院的。”
  景河东说:“那是咱们召宝人好。”
  “你不记得住在二十楼的小孙了?上个月她在楼梯崴脚被咱们召宝撞见,距离她家才几步路,你看召宝扶没扶她?”
  没扶。
  景召给二十楼的住户叫了个救护车,等救护车过来,人姑娘本来就不严重的脚都快痊愈了。
  陆女士捂嘴笑:“爱情的种子都是从区别对待开始的。”
  这点景河东很赞同,他老婆年轻的时候对帝都的那些公子哥都客客气气的,就只对他一个人凶。
  *****
  “你喜欢她吧?”景见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景召没有立刻回答,把装咖啡的纸杯远距离地扔出去。
  咣的一声。
  他没投中,纸杯撞上了垃圾桶上方的墙,掉在了地上。
  他起身,走过去把空杯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垃圾桶的旁边就是窗户,因为外面下雨,窗户紧闭着,玻璃上面有一层厚厚的水汽。
  他推开窗,看外面的天。
  “月亮很美。”
  这是在转移话题吗?景见拆穿他:“下雨呢,哪有月亮。”
  天上没月亮。
  景召眼里像有月光,漂亮得不像话,他望着雨失神了半天,忽然清醒:“相机。”
  “啊?”
  “相机忘了捡了。”那台胶卷相机早就停产了,那是最后一台。
  景见听得一头雾水:“少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他把话题拉回来,“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景召习惯性地摸了摸腕上的那只旧手表。
  “因为你经常出国,所以不谈恋爱?”景见觉得很有可能,“好像你们摄影师都这样,不归家,不结婚,不谈正经感情,就跟艺术过一辈子。”
  景召把窗户关上,坐回去:“你对摄影师有误解。”
  景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渣男款羊毛卷:“或者你在国外有什么仇家?”
  这是合理猜测,因为景召经常受伤
  景召提醒:“你该回去了。”
  问了半天问了寂寞,景见踢了踢他的鞋:“你到底看没看上商领领?”
  他起身:“没有。”
  景见觉得他在扯淡。
  没人搞得懂他,他总这样,什么都不说,也没人知道失忆前的他到底是谁,来自哪里,有着怎样的过往。
  当了七年的兄弟,景见对他的了解也不过一二,相机、山川、河流、月亮,这些都是他喜欢的东西。他像风、像沙,爱自由漂泊,爱无拘无束。
  总之,不好搞。
  怪不得商领领都生病了。
  *****
  凌晨一点三十三分,护士站的值班护士正在打盹。
  有人走过来,敲了敲桌子。
  “你好。”
  护士猛地抬头。
  是刚才那位心细的家属。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景召说:“4201的病人还没有退烧。”
  “稍等,我看一下她的用药时间。”护士刚翻开自己值班的诊疗记录本——
  “零点三十八分。”
  跟本子上记得一分不差。
  护士小姐已经完全不困了,她精神抖擞,她是一颗柠檬,一棵心肌梗塞的柠檬。
  她要是有这种男朋友,她吵架都扇自己。
  景召补充说:“药已经输完了一瓶半。”
  护士小姐起身,去4201病房查看情况。到病房后,她先检查了滴液的速度,再给病人量体温。
  “38度。”
  病人送来的时候烧到了三十九度。
  估计家属是用手测的温度,所以感觉不到她在好转,护士说:“已经开始退烧了。”
  她还耐心地解释了一下药效的发挥时间。
  景召道了谢:“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护士出去,顺带关上门。
  VIP病房里有沙发,沙发上放着两条整整齐齐折叠好的毯子,一看就还没坐过人。
  景召站在床头。
  商领领还在昏睡,她睡得很沉,眉头一直皱着。应该是入梦了,她忽然梦呓。
  景召蹲下去,然后听见了,她的梦话。
  “景召哥哥……”
  ------题外话------
  ****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有船戏。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