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41:领领景召的过往

041:领领景召的过往


  “景召哥哥……”
  梦里是春天。
  春天的田埂上绿草青青,夜里的青蛙在呱呱地叫。稻田之间修了一条水泥小路,黄昏时下过雨,路面湿漉漉的,沿路的路灯坏了,但远处村庄的灯光亮着,月亮也亮着,光线刚刚能看清路。
  夜风吹着,田里的早稻被压弯了腰,有个女孩孤身一人,走在田间小路上。
  她穿着漂亮的长裙、白色的鞋子,脚踝戴的链子上坠着昂贵的红宝石,她脚步越来越快,坠子荡得也越来越快。
  远处的田埂上有狗在吠,是一只又大又凶的黑狗,它朝女孩飞奔过去。
  女孩高傲地仰起头:“不准过来。”
  夜里只有蛙叫声,没有一个人。
  她脸上没有露出一点点害怕的痕迹,手却紧紧攥着裙摆,指尖发白。
  村里的狗最见不得生人,龇牙咧嘴地朝她冲过去。
  她慌忙后退,脚下刚好踩到一块石头,重心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汪!”
  黑狗朝她扑过去。
  就在这时,路灯忽然亮了。
  然后,空旷的田间响起了少年人的声音:“旺财,过来。”
  黑狗汪了一声,摇着尾巴跑到了路灯下。
  女孩抬起头,看到了修路灯的少年。他站在高高的梯子上,与月亮为邻。
  那是十九岁的景召。
  像女孩最喜欢的红宝石,漂亮、浓烈、璀璨。
  女孩站起来,掸了掸裙子上的灰尘,走到灯杆下面,仰起头:“小哥哥,侯枣庄怎么走?”
  灯光穿过黑夜,洒下一地银白,梯子上面的少年那么耀眼。
  梯子下面,是十八岁的小魔女。
  后来,小魔女把少年抓回了家。
  梦境像一幅沙画,一个场景被打散,立马又有另一个场景拼凑出来。
  “景召哥哥。”
  又是夜里。
  女孩推开门,轻手轻脚地爬上那张大size的床。
  “景召哥哥。”
  她把手伸进被子里,伸进少年的衣服里。
  好脾气的少年冲她红了脸:“领领!”
  他想推开她,伸手却碰到了女孩子稚嫩的身体。
  她就穿了一件薄得过分的裙子,像一棵缠人的菟丝子,钻进了少年的怀里:“你不要动。”
  她悄悄说:“我要试试。”
  被子下,手在作恶。
  那时候小魔女还尚未行成年礼,带着她的景召哥哥去偷禁果。
  沙画又被打散,场景再次转换,这次入目的是一片白,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病号服。
  还有女孩白色的裙摆。
  “景召哥哥。”
  少年坐在病床上,车祸手术后他短暂失明,寻着声音问:“你是哪位?”
  女孩慌张地跑出去,掉落了脚踝上的红宝石脚链。
  这是十八岁的最后,小魔女弄丢了红宝石,景召忘记了她。
  梦到这里结束。
  商领领睁开眼睛,看到了刚刚在她梦里的人。
  她下意识地喊他:“景召哥哥。”
  景召愣住了,掌心还覆在她额头上。
  他的手很凉,商领领终于从梦里出来,意识清醒了。
  她反应很快,立刻解释:“你妈妈说,景倩倩管你叫哥哥,让我随它的辈分也叫哥哥,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这么叫了。”
  景倩倩是这样叫哥哥:喵。
  陆女士为了拉情哥哥情妹妹这条红线,连猫都不放过,也是拼了。
  解释完,商领领眨巴眨巴眼:“你是在摸我吗?”
  景召不慌不忙地把手收回去:“已经退烧了。”
  “哦。”
  不管,就是摸了。
  商领领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他,高烧过后的反应全写在脸上,眼尾泛红、瞳孔湿润、唇色淡淡、皮肤透白,有种脆弱的美感。
  景召把落在她脸上的目光移开,后退了一步:“这是最后一瓶,还有几分钟就能输完,我先回去,有事你喊护士。”
  他转身要走。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他又停下脚来。
  商领领从病床上坐起来:“你不想知道我梦见了什么吗?”
  他回头,拒绝得很干脆:“不想。”
  一点情趣都没有。
  景直男!
  商领领也不生他的气,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你怎么这么不配合?你忘了吗?不久之前你才夸过我,说我最漂亮。”
  小姑娘会撒娇,会示弱,适当的时候还会耍点小无赖,景召原本以为他不吃这一套……
  “梦见了什么?”
  她笑得很甜,像开春后冒出土面的第一棵嫩芽,那么生机勃勃:“你呀。”
  她可能真是一颗种子。
  试图疯狂生长。
  在景召的领域的。
  “睡吧。”
  留下两个字,景召走了。
  柜子上放着一杯水,商领领拿起水杯,是温的。她把水喝光,躺了几分钟,点滴打完了,床头就有呼叫铃,她按下后,护士很快过来,取走了输液管。
  已经很晚了,她还是没有睡意。
  门口有脚步声,她听见后立马坐起来:“景召。”
  门被推开。
  进来的还是护士:“你还没睡啊。”
  商领领伸长了脖子往外看:“他走了吗?”
  “你男朋友吗?”
  商领领笑着点头:“嗯。”
  “他已经回去了。”
  “外面雨停了吗?”
  “还没有,不过下得很小。”护士小姐走到床头,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放下。
  袋子鼓鼓的,里面装了东西。
  商领领拨开看看:“什么呀?”
  “你男朋友托我带过来的。”
  袋子里是一些日用品,最底下还有一小包生理期用品。
  外面还在下雨,商领领眼里瞬间晴朗得不得了:“谢谢。”
  “不客气。”护士小姐打趣,“你男朋友人不错啊。”
  商领领用力点头:“对呀,是人间小天使。”
  就是运气不太好,被魔女惦记上了。
  ------题外话------
  *****
  前面我铺垫过的,景召和领领有很多前尘过往,要不就从偷禁果这里开始揭露?
  Ps:禁果是偷了,吃没吃进肚子里先卖个关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