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46:在景召哥哥心上撒野(一更

046:在景召哥哥心上撒野(一更


  陆女士还真是什么都跟她说。
  她眼巴巴地看景召,很好奇、很期待答案的样子:“你为什么不给人家修啊?”
  景召不回答。
  她追着问:“是她长得不够好看吗?”
  她嘴角都要上天了:“是她穿得太凉快了吗?”
  “是她——”
  景召叫停:“商领领。”
  她头一歪,是一只笑眯眯的小可爱:“嗯?”
  景召打开他那边的车窗,让冷风吹进来:“安静点,我开车。”
  “哦。”
  商领领双手压在膝盖上,坐好。
  车厢内也就安静了几分钟。
  “要是我的花洒也坏了,你帮我修吗?”从上车起,她就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像只扑花的蝴蝶。
  那景召就是朵食人花。
  “不帮。”
  商领领小脸一皱:“你无情无义。”她理直气壮地控诉,像一只翻脸后炸了毛的猫,“你昨天还说我们领领最漂亮。”
  景召发现,这姑娘开始在他的领域撒野了。
  “再不安静点,我就把你丢下车。”
  她快摸透他的脾气了,得意起来:“你不会的。”
  “我会。”
  “好啊,你丢吧。”
  “……”
  行。
  他认输。
  八点二十五分,车停在了殡仪馆门口。
  景召说:“到了。”
  商领领解开安全带,一双灵秀有神的凤眼饱含期待:“下班了你会来接我吗?”
  “自己打车回去。”
  “哦。”商领领下车,堆着一脸失落的小表情,“那你开车小心。”
  景召打了方向盘,把车调头,开走了。
  商领领等看不见车尾了,才往殡仪馆里走。
  街对面有两个人,也朝殡仪馆的方向过来。
  “那是不是商领领?”
  “嗯,是她。”
  问话的女孩叫蔡静怡,是遗体整容组的。
  答话的是肖敏,告别厅的司仪。
  “送她来的是她男朋友吧?”蔡静怡说,“家里估计挺有钱的,那辆车要好几百万呢。”
  肖敏接了一嘴:“我听说她没男朋友。”
  “啊?”
  “不是还有那种关系嘛。”肖敏笑了笑,似乎就随口那么一说,“那个车的款式年轻人可不喜欢。”
  茶言茶语。
  就差把“商领领被老男人包了”挂在嘴上。
  呵。
  景老师就喜欢买耐脏、空间大的老年款怎么了?
  上午没有非正常死亡的特殊遗体送过来,不用做遗体修复,商领领只给一位往生者化了妆。
  是一位小姑娘,还没有满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
  家属里面有小孩,化妆的时候,商领领拉上了帘子,小孩在帘子外面说话。
  “妈妈。”
  声音嫩生生的,顶多三四岁,是往生者的弟弟。
  往生者的母亲看上去很苍老,两鬓已经有些白发了。
  “姐姐呢?”
  母亲说:“姐姐在里面化妆。”
  弟弟太小,还不懂什么是化妆。
  “妈妈,你怎么哭了?”
  母亲捂住嘴,把痛哭的声音咽回喉咙里。
  “已经化完了。”商领领在帘子后面问,“您要进来看看吗?”
  那位母亲呜咽着点头,自己先上前,看过姐姐的脸之后,才把帘子拉开,牵着弟弟上前。
  妆化得很漂亮,和姐姐平时一样。
  母亲伸手,在颤抖:“乐乐,妈妈对不起你,没有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
  “你如果不生妈妈的气,一定要常来梦里找我。”
  姐姐躺在那里,身上盖着黑色的布,戴了平时最喜欢的帽子。
  弟弟拉住姐姐的手:“姐姐。”
  姐姐不答应呢。
  “姐姐。”
  “姐姐。”
  母亲坐在了地上,哭着喊乐乐、乐乐、乐乐……
  弟弟也跟着哭:“妈妈,姐姐怎么不理我?”
  母亲说:“姐姐睡着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姐姐不跟我们回去。”
  弟弟不懂,不懂生和死的区别:“为什么呀?”
  母亲最后再摸摸女儿的脸:“弟弟要留下来陪妈妈,所以姐姐去爸爸那里了。”
  女孩死于心脏病,来这个人世间十八年,大概有十五年住在医院。
  现在死神带她走了,带她去爸爸那里。
  周姐站在门口,抹了抹眼泪:“还记得她吗?”
  商领领见过各种各样的往生者,但她从来不哭:“嗯。”
  两年前,这位母亲来过殡仪馆,当时是姐姐抱着弟弟,来送他们的父亲。
  才两年时间,时间还没治好伤口,母亲又要送走女儿。
  周姐已经见过了人生百态,还是觉得苦:“命运不讲道理,对谁都下得去手。”
  没有办告别仪式,女孩被推去了火化间。她的母亲抱着骨灰出来,说要带她去爸爸的墓地,要葬在那里。
  商领领和周姐就送到了这里。
  火化间旁边有休息室,很多家属在那里等骨灰出来。
  “怎么少了只镯子?”
  ------题外话------
  ****
  殡仪馆百态人生:命运不讲道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