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扮乖 > 049:高能猎杀时刻

049:高能猎杀时刻


  还是熟人。
  陆女士从不远处的停车场冲过来,翻过护栏,像一只护鸡仔的老母鸡,把商领领挡在身后:“什么老男人?”
  商领领是真惊到了:“陆姐,你怎么来了?”
  “你车不是坏了吗,我来接你下班。”陆女士就听到了几个不中听的词语,“我听到她说老男人,什么老男人?”
  陆女士的直觉一向很准,肯定是不好听的话,再看眼前这个割了双眼皮的女人,一脸的盛气凌人。
  陆女士笃定,这肯定是职场霸凌。
  那边,肖敏先审视了陆女士一番:“你是她朋友?”她一副劝人回头是岸的口吻,“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朋友跟一个老男人在交往,她身上穿的用的都是她用身体换来的。”
  陆女士惊呆了。
  天,这个女人好恶毒!
  她怒火瞬间蹭蹭地冒:“你亲眼看到了?”
  “我还真看到了,今天早上就是那个老男人送她来的。”
  陆女士这下捋明白了,她家召宝是有一辆老年人才会喜欢的车,可只凭这个,就能让一个女孩子对另外一个女孩子做出那么恶意的揣测?
  她三观都要被震碎了。
  “我看你年纪也不大,思想怎么那么龌龊?”
  “你——”
  “你什么你!”陆女士很少对女孩子这么不留情面,“我儿子才二十六岁,怎么就老男人了?虽然我家是有点小钱,也就一百来套房,但领领穿的用的都是她花自己的钱买的,你有那个编排人的功夫,还不如多读点书,给你的脑子塞点东西。”
  肖敏被怼得面红耳赤:“你少糊弄人,我看你跟她就是一伙的。”
  陆女士挽着她的鳄鱼皮包包,优雅地口吐芬芳:“你眼皮哪儿整的?下次记得把脑子也整整,别只顾外表,不顾内里。”
  肖敏擅长的那套茶言茶语在陆女士这里根本使不出来,憋红了脸也只憋出一句:“你有病!”
  她骂完,蹬着高跟鞋气冲冲地走人。
  陆女士不屑跟人对骂,但不代表她不会,她财阀出身的女人,怕过谁?
  她追着回了一句:“我没病,我做过健康检查,你眼睛才有病!有大病!”
  眼看着人就要走远了,陆女士感觉没发挥好,想追上去再补几刀。
  商领领拉住她:“算了陆姐。”
  陆女士对着脸扇扇风,降降火:“什么人啊这是,气死我了。”
  现在是体贴温顺、善良大度、高风亮节的小太阳模式:“别气了,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
  “这还叫没吃亏?”陆女士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的职场霸凌,“下次她再编排你,你就偷偷录下来,然后去告她。”
  商领领乖乖应下:“好。”
  告她?
  商领领可没有上诉的耐心,陆女士还是太善良了。
  善良的陆女士就这么气了一路,回到了家里,气都还没消。
  她进门,把包一扔,倒了杯冰水灌下去,然后杯子重重一摔:“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景河东从厨房出来:“怎么了这是?”
  景召也在,用平板在处理摄影素材,景倩倩窝在旁边的沙发上,偶尔拿尾巴蹭景召,姿态十分“慵懒贵妇”,目光十分“吾等凡人”。
  陆女士直接勒令:“召宝,你下次再去接领领,就开我给你买的那几辆车。”
  景河东一头雾水:“啊?”
  景召也抬起头来。
  陆女士跟景召告状:“我刚刚不是去接领领吗,你不知道她同事有多恶毒,就因为今天早上你开了那辆‘老年款’的车送领领去上班,那个同事就编排领领跟老男人不清不楚,还说领领穿的戴的都是出卖身体得来的。”
  陆女士护犊子心切,脸上是家里小孩被外面狗子欺负的表情,气愤到无法排解:“当着面都敢这么说,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欺负人。”
  景河东立马附议老婆的话:“就是,太过分了!太恶毒了!”
  景召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若有所思。
  “召宝,”皇帝不急,陆女士急,“你听没听见?”
  “听见了。”
  陆女士严肃脸:“下次不准开那辆车了。”
  景召无奈,只能应下。
  “哎。”陆女士故意从景召面前走过去,故意超级大声,“领领那么乖,脾气那么好,肯定斗不过那个牙尖嘴利的同事,今天是我撞见了,要是我没撞见,她还不得把领领欺负哭。”
  谁欺负哭谁?
  *****
  晚上十点,是夜店最热闹的黄金时段。
  灯光亮得刺人眼,音乐震动耳膜,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解放天性,一起摇摆,台上DJ晃动手臂,将音浪推高。
  氛围吵闹、火热。
  这是个喝点酒就容易闯祸的场所。
  老板会做生意,楼上就是KTV,越往里消费越高,私密性也越好。再往上,单人房、双人房、情趣房什么样的都有,想闯什么祸都行。
  肖敏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架着拖上了二楼。
  “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儿?”
  挣扎时,她头发也乱了,裙子也歪了,但没人回答她,她被带到了二楼的走廊尽头。
  尽头只有一间包房,门牌是金色的,门上的数字是两个八。男人打开门,没等肖敏看清楚,她就被推了进去。
  然后门被关上,两个男人也留在包房里,并排堵住门口,从头到尾,他们面无表情。
  屋里只开了镭射灯,忽明忽暗、一闪一闪。
  肖敏感觉自己在做梦,她只是去上了趟厕所,就被莫名其妙拖到了这里。
  包房里很大,里面昏昏暗暗的,她开始打量四周。
  突然有人开口:“这儿。”
  旋转移动的镭射灯刚好打在了正中间的沙发上,是红色的一束光。
  肖敏睁大了眼:“商、商领领?”
  商领领背靠宝蓝色的沙发,修长的腿懒懒伸着,坐得随意:“你好啊。”
  她招一招手,打了招呼。
  那是肖敏从来没见过的商领领,她穿着黑色的公主裙,戴着蕾丝手套,发间别了一个小巧的钻石蝴蝶结,耳钉是红色的昂贵宝石,脚下的高跟鞋很高,鞋面在镭射灯下闪着光。
  淡妆化在淡颜系的脸上,却美得浓烈。
  她坐在沙发的中间,双手压着裙摆放在膝上,眼神纯真无邪,却没有善恶,像极了黑童话里的公主。
  ------题外话------
  ****
  我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卡文小能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