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变成章鱼后 > 第97章 第 97 章

第97章 第 97 章


继杜曼出现后, 少年白鲛也追赶了上来,可惜事情都结束了。

章择夕感觉杜曼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但也不能说特别奇怪。

谁都有可能失误, 不能因为一次失误就给它定罪。

如果说这是阴谋,未免也太明目张胆了些, 破绽很多, 大概只有傻子才看不出有问题。

可正是因为破绽太多, 才让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 如果这真的是谋划, 除非是傻子制定的,否则哪来那么多漏洞。

不过这件事倒是让他记在了心里。

白鲛少年的出现让章择夕没了对杜曼的兴趣,蓝鲛逃跑反正也是鲛族的事, 比起鲛族的鲛珠, 他对那艘帆船更感兴趣。

他热情地迎上前, “你好, 我是章择夕,很高兴能认识你。 ”

他今天这么勇猛,还救了船主人, 这下船主人总能上自己进他船里好好参观一番吧?

如果可以顺便跟自己聊聊这艘船究竟是怎么从海面拖曳到海底的就更好了。

现在海兽大人不在身边,凡事还得靠自己啊。

白鲛少年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有些摸不清头脑, 明明之前帮他解开绳子都不愿意来着, “我是宝儿, 感谢你今天救我。”

“蓝鲛跑了,现在估计是追不上了,不如我们回你家商量一下, 等会儿该怎么回答白鲛们的问题吧。”

宝儿想了想觉得也行, 于是把他带回了家。

至于杜曼, 被章择夕打发去照顾那些因为和蓝鲛对抗而受伤的白鲛。

一章一鱼现在一栋外表普通的建筑前停下。

宝儿热情地拉着他的章鱼爪邀请他进去。

章择夕直接就懵了,“这是你家?”

宝儿还有些分不清楚他的态度,有些愣愣地点头,“这里确实是我家呀。”

“你家不是那艘船吗?怎么会在这里?”章择夕仍然有些不甘心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帆船。

宝儿道:“那不是我的巢穴,我只是路过的时候,发现里面住的主人不是我认识的邻居,我过去晃荡了一圈,结果就看到了蓝鲛,我被它看到了之后就想跑来着,可惜不是它的对手,所以被抓了。 ”

章择夕:“……”合着您就是和个路人甲!

哦,还是个爱管闲事有点作死的路人甲。

到头来居然白高兴了一场,章择夕心里有些难受。

宝儿见他长时间没什么反应,问道:“章择夕,我们要进去谈吗?”

章择夕严肃正紧道:“其实不过是一些小事,也没必要进屋里。”他一个转身就溜走了。

宝儿:???

没多久,白鲛的后续队伍就赶了过来。

章择夕在队伍中看到了熟人,帕斯带着一支小队前来。

章择夕有些意想不到,连忙迎了过去。

帕斯正在和杜曼交流,两人交谈甚欢,看起来很熟的样子。

帕斯伸手摸了摸杜曼的脑袋,章择夕稍微停顿了一下,很快又迎了上去。

“好久不见了章择夕。”帕斯朝他微笑点头。

“你们认识?”章择夕有些看不懂了,原本他以为杜曼可能和蓝鲛有关系,可现在看他们的关系,比自己可要熟悉多了。

杜曼的奇怪之处帕斯究竟知不知道?

或者他们原本就是同伙?

章择夕原本不打算对杜曼如何,不过他也想过会对鲛族负责人表明杜曼奇怪的行为,接着当然是让他们内部解决问题,难道还要让他一个外人来插手?

可依照如今的状况来看,自己该怎么做就有待商榷了。如果对方是同伙,自己说了非但没用,还可能会招来麻烦。

如果只是杜曼单方面的问题,以它和帕斯的关系,帕斯究竟是相信自己还是相信杜曼仍然是未知。

帕斯回答得十分坦然,“我们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吧,自然是认识的。”

“看来你们关系不错嘛。”章择夕想了想,自己那些怀疑的话,只怕是没必要说了。

帕斯没有否认,“我们的关系确实不错。”

章择夕也不打算继续掺和了,他拿出那枚骨哨,“这是你上次给我的东西,我还没来得及还给你。刚才遇到蓝鲛,我就吹了它求救,会不会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你可以先留着。”帕斯道,“这骨哨作用不小,只要你吹响,附近的鲛族都会聚集而来,听从你的安排。”

“这么厉害……这骨哨什么来历?”章择夕有些稀奇地端详起骨哨。

“这是先祖的骨头制作的骨哨,只有族中一部分优秀族人才有资格拥有,我也是听到了你的哨声,这才匆忙的赶了过来。”帕斯解释道。

杜曼适时插话道:“对呀,我刚才看到他拿出骨哨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来着。”

章择夕想了想还是收下了,现在海兽大人不在身边,有了这个骨哨,他的安全也算有了些保障。

章择夕心里其实还有很多疑惑想要问清楚,“我和那只蓝鲛交过手,我感觉他好像没有那么强大。”他想过,难道是自己的实力太强?连鲛族都没办法搞定的对象,居然让自己打跑了,差一点就活捉了。

“它的实力确实不算太强。而且前段时间我们与它交战时,让它受了伤,你感觉它不够强,可能是因为它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吧。”帕斯的语气中有着些对蓝鲛的不屑。

章择夕更加看不懂它们的操作,蓝鲛怎么说也偷了好几次鲛珠了,现在那小贼都还在逍遥法外,帕斯这是在得意什么呢 ?

章择夕不得不提醒道:“你派人去追的它了吗?现在追过去或许还能把它抓回来。”

“我让几个族人追过去了。”帕斯显然没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

章择夕算是明白为什么鲛珠能被偷那么多次,他真想撬开这些鲛族的脑子看看他们脑子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

“你不多派点人过去?难道你们不想把鲛珠追回来吗?”章择夕十分不解。

帕斯笑笑,“前几天已经找回来了,我们也是在前几天把它重伤的,这次它之所以会躲在船上,只怕也是为了疗伤。”

好吧,章择夕想,果然还是自己小看了鲛族。

听到帆船的消息,章择夕决定不再理会鲛珠的事情,转而问起帆船的事,“帆船的主人回来了吗?你能不能跟它说说,让我进去参观参观?”

帕斯不在意道:“你随意去吧,那家伙估计不会再回来了,它为蓝鲛提供了庇护所,现在估计追着蓝鲛去了。”

馅饼从天而降,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章择夕刚才还因为宝儿不是帆船的主人而烦恼,现在对方就告诉自己帆船已经没了主人,可以任由自己随意进出?

章择夕一下子就把鲛族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这些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还是想办法找回岸上的方法才是。

章择夕进入帆船内搜索了一圈,最后发现这时候船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有用或者没用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被清空,剩下的只有一些箱子和属于海底的一些用品。

章择夕大失所望,已经打算重新出发,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们还要继续找蓝瓦吗?”杜曼看他准备离开,上前询问。

“蓝瓦?”章择夕现在也没了,找蓝瓦心思,“蓝瓦是在白鲛的地盘上工作,没什么可担心的。 ”

现在他哪里还顾得上蓝瓦,还是赶紧把海兽大人找回来才是。

被他所惦念的海兽大人,因为找不到自己家的章鱼,又重新回到了雌性白鲛的面前。

尤里亚对帝章鱼消失又出现了行为,感到不解,“你怎么又回来了?”

古落眉头紧锁,“我要找一只章鱼。”

“章鱼?”尤里亚有些搞不懂情况,“是你的同族吗?”

“嗯。”古落回应。

“那你倒是去找啊。”尤里亚感到不解,虽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可它又不会阻拦对方寻找章鱼,怎么突然还提起这个了?

“你帮我找。”古落理直气壮。

尤里亚十分不解:“我怎么知道你的同族在哪?”

古落:“在鲛族的地界。”

尤里亚拿他没办法:“好吧,我会让人帮你留意一下。”

古落:“我住哪?”他想,在没找到自己的小章鱼之前,自己大概要住在这儿了。

尤里亚:“……你还当自己是来我这儿度假的吗?居然还要住我这儿?”

古落还不乐意住这儿呢,回答道:“等找到章鱼,我就走。”

尤里亚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和老朋友叙旧的快乐,这家伙简直被时间冲坏了脑子。

以往它和其他老友交流,每一次都有着不同的感想,哪像古落这么智障。

尤里亚让族人给古落安排了住处,同样吩咐下去,让族人在我们的地界寻找一只帝章鱼。

得到任务的鲛族有些茫然,“大人,帝章鱼有什么具体特征吗?”

尤里亚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它想了想道:“既然是帝章鱼,体型应该很大,闹出的动静怎么也不会小,你们去注意一下,看哪里有体型巨大的章鱼就回来禀报吧。”

鲛族领了命令去寻找巨大的章鱼。

古落在鲛族住得并不快乐。

虽然同样躺在床上,但却没有人来帮忙清理身体,只要他提起,那些鲛族会前来伺候自己,但他对这些鲛族并不喜欢,也不想让它们碰触自己,也不喜欢让他们帮忙喂食,这里的东西不怎么好吃,海兽大人这段时间都以能量石为食。

于是,原本可以开开心心的当一个老爷的海兽大人,来到鲛族后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乐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