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变成章鱼后 > 第98章 第 98 章

第98章 第 98 章


在茫茫大海之中想找到一个人并不容易, 比如章择夕现在就对如何寻找海兽大人毫无头绪。

如果是自己走丢,章择夕大概会回到原地等待另一人回归,所以, 他决定回蓝瓦的巢穴等等看海兽大人会不会找回来。

当然,他不可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对方能自己找回来上, 只不过找人还是让本地居民来最合适, 章择夕厚脸皮地向帕斯打听了鲛族地界有没有第三形态的生物出现。

第三形态是个比较特别的形态, 海中很少会有生物变成第三形态行动, 哪怕生物本身有变成第三形态的能力, 也不会喜欢以这种形态在海中行动。

人类的身体构造在海中行动并不方便,海底生物更喜欢以自身形态活动, 或者用第二形态来行动。

所以,第一形态的生物很少,章择夕觉得,这么明显的特征应该很好找才是。

帕斯自己也觉得这么明显的特征,应该很容易就能得到消息,只要对方在鲛族的地界上闲逛,它肯定能第一个得到消息。

这才刚出来没多久,章择夕又回到了蓝瓦家。连带着杜曼也跟着过来了。

章择夕觉得很奇怪, “你怎么不和帕斯一起走?”

杜曼道:“我不是巡逻队的, 没必要跟着他们四处巡逻。”

“可你跟着我们,和巡逻区别也不大呀。”章择夕无语。

杜曼一本正经:“巡逻不巡逻的无所谓, 主要是管饱。”

章择夕虽然有些无语, 但想到他们身在鲛族的地界上, 杜曼跟着确实方便一些, 他也暂时接受了。

虽然他依旧对杜曼特意放走蓝鲛的奇怪举动保持怀疑, 但不论是杜曼还是帕斯都没有向他解释清楚的想法, 或许他们是想跟着蓝鲛找到它的老巢,来个一网打尽?

这些复杂的事情也并非他能参与的,被排除在外很正常。

他们就在蓝瓦家门口聊天,住在隔壁巢穴的虾蛄听到动静钻了出来。

章择夕先问了声好,顺便问一下在他们离开的日子里,有没有什么生物回来过。

“除了多恩之外,你们曾经带来的同伴也回来过,他没有找到你们,又离开了。”隔壁邻居的态度还算友好,毕竟它明显不是章择夕它们的对手。

章择夕听到海兽大人可能已经回来过,不免有些失落。

但凡丢了东西,都会调头去找,而找过一遍的地方,往往不会回头找第二遍。

海兽大人回来找过他们一次,也就很有可能不会再回来第二次。

但是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原地等待是最好的选择。

多恩知道他们回来后找了过来,在附近转了一圈也没看到自己那不靠谱的爸爸。

它来到章择夕面前,问道:“我爸爸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章择夕有些遗憾,“我们有些事情耽搁了,可能要在这里等你爸爸回来了。”

“这么说他没办法提前回来了?”多恩多少还是有些沮丧的。

章择夕道:“你也别着急,正常征召不就是五天左右吗?说不定他明天就会回来了,我们现在过去找它估计也是浪费赶路时间而已。我烤了些鱼肉,用了海里找到的新□□一起烤的,你要不要吃一点?”

多恩听完他的解释,也觉得有些道理,干脆不再纠结,转而吃起了章择夕给的食物。

章择夕一看用食物就能堵住这孩子继续问话的嘴,这法子还不错。

……

蓝瓦正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开石机器,捕食肢快速出击,乳石被敲开了一个洞口,一只白鲛从它手中接过那块击出了一个洞的乳石,将里面的乳石收集起来。蓝瓦继续重复相同的无聊动作。

“我明天可以离开了吗?”忙碌了一天后,蓝瓦不得不找到负责这片矿区的白鲛。

原本该有白鲛来通知他,明天可以离开,毕竟他被征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可它看到了一个来的比它晚半日,却得到了可以明天离开的通知。蓝瓦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难道是漏了自己?

蓝瓦不得不自己去找负责的鲛族,提出自己想要明天离开的要求。

“确实是漏了你,不过我们的名额已经分派了出去,明天可以离开的名额满了,你等下次吧。”白鲛的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下次也就是后天,蓝瓦虽然想反抗,但想了想,只是多坚持一天的话,这时候和白鲛翻脸反而不划算。

蓝瓦回去工作后,很快又到了第二日。

然而,直到停工为止,依然没有鲛族起前来通知自己可以离开。

蓝瓦觉得自己是被耍了,心里有股怒气急于发泄,于是他又去找了昨天那只负责的鲛族。

“你不是说下次该我回去了吗?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通知?”蓝瓦已经尽力在维持自己的好脾气了。

那只白鲛却没有任何慌张,只是说了一些让蓝瓦无法反驳的话,“利沫儿想让你在这里多待些日子,你要知道,你之前无礼的行为对它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它希望你能在此赎罪。”

蓝瓦听到利沫儿的名字后就怂了,利沫儿是白鲛族族长的女儿,它心中的白月光。

虽然这位族长有许多儿女,利沫儿也没有多少权利,但想征召一只虾蛄来干苦力的权利它还是有的。

按理说无缘无故接受这样的无妄之灾,蓝瓦应该会有所不满才是,但蓝瓦这个老色批一向心疼这样美丽的异性,更何况还是自己有所亏欠的利沫儿。

为了它心爱的利沫儿,蓝瓦咬着牙又在矿场多待了几天。

……

“你不是说我爸爸前几天就会回来吗?”多恩也开始对这些成年的生物表示了怀疑。

章择夕:“……”

谁又能想到,蓝瓦居然能这么不争气,最多五日的征兆时间,活生生被它拖到了八天都没回来!

章择夕十分想批判蓝瓦没用,可惜正主不在这里。

章择夕想着这些事情都有些头秃了。他摸了摸自己光滑溜溜的章鱼脑袋,这说法没什么毛病,他确实秃的彻底。

几天下来别说蓝瓦没消息,古落那儿也没什么消息,章择夕现在也有些着急了,恨不得立刻就外出亲自寻找。

小黑这段时间经常到外面溜达,他对上层海床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仗着自己的速度快,去了不少地方。

章择夕等了好几天,帕斯终于找上了门来,可惜他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实在很抱歉,原本我确实让鲛族帮你寻找第三形态的生物,但我家老祖宗发布了任务,让我们寻找一只大章鱼,所以你的事情,我们也只能耽搁了。”

“你们也找章鱼?”章择夕略感惊讶。

“是的,我们正在寻找的是一只帝章鱼,帝章鱼外形很大,想必只要注意一些就能很快找到,但奇怪的是,在鲛族的领地中,根本没有居民见到过这样的生物。 ”帕斯也感到十分为难。

章择夕感到疑惑,“你们要找帝章鱼?”

“你有什么关于帝章鱼的信息吗?”帕斯想过,两者之间都是章鱼,说不定有什么特别联系的方式。

章择夕却摇头:“说来也巧,我要找的也是一只帝章鱼。”其实他怀疑帕斯的老祖宗也和他一样,在寻找古落的消息。

章择夕回想了一下,帕斯的老祖宗和海兽大人似乎是老朋友来着,难道这就是帕斯老祖宗寻找古落的原因。

章择夕严肃道:“我想我们寻找的可能是同一只章鱼,如果你们也有那只章鱼的消息,希望能通知一下我。”

帕斯却从他的话语中得到了更多的信息:“你的意思是,我们之所以找不到帝章鱼,可能是因为帝章鱼现在正处于第三形态?”他有些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认为可能是章择夕想让自己先帮他找人,所以才说了这样的谎话让它先找第三形态的生物。

章择夕道:“我要找的便是下层海域那位海兽大人,想必你应该有印象,他和你的老祖宗认识,估计是你老祖宗知道了他进入鲛族的领地,才让你们寻找他的踪迹。”

帕斯忽然有些沉默 ,“为什么老祖宗要大张旗鼓的找一个老朋友?”

章择夕想了想道:“可能是想叙旧吧。”

帕斯严肃道:“不对,如果他们之间认识,以他们之间的实力,想要联系其实并不难。除非有一方故意躲避,他们才可能联系不上。为什么老祖宗想要联系那位海兽大人,那位海兽大人却要躲起来?”

章择夕不说话了。

他突然想到了海兽大人人形那张格外俊美的脸和男人们都羡慕嫉妒的身材,大概没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美男。

难不成……

帕斯的老祖宗对海兽大人求而不得,只能四处寻找帝章鱼的踪迹,只为与他见上一面,或者再续前缘?

章择夕:“……”突然有些不快乐了。

章择夕不知不觉已经下意识把古落划分到了自己的地盘,现在自己的东西居然被别人窥视,还害得海兽大人不得不东躲西藏,甚至都不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帕斯突然道:“我回去问清楚,多谢你今天提供的信息,如果我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想办法告诉你的。”

章择夕其实很想说,他现在不太想让帕斯回去了,万一真让他们先找到了海兽大人可怎么办?

帕斯离开没两天,蓝瓦拖着一条断臂回来了。

蓝瓦在乳石场被压榨了一段时间,因为没能得到充分的休息,捕食肢终于不堪重负,在昨日断掉了,没有了干活工具,蓝瓦也被放了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