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变成章鱼后 > 第99章 第 99 章

第99章 第 99 章


蓝瓦一身狼狈地回到家门口, 就发现家门口附近多了些东西。

“你可算回来了。”邻居从巢穴中探头而出,看到是带伤的蓝瓦时,不免多了几分同情, “怎么还受伤了?”

“使用过度所以断了。”蓝瓦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说,毕竟它也算是为了它心爱的利沫儿受的伤, 再苦它也认了。现在它更关心的是自己家门口的变化,“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有人霸占了我的地盘吗。”

蓝瓦原本只看到了两个大海螺, 隐隐能看到大海螺后面还有其他, 它绕了个道,准备看看被大海螺遮挡的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我听说他们是你的朋友。”邻居还以为蓝瓦会有些消息。

这时蓝瓦也看到了大海螺身后的海绵车和蓝宝石豪华大床, 看到熟悉的熟悉东西, 蓝瓦就知道是谁来了, “确实是我朋友。”

蓝瓦有些兴奋地冲大海螺内喊道:“大章鱼,快出来吧,我蓝瓦回来了。”

没一会儿,听到动静的章择夕和小章鱼从大海螺里钻了出来。

“你终于从下层海床上来, 我可等了你好久呢。”蓝瓦有些稀奇地围着大海螺转了一圈。

章择夕看向它断掉的捕食肢,招呼道:“先进来吧, 我们到里面说话。”

蓝瓦对大海螺确实十分感兴趣,没有犹豫就跟着钻了进去。

大海螺内装上了光石, 照的屋内十分亮堂 ,章择夕后续还在房子继续做了许多装饰,看得蓝瓦眼花缭乱。

这居住环境可真不错,蓝瓦想想自己居住的巢穴又看了看海螺空间内的装饰, 有些酸了。

蓝瓦收回了自己的心思, 说起了正事, “你不是想去保护层看看吗?我回来之后还帮你打听过了。”

章择夕倒是没想到, 他真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了心上,“在哪儿呢?”

“不在白鲛族的领地上,总共有五个地方能抵达。这五个地方都是上层海床的最高点。”蓝瓦道,“距离我们最近的一点是在红鲛族和轮鱼领地的交界处,那里有一座山峰,山顶就是保护层边缘了。”

章择夕有些意动,“远吗?”

“如果是乘坐海流潮,需要用到的时间不长,如果是直接游过去,路途可能有些远,大概需要两天。”

“你说的游过去是以什么速度为标准?”

“我的速度啊,我以前尝试游着去红鲛领地的边缘的时候,就花费了将近三天时间吧。”

章择夕:“……我觉得你的速度跟小黑的速度不在同一左右水平线上。所以可能花费不了两天时间。”

章择夕不可能等待海流潮再次降临,上一次海流潮也才过了几天,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临,相对比之下,小黑拉车的速度也不慢,来回一趟应该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现在他不能完全将希望都寄托在鲛族上,毕竟现在没了海兽大人搭线,他根本没有筹码让鲛族告诉他如何上岸。

蓝瓦有些不服气,“就算小黑速度快也没用,我现在受着伤,怎么也得先养养才能出发,既然要养伤,说不定真能等到下一次海流潮呢。”

“你这伤势确实挺惨的,怎么还弄成了这样呢?”章择夕却不担心,毕竟蓝瓦捕食肢断掉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就能把它的捕食肢补回来。

蓝瓦目光看向了远方,“你不会懂的,我这都是为了爱。”

章择夕:“……”白鲛族长的女儿吗?

按照蓝瓦的说法,它和其他虾蛄一起生活,不过是为了繁衍后代,只有它的利沫儿才是它超脱了生物本能的爱情。

章择夕一时说不准它到底是渣男还是情圣。

总之蓝瓦就是老顶着受伤的捕食肢在他面前晃悠。

章择夕最后还是拿出了自己私藏的能量石让蓝瓦治疗伤势。在能量充足的情况下,生物的伤口能快速愈合,蓝瓦这样的情况或许几天就能蜕壳恢复。

没办法,蓝瓦的捕食肢不重新长出来,他们估计没法去保护层,章择夕也只能牺牲自己的私库了。

……

四个鲛族领地的中心交界处,四只颜色不同的鲛族正围着一处祭坛,祭坛中间的祭台上摆放着一颗圆润的白色珠子,不断散发出月白色光芒,正是鲛族的至宝——鲛珠。

几族的鲛族露出了一脸迷醉的神情,在这些光线的照耀下,实力同时在享受中上升。

不知过了多久,这几只鲛族的奇怪行为才停止了下来。

黄鲛突然问了句:“那只杂种的小蓝鲛怎么样了?”

红鲛:“现在正躲在我们红鲛的地界。”

白鲛尤里亚道:“想办法让它赶紧回来把鲛珠带走吧。”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鲛珠是什么烫手山芋。

红鲛:“它好像受了点伤,估计还得再养养。”

尤里亚道:“看在它能力那么特殊的份上,你们下次下手轻一点。”

其他鲛族都有相同的想法。

几位鲛族相匆匆相聚又分离,往各自的族地而去。

尤里亚还没抵达自己的住处,就被帕斯找了上来。

帕斯询问老祖宗找的章鱼会不会现正以是第三形态的模样,因为白鲛们在自己的族地中寻找了许久,依然没有见到过帝章鱼的身影。

尤里亚听完帕斯的解释陷入沉思,帝章鱼身形巨大,只要有些动作,就能找到他们的踪迹。之前它也知道帝章鱼的隐匿能力强,它们一时找不到也是正常的。现在听帕斯分析,又觉得很有可能。

毕竟古落现在就顶着第三形态躺在屋里呢。

如果他想找的帝章鱼,也是第三形态的帝章鱼,这就说得通了。

尤里亚原本想去找古落确认一下信息,是不是正如它所猜想的那样,但想起古诺最近对他总是爱答不理的,也许还真不一定会回答它的问题……

算了,还是不问了。

“就按你的猜测去找吧。”尤里亚觉得它的猜测的可能性很大。

得到尤里亚的肯定够,帕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重新复活,原本还觉得是自己办事不利有些沮丧来着,现在有了确切的回1复,他的自责减少了一些。

古落一直住在鲛族,但他心情并不愉快,干脆找了个地方又化为本体,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占据了一块空地。

鲛族这边仍然没有找到他的小章鱼,这让古落有些不满,不禁联想到之前听说鲛族的鲛珠都被偷了好几次,果然鲛族办事就是不利。

他决定在等几天,如果过几天还没有消息,他就自己出去找。一直待在鲛族的日子很无聊,也很饿,海兽大人不是很喜欢。

……

蓝瓦的捕食肢刚长出来,章择夕就听说了鲛族的鲛珠又被偷走了。

章择夕面无表情,他现在对于鲛族鲛珠老是被偷一事情已经完全麻木了。

蓝瓦却是真情实感的气愤,一直在骂杂种鲛坏事做尽。

章择夕默默无言,倒是时不时会观察一下杜曼,当初杜曼可是当着他的面放走了蓝鲛。

很遗憾,杜曼显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他甚至都怀疑,蓝鲛之所以能偷走鲛珠,是不是鲛族故意的。

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蓝瓦尝试恢复得差不多,他们也打算外出了。

章择夕临走之前特意告诉了蓝瓦的邻居,如果古落找了过来,让他千万要告诉对方在原地等他们回来,并告诉对方自己是去了哪里。

章择夕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有些犹豫,万一这一次去保护层,直接找到了上岸的方法,就此不再回来怎么办?他让海兽大人直接在原地等他们回来,如果最终等不到呢?

于是他又给这个等待加了一个期限,如果他们一个月内没有回来,就让他自己离开。

除此之外,他还告知了多恩,毕竟只告诉一个邻居不太保险。

准备好一切后,他们直接离开了虾蛄的居住地。

另一边,帕斯仍然没有找到尤里亚所说的帝章鱼,这时候他也不免有些着急了。

这天它回来复命的时候,突然发现尤里亚住处附近多了一座山。

帕斯直接愣住了,这座山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它小心翼翼的上前,询问道:“海兽大人?你是帝章鱼吗?”

古落看到这条熟悉的白鲛,原本有些不太想理会,但还是动了动章鱼触手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帕斯兴奋了起来,“原来老祖宗已经找到了你,老祖宗也不和我说清楚,害我这段日子好找!章择夕他也在找你呢。”

古落听到了章择夕的消息,顿时清醒了过来,“你知道他在哪?”

帕斯被他的态度吓了一跳,“我知道的,他现在就住在那只虾蛄家里,他也在打听你的消息。”

“带我去找他。”古落快速变成了第三形态。

能感受到对方的急切,帕斯还来不及去和尤里亚汇报,就被拉着离开原地。

等帕斯带着古落来到蓝瓦的住处时,从邻居口中得知,章择夕他们早已经离开了这里。

邻居认出了古落,把一开始章择夕丰富的事情全告诉了他。

“不回来?”古落的关注点和邻居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像是只听到了章择夕说的“如果一个月后没有回来你就离开”这么一句。

小章鱼居然还有不回来的心思?

古落怎么能容忍小章鱼离开?他必须要去把小章鱼抓回来。

帕斯还没能搞清楚情况,古落直接消失不见了。

古落刚离开就有些蒙了,因为最高点有五个,他一时不知道对方去的是哪个地方,于是决定挑选自己是最熟悉的那个先看看,反正全部找下来总能找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