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13章 小混混

第13章 小混混


李主任走到队伍末端,稍稍歪着身体往前看,心里一惊,这么长的队。

这种场面,早些年他们供销社上俏货的时候也有,听徐燕的意思,这摊子刚开没几天。

如果不出什么大问题,以后顾客只会多,不会少。

“李主任,我没骗你吧,排队的人真的很多,你也亲眼瞧见了,以后如果我要是去晚了,你要多多包涵1徐燕笑嘻嘻的跟李主任套近乎,想给自己争取点好处。

接着,她听到在她身后的李主任倒吸一口凉气,似抱怨似难受的说道:“哎呦喂,吃的也太香了,这么大一口,得多带劲儿1

徐燕愣了下,扭头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旁边的空地上,很多人端着饭盒在大口吃面,这场面,她每天早上都看的到,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每次看,都忍不住在心里默念队伍动的快些。

更何况,是第一次看到这场面的李主任。

只怕是已经馋的受不了。

“你先排着,我去买个烧饼垫垫!太饿了1李主任觉得自己一直在分泌口水,他快走到一旁的烧饼摊,付完钱,顾不得烫,就把饼喂进嘴里。

一个饼下肚,虽然能缓解下嘴馋,可脑子里那种不满足的感觉更强烈了,昨天徐燕买的凉面再次清晰的出现在他脑中,他强迫自己尽量不去看那些人吃面。

好在队伍动的速度挺快,没过多久,就到他了。

“一份凉面,多辣1递饭盒,放钱,李主任在心里默默排练了很多次。

他笑的很开心,阮软不由得多看了眼。

“能吃辣吗?辣椒挺辣的。”

李主任赶紧点头,“能吃能吃,就是为这口来的,不亏本的话,就给我多放点辣1

一旁已经买好的徐燕,忍不住接话道:“小老板,我可以作证,他真的就是为这凉面来的1

阮软笑了,很给面子的多挖了两勺辣椒,“大夏天,能吃辣也要适量,以免上火1

李主任随口应了几声,那搪瓷盆里红色辣油,视觉冲击太强,刚刚他还在怪那些人站旁边吃,他现在闻到这么强烈的香气,也恨不得当场吃起来,但是,最后一点理智战胜了他,他们还得去赶公交。

上车后,他透过窗子往回看,队伍依旧有些长,每天都来排队,早或晚,真的挺看运气的,要是能每天都能吃到,还不费什么力气,那该多好。

突然,他脑海里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推了推黑框眼镜,“小徐,这辣椒如果放在我们供销社卖,你觉得怎么样?”

徐燕正在座位上补眠,听了李主任的话,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李主任,你说的是真的?”刚一兴奋,徐燕想到什么,又失望的靠在椅背上,“李主任,我劝你还是别有这个念头,小老板说了,红油辣子不单卖1

她也想顿顿饭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辣椒油,之前她都问过,小老板没同意。

李主任却不这么认为,事在人为,凡事都好商量,只要他够诚心,给出的条件够好,那小老板或许会答应。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能做出这顶级辣椒油的是这么年轻的女同志,他本以为,最起码得到中年。

实在是后生可畏啊!

——

早上9点半,阮软结束了摆摊,刚把饼干盒子盖上,准备等会儿回去再数钱。

旁边响起一两声口哨声,阮软瞥了眼,几个穿着工字背心,军绿色裤子,踩着姜黄色胶拖鞋的男人,蹲在一旁的花坛上。

瞧她看了过来,几个男人立刻哄笑着。

其他人阮软不认识,但里面那个大红色背心已经褪色到不像样子的男人,就是钱大妈的儿子,东子!

阮软瞥了一眼,就没再看,继续收摊。

“喂!要不要帮忙啊?哥几个力气都大,叫声哥哥,我们帮你推回家啊1东子大声嚷着。

阮软没理她,推着三轮车要走。

“东哥,你这不行啊,人家都不搭理你!太无情了1

“东哥,这按理说是你的地盘,一个丫头都能踩你,你这混的也太差了1

旁边的几个小弟,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煽风点火。

东子被这么一激,立马站了起来,往地上吐了口痰,“我呸,你们都给我好好瞧着1

说完,他踢飞了脚边的一颗碎石子,吊儿郎当的朝阮软走去,伸手拽住了三轮车。

阮软停下,转身回头,眉头轻蹙,“你想干嘛?”

东子一看到阮软的眼睛,黑白分明,一时有些呆住了,忘记了自己是来干嘛的。毋庸置疑,她一直都是巷子里长的最好看的姑娘,以前有她爸在,大家都还悠着,现在她爸跟别的女人跑了,回不回来还不一定。

还顾虑个屁!

“东子,看傻了吧你!说话呀1不远处的小弟又哄笑着。

“东子,长的是不是跟你每晚梦里抱着的婆娘一样啊1

……

阮软扭过头,警告的看着那几个人,“垃圾就该回垃圾桶里待着,不要在大街上丢人1

几人脸色都变了,“他娘的,你再说一句1

阮软冷笑了声,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那几个人都走到东子身边,“东子,就这,你还不动手?你没这么怂吧?”

东子看着她,她眼底一副看垃圾的神情,突然让他有些烦,他下意识踹了脚三轮车。

“牛逼啥啊,你还以为你跟以前一样,有人撑腰啊,你爸都跑了,你跟我们都一样1

说完他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不晓得为啥,他很心虚。

阮软看了眼车轮胎,眼神中充满冷意,“脚蹄子犯贱,不想要了就直说,还有,我跟你们不一样1

东子还没开口,旁边一小弟就一把拿起三轮车上的簸箕,扔在了地上。

“怎么样,我不光脚蹄子犯贱,我还手犯贱,你能帮我治治吗?”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阮软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眉眼皆是冰冷,“捡起来1

矮子就是扔簸箕的小弟,这会儿兄弟们都看着呢,他怎么可能,也不可能捡。

“我就不捡了,怎么滴!你来咬我啊1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面前吹过一道风,紧接着,身体好像被人扛起来,他闻到一丝女孩子的香气,还没闻过瘾,撞击感让他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疼。

他仰躺在地上,眼底爬上一层痛苦,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东子他们都傻眼的站在一边,呆呆的看了眼地上的兄弟,又看了眼浑身充满冷意的阮软。

刚刚那出,是不是只在武打片里看过!

好像叫,过肩摔。

矮子被一个丫头用了过肩摔!

这个认知让其他几个小弟都惊呆了。

“现在,给我捡起来1阮软盯着地上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矮子捂着胸口,下意识找其他人帮忙,他们却都像是没看到一样,别过了头。

艹,这算什么兄弟。

他又看向东子,东子一眨不眨地盯着阮软,丝毫没有看他的意思。

“你敢打我,你晓得我是谁吗?”

阮软冷哼了声,”我不晓得你是谁,但是,今天我要让你晓得我是谁,我再说一次,把东西给我捡起来,我现在开始数数,到5,你没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1”

“2”

眼瞧着都数到3了,还没人帮他说话,矮子赶紧扯了下身边人的裤腿,“喂,你们就这么看着?”

别他扯住的人,别扭的清了清嗓子,“我们人多,要是一起上,你打不过我们的。”

阮软轻笑了下,脸上没那么冷了,其他人看她这样,以为说动她了。

可没想到,下一秒,她的脸又恢复了冷意,“是嘛,要不要一起试试?”

说完,她又看向地上的那个人,“要到5了1

她又走近了两步,矮子被她盯着,额头都是细汗,他看着旁边的人,仿佛被她那句试试镇住了,都没动,矮子顾不得痛,赶紧从地上捡起了簸箕。

“给你1

阮软瞥了眼那簸箕,没接。

矮子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这回算是丢脸丢到家了,他准备把簸箕放到三轮车上,反正他已经捡起来了。

“慢着,扔垃圾桶去,被你碰过的东西,你觉得我还会要吗?”

此话比打脸巴子还疼,矮子死死的捏住簸箕的边,一脸不服气的盯着阮软。

“怎么?不服气?没关系,我可以打到你服气,要不要试试?”说着,阮软又看向东子,“还有你,刚刚踢了三轮车一脚,一起上吧。”

东子被她指着,脸别扭的转到一边,“我不打女人1

“可,我打男人1阮软的声音,像鼓声一样,震的他们每个人都心发慌。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巷子里纳凉的大爷大妈们注意。

“你们看看,阮丫头是不是被人欺负了?”正下棋的周大爷,不经意的抬头,急着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戴上。

其他几人一看还真是,“嗐,东子那伙儿的!一群混混,真不是个东西,连姑娘家也要欺负,还下啥棋,快去瞅瞅1

梁婆婆让他们先去,自己去喊钱大妈,这教的啥儿子,一天到晚惹事。

“你们干嘛呢!欺负小姑娘是不!东子,这丫头是谁家的,你不晓得?你妈天天给你吃饭,把你吃撑了?吃傻了?”周大爷气呼呼的,隔着一米就开始喊。

东子一听这声音,回头一看,好几个大爷大妈都来了,他们都有经验了,身体下意识反应

要跑。

阮软故意一个扫腿,东子登时摔了个狗吃屎。

其他几个人都顾不上把东子扶起来,赶紧溜了,矮子甚至连簸箕都忘了扔,一直拿在手里。

“周大爷,我说你就搁那儿下棋不行吗?”东子摔了跤,不敢抱怨阮软,就把矛头指向了几个爷爷奶奶。

周大爷气的眉头一竖,“我再不来,阮丫头就被你们欺负了,你等着,你妈一会儿就到,阮丫头比你还小,就晓得辛苦赚钱了,你这么大个人,还到处欺负人,你羞不羞,啊?说到底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别到时候成咱们巷子里混的最差的小辈儿1

东子拍灰的动作停了,他欺负人?

被过肩摔的是他兄弟,摔成狗吃屎的是他。

阮软,肯定毫发无伤,唯一一个没摔坏的簸箕,还是她不要的!

她哪里像被欺负的样子?

“快,跟阮丫头道歉,阮丫头,你别怕,爷爷奶奶都给你撑腰1周大爷怕又吓着阮软,声音都和蔼了不少。

跟刚刚教训东子时,完全两个模样。

阮软一改刚刚坚强如铁的样子,很听话的点头,乖乖女的模样,仿佛刚刚过肩摔,扫腿的人

另有其人。

“谢谢爷爷奶奶们替我做主,你们一来,阮软就不怕了1阮软给他们鞠了一躬,小小的身体弯下去时,单薄的背部,让人心生怜爱。

几位大爷大妈,心里的正义感更足了。

东子以为自己听错了,阮软刚刚说啥?怕!

“东子!妈来了,阮家丫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东子有错,你肯定也有错,既然都有错,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东子跟妈回家,妈中午给你做好吃的1

钱大妈闪进来,嘴皮子飞快的把话说完,拉着东子就要走。

周大爷他们赶紧出声制止,“啥话这是,还一个巴掌拍不响,有你这么当妈的吗?你儿子跟几个混混一起,欺负阮软,这我们都看到了。”

钱大妈板着脸,围护东子道:“看到又咋啦,阮家丫头要是你们谁的孙子孙女,我今儿还能跟你们赔个笑脸,可惜你们不是,她爸她妈都没找我事,你们又凭什么,真搞笑,一群人当爷爷奶奶当疯了吧!走,东子,我们走1

“谁不知道阮丫头家出事了,钱蓉,你这个样子真是难看,不就是欺负人家没长辈在家吗?看看你把东子教成啥样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东子招惹阮丫头,我就报保卫科,你管不了,有人能管1

钱大妈闻言,心一慌,嗓门都大了不少,“你敢1

“这我有啥不敢的,都是一样看着长大的小辈儿,我也不想他走错路,东子我不管你妈咋说,你记住我们的话,别想着欺负人,抓紧找个工作才是正事1

周大爷说完,帮阮软推着三轮车,几个大爷大妈把阮软护在中间,一起朝巷子里走。

钱大妈看着他们的背影,不屑的哼了声,转眼面对东子时,又一副笑脸,“东子,你没事儿吧,衣服咋又弄这么脏,我跟你说,咱不怕,没了爹的孩子,就是没根儿的草,你别担心,他们谁都管不了你1

东子听到这些话,又想到阮软刚才眼里嫌弃的神情,心里烦的要死,一把甩开他妈,“烦死了,谁让你出来丢人的,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说完,转身走了,他才不要现在回家。

另一边阮软谢过了大爷大妈,邀请他们进屋喝水,却被婉拒了。

“爷爷奶奶们,今天真的要谢谢你们,你们等我一下,我有东西送给你们!可不许走呦,不然我一会儿挨个送到家里去1

阮软说完,小跑着回厨房,拿了几个碗,装了些她腌的酸黄瓜。

幸好她亲爸爸高瞻远瞩,担心她是没有妈妈,在学校受欺负,给她报名了格斗,再一个那矮子瘦瘦小小的,她才敢动手,不然,要是没有爷爷奶奶们帮忙,她这会儿估计只能回家哭了。

“爷爷奶奶们,这是我腌的黄瓜,不是啥好东西,回去就着白粥,也能开开胃,还请你们收下1

阮软端着碗出来,一股来自酸菜特有的香气,飘进了他们心里。

周大爷使劲闻了下,赞不绝口道:“真香啊,闻着就开胃1”

“是啊,光闻着就流口水了!软软,你手可真巧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