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18章 三合一

第18章 三合一


周日, 阮软按照约定出摊,孙红梅也来帮忙。

“今天星期天,上班的人都想睡个懒觉, 我们要不要也晚点出摊?”孙红梅有些担心今天可能没那么多人。

阮软摇了摇头,“不用,我们是商家,要讲诚信, 准时准点很重要!”

可真到了摆摊位, 孙红梅才晓得自己多虑了,这排队的人跟上班日相差无几。

“妈,你来卖焖面,我卖凉面,我们分开来,这样进度快些!”

阮软走到队伍旁边让大家分成两队, 买焖面的跟凉面的各一队。

有人没见过阮妈, 看到多了一位帮手, 忍不住搭话道:“小老板, 那是你妈妈吗?你跟阿姨长的好像啊!”

“你今天才见到啊,我第一次见就发现了,太像了, 都像是画报上走下来的!”

阮软笑了笑, 她跟阮妈是挺像的, 只是这一笑,有几个一直盯着她的年轻人,耳朵慢慢变红了,

“小老板,我两样都要买, 我就随便站了,到时候一起卖给我,行不!”

“没问题!”

阮软维持好秩序,回到位置上开始卖饭。

孙红梅学东西特别快,刚开始还有些手生,动作可能会有些慢,但多卖几份,感觉就来了。

……

“妈,慢点,绍元,你去找找软软的摊位在哪儿!”

公交车上下来三个人,孙老太太,马思琴跟孙绍元,马思琴扶着婆婆下车,顺便叮嘱儿子。

孙绍元左右看了看,看到一个摊位前拍了老长老长的队,他指着那个摊位,“奶奶,妈,那个是不是?”

他们三人走到边上一看,可不就是红梅跟软软嘛!

前天只是听说了软软的早点摊受欢迎,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排队。

买到饭的人,有带走的,也有蹲在路边吃的,吃的那叫一个香啊。

“这,这生意也太好了吧!”马思琪忍不住感叹道。

孙老太太面上淡定些,但心里也十分高兴。

阮软外公今儿有事没来,要是来了看到这一幕,只怕回去又能高兴的多喝二两酒。

现在正是卖早饭时间,他们担心过去影响阮软做生意,准备随便找个位置坐下等软软他们收摊。

“你是红梅她妈妈吧!”忽然有个妇人的声音响起。

孙老太太下意识的回答道:“是的!”

她循着声音看过去,旁边坐了几个老大哥跟老大姐。

跟孙老太太说话的是梁婆婆,她一听孙老太太说是,赶紧起来,让她坐自己的凳子。

“你坐,你坐,我家离得近,就那儿,第二个砖红色的门,我回去再搬一个!”梁婆婆说完,又指着孙绍元,“这是你孙子吧,来小伙子,帮我给你妈搬个凳儿!”

马思琴赶紧说道,“我跟他一起去,我们自己搬就行!”

从梁婆婆家里出来,孙绍元搬了两个凳走在前面,马思琴手里拿着凳子跟梁婆婆搭话,“谢谢你啊,婶子,我是红梅的嫂子,瞧你就是个热心肠的人,平时红梅应该没少受你的恩!”

梁婆婆谦虚的摆了摆手,“啥恩不恩的,都是街坊邻居。”

马思琴哪能把人家的客气话当真,还是说了声谢谢。

几人重新坐下,瞧着孙老太太看排队的人看的入神,梁婆婆笑了,“每天都这么多人!”

孙老太太往旁边挪了挪,给梁婆婆让了位置。

“老姐姐,你有福啊,儿子女儿都能干,儿媳妇贤惠,这小一辈儿的也能干,我要是你,天天在家里偷着乐啊!”梁婆婆忍不住感叹道。

孙老太太想到那个不成器的女婿,摇了摇头,“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们老了想操心也没那个精力,只能盼着儿孙有儿孙福!”

“放心吧,我看人很准的,你家这两个,都错不了,阮丫头的手艺,那是这个!”梁婆婆竖起了大拇指。

“就是吧,身边没个保护她的,老姐姐,你可别嫌我多管闲事,我跟你说,就阮丫头刚摆摊这一个星期,闹事的也有,瞎打听的也有,要不是我们几个老家伙坐这里守着,只怕事儿还多!

你能来看女儿,外孙女,那说明你们心里有她们,阮丫头的爸,唉,咱不提了,那边指定是靠不住的,但是你们是红梅的娘家人,得帮她,软软是个姑娘家,那些人敢欺负她,就是看菜下碟,觉得阮丫头是一个人!

我就是个爱操心的,我觉得,要不找一个你们信得过的后生,过来帮忙跟阮丫头一起支着!这样大家都安心,现在天不冷,我们还能守着,天冷了,外面可坐不住人啊!”

孙老太太听到有人来闹事,欺负软软,表情一下就很难看,笑不出来了。

马思琴也皱着眉头,有些担心。

……

上午9:30,早饭全部卖完,孙红梅看着空空如也的两个大铝锅,笑着调侃道:“得,昨天风衣的钱赚回来了!”

阮软噗嗤笑了,“妈,你还想着呢!”

“我当然想着了,回来我一想那衣服得60块,我就懊恼,咋没劝住你!”

“那今天还想不?”阮软把饼干盒子盖上,今天这里面估计得有100,她准备原地活动下身体,一转腰,阮软就看到那边坐着的三人。

“妈,妈,我外婆跟舅妈来了!”

孙红梅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看,“哪儿呢?”

这时孙老太太跟马思琴也站起来朝摊位走过来了,孙红梅惊喜的看着俩人,“妈,嫂子,还有绍元,你们啥时候来的,来多久了,咋不说一声!”

马思琴笑了笑,“一大早就来了,看人多,我们担心打扰你们!”

孙老太太心疼的摸了摸阮软的胳膊,这丫头刚刚一直在拌面,都没停过,“软软,累着了吧!”

阮软摇了摇头,她体力一直很好,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系统给她加的效率值,现实生活中好像也管用,她今天动作比以往快不少。

“走走走,回家说,中午在家吃!一会儿我去买菜!”虽然只是前天刚见过,但这次是娘家人来她这里,感觉不一样。

几个大人在前面,阮软跟孙绍元在后面搬着梁婆婆家的凳子。

“你们今天怎么来了?”

孙绍元:“来看你摆摊啊,软软,你比我厉害!”

这是他的心里话,阮软摆摊不过一个星期,他跟爷爷一起做酒席时,一个星期还在递盘子,而阮软却能独当一面。

阮软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别太佩服我。”

说完,她把凳子送进了梁婆婆家里。

孙绍元看她这么不谦虚,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是哥哥,做的没有妹妹好,被吊打了也是活该!

阮家

孙红梅给他们倒好凉茶,“妈,嫂子,你们喝茶!”

孙老太太扯了个凳子,放旁边,“红梅你坐,我有事问你!”

孙红梅抿了抿嘴唇,一脸笑呵呵地坐下,“咋啦,妈。”

“我问你,阮软摆摊被欺负的事,你怎么不说!”

孙红梅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脸上的笑意没了,非常自觉的承认错误,“软软说不想让你们担心,让我别说。”

孙老太太又问她,“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孙红梅只好把上次去东子家要说法,晚上又泼了东子一身水的事说了。

“不用说你应该也晓得,这个法子治标不治本!”

孙红梅连忙点头,“我说了,再有一次,我就报警!”

孙老太太想到刚刚那个老大姐说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红梅,妈晓得,你现在很多事情都变了,但不论怎么变,有一点你得记住,阮软是你的女儿,当母亲的一定要保护女儿!”

“妈,我知道!”

“你们前天走,我心里就有个想法,今天来,刚好这想法更强烈了,红梅,你那罐头厂的工作,要不就辞了吧!跟阮软一起,把摊子支棱起来!”

孙红梅:“妈……”

孙老太太却很坚持,“你先听我说完,为什么我是让你辞职,而不是让阮软把摊子关了,你一个月工资是60多再加一些票,以往你们是两个人养一个家,你可能还感觉不出来压力,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没那么容易,我想软软就是因为这个,才要出早餐摊,赚钱补贴家用。

好,我们再说另一个原因,软软的早餐摊天天排队这么多人,真就没人眼红吗?现在刚摆了一个星期,就有人瞎打听,但凡被他们打听到你们家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还会有所顾虑吗?放软软一个人在那儿摆摊,你真的安心吗?

那群大爷大妈们,人都是好的,可人家又能帮你们多久呢?”

老太太把话说完,屋里就陷入了沉默。

阮软跟孙绍元进门,就察觉了不对,“妈?”

孙红梅对软软笑了笑,“我跟你外婆舅妈说点事,你带你绍元哥去买点菜回来。”

说着孙红梅就从兜里掏钱。

阮软本来不想接的,可今天赚的钱还没数,她身上只有几块钱,也不够买菜。

阮软把三轮车上的饼干盒放进屋里,又把其他器皿泡在水里,等一会儿回来再洗。

大人们摆明了是要背着他们谈事。

“绍元哥,你们今天来到底是有啥事?”

她都看到了,阮妈表情不好。

孙绍元摸了摸头,“我们真是来看你卖早饭的,不过,我估计刚刚他们是在说你被欺负的事。”

阮软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我要是说我没吃亏,对方反而吃亏了,你信不?”

毫不夸张的说,东子现在都不敢在她眼前出现!姜淼淼进了回派出所,短时间内应该也不会再来作妖!

她还真没吃亏。

孙绍元上下扫视了眼,小胳膊小腿的,他很诚实的摇了摇头,“不信。”

阮软无奈的垂了垂额前的刘海,没感受到刘海被吹起,她才想起来,为了跟姜淼淼不同,她特意把自己的齐刘海卡起来,露出了洁白漂亮的额头。

都吹习惯了。

“你说,我们是去近处买,还是去远处买?”

孙绍元露出一丝困惑,下一秒,他反应过来什么意思,抿了抿唇,“还是去远处的吧!让他们多聊一会儿。”

跟阮软想的一样,两人坐上公交,阮软抢先坐了靠窗的位置。

“阮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来跟你一起摆早摊,你会不会生气?”孙绍元突然冒出一句话。

阮软摇了摇头,“我不会生气,你也不会跟我一起摆早摊,别觉得我好像真吃亏了,你要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我真没吃亏,你就好好跟外公学手艺,别瞎想!”

孙绍元楞了下,他的心思被识破了,刚刚听那老婆婆说来个可靠的后生保护软软,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

“哦。”

车子驶过工商局时,阮软看到大门关上了。

今天不上班吗?

阮软重新坐好,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到了叫我!”

孙绍元扭头看了眼阮软,乖乖的齐刘海没了,他不由得感叹,妹妹真的长大了!

但老实说,看着比之前顺眼多了。

——

外婆一行人吃了晚饭才走,阮妈的情绪也比中午那会儿好多了。

阮软放心了不少,她不是很会安慰人。

不过阮软进屋之前被阮妈叫住了。

“软软,如果,我是说妈妈从罐头厂辞工了你会同意吗?”

阮软眉头一挑,“妈,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但是我希望你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千万不要为了我,或者别人做你不想做的事!”

说完之后,阮软又调皮的笑了下,“不过你要是辞工了,正好可以帮我卖早饭!我们母女俩,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

孙红梅被她逗笑了,挥手让她进去睡觉。

明明还是个孩子,可说出来的却是大人的话。

阮软躺床上以后,她又进了系统学习,很幸运,她这次做出了系统认定满分的鲜肉小笼包。

小笼包各个肤白如雪,12褶儿的造型像极了盛开的鲜花,表面一点内馅都没有露出,每尝一口,都有肉有面,让人有极大的满足感。

而且几乎是在满分出来的同时,系统机械声响起,“恭喜宿主学会五个菜谱,已具备开一家小饭馆的能力,好滋味系统特奖励2000块开店基金,请宿主再接再厉!”

话音落下,料理台上就出现了一沓华国钱币!

2000块!

阮软睁大了眼睛,她掐了自己脸一下。



没有在做梦。

阮软甚至觉得刚刚系统冷冰冰的机械音无比的悦耳,动听,甚至充满了人情(钱)味!

“谢谢系统,我会好好努力的,不过下次有这种好事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系统的声音没在响起。

阮软美滋滋的把钱放进口袋,又吃了个小笼包,心里忍不住感慨,这系统真是太贴心了,不仅提供技术支持,还提供资金支持。

如果她不能把小馆经营好,会不会太对不起系统!

不行,一定要经营好,她不能让自己成为扶不起的阿斗!

——

崭新的星期一,一个星期的开始,阮软对着镜子把刘海仔细的卡好。

脸型真的很重要啊,要不要刘海都很好看。

她走到门外,早上好像有些凉,胳膊上瞬间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小疙瘩。

天真要变凉了。

今天跟以往不一样,来买饭的人,很多都会给她一句反馈。

“小老板,这是我妈,她说你做的焖面特别好吃,非要让我带她来认认门!”

阮软闻言,笑着抬头,面前的人是上次那个民警同志,周斌。

“周警官好,阿姨喜欢吃就好!”

周斌的妈妈没想到做焖面的是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哎呦,周斌跟我说你是个小年轻,我还不信,这焖面的味道,分明是个老师傅做的,真是没想到!”

阮软笑了,“谢谢阿姨夸奖,阿姨能吃辣吗?”

“能能能,我跟你说,我昨天也试着做了辣椒油,可怎么做,都没你这儿的味道好,我们全家都爱吃辣,你做的红油辣子,味道好极了,我还有几个朋友,到时候我介绍她们来买你的饭!”

阮软面对这么热情的阿姨,依旧保持着笑容,“谢谢阿姨帮我宣传!”

周斌看他妈妈有越聊越兴奋的趋势,连忙打断她,“妈,我们挡着下一个了!”

说完抱歉的看了眼阮软,拉着妈妈走了。

除此之外还有,“小老板,昨天我带饭回去,我爷爷本来说外面买的有啥好吃的,可我一把盖子打开,他闻到香味,就说我不孝,这么好吃的东西才买一份回去,我昨天都没吃到,全给我爷爷吃了!”

“我妈说你太良心了,一听我说焖面才5毛钱,她很担心你会不会亏本!”

……

五花八门的,说啥的都有,阮软觉得特别好玩。

本来卖早饭,只是系统的任务,还有她立足这个世界的技能,可听到那些反馈,她突然觉得她是在做一项很伟大的事业。

这种感觉,很幸福。

上午收完摊,阮软把钱整理了下,昨天卖的钱多,有80块,没想到今天也有70块,她拿了一百块钱出来,剩下的连带系统给的2000块,她准备这周五拿去存储蓄所,她要出去逛逛,看看桌椅板凳,还有厨房用具啥的。

还有,院子感觉也需要改造一下,露天的地方,晴天还行,下雨就没法儿坐人了。

要是真开饭馆,可不能靠天气吃饭呀。

不过阮软不打算像无头苍蝇一样乱串,她跑去问了周大爷他们。

“哪儿有卖二手家具的?”周大爷有些疑惑,“你买二手家具干嘛?”

阮软把想开小饭馆的事说了。

大家都没想到阮软会搞这么大,原本只是个小摊子,投入少,也没压力,这开饭馆,得要钱呀!

“阮丫头,开饭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是呀,现在弄个摊子不也挺好嘛,不想弄了也没啥损失,开小饭馆,万一到时候亏了,那赔的可多了。”

……

大多都是劝她别开小饭馆的声音。

“谢谢爷爷奶奶们替我担心,只不过天马上就冷了,下雨下雪也是时有的,我想有个暖和的地方!”

这话好像也在理。

周大爷想了想说道:“你去收废品的地方转转,那边地方大,听说存了不少以前收上来的桌椅板凳啥的。”

“对对对,你先去看看,别急着买,到时候再让你妈陪你一起去,免得别人看你年纪小,骗了你!”

阮软谢过他们,转身朝公交车走去。

“你刚刚说啥亏不亏的,人家饭馆都还没开呢,你就说不吉利的话!”

“不是,我是想劝她多考虑下,再说了,她早点摊子生意就这么好,开饭馆,按理说应该也不会差,我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谁说不是,阮丫头胆子真大!“

周大爷清了清嗓子,慢悠悠地说道:“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敢闯是好事,你们都别担心了,我看阮软一定能把小饭馆开好!”

然而,阮软要开小饭馆的消息不晓得咋就传到了钱大妈耳朵里。

她顿时坐不住了,开小饭馆可是需要本钱的,阮家丫头动了这心思,不就代表她挣到钱了嘛!

看来早点摊是真赚钱啊,她才摆了多久,而且阮家丫头能挣到钱,那他们也能啊!

不就是凉面跟豆角焖面嘛,她也会做!

——

另一边,孙红梅早上一去车间,就被刘组长叫进了办公室。

刘组长揉了揉额头,“怎么样?红油辣子配方带来没?”

这态度,像是笃定了她们会卖一样。

孙红梅轻笑了声,“我们全家开过会了,这红油辣子的配方不卖!”

刘组长停下了动作,连续眨了好几下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们全家都不同意卖红油辣子的配方!”孙红梅目光坚定的看着刘组长。

刘组长不敢置信的呵了声,“觉得钱少了?500块,不少了,红梅,顶你大半年工资了!”

“不是钱的事……”

“怎么不是钱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阮志强抛妻弃子下海,带走了你们家里所有的钱,不然你女儿怎么会去卖早饭,500块,能让她轻轻松松的生活,你难道不晓得?”

孙红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首先,真不是钱的问题,再则,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想法,当然,这个想法不方便说给你听,答复就是这样,还有,我今天来是想……”

话还没说完,又被刘组长打断,“孙红梅啊孙红梅,你可真是个失败的女人,女人的两大角色,妻子跟母亲,你说你哪一点成功了?嗯?你别以为这红油辣子配方不卖就没事了,

阮志强的工位,转了几手换的?真要是追究起来,我能上报厂里,一个一个提溜出来,到时候,你以为你能摆脱干系?是,咱们是国营单位,不主动赶人走,但是,你觉得你还能做这么舒坦的工作?

话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是把红油辣子配方拿过来,咱们相安无事,还是你从此在厂里,没有舒坦日子过!”

孙红梅觉得面前的人真可笑,“怎么办,我两个都不选,我选第三个,辞工!”

“你有个很烂的习惯,特别喜欢打断人说话,我刚刚就想说,我今天是来辞工的,只是还没说出口就被你打断了。”

刘组长彻底呆住了,她上任这么久,只听到有人求她找关系,买个工位进来上班,还没听说过要主动辞工的。

“你脑子没病吧?吓唬我是吧!辞工?好啊,你辞啊,你也不看看你的年龄,你以为你出了这罐头厂,你还能找到国企单位上班吗?有我跟杨主任在,你想都别想,但是你要是想去干临时工,扫大街的,随便你,门就在那里,我不了拦你!”

孙红梅看着刘组长指手画脚的,心里只觉得倒胃,甚至觉得眼前的人,有些无知。

她不禁笑出了声。

刘组长不乐意了,狠狠拍了下桌子,“你笑什么?”

“我笑你见识太短,笑你像井底之蛙一样!你觉得500块钱多吗?我要说我们家现在一个星期就能赚到,你信吗?

你肯定不信,你会觉得我在说谎,可那又怎么样,钱就是实打实的落入我们家口袋了。

刘组长,你还真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多出去看看,比你有能耐的人多的是,至于你说的我做女人的角色很失败,你错了,跟我血脉相连的两个人,都是爱我的,比起妻子,我更在意的是女儿跟妈妈的角色!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

现在,我就

不!干!了!”

说完之后,孙红梅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辞职信拍在刘组长的办公桌上,无视目瞪口呆的刘组长,独自出了办公室,临了,她还甩了下门。

哐当一声,砸进了孙红梅跟刘组长的心里。

刘组长被砸醒了,她故作镇定地拔下钢笔,看着辞职信那几个大字,她气的把钢笔一扔。

孙红梅走了,她拿什么跟杨主任交代!

一个没了男人的女人都敢跟她叫板,她实在是太生气了。

而孙红梅这边,自然是爽到飞起。

可她心跳的却非常快,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疯狂的事,而且还是在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

她有一种又找到年轻时不顾一切的冲动。

孙红梅捂着快到飞出心口的心脏,朝着厂门口走去。

以至于林桂芝在后面喊了几声,她都没听到。

林桂芝只好加快了速度追她,一把拽住了她,“红梅,你要上哪儿去?”

孙红梅看着林桂芝,她使劲儿咽了下口水,艰难地说道:“桂,桂芝,我刚刚辞工了!”

“真的?你真的说了!不对,你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刘组长是不是为难你了?”林桂芝先是很高兴,然后想到什么,脸色立马沉了。

孙红梅点了点头,“她是说了些难听的话,不过我都还回去了!”

“真的?你骂她什么?我看你发挥好没!”林桂芝兴奋的问道。

孙红梅刚准备说,又觉得不太好,“就是井底之蛙之类的,我说你给的那500块,我们家一个星期就能赚到!我们一点都不稀罕!”

林桂芝更兴奋了,她都能想象到刘组长当时的脸有多难看。

“红梅,你放心吧,这绝对是你跨出最正确的一步,软软的摊子你好好经营,一定比我们都强!国家都鼓励改革开放,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孙红梅到现在都还感觉自己在做梦,“我先回去了,你快回去工作吧,省的一会儿被抓小辫子了!”

“嗯嗯,我一放假就去找你玩,到时候孙老板可要请我吃饭!”林桂芝是真的替红梅高兴,她其实心里也有下海的冲动,但她没有像阮软那么厉害的女儿,两眼一抹黑,她不敢。

孙红梅坐在公交上,从这站坐到终点站,又从终点站坐到家门口的站。

这件事带给她的感官刺激太大了,她的前半身都是跟国企打交道的,突然辞了这人人都想要的铁饭碗,她有种什么都要重新开始的感觉。

~

阮软从外面回来时,看到阮妈呆呆的坐在客厅里,盯着地面,双眼放空。

她轻轻推了推阮妈,轻声的喊道:“妈,你在想什么?”

孙红梅回过神,她看着阮软,忍不住一把把女儿抱进怀里,“软软,从明天开始,妈妈跟你一起卖早饭!”

阮软紧紧地抱住阮妈,“好呀,你终于要来帮我了!”

孙红梅知道,她的勇气全部来自她抱的这个孩子。

阮软一直抱着阮妈,直到她情绪稳定。

却不料,阮妈放开她第一句话说的就是,“软软,小饭馆什么时候动工!”

阮软没想到她刚刚在心里想了很久的话都派不上用场。

“我今天出去看桌椅板凳了,周爷爷推荐我去废品站看的,我挑挑拣拣看了几个,模样有些旧,大小也不一致,有点可惜!”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眼光太高了,其实范师傅家的桌子也是不一样的。

孙红梅想到了什么,“你外公以前不是在国营饭店嘛,三家合并成一家,另外两家的桌椅板凳说不定还留着,我们抽个时间去问问,你外公现在做酒席的一套东西,还都是当时一锅端,便宜买的!”

还有这出!

阮软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真的假的!”

“是的,还是你外公亲口说的。”

那真的太好了!

“如果这方面能省点,我们就有多的钱弄个顶了,妈咱们院子估计要大改造了!”阮软又把她的图拿出来阮妈看,“原本是左右各四个桌子,晴天可以,下雨下雪就不行了,我们得加个顶,不过,妈,这个方案需要你忍痛割爱!“

阮软用笔指着图纸上的某一处,“这里是现在的菜园,可能需要毁了,不然位置不太够,整个院子包括咱们现有的房子,呈一个回字结构,中间露天,就像古建筑天井结构一样,你见过没,长这样……正对大门的还是咱们住的房间,平时上锁,左边桌子,松点放三张,紧点放四张,右边还是保持现状,到时候看情况摆桌子,门的左边还能摆张桌子,在里面一圈,我们可以摆上花,有点装饰……”

孙红梅本来还有些心疼她的菜园,可看着软软在描述这些时,眼里好像有光,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只剩下了支持!

阮软一番话说完,发现阮妈好像一句话都没说。

她不禁有些心虚的放下了笔,阮妈的菜园子……

“妈,你放心,等咱们赚钱了,我再买个带院子的大房子,到时候你想种多少菜都行,现在,嘿嘿,起步阶段,请母亲大人支持小的工作!”

阮软撒娇的挽着阮妈的胳膊,她是真的开心,阮妈能跟她一起经营这家小饭馆。

孙红梅轻轻点了下软软的额头,“你都画出来了,我还能不支持吗?坐的人多点,咱们也更赚钱,这个道理,我懂!”

“对对对,妈,你真聪明!”

这明显把她当小孩的语气,孙红梅忍不住嗔了软软一眼,她又拿起那张图,“只是,这得花多少钱啊?”

阮软:emmm

根据她在后世听来的经验,装修一旦开始,那就是不断超预算的过程!

“大概需要几千块吧!”阮软有些不肯定。

系统给了她2000开店基金,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么多啊,那我得找你外公外婆问问!”孙红梅有些担心拿不出这么多钱。

阮软连忙说道:“妈,我去咨询过,可以找银行贷款!”

贷款?

孙红梅瞬间睁大了眼睛,“你真去咨询了?”

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

这只是阮软临时想到的借口,不然,她怎么把系统给的2000块拿出来。

“妈,你放心,你想想,我们一天就能赚80块,10天就是800块,那一个月就是2400!你这样想,是不是觉得目标能轻松点?”

孙红梅一想也是,“那我们先不要去贷款了,我们明天早上多准备点饭,多卖点钱!”

贷款,多吓人的词!

还是算了。

……

可是,谁都没想到,第二天原本在阮软固定摆摊的位置,来了一个新摊位。

阮软跟孙红梅推着三轮车过去时,看到占了他们位置的钱大妈,有些无语了。

原本在钱大妈车前排队的人,看到阮软,还跟小老板打招呼,“小老板,这大妈说你们的凉面是一样的,是不是啊?”

钱大妈一把拽过面前人的钱,放进围裙兜里就开始给他拌凉面,看都不看阮软一眼。

阮软冷笑道:“不是,我家的凉面只有我一家在卖,没有给其他人卖过!”

原本排队的人一听,顿时从队伍里出来,指责钱大妈,“你怎么骗人啊,你说你家凉面跟小老板家凉面一样,我才站队的!”

“是啊,我都没看前面卖饭的是谁,平时排习惯了,大妈你谁啊,怎么在小老板的位置上卖饭?”

刚被抢了钱的男人顿时懵了,“我第一次来,你们平时都不是在这家买的?”

他听同事说了位置后,还特意赶了个早,竟然买到假的了?

“我不买了,把钱给我!”

钱大妈自然不干了,“我面都拌好了,你说不要就不要啊,早干嘛去了!年轻人真是,饭盒拿来,我给你装上!”

“钱是你抢过去的,又不是我主动给的,我要买的不是你家的凉面,你快把钱还给我。”

“谁看到是我抢的了,你不要乱说话,还有,凉面不都是一个味儿嘛,买谁家的不都一样,能吃饱能顶饿,那就是好凉面,非得她卖的叫凉面,我卖的就不是凉面了?”

也有几个人买到了凉面,他们吃了一口发现味道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端着凉面走过来喊道:“就你这水平,在家吃吃算了,还有脸拿出来卖,怕不是盐罐子打翻了,齁咸齁咸的!”

“份量也少,一大半都是黄瓜丝,大妈,你是个奸商吧!”

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浪费食物会很不忍心,可这凉面真吃下肚,一上午恐怕得狂灌水。

现在都是上班早高峰,阮软她们今天准备的还比以往的多,不能耽误时间。

“钱大妈,你让让!这是我的位置!”阮软走到钱大妈面前,很严肃的说道。

钱大妈冷哼了声,“什么你的位置我的位置,这是公家的位置,谁都能在这儿摆摊!不是说你在这儿摆了几天,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有顾客不满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小老板一直在这儿摆摊,我们都买了好多天了!你来了就抢位置,真是不可理喻!”

“什么鲤鱼不鲤鱼的,我愿意在这儿摆!”钱大妈挑衅的看了眼阮软。

“你真不挪?”

钱大妈神气的摇摇头,“不挪!”

阮软冷笑一声,转身把三轮车推过来,让出了巷口的位置,“大家排好队,我们马上开始卖饭!”

众人瞬间会意,连忙在三轮车面前站队,为了不直直的挡住其他门市部的店面,他们还主动拐弯。

这样以来,顿时把钱大妈原本的摊位挡的严严实实的。

孙红梅赞赏的看了眼阮软,赶紧开始给大家打饭。

阮软给那位买错凉面的年轻男人,免费送了一份,“早饭是能治愈一整天的,不要生气!”

年轻男人有些不好意思,脸慢慢红了,他赶紧从兜里重新拿了三毛钱,趁阮软顾不上他时,放进饼干盒里,“你不能吃亏!”

说完他就合上饭盒走了。

这么有良心的小老板,怎么可以被欺负!

钱大妈看着阮软的摊位前一个接一个,自己摊位前被堵的死死的,脸色特别难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局面还是僵着,忽然钱大妈想到一个办法,她大声喊着,

“凉面,2毛钱一份!”

便宜1毛钱,不信没人买。

正当她信心满满时,还是没人来!

难不成是声音太小了,钱大妈又加大了一些音量。

还是没人……

没人来,她自己去,钱大妈走到没有排队的地方,招揽一些路人,“凉面吃不,2毛钱。”

突然她看到摊位前有人了,心里一喜,有生意了!

钱大妈赶紧小跑回去,“来了来了,要吃凉面是不!”

“你就是摊位的主人?你好,我们是连城市五三派出所的民警,我们接到同志报警,你收钱不给货,请跟我们走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你们能想象出阮软想改造的小院子长什么样子吗?

明天上夹子,更新会晚点,大概在晚上21—24点之间,大家到时候记得来看!

再推一下我的接档文《八零后妈不干了》也是一本年代美食文!喜欢的点专栏收藏一下,感谢!

美食博主宁凝刚得到百万up主称号,不慎穿到一本年代文中,成了一位孝顺公婆,尽心尽力照顾便宜儿子,却落不得好的后妈女配。

男主嫌弃她出身农村没文化,自诩要跟有文化有学识的女主白月光在一起。

宁凝冷笑一声,真当她是泥捏的。

追求真爱是吧,行呀,带上你胡搅蛮缠的双亲跟白眼狼儿子,有多远滚多远。

离婚,立刻,马上!

“你离了我儿子,只能回农村刨地!是我儿子让你享清福!”

是嘛,宁凝打开自己的甜品店,在这儿刨地挺不错的。

鸡蛋糕,绿豆糕,雪媚娘,海棠酥,桃花酥……

“你要学问没学问,要长相没长相,我能娶你,那是你的福气!”

是嘛,宁凝看着自己精心料理后越变越美的脸庞,心情很好的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宁凝,除了我没人会娶你!”

嗤,没听说过靠近男人,会变得不幸吗?姐要独美!感谢在2021-08-26 02:40:54~2021-08-27 02:3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颗颗 20瓶;栗子糕 10瓶;如果 5瓶;catt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