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27章 三更

第27章 三更


报纸一经发出, 中午的时候,阮家小馆门前又排起了长队。

孙绍元被孙老爷子带着来帮忙,原本中午阮软要做麻婆豆腐的, 可有将近一大半的人点名要吃报纸上的小馄饨。

阮软只好跟他们解释馄饨皮跟肉馅都是前一天要备货的,现在已经来不及去现买,毕竟今天是工作日,大家中午吃饭时间有限。

因而只有最早一批来的客人, 还能吃上小馄饨, 后面来的,只能点麻婆豆腐。

好在麻婆豆腐也被记者大力夸赞了,退而求其次,也不是不行。

等待的过程中,阮软给孙老爷子煮了碗小馄饨,孙老爷子想着外面那么多客人等着, 想省下来给其他人吃, 多卖一碗。

“外公, 你尝尝, 顺便给点意见。”

她是在开店,可也没有让人饿着肚子就开始工作的道理。

孙绍元则是更喜欢看起来就下饭的麻婆豆腐。

阮软给他同样做了一份,爷孙俩就搬了小板凳坐在厨房里吃, 孙老爷子吹了吹热气, 喝了一口汤, 止不住的点头。

“丫头,这汤吊的好,汤汁清澈,没有骨头渣,小馄饨的精髓你算是拿捏到位了!”

阮软忙活着手里的动作, 闻言笑了,“外公,你喜欢就好!”

堂内坐着的人都闻到了一股特别鲜美的高汤味,紧接着他们眼瞅着孙红梅端出几碗小馄饨。

没点到小馄饨的人,都快把碗盯穿了,可没办法,今天就是没了。

而点到小馄饨的人,各个都特别高兴,照着报纸上说的,先喝一口汤,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鲜。

大家都惊喜的抬头,指着这小馄饨说道:“跟报纸说的一模一样,太鲜了,我不会什么形容词,你们懂我的意思就行!”

一个这么说就算了,一群人都这么说,来晚的人别提有多难受了。

好在,没一会儿,从厨房里传来一股霸道的煸炒胡椒的气味,这个香味迅速压制住了鲜美的高汤味,转而像一块密密麻麻的大网似的,把整个小馆笼罩在内。

闻到的人,无一不觉得香。

点了麻婆豆腐的客人,开始兴奋了,闻着都这么香,吃起来该有多好吃!

很快,伴随着铃铛声,第一份麻婆豆腐从厨房里端出来,映入每个人眼帘的,就是霸道的红色,极大的刺激了大家的食欲。

第一位品尝的客人,迫不及待的夹起豆腐喂进嘴里。

旁边的人连忙追问,“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好吃!”

“呼,好烫,但真的好好吃,太好吃了,这豆腐不仅嫩还入味了,滑溜溜的,还有肉沫,应该是牛肉沫,越嚼越香!”

说着,他又扒了一大口米饭,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周围的人看他吃的那么香,都开始期待自己的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是蜀菜有名的代表,其特色在于“麻、辣、烫、香、酥、嫩、鲜、活”八字。

阮软把做好的一份给孙绍元留着,其他的都让阮妈端出去了。

孙老爷子尝了尝人人都赞不绝口的麻婆豆腐,豆腐没有豆腥味,装盘有棱有角的,没有碎,这道菜就算是他亲自做,都未必有这么好吃。

“绍元,你尝尝这豆腐!”

孙绍元夹了一块喂进嘴里,第一时间就要去找水喝,旁边又没水,他干脆扒了一口米饭,口齿不清的说道:“又麻又辣!”

孙老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说到点上了,这麻婆豆腐就是要麻辣鲜香,你妹妹这一盘,刚好全都占齐了!你要跟妹妹多学习,你落后的太远了。”

孙绍元吃完第一口却没有因为怕辣而停下,反而越辣越想吃,孙老爷子的话,被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这盘麻婆豆腐,辣了就吃米饭中和,连添了两碗米饭,一顿饭下来,他嘴唇都有些红了。

但是丝毫不觉得难受,反而很过瘾。

难怪那记者对麻婆豆腐赞不绝口,还改了诗句称赞,太好吃了!

忽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一人,孙绍元立马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赶紧往外走。

季远还坐在老位置上,刚坐下,上次那个笑的很灿烂的人又来了。

“你好,我们中午只有麻婆豆腐,友情提示,麻婆豆腐很麻很辣,请问你能不能吃辣,需不需要跟厨房说一声,少放点辣椒?”

季远默默地看了眼厨房,是阮软,他没有进错店。

“不用,跟大家一样就行。”

“好的,稍等片刻!”孙绍元努力控制自己想呲溜的反应,刚刚的麻婆豆腐对他来说后劲儿有些大。

却不料,刚转身,他就被叫住了。

“还有什么需要?”孙绍元继续露出八颗牙齿。

季远看了眼阮软,斟酌着开口,“你是小老板的……?”

孙绍元立马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工商局对阮家小馆的背调,他连忙说道:“我是小老板的表哥,亲表哥!”

说着他比了比自己的脸,“都说我们俩挺像的,尤其是眼睛。”

季远点点头,“确实。”

“还有什么需要吗?”孙绍元此刻无比想喝水。

季远:“没了,谢谢你。”

孙绍元立马如将军一般功成身退,这下又能在局长面前刷些好感,争取下次他还能给小馆说好话!

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没一会儿,麻婆豆腐就上来了,季远看着这麻婆豆腐,想起了那天阮软念那首诗的表情,不由得一笑。

孙绍元暗地里一直在观察季远的表情,手边也准备好了热水,只等季远被辣着的时候,端上去,营造一种雪中送炭的氛围。

没想到季远一口接一口的吃,吃相很斯文,丝毫没有被辣着的感觉。

孙绍元特意去问了软软,“你是不是给我做的麻婆豆腐,比别人的辣。”

阮软正在切豆腐呢,豆腐已经不多了,她闻言看着孙绍元,“绍元哥,你现在忙不忙?不忙帮我去巷子口左边的那家范师傅端两板嫩豆腐回来!”

孙绍元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只觉得此刻他实在是太重要了,哪里都需要他。

“好,我马上回来!”

孙老爷子拿着刀也帮忙切豆腐,“估计两板都不够,看了报纸来的客人太多了。”

“不够也不行,两板卖完就休息,钱是赚不完的,人不能累坏了。”

她因为有效率值傍身,不觉得累,可阮妈他们不行,因着报纸的原因,他们已经比平时中午接的客人多了。

“这几天绍元就留下来帮你,等这股劲儿过去了,估计人就少了!”

阮软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

大门口,孙红梅正在收钱,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周斌周警官!

“周警官,你最近很忙吗?瞧着都瘦了不少!”她能顺利离婚,周警官帮了很大的忙,可那事儿之后,有小一段日子没见着他了,今天一瞧,黑了,也瘦了。

周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是,外出集训了,每年都得去,刚修整过来!”

他是今天早上看到报纸,才晓得阮家小馆中午也卖饭了,这才跟同事一起过来吃饭。

“这几位是我同事,这位就是小老板的妈妈,你们叫阿姨!”

“别别别,现在江湖上都叫我孙姐,你们也叫我孙姐吧!”孙红梅领着他们进来,四个人刚好有一桌空位。

周斌进来时看了眼厨房,瞧着院儿里都坐满了人,“生意很好啊,我看报纸上说了,每天排队的人都很多,我这几天要常来,出了好几个新品,我都没吃过。”

孙红梅连忙说道:“欢迎你常来!”

等孙红梅走后,周斌左手边的人撞了撞他的胳膊,“你的三点钟方向,白衬衣的那个,季远,就是报纸上的那位工商局局长!”

周斌下意识地看了过去,那个人正不紧不慢的吃着美食,比起其他人的狼吞虎咽,他吃的好像自带节奏。

“看来这家店是真的很受他青睐啊。”

“别说是他,咱们不也来了么,以后我估摸着,这店里出什么样儿的人物都不足以大惊小怪,不过我还是最佩服小老板,听周斌说她年龄不大,可能把一家小饭馆经营的这么有声有色,不简单啊!”

周斌想起他出去集训前,最后见到阮软的那次,她写的那张纸条,当时在他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震撼,现在想来,幸好当初没有问她是怎么知道那些的。

看这小饭馆就能晓得,她平时的积累很多。

正如那个男人在报纸上说的,阮软,她很有想法,很认真……

他还在胡思乱想着,忽然那个叫季远的抬起头,朝他看过来。

俩人在空中对视上,同时又移开了视线。

周斌有些惊讶,这个男人,好强的洞察力。

阮软听到孙红梅说周斌来了,还给了钱,她特意把手擦干净,亲自给他们上菜。

又把钱还给周斌,“上次我说了,小饭馆开业,要请你吃饭的,你一直没来,为了防止你以后想起来,我亏得更多,现在我就把饭请了。”

周斌凝视着阮软,也不过是一个集训的时间,她好像又变好看了。

“你那么辛苦,收钱是应该的,上次我做的也只是尽了我的本份,你不用这么客气!”

阮软瞧着他不肯收钱,故意板起脸,“我现在很忙,你是故意要耽误我时间吗?”

周斌连忙摇头说不是。

阮软把钱放在他面前,“说了请你吃饭,那就是一定要请的!”

说完,她就朝着另外三位警官同志笑了笑,“你们好好吃,饭不够可以再添!”

他们平时跑动比较多,饭量比较大。

等她走后,几位同事都跟周斌说道:“本人比照片还漂亮。”

“是呀,母女俩很像,尤其是那双杏眼。”

“人也很好,我除了在食堂跟自己家,吃饭可以铆足了劲儿吃,还没听过哪个老板让我不够吃再加。”

……

周斌把他们的钱退回去,莫名地不想听他们继续议论阮软,换了其他话题。

他又朝季远看过去,发现阮软此刻正站在那个男人面前。

笑的很开心。

周斌莫名地心里有些涩,她刚刚对他的笑,明显是带有客气成分的。

跟她现在笑的不同。

“吃呀,周斌,这麻婆豆腐太好吃了,希望小老板一会儿不要哭,我估计我一会儿真的要加饭!”

“我也有预感,要不咱们走的时候把钱偷偷的给了,不给钱,我真是不好意思吃那么多饭。”

周斌应了声,吃了口麻婆豆腐,再往那边看,小老板重新进了厨房。

可能是他想错了,小老板对人本来就很热情。

“你们说的对,这麻婆豆腐很好吃!”

作者有话要说:  注:其特色在于“麻、辣、烫、香、酥、嫩、鲜、活”八字引自《舌尖上的麻辣滋味》感谢在2021-09-01 21:29:30~2021-09-02 00:05: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are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