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28章 二合一

第28章 二合一


阮软发现好滋味系统解锁的菜单跟季节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现在秋季,各种鱼都很肥美,系统给她解锁了清蒸鲈鱼, 另外她还用幸运值开出了红烧肉的菜谱。

简直是贴秋膘的上上之选。

鱼得现杀,现做才鲜,阮软找了市场上好几家卖鱼的摊主,点名要一斤左右的鲈鱼, 这个星期先每天上午合送100条左右。

为此阮软还特意去市场上买了专门装鱼的盘子, 现在店里每天的营业饿都在400元左右,这还是在他们控制客流量的情况下,周六日大多在500块以上。

阮软心里在盘算买个更大点的院子,用来居住,现在住的房间,稍微改改, 可以当包间使用。

“软软, 送鲈鱼的老板来了!”

听到阮妈的声音, 阮软放下手里的抹布, 擦了擦手才出去。

“老板,你来长长眼,我这可都是最新鲜的, 夜里刚打上来的, 连家都没回, 直接奔你这儿来了!”

现在不过是早上5点,还有些雾,阮软让他们抬进来再看。

这些天在阮家帮厨的孙绍元也起来了,听到动静,也过来帮忙。

“怎么样, 是不是特别好,个头嘛你要一斤左右的,我也没法儿每条都刚好一斤,但我还是按一斤的价格给你,不过我敢保证,都比一斤重!”

阮软拿过网兜兜了一条,鱼活蹦乱跳的,再看其他的,也都在水里游来游去的,的确很新鲜。

“好,你先坐着歇歇,我把鱼数一下,一会儿好给你结账!”

水井旁边本就有个蓄水的大水缸,阮软每天都会把里面刷的干干净净,方便放鱼。

她用网兜往水缸里兜鱼,卖鱼的老板也没坐,站着旁边帮忙,不过看她这么仔细,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少放几条,或者抓些小的故意凑数。

“妈,给老板拿50块钱!”阮软放下网兜,顺便洗了洗手。

孙红梅给鱼老板拿了钱,鱼老板反而没立即走,挠了挠痒,笑的很憨厚,“那个,都说你们家的小馄饨特别好吃,一直没吃过,今天有这个机会我也想尝尝,不晓得现在你们开门了没。”

孙红梅连忙说道:“开了,你随便坐。”

鱼老板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挽着的裤腿上也是泥巴,身上也有些鱼腥味,担心会影响店里的味道,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坐,干脆还是坐台阶上吃。

孙绍元瞅见了,赶紧阻止他,“进门就是客,哪有让客人坐地上的道理,上桌吃吧!”

鱼老板憨憨的笑了笑,“衣服脏,怕把你们凳子弄脏。”

“什么脏不脏的,凳子就是要人坐的!”

鱼老板这才放心,不过他还是去水井边,把手洗了又洗。

冒着热气的小馄饨端上来时,他只喝了口汤,然后赶紧把小馄饨倒进自己随身的饭盒里。

“带回去给我家丫头吃。“解释完,他把15放在碗低下压着,挑着扁担就走了。

孙红梅收起碗,心里也是一阵感慨,大人们还是习惯了节俭,

但来不及有更多的思绪,另一个鱼老板也来了,连带着客人们也陆续来了。

客人们一看有鱼,连忙问她们是不是上新菜了。

阮软让孙绍元看鱼,“是的,中午要推出新菜清蒸鲈鱼。”

众人一听纷纷表示很期待,中午要是有时间一定会来捧场。

阮软笑着道谢,随后就进去开始煮小馄饨。

她打了一个大木架,上面摆满了白瓷碗,里面都是她提前打好的料,只等煮小馄饨时,倒入高汤,放入馄饨。

小馄饨出餐效率高了很多。

多一个人还是会轻松很多,阮软有些想让孙绍元长期留在饭馆。

她发现孙绍元在跟外人交流方面比较厉害,有些事儿办起来很得心应手。

不过,这些还要跟外公谈一谈。

“软软,鱼鳞要不要提前刮,否则我怕中午现处理有些来不及。”上午9点半,眼瞅着排队的人少了,孙绍元觉得小姑一个人可以应对外堂。

阮软看了眼时间,“不急,10点半的时候在弄。”

来阮家小馆吃饭的人分布挺广,出去随便一说,10个人里就有1个在小馆吃过,因而阮家小馆要出清蒸鲈鱼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了。

中午11点左右,陆陆续续有人进店了。

清蒸鲈鱼,25一份,这个价格挺合理,国营饭店的炒鱼片也是25,但一想到小老板的手艺,他们就觉得小老板定价太良心了。

阮软在厨房里切蒸鱼三丝,所谓的蒸鱼三丝,就是葱丝,辣椒丝跟姜丝。

切好的三丝泡在水里,可以保持新鲜。

孙绍元进厨房汇报,“软软,我统计了,外面有36个点了蒸鱼的。”

话刚说完,他瞧见阮软正在给鲈鱼刷油,而那些鲈鱼,都跟他见过的改刀方法不同,一般他们做的蒸鱼都是侧躺在盘子上,可软软的鱼,脊骨朝上,鱼头正面朝前,仿佛像是在站着。

“你这改刀挺特别的,我也想学。”

阮软把刷好油的鱼缝隙里放上姜片,跟葱白,大铝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她放上笼屉,笼屉比较大,鱼盘又是长的,一次可以蒸5盘。

阮软跟系统说了声,6分钟后提醒她。

然后拿了一条还没改刀的鱼,示范给孙绍元看,“你站近点,看着我改刀。”

刀顺着鱼脊骨的左侧往前推到鱼尾,顺势往回拉到鱼头处,第二次时往里深、入一点点,补个刀,同理去处理脊背的右侧,最后再处理鱼腹处,用刀一直改到鱼尾,这样,鲈鱼的改刀就完成了。

孙绍元看着阮软非常麻利的手起刀落,鲈鱼一条一条‘站’在盘里,他心里只有敬佩。

软软平时这么忙,还能专研新菜式,做出别具一格的造型。

系统提醒她时间到了,阮软揭开锅盖,用自制的架子把盘子夹出来,去掉姜片跟葱,倒掉盘底的水,然后淋上豉油,这里她又提醒道:“一定不要从鱼的身上淋豉油,淋在它旁边就好,鱼本身要保持洁白鲜嫩的感觉。”

孙绍元连忙点头,在这儿也能学到不少好东西,他照着阮软做的,把其他的姜片跟葱夹出来,再倒掉水,淋上豉油,放上一团蒸鱼三丝。

阮软把烧热的油,用大勺子一勺一勺的淋在三丝上,刺啦一声,被热油激出的香味,瞬间霸占整个厨房。

“上菜!”

孙绍元顾不得耽误赶紧把鱼送到桌上去,清蒸鲈鱼,一定要趁热吃,凉了虽然也能吃,但口感没那么好。

众人瞧着孙绍元出来,有的心急的,忍不住伸长了脖子看,一入眼,就是别致的造型,很惊叹。

这哪里像25吃到的摆盘,只是这么瞧着,就觉得这鱼一定特别鲜美,特别好吃。

绿的红的黄的三丝搭配着光泽浮动的鱼身,鲜美的香气随着行走的动作,传到来时路上每个人的跟前儿,他们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香气,太美了。

“吃的时候蘸着盘底的汤汁吃。”孙绍元笑着提醒道。

他认出了这位客人就是把小馆登到报纸上的记者,沈康。

对于这种人,孙绍元自动把他们分到对小馆发展有利的一边。

沈康真的很想问问小老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奇思妙想,每一盘菜的摆盘都深入他心,都让他忍不住用相机拍一张,当然,他也的确拍了。

眼瞧着其他人都在盯着他,沈康抽了双筷子开始品尝。

鲈鱼肉质肥美,十分鲜嫩,一点腥味都没有,蘸了汤汁的鱼肉,味觉上多了几分层次,但丝毫没有抢走鱼本身的鲜,反而越发衬托出鱼肉的清新。

“特别好,这道菜我给100分!”

其他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更期待了。

好在一锅能出5盘,不超过半小时,大家面前都放了一盘清蒸鱼。

清蒸本就能最大程度保留鱼的营养成分,而鲈鱼做清蒸,更是最合适不过,肉质鲜嫩,入口鲜香,每个人都任由这股鲜味在唇齿间蔓延。

能吃到这么好吃的清蒸鲈鱼,大家都特别满足。

从小馆出去的人,没一个说清蒸鲈鱼不好的。

原本的麻婆豆腐可能还有些不能吃辣的人有些接受不了,但清蒸鲈鱼,老少皆宜,受众更广,于是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

每天100条鱼很快就卖完了,卖完了阮软也不追加,以至于中午来小馆前排队的人一天比一天时间早。

阮软也劝过很多次,11点左右来就好,来得太早,他们还没休息好,也不会营业的。

可排队的人让她不要管这个,阮软也没得办法,只能又定了些长板凳,让他们坐着等。

阮家小馆登报纸,巷子里大部分人都很高兴,时常能在别人议论的时候插上一句阮家小馆是他们邻居,都能惹来别人的羡慕,又加上阮软她们一家态度一如既往地好,丝毫没有因为小馆赚钱了,就看不起谁,有时候孩子实在是想吃小馄饨,去晚了,顾客们也特别谅解,愿意让小孩儿先吃。

不由得让人感叹,小老板是好人,进店的客人们也都是好人。

——

另一边姜淼淼的爸爸妈妈正要求人办事,聊天时,听到那人提了句阮家小馆,他们本着拍马屁要拍到马身上的原则,赶紧到处打听阮家小馆在哪儿,结果才晓得,这不是姜淼淼以前的好朋友嘛,两人时常在家里一起玩,他们心里一惊,这丫头如今都这么厉害了。

姜成把女儿喊过来,“淼淼,我记得你之前有一个好朋友,叫阮软,你们最近怎么没在一起玩了?”

姜淼淼正为月考成绩又没考过阮软生气,听到姜爸提起这个名字,她下意识的皱眉,“不喜欢就没在一起玩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姜爸姜妈对视一眼,姜妈拉着姜淼淼的手坐下,“怎么,俩人闹别扭了?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丽娟阿姨闹过别扭,可我们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你可别为了一点没必要的自尊心,就把这么好的朋友丢了。”

“你们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们说她太注重自己外表,天天往咱家跑,到吃饭时间了也不晓得回去,怕她把我带坏了,让我跟喜欢学习的同学玩,现在我依着你们的意思,没跟她玩了,怎么你们反倒开始劝我了。”姜淼淼觉得很奇怪。

姜妈悻悻地笑了笑,“那是爸妈之前看错了,没想到她虽然不喜欢学习,但是厨艺那么好,把小饭馆经营的有声有色的,我跟你爸,最近遇到一点事,需要请客吃饭,那个人刚好就很喜欢吃阮家小馆的饭。

只不过每次他去,要么太晚,要么错过那道菜售卖的时间,这不,我们也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你去找下阮软,跟她说说,什么时候抽个时间,专门帮咱们做一桌菜。”

姜淼淼一听这个,想到自己如果真要去阮软面前求她帮忙,心里就别扭到不行,“都是外面的人乱写的,她就一丫头片子,以前连饭都不会做,现在就算是开了小饭馆,可哪儿比的上其他大厨做的。

我觉得要请客吃饭,一定要让人家看到我们的诚意,去大酒楼,国营大饭店,都比去一个私人小饭馆正式,客人受到礼待,也会觉得面上有光,你们求人家办事,也能更顺利。”

姜爸姜妈觉得淼淼说的有道理,姜淼淼看他们有打消念头的意思,连忙起身回屋了。

让她去求阮软,想都不要想。

原本姜淼淼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翻篇儿了,没想到第二天她就又被姜妈叫过去了。

“我们今天去阮家小馆试吃了,清蒸鲈鱼,模样特别漂亮,味道也特别好,我们排了好长的队才吃到,请客吃饭要是有这么一道菜,肯定特别有面儿,只是我瞧他们的桌位都是大堂,没有包间,谈事可能有些不方便。”

姜淼淼先是心里一沉,听到后面,又是一喜,“我早说了,就是一小饭馆,普通人吃吃还行,你们请客去那儿吃,实在是有些不妥。”

姜爸摇摇头,“你小孩子懂什么,我跟你妈今天看了,连城日报的主编,还有工商局的局长,都在那儿吃饭了,不晓得有多少人是为了跟他们说上话,也去阮家小馆制造机会!”

姜妈觉得跟女儿说这些还太早,“明天我们带你一起去小馆,你跟人家和好,顺便再请她来家里帮忙做顿饭,材料什么的我们出钱,时候还给她50块钱辛苦费,你到时候好好跟她说,她看在跟你关系好的份上一定会答应的。”

姜淼淼想到前几次被阮软怼的画面,下意识地要摇头,可姜爸姜妈已经当她同意了,自顾自的去干其他事了。

次日姜淼淼借口身体不舒服不想去,可姜妈让她坚持一下,要不了多久。

姜淼淼被连拖带拽的坐上了公交,车上也有讨论阮家小馆的。

“那个清蒸鲈鱼,绝对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清蒸鱼。”

姜淼淼:那是你生活的年代不对,多好吃的清蒸鱼她都吃过。

“小老板真是手艺太好了,模样也标致,手艺也好,听说还在上高三,不晓得成绩咋样。”

“甭管成绩咋样,就这个小饭馆,以后还能饿着吗?放心好了,我看人很准,她以后绝对是大富大贵的人!”

“是是是,你说的对!”

姜淼淼在心里忍不住吐槽,他看错了人,阮软只会早死,还死的很凄惨,怎么可能是大富大贵的人。

谁知姜妈开口了,“你们说的是阮软吧,她跟我女儿是好朋友,我们正要去阮家小馆吃饭呢!”

那俩还在议论的人,连忙羡慕的看向姜妈,“那你们去阮家小馆是不是不用排队?”

另一个人则问姜淼淼,“你是她朋友,那小老板成绩好不好?”

姜淼淼习惯性的露出微笑,“她不喜欢我对别人说她的事。”

俩人一听,也对,谁都不希望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可以理解。

姜淼淼见效果没达到,她本来想说阮软私底下跟表面上的形象不一样,可他们竟然不继续追问。

让她实在是不好发挥。

公交车到站了,他们一起下了车,哪怕是看过报纸,看过以前的早餐摊儿排队,可姜淼淼再次看到阮家小馆外的长队,还是有些不平衡。

那俩人去排队了,还笑着说:“我们没你们那么好的福气,我们就排队了。”

姜妈跟姜爸笑了笑,示意姜淼淼去前面跟阮软打招呼。

姜淼淼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瞧着门口收钱的人是孙红梅,她松了口气,“孙阿姨!”

孙红梅抬头一看,竟然是许久未见的姜淼淼,她身后还跟着两位大人。

“是淼淼啊,这是你爸爸妈妈吗?”

姜淼淼点点头,姜爸姜妈赶紧上前来打招呼,“软软妈妈你好,我们真是应该早些见面的,俩孩子关系这么好,不晓得突然闹了点啥矛盾,我赶紧带着她来跟软软道歉,希望她们能和好如初。”

这,孙红梅晓得阮软不是那小气的人,阮软既然没跟她继续玩,那肯定是有原因的,以前软软还可能会任性什么的,可现在不太可能。

“这不是上次搞募捐结果进派出所的女生嘛,怎么?带着你爸妈上门给小老板道歉了?可这也隔了太长时间了,我都快忘了。”

孙红梅听了这话,心想果然如此,软软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小小的矛盾就跟人绝交。

姜淼淼整张脸都臊红了,她就不该来这儿自取其辱的。

偏偏姜妈赶紧拉着淼淼的手,“是,孩子们闹了点误会,我这不是带着淼淼来道歉了,还麻烦软软妈妈你也帮忙做做软软的工作,咱们都是年轻时候过来的,友谊太珍贵了!”

姜爸姜妈也没想到上次姜淼淼进派出所还跟阮软有关系,她回去后死活都不肯说原因,因着没出闹的太大,他们也只能气的勒令她不到开学不许出去乱转。

孙红梅继续让其他客人进去,姜爸姜妈原本也想踏进去的,孙红梅赶紧说道:“这会儿正忙着,你们等9点过后再来,说不定软软那会儿就闲下来了。”

姜妈的一只腿已经迈进了大门,此刻尴尬的不行,“我们顺便也吃个早饭。”

孙红梅不好意思地说道:“吃早饭得去后面排队,他们都特别早来,都是自觉排队的,软软动作很快,而且她最不喜欢插队的人。”

姜爸姜妈面面相觑,看了眼自从刚刚就垂着头一言不发的姜淼淼,这么多人看着,脸上尴尬到极点,姜妈收回了那只腿,干笑了两声,“这孩子,心那么急,在家还说脸皮薄,不好意思来道歉,来了就往里面跑,行,软软妈妈你先忙着,我们去后面排队。”

可没想到那俩人一直在关注他们,瞅着他们也回来排队了,忍不住对他们笑了笑。

本来人家没什么意思,可姜爸姜妈却觉得,丢人丢大了。

站在队伍最后面,姜妈忍不住指了指姜淼淼的头,“平时不是挺会说话嘛,怎么这会儿就安静的跟个哑巴。”

姜淼淼低着头嘟囔了句,“我说不来你偏要来。”

那些人竟然还记得她的事,这五三路真的是不能再来了。

孙红梅等他们走后,经过前面知情人的爆料,晓得了当初的事,脸色立马就不好了。

等一波客人进店,她走到厨房,跟阮软说道:“你以前那个同学姜淼淼,带着她爸妈来了,刚刚还想要插队进来。”

阮软正在往每个碗里放小馄饨,闻言表情十分平静,“不排队,就让他们离开。”

“现在在排队呢,她妈妈说是想消除你俩的误会,可她爸爸也来了,一家三口都来了,就为了你,这事儿我怎么感觉没那么简单呢?”

阮软轻笑一声,“简不简单我不清楚,但绝对不是真心的,那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当初不来,现在来。有两种情况,要么是他们当初不晓得,现在才晓得;要么是当初晓得,但是没当回事儿,现在因为某种原因,又想起来了。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表明了一件事,他们三个都不是诚心的。”

孙红梅觉得阮软说的特别有道理,她忍不住抱了抱软软,“傻孩子,这事儿当时你怎么不跟妈妈说,妈妈刚刚还对她态度特好,要不是有人认出她了,我还真以为她还是你好朋友。”

阮软被她抱着肩膀,动作幅度小了很多,生怕会烫伤她,“没事儿,这样更能显的咱孙姐秉公无私,杜绝一切插队后患!”

孙红梅被她逗笑了,摸了摸她的丸子头,端着盛好的小馄饨出去了。

阮软也把那几个跳梁小丑挥之脑后,他们算哪块小饼干,还没她的小馄饨重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2 00:05:01~2021-09-02 21:22: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54瓶;kare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