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30章 二合一

第30章 二合一


阮软带着季远四人落座, 这次坐的方桌,除了季远外其他三人都没来过小馆,四人中还有邓爽, 她从接到任务就浑身不自在,这下到了小馆更是觉得别扭。

“先吃饭还是先参观?”阮软把孙绍元喊过来,她还要做菜,目前没时间陪同。

季远注意到这点, “你先去忙吧, 这里有他就行。”

孙绍元特高兴,他觉得自己前些天在季远面前露脸还是有用的。

等阮软进厨房,季远也让他先去忙其他桌,他们先不用招待。

孙绍元顿时觉得季远太贴心了,现在的确是很忙,“桌上有茶水, 有事记得叫我!”

他们坐的位子刚好可以纵览全场, 邓爽瞧见孙绍元像脚底生风似的全场跑来跑去, 把每位顾客都招待的很周到, 有谁有需求,他都能第一时间发现,最关键的一点, 对谁都是笑容满面。

不累吗?还是说全都是装的, 她每天面对那么多人, 烦都烦死了。

邓爽看了眼季远,他悠悠地喝着手里的茶,明明是很普通的白瓷杯,可他骨节分明,手指修长, 喝茶间自带一种韵味,让她莫名有些自卑。

“我们不如去厨房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阮家小馆这么好吃,厨房一定藏了不少秘密。”

其他人看向季远,其实检查时看厨房也没什么,但他们需要得到季远的同意。

季远紧抿着唇,把茶杯放下,“先不急,而且我们是需要阮家小馆协助,不是来抽查的。”

来都来了,即便是抽查又能怎样,邓爽不禁想到方才两人的互动,再加上阮软去办个体营业执照那天的情况,不免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早就认识。

“季局,你经常来这儿吃饭,我们都是第一次来,不如请你给我们推荐下一会儿吃什么。”

季远瞥了眼邓爽,“不用,他们吃什么我们吃什么。”

“这里跟其他饭馆不一样,每次上新什么,只会卖什么,顾客太多,种类多会忙不过来,菜的品质也会受影响。”

邓爽不觉得他们来了也会是这样,“我们可以让老板破例一次,毕竟能得到市政府的青睐,也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抓紧机会把该展示的展示了,这才是王道。”

一起来的同事王桐有些不赞同,“话不是这么说,阮家小馆可以不应允协助,人家这么忙还答应配合我们,我们也不能要求太多。”

邓爽瞥了他一眼,瞧见季远跟另一位同事说话,没搭理她,心里更不舒服。

她起身离开座位,借着到处欣赏慢慢靠近厨房,眼瞧着季远他们没注意到,她准备走进去。

却不料,一个人影晃动,面前站了个人。

孙绍元露着八颗牙齿看着面前的人,“同志,里面是厨房,没有必要还是别进,以免不小心磕着碰着。”

邓爽看到他的笑就有些恼火,仿佛已经看透了他笑容的下面是无尽的厌恶,这么喜欢戴面具是么,好!

她就把面具撕下来。

“你敢拦我?”

孙绍元继续保持微笑,“你想看站在窗户那儿看,进去还是不要了。”

阮软刚好弄好了5盘清蒸鲈鱼,又把新的放进蒸笼。

“绍元哥,别拦着她,她想进就让她进,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真磕着碰着了,后果自负,上菜吧!”

孙绍元见阮软都这么说了,索性也不再坚持,进来端着清蒸鲈鱼走了。

邓爽看见那每条鲈鱼都特别漂亮,甚至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心里别提有多惊讶了,但她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进了厨房。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长长的木架子,下面摆着很多盘子碗,放眼过去都是白色,她用手指摸了摸木板,虽然不想承认,但真的很干净,也没有黏腻感。

中间一排放着鱼盘,显然,是按照惯用程度放的盘子,最大程度方便厨师拿取合适的盘子。

厨房虽然不是很大,但摆放都井井有条,到处都很干净,让她找不出毛病。

的确比她之前去过的一些饭馆,看起来环境好多了。

邓爽瞧着阮软并没有管她,似乎当她不存在,手起刀落,继续给鱼改刀,她手速很快,鲈鱼一条一条的在盘子里‘站’起来,的确没有刺可挑。

就连她本身,头发全部揪起,穿着薄毛衣跟黑裤子小白鞋,整个人都很利落。

邓爽不得不承认,跟上次阮软来交申请书一样,她找不到任何的苗头借机发挥。

没一会儿,阮软发现她听不到身后人的动静了,回头一看,厨房只剩她一个人了,透过窗户往外看,邓爽已经回到座位上,低头看着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阮软收回视线,继续手下的动作,她这个人一向如此,不想惹事,但也不怕惹事。

……

王桐瞅见邓爽从厨房回来就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不免有些好奇,她刚刚进去发生了啥,刚刚他正准备把人叫回来,没想到季局说了句不用。

似乎是早就料到邓爽会是这个反应。

“邓爽,你怎么去了趟厨房回来就不说话了,咋啦这是?”

邓爽闻言,揉了揉指头,“没事啊。”

“那你给我们说说你觉得厨房怎么样?你是女生,相比我们男生进厨房的次数多,心又细,你觉得阮家小馆的厨房跟其他饭馆有什么不一样?”

邓爽愣了下,嘴巴比大脑反应更快,“干净。”

王桐惊讶了,他原本以为邓爽会说没什么区别,或者干脆不说,没想到她还会夸小馆。

季远掀了掀眼皮,“具体说说,王桐,你记录。”

王桐连忙把笔本拿出来。

邓爽有些懊恼,刚刚她的确有意想给阮家小馆弄些事,想看看他们应付不来,焦头烂额的模样,没想到现在她还要给阮家小馆说话,“里面的盘子碗之类的,分类摆放,而且是按照厨师最方便拿取的高度放,比如说中午只卖清蒸鲈鱼,鱼盘就在木架中间的位置。

另外我还注意到,厨房各种调料都做了相应的标记,醋瓶上标记了时间,我猜测要么是购买时间,要么是开封的时间,这点很值得各大饭馆学习,能保证东西都是最新鲜的。

还有阮老板本人,各人卫生也非常到位,头发是扎起来的,衣服什么的也很干净,总之,阮家小馆的厨房跟她这个人一样,都是干干净净的。”

她抿了抿唇,端起茶杯掩饰性的喝了口水,脸也隐隐有些发热,让她去夸阮软,简直是太别扭了。

王桐一边写,心里一边惊讶,邓爽是有傲气的,他很少能听到她这么长篇幅去夸一个人,尤其是对方还是女生。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他刚刚明明感觉出来邓爽是想找点事儿的。

就进个厨房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桐,写完了吗?”季远淡淡地问道。

“哦!完了完了,马上完!”

季远看着邓爽,点头道:“不错,你这次说的很中肯。”

邓爽无奈地看了眼季局,从季局胸有成竹的表情里,她甚至有种感觉,这一切都在季局的掌握之中,仿佛他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说。

她的衣服那么显眼,这位置又能把整个院子尽收眼底,他肯定能看出她是要去厨房,可是他没有阻拦,这怎么想都有点故意的感觉。

不等她在心里继续懊恼,一股鲜美的香味飘来,她抬头一看,又是那个露八颗牙的家伙。

“你们的鱼,请慢用。”

孙绍元看到邓爽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开心,心里却很开心,他故意道:“鲈鱼刺虽少,但也要睁大眼睛小心刺,以免被鱼刺卡着了,那我们店可就冤枉极了。”

邓爽怎么会听不出他在内涵自己,瞬间瞪着孙绍元,她果然没说错,这笑容就是假的。

虚伪!

王桐他们也忍不住笑了笑,“谢谢提醒,我们一定小心吃鱼!”

孙绍元把米饭放下,转身走了,转身之前还特意对邓爽笑着眯了眯眼。

邓爽登时,气就不顺了。

“我觉得阮家小馆的厨房虽然很干净,但是服务员态度不够好。”

可一桌上,没人听她说话,都拿起筷子,在吃各自面前的鱼。

“大小估计有1斤,定价25,合理!”王桐在小本本上记下清蒸鲈鱼的大小跟定价。

季远夹起鱼腹处的肉,蘸了些汤汁,送进嘴里,唇齿间的鲜意让他眉头放松,整个人的气场都柔和很多,他甚至取下了帽子,放在长板凳上,舒舒服服的吃鱼。

邓爽看着面前造型别致的鱼,不得不说,哪怕是刚刚见过,她现在瞧着还是觉得很新奇,尤其是她在厨房时看到阮软卡卡几下,手起刀落,鱼的造型就出来了,她也喜欢美丽的东西,这鲈鱼的摆盘真的很好看。

只是当时只顾的找茬了,要是看的仔细些,回去还能告诉她妈妈,到时候家宴上也能摆出来撑撑场面。

他们是最后一桌,阮软就算忙完了,孙红梅舍不得她太累,自己进厨房去做他们中午吃的饭。

清蒸鲈鱼还有两条,再炒个青菜,速度也快。

阮软出来倒了一大茶缸水喝,十分随性,看着一点也不矫揉造作,这一幕让很多在吃饭的客人都心生好感。

季远看到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阮软,又想起刚刚那三个少年。

幸泽?

这么闪闪发光的女生被人惦记,很正常,但他为什么,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吃的怎么样?”阮软放下大茶缸,按惯例询问一下客人们,虽然她做出来的每一份都是标准中的标准,可她还是挺喜欢听大家反馈。

“小老板,很好吃,这鲈鱼很鲜,一点腥味都没有,比我老婆做的好吃多了!”

“你这话要是让你老婆听到了,你以后就别想出来吃饭了!”

“哈哈,我老婆很高兴我能找到一家喜欢吃的饭馆,她说我嘴特别挑,情愿我别在家吃饭。”

……

阮软笑了笑,朝着季远他们这桌走来,“你们吃的还好吗?饭吃完了还可以加。”

王桐连忙捧着碗站起来,“特别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清蒸鱼,阮老板你手艺真好!”

阮软双手合十,感激的笑了,“你们喜欢就好,不过还请你们吃慢点,一会儿我们也要吃饭了,等吃完了,再配合你们,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其实我们已经开始了,这是我们邓爽同志说,我记录的!”王桐把本子递给阮软,邓爽连忙伸手去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本子已经到了阮软手里。

阮软挑了挑眉,她接过本子,笑着看了眼邓爽。

邓爽这个反应,有点意思……

等她看清本子上面的字,顿时觉得更有意思了。

“真是没想到邓爽同志这么夸赞我们,实在是受宠若惊,我们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以后也会继续加油!”

阮软每说一句,邓爽脸上的表情就尴尬一分。

邓爽甚至觉得,不止是阮家小馆服务生的态度需要改进,就连老板的态度也要改进!

阮软戏谑完,也没有再抓着邓爽不放,她把本子还给王桐。

低头间看到季远的鱼上还有鱼眼,忍不住问道:“你不吃鱼眼吗?”

季远:嗯?

他明显疑惑的表情,让阮软忍不住笑了下,“吃哪儿补哪儿,吃鱼眼对视力好!”

这是她爸爸教她的。

季远看着鱼头上有些白白的鱼眼,又看了眼其他人的,他们好像都吃了。

他只是把鱼身上的肉吃的干干净净,只留一条漂亮的鱼骨。

“我没吃过鱼眼,但是我吃的很干净。”

鲈鱼是如何端上来的,现在鱼骨就保持什么造型。

阮软看他难得有些执拗,含笑地点了点头,“是很干净,值得夸奖!”

季远的耳朵莫名地有些红了,他忍不住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压了压胸口的悸动。

她刚刚,好像把他当小孩儿了……

阮软见逗他逗成功了,心里暗暗一喜,转身潇洒地走了。

撩,就要可劲儿的撩!

——

天气忽然转冷,一场雨又把气温降低了几分,阮软带着阮妈把草帘放下来,又把回廊里的灯打开,灯罩是长灯笼的模样,每个桌子上方垂吊一个,回廊里不仅保暖,氛围还特别好。

露天的天井,不能放桌子了,阮软让孙绍元帮忙放进堂屋。

买院子的事得提上日程了,阮软算了算手里的钱,已经差不多快一万了。

抽空得去房管局问问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出售。

阮妈一听软软有买房的意思,心里先是一惊,再听到软软说她们开业这么久已经快一万存款了。

一万块啊,她曾经在罐头厂想都不敢想,现如今竟然就有了。

她很清楚,软软买房是想腾屋子做包间,到时候客人会更多,赚的也会更多,再加上这钱本就是软软赚的,她想怎么花都行。

母女俩索性抽了一天关门不营业,专门跑房管局去问房子的事。

阮软还想要带院子的,她把阮妈的小菜园拆了,现在得弥补阮妈。

“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政府手上的确还有几处房子,私人的我就不给你们介绍了,质量大多没有政府的好,瞧你们都是光亮的人,房子卖你们,我也好交差!”

胖胖的大妈,体态特别丰满,笑起来俩深深的酒窝,看着特别平易近人,尤其是她靠近了,还能闻到大妈身上雪花膏的香味,是个很体面的人。

“谢谢阿姨,你身上好香啊,好好闻!”

胖大妈闻言瞬间笑开了花,“小丫头这么会说话,行,反正我现在也没啥事,我带你们去看一间,你们相信我,只看这一户就够了,其他的都不用看!”

阮软赶紧道谢,“那必须,阿姨一看就是特别特别好的人,我想信你!”

胖大妈笑的合不拢嘴,脸都红了,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就带她们母女俩走了。

位置其实也很近,距离她们的小馆也就一站路的距离,也是一个院落式,打开大门,三间大平房,右侧两间小点的平房,左边也有一长条小菜园,不过此刻里面都是杂草,其他地方都被红砖铺好了,地面十分平整,刚下过雨,地面上也没有积水,只有一些散落的树叶。

“怎么样,这房子收拾收拾就能住,坐北朝南,通风也好,离公交车站也近,往那边下一站就是工商局,治安特别好。”胖大妈又带他们去房子里面看。

房子里面都很干净,房顶也没有掉皮,没有印水的痕迹,看得出来,质量真的很好。

“这边还有个梯子,房顶上可以晒东西,以后女儿出嫁的时候缝新被子,上面又宽敞又合适,特别好!”胖大妈说着就捂着嘴笑了。

孙红梅倒没想那么远,不过她也喜欢这房子,几乎打扫干净就能住,开着门的功夫,屋里就没有气味了。

“政府收的房子,安全着,买着你们也放心!”

阮软止不住点头,越看越满意,离小饭馆也近,到时候来回也方便。

“这房子得多少钱啊?”

“别人来少说也得1万块,这房子你们也看到了,三间料,也深,我跟你们母女投缘,外加上看你们诚心诚意想买,7000块,不能少了!”

阮软觉得很划算,当即决定要买下来。

胖大妈登时笑眯了眼,“丫头你真是有眼光,这房子住的才舒服,又宽敞又明亮,走,跟我回房管所做下交易登记,这房子就是你们的了!”

孙红梅也很满意,等阮软拿着存折从储蓄所出来,又进房管局,再出来时,已经有了第二套房子,不过,这套房子上,阮软也加上了阮妈的名字。

这是她们共同努力买的房,她要给阮妈满满的安全感。

回去之后,孙红梅拿着房本看了又看,心里还觉得不踏实,晚上甚至跑到阮软的床上,跟她一起睡。

“软软,我们真的买房了!”

不仅买房了,还有余钱。

这日子,怎么就这么美呢?

美到孙红梅都不敢睡觉,生怕醒来都是假的。

阮软抱着阮妈的胳膊,安慰道:“妈,这只是第一步,以后咱们还会有更多的东西!”

好滋味系统不会就止步于一家小饭馆的!

买了房,阮软抽出下午的时间跟阮妈一起去打扫,搬家那天,孙红城跟马思琴也来了,巷子里的人看到阮家在搬家,都赶紧过来询问,是什么情况。

梁婆婆拉着阮软的手,“咋要搬家了,搬去哪儿呀!”

阮软笑着跟大家解释,“不远就一站公交的距离,这里想把房间改一下,隔几个包间出来,到时候你们就能一家都来店里吃饭了!”

梁婆婆有些责怪她乱花钱,“我家有一处闲着在,你们娘俩收拾收拾还不够住吗,偏要花钱去租其他地方,也不知根知底儿。”

孙红梅把东西放在拖拉机上,闻言笑了,“婶子,这丫头一直觉得把我菜园子毁了过意不去,非要给我重新弄一个,我们没搬走,一天到晚都是在这儿守着,那里充其量就是个休息的地方!”

梁婆婆听到这话,心里好受点了,阮软晓得梁婆婆舍不得她们搬走,梁婆婆只有一个女儿,女儿出嫁了,虽然偶尔带着孩子回来看她,但时常还是有些孤单,全靠阮软跟其他伙伴儿陪着,日子才没那么无聊。

阮软在她跟前,完全就是充当了孙女,外孙女的角色。

等他们都坐上拖拉机朝着新房子开去,一拐进巷子,阮软眼瞧着有个熟悉的橄榄绿走进了一间院子,而且那院子,就在她家隔壁。

……

不会那么巧吧。

拖拉机停了,阮妈率先下车把院门打开,阮软站在车上,努力伸长脖子朝隔壁院子里看,除了干干净净的水泥地跟紧闭的房门,什么都没看到。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她撩了个寂寞,连人家年龄,家庭住址都没摸清楚。

“软软,你看什么呢?小心别摔着。”马思琴提着包袱,让阮软赶紧下来。

阮软只好从拖拉机上蹦下来,抱着被子进院子里。

人多力量大,车上的东西没几下就全被拿进去了,马思琴一直在夸这院子好,地方大,又敞亮,干啥都方便。

“回头也把地面铺水泥!”

孙红梅摇了摇头,“让阮软设计,现在就她设计的我喜欢!”

说完,阮妈赶紧把她从小馆带来的葡萄藤插进土里,希望还能活。

还别说,阮软是真有心想设计,只不过,她现在还有其他重要的事。

红烧肉得推上日程了。

人跟其他动物一样,天一冷,就想吃一些脂肪含量高的。

大块的红烧肉刚好满足大家的需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2 23:53:12~2021-09-03 21:41: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o 100瓶;小艾与晓钰、47542052 10瓶;卫龙、wn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