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36章 二合一

第36章 二合一


阮家小馆的包厢一推出, 广受好评,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都晓得要摆桌去阮家小馆, 准没错!

有人不太理解, 这阮家小馆的包厢为什么这么受人欢迎。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能吃到阮家小馆开业以来所有的美食, 你现在回头想吃那红烧肉, 还有吗?没了,得等小老板什么时候安排了, 你才能买的到,可只要你定了包厢, 别说是红烧肉,就是麻婆豆腐,你都吃的上!”

“你这么一说我也心动了,能一次就把阮家小馆的美食吃个遍,这感觉太爽了!”

“这周日早上我要去排队预定, 你可别我抢, 你下周再去!”

“那不行,早预定早吃上, 我也要去!”

……

根本都不需要阮软费一点心,宣传就已经到位了。

阮软回学校参加月考, 大家看她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崇拜, 就连跟她在一个考场的,都会觉得很幸运, 说不定能沾到年级第一的好运气。

考完试后,班主任杨国立特意在教室门口等阮软,“阮软, 你跟我来趟办公室。”

阮软只好先让张欣怡进去,自己跟着杨国立走。

只是没想到,没到办公室,杨国立在花坛边停下来了。

阮软眼瞧着杨国立抬了抬眼镜框,然后咧嘴笑了,“阮软,老师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去办公室是假,找她有事是真。

“杨老师,您说。”

杨国立又不自在的抬了抬镜框,“那个,我呢,有一个相亲对象,现在已经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了,只不过,她家多提了一个要求,希望摆酒能在你们阮家小馆摆,我晓得你们小馆的包厢特别难预约,我也试着周日早上去排队了,只不过还是没排到,我原本也不想麻烦你的,只是我家里人……你看,能不能想想什么法子?”

他说到最后,脸都红了,表情也很难为情。

阮软感觉出来他肯定是犹豫了很久,才决定来找她。

“时间呢?”

“哦,11月22号。”杨国立赶紧说道。

阮软想了想,今天是11月初,“中午可以吗?我可以为你开一次先例,毕竟你是我老师。”

杨国立惊喜万分,连忙点头,“可以可以,按着你的时间来,我们都可以!”

“好,那这几天你有空的时候来小馆找我,我们对一下菜单,最好先把客人数量确定一下。”阮软笑着说道,看一个一直严肃的人突然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感觉很不错。

“没问题,我回家确定好了,就去找你。”直到这一刻,杨国立才感觉到面前的学生,不是一个孩子,她的为人处世,更像是个成年人。

“报纸我都看过了,你的申请书写的非常好,我为有你这样优秀的学生,感到骄傲!”

阮软闻言,明媚的笑了,“谢谢杨老师。”

阮软走后,杨国立看着她一步一步走的那样踏实,不禁想到她取得的成就,跟她本身的努力离不开关系,能在一个领域里取得成功,已经很厉害了,而她却把事业跟学业都做的很好。

她得付出比常人很多倍的努力,杨国立觉得自己受到了洗礼,他要像这位学生学习。

自此,月考成绩出来后,杨国立拿着阮软年级第一的成绩,走到教室,他环顾四周,教室里鸦雀无声。

“这次的年级第一,依然是阮软!”

讲台下一片欢呼声,掌声,大家都很为阮软高兴,除了姜淼淼以外,但她也没办法,即便她是重生的,可她上一世每次考试也都是压线过,那时候大家都还夸她是被上天眷顾。

可现在,她虽然已经很努力,但那些知识早就忘的差不多,而且她现在根本就学不进去。

杨国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很高兴对吧,有没有人能说说你们现在的心情?”

张欣怡第一个举手,“我觉得阮软特别厉害,我要向她学习!”

大家都很认同的点头。

杨国立抬了抬镜框,双手按在讲台上,“话不是口头上说说的,要落实到实处,阮软是你们的同学,你们坐在教室,有好几位老师给你们梳理知识,传授知识,而阮软是靠自己自学,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们却没有阮软学的好。

我不是想批评你们,我是想让你们真正的从阮软身上学到东西,她不禁要学习,还要开饭馆,你们想想,这两件事哪件事,你们敢说做的比她还好?

孩子们,榜样就在你们身边,你们现在不努力,明年六月,你们想哭都来不及了!”

在座的学生,脸上的笑容慢慢都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眼神的转变,包括张欣怡在内,很多人都好像是找到了一个目标。

向阮软学习,阮软能做到,他们也能。

只要努力,一定会有希望的。

从这堂课之后,阮软就成了高三2班很多学生心中的信仰。

——

深夜,阮软依依不舍的从系统里退出来,她刚学会一道奶白羊肉汤,做粉做面都是一绝。

马上就是立冬了,阮软决定这一个星期,除了晚上,其他时候都卖羊肉汤。

因为,羊肉汤做法很难,想做出一锅奶白不膻的羊肉汤,大厨必须得勤快。

最好选用2年以上的山羊,这样的羊肉耐煮,品质最好。

送来时,羊肉跟羊骨已经分好了,骨头也按照阮软的意思,从中间砸开了。

阮软先一天下午把羊肉跟羊骨在冷水里浸泡,把血水泡出来,晚上阮软就在小馆住,她去系统里睡了一觉,等到凌晨2点,精神抖擞的去了厨房。

阮软往大锅里放入泡的有些发白的羊骨,羊油跟羊肉,这三样缺一不可,煮出来的羊肉汤品质最好,

然后加入清水,大火开始炖。

羊肉汤在炖的过程中,需要人不断把浮沫捞出,这些浮沫就是导致羊肉汤颜色暗沉跟膻味十足的原因。

一个人在小馆,阮软也不害怕,她把收音机拿到厨房,放入了季远送她的磁带,为了不影响周围的邻居休息,她把声音开的很小。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

任时光匆匆溜去,

我只在乎你。”

甜蜜蜜的嗓音从收音机里传出来,这首歌阮软早就耳熟能详了,属于歌手的代表作之一。

她一边跟着哼,一边打浮沫,突然联想到那天季远把磁带送给她时,有些脸红的表情。

磁带有几盘英语原声故事,唯独这一盘,是音乐。

而这盘还放在最后面,外面的封面是英语的,磁带盘也跟其他几个不一样,是透明的,上面什么字都没有,而且她没想到放进去,出来的是中文歌曲。

这摆明了就是商家或者什么人自己录的,然后加个包装,好卖出去,俗称挂羊头卖狗肉。

他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

如果工商局局长知道自己买了假货,表情会是什么样呢?

阮软忍不住笑了笑。

轻柔的嗓音在厨房里回荡,羊肉汤的香味也笼罩了整个室内,阮软觉得此刻的时间都是自己的。

特别享受。

差不多到了5点钟,梅姨来了,眼瞧着阮软已经在煮汤了,她心疼的坏了。

她起的够早了,阮软起的比她还早。

阮妈跟孙绍元都是6点左右到的,送手擀面跟米粉的老板也把阮软要的东西送来了。

“嘿,这羊肉汤可真香,闻着我就饿了,小老板是要做羊肉粉面吧,我来当这第一位客人,尝尝鲜,行不行?”

面老板笑呵呵的,这香味一下子让他困意都没了,这个点的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冷的,一碗羊肉汤下肚,不晓得有多美!

阮软已经在大铝锅里烧好了开水,来了直接下面就行。

“必须可以!”阮软已经在系统里尝过羊肉粉的味道,她刚刚检查过了,面老板送来的手擀面跟米粉,质量都很好。

做出来的羊肉粉面,肯定好吃。

孙绍元过来帮忙往大铝锅里加入几人份的手擀面,阮软还在捞汤底浮上来的浮沫,这个浮沫是随时会有的,一定要勤快点,有了就捞。

碗底放入盐,胡椒粉,葱花,香菜,加入一勺羊肉汤,放入煮好的手擀面,然后再加上几片切好的羊肉。

面老板迫不及待的接过面碗,不用闻,他只看,就晓得阮家小馆的羊肉面有多好。

谁家能把羊肉汤熬成这样的奶白色?

阮软又给阮妈他们做了一碗,轮到她自己时,她还是煮了米粉,比起面,她更爱吃羊肉粉。

“小老板,我是真的对你服气了,这羊肉汤味道竟然一点都不膻,要不是亲眼看见你那锅里有羊肉跟骨头,我都要怀疑你煮的是不是羊肉!”

阮软盖上大铝锅盖,羊肉汤的锅盖不能盖,盖了味道会变。

她端着羊肉粉过来,“胡椒粉不够还可以加。”

面老板笑了,“哈哈,你这样做生意,不发财都难啊!”

林小梅小口小口的喝着羊肉汤,她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羊肉汤,自从在阮家小馆上班,她肉眼可见的气色变好了,她特别感激小老板,他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从来没有弄过区别对待。

有时候她想省下自己的那口,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小老板也特别大方,直接给她做一份新的。

这样心善的小老板,她要求老天保佑。

面老板给了2块钱,满意的走了。

一出小馆的门,看见有路人他就给人介绍阮家小馆的羊肉面。

“赶紧去赶紧去,我怕你去晚了要排队,那羊肉汤,奶白奶白的,跟你孩子喝的牛奶,不相上下,那面是从我家买的,我家的手擀面质量你还不知道,吃过就没有说不好的!”

“羊肉汤加点胡椒粉,吃的我浑身上下那叫一个舒坦!”

“啥?你说今儿立冬准备吃羊肉的?难怪小老板今天弄羊肉汤,这小老板有点意思啊,那你还等啥,赶紧去啊!”

……

还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想到的法子,从路口卖烧饼的买俩烧饼,进来之后只要一碗加了羊肉的汤,把烧饼掰成块儿,搁碗里泡着吃。

“老兄,你这个吃法儿新啊!”

“嗨,这是我之前当知青那会儿下乡去了外省,那边都是这么吃羊肉汤的,我一听阮家小馆有羊肉汤了,先到门口闻了下味道,就是我印象中的羊肉汤,立马撒丫子买了俩饼,你要不要试试,我分你半个!”

“好呀好呀!”

俩人这么泡着饼吃,实在是太香,让好多正在吃的人,都赶紧跟孙绍元打了声招呼,碗先别收,出门去买烧饼了。

其他人也不晓得是个什么情况,眼瞧着他们买,其他人也跟着买。

卖烧饼的摊主不晓得是个什么情况,一问才晓得,是买去泡羊肉汤的。

心里别提有多感谢阮家小馆了,他们不比阮家小馆天天都生意好,突然来了这么多生意,摊主高兴极了。

还专门做了几个烧饼,送到孙红梅那边,担心他们看到客人都来买烧饼,心里不舒服。

阮软听完笑了,“哪里的话,羊肉汤泡烧饼本来就是一绝,这是顾客自己选的,我怎么会心里不舒服。再说了,我卖的是羊肉汤,这粉面本就是搭配着卖的,要是都去买饼,我还省去了下面下粉的功夫!”

大家一听,都直言小老板人真好,更是佩服小老板的心胸。

卖烧饼的老板听了,安心了不少,但也不忘跟其他人推荐,“这烧饼配着阮家小馆的羊肉汤喝,特别好,你别看这还在排队,动作特别快,一会儿就到你了!”

原本时间有些来不及的路人,又想尝尝这羊肉汤,心里是纠结万分,听到孙红梅说,中午也是卖羊肉汤,这才安心的去上班了。

早上喝不到,就中午来喝。

自从阮软推出鲜肉小馄饨,来阮家排队的人,很多都把饭盒换成了桶装的,又好提,装这些汤汤水水的也不容易洒。

来不及堂食的就打包,各个都心满意足的提着羊肉汤从阮家小馆出来。

立冬喝吃羊肉,喝羊汤,本就是连城市的传统。

往年国营饭馆到了立冬这天,直接拖一口大锅在门口架着,里面就炖的羊肉汤,客人来了,一个馒头,一碗羊肉汤,齐活儿。

早上生意还行,可到了中午,来喝汤的人就少了很多。

这不应该啊。

赵永利来回在门口走来走去,还时不时询问那些喝汤的顾客,味道怎么样?

“跟以往一样啊。”

那咋人少了这么多?

喝羊汤的人看着赵永利眉头紧皱,他左右看了眼,屋里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喝着汤,跟往年的确是差太多。

“估计都去阮家小馆喝汤了,今天我听一工友说了,阮家小馆的羊肉汤,特别好喝,汤色奶白奶白的,上午一下工,好多人都拿着汤桶要去打包,我早上没吃饭,太饿了,所以没去。”

阮家小馆?

咋又是阮家小馆!

不就是个羊肉汤,在谁家喝不是喝,难不成还能喝出一朵花来!

赵永利觉得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他找了个平时不起眼的服务员,“你拿着汤桶去阮家小馆买份羊肉汤回来,等等!换件衣服再去,千万别透露你是在国营四饭馆工作!”

女服务员小红听了,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是她,可不用上班,出外勤,还是很舒服的。

她连忙换下制服,拿着汤桶坐公交车走了。

等到了阮家小馆,小红拿着汤桶发现,队伍成了两队,一队手里有桶,一队没有,她自觉的站在有汤桶的那队。

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她就到门口了,门口处还有一卖烧饼的摊位,一直在给排队的人递烧饼。

小红心想经理只让她买羊肉汤,没让她买烧饼,所以老板问她的时候,她没要。

同样是羊肉汤,可阮家小馆的羊肉汤,闻着比他们大厨做的香多了,阮家小馆的锅还没在门口,要是跟他们一样,放在门口,只怕这条巷子,全是羊肉汤的香气。

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很快,她给了钱,不加粉面的羊肉汤,要15

比他们贵了5毛,而且他们是汤加馒头一起1块钱。

可到了跟前,瞅见那奶白奶白的,很像牛奶的羊肉汤,她一点都不觉得阮家小馆贵了。

“羊肉还是羊杂,还是一样来一点?”

天哪,阮家小馆的小老板长的比报纸上的照片还好看!

小红没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小老板看。

阮软没听到回答,抬头朝小红笑了下。

小红立马深吸一口气,笑起来竟然这么好看!

“羊……羊肉的!”

阮软给她打好了羊肉汤,小红连忙接过来盖盖子。

突然有人疑惑的说道:“你不是国营四饭管的服务员小红吗?你怎么也在这儿买羊肉汤?”

小红瞬间睁大了眼睛,赵经理说了不能让他们晓得她是国营四饭馆的。

她连忙捂住了半张脸,“没,我不是!”

说完,小红赶紧低头跑了。

可认出她的那个人笃定,“肯定是那个叫小红的服务员,她特别老实,特别好认!”

“国营四饭馆的服务员,跟我们一样来阮家小馆买羊肉汤,怎么,连服务员都看不上自家熬的汤吗?”

“你这么一说好像有道理,往年我都喝的四饭馆家的汤,羊肉汤虽然没有阮家小馆熬的那么白,但最起码,味道卖相都是好的,可今年,我一走近,那股膻味,还有汤里的大料,跟不要钱似的,我估计,这厨子是真不行。”

孙绍元一听,乐了,“那当然,以前你喝的是我爷爷煮的汤,我爷爷之前就是四饭馆的大厨,后来国营饭馆合并,我爷爷就被辞了,现在换大厨了。”

“原来你就是以前大厨的孙子啊,你爷爷那时候份量给的特别足,味道也好,现在这份量份量不行,味道也差了,我们一打听才晓得是换了厨子,你爷爷现在没做饭了吗?”

……

闲聊之后,大家都晓得了,阮家小馆的小老板是以前国营四饭馆大厨的外孙女,合着人家小老板这就是厨子世家。

连带着那些原本在国营四饭馆吃饭的人,瞧着赵永利就不爽了。

这人到底是咋想的,小老板外公都不要,要一个做菜一般的。

眼瞧着四饭馆门前的羊肉汤,卖不出去,大家拎着羊肉汤,从门口走过,还忍不住说一句。

“不是放了几块羊骨头煮的汤就叫羊肉汤,真正的羊肉汤,是不会用那么多大料去压膻味儿的!也不晓得是卖大料汤还是卖羊肉汤!”

赵永利一行人坐在大堂,一人面前摆着一碗,碗里就是奶白色的羊肉汤,一颗大料都没有。

厨子心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煮羊肉,不放大料,这可能吗?

可喝着汤,的确是羊肉汤。

赵永利听到外面路人的话,脸色很难看,他看着小红,“你被认出来了?”

小红抿着唇低下头,默认了。

赵永利立马气的不行,“你怎么这么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不是交待了,不要被人发现你是国营四饭馆的吗?”

小红被吓着了,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是有几个在我们饭馆吃饭的客人,认出我了,不过我当时否认了。”

赵永利恨铁不成钢的盯着面前的几个人,“你们一个个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好,当厨子的,做不了一锅好的羊肉汤,当服务员的,笨手笨脚一点事都做不好。”

说着他就气呼呼的站起来,临走之时,还不忘把u羊肉汤一口干了。

大厨跟收银的服务员也起身走了,留下大半碗羊肉汤。

唯独小红,她坐在板凳上,拿着汤勺一口一口的喝羊肉汤,刚刚被骂的挫败感跟委屈,随着暖暖的羊肉汤下肚,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

羊肉好嫩,一点都不膻,可真的是一个大料都没瞧见,真的太神奇了。

小老板长的好看,笑起来像画上的仙女,连熬羊肉汤都这么好喝。

她要是能跟小老板一样就好了。

大概,就不会被骂笨手笨脚了。

不过,能喝到这么好喝的羊肉汤,她也是很幸运的。

而且不晓得加了烧饼又是什么味道的,那么多人都买了烧饼,搭配着吃,肯定也很好吃。

小红在心里决定,等明天就自己去吃一次。

还要买个烧饼!

作者有话要说:  注: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任时光匆匆溜去,我只在乎你。——邓丽君《我只在乎你》

感谢在2021-09-05 23:57:58~2021-09-06 21:3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 10瓶;□□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