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46章 二合一

第46章 二合一


罐头厂厂长向兵最近经常员工们在议论一个人名, 孙红梅。

听意思,这位女同志之前还是他们厂的员工,后来主动辞了工作, 下海经商了。

向兵把车间主任杨倩叫来了解情况。

“最近厂里一直在谈论我们之前的员工,孙红梅,你了解这个人吗?”

杨倩没想到还会在听到孙红梅的名字, 她平了平心里的惊讶,笑着说道:“我不是很了解, 不过据说她是主动辞职的, 当时刘组长跟我说这事儿时我还挺惊讶的, 向厂长,你怎么突然提起她了?”

向兵翘着二郎腿,手指有节奏的在膝盖上打节奏, 若有所思道:“我了解一下, 这个叫孙红梅的, 她从罐头厂离开之后,家里开了一个小饭馆,就是最近火热的阮家小馆, 生意很火爆,而且还跟政府有了关系, 市长给阮家小馆题了两副字, 我在想,要不要找几个老同事, 咱们一起去饭馆坐坐,联络联络感情。”

杨倩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红油辣子配方的事她没跟厂长报备过,当时也是想把配方捏在自己手里, 等换厂长时再拿出来,好帮自己一把。

“你怎么不说话?她现在是红人,于情于理咱们都应该跟她搞好关系,咱们厂子的情况你应该清楚,最好能让领导班子那边帮帮忙,别卡的太紧,你说呢?”

“是是是,向厂长说的有道理,只是我们这个时候去,她会不会不怎么待见我们?”

向兵手指停下了敲打,疑惑的看着杨倩,“为什么?她不是自愿离职的吗?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

杨倩搓了搓手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向厂长,你有所不知,女人多的地方事儿就多,孙红梅因为她老公做的事,在组里跟别人吵过架……”

后半段她没继续说,留给向兵自行想象。

向兵放下二郎腿,闻言叹了口气,“咱们厂那么多人,真就没有一个跟她关系好点的?”

“不是有句老话叫人走茶凉嘛,当时大家的确没多热情,现在看她发财了,又都围上去,多少有些不好看。”杨倩说着说着慌忙的捂住嘴,“向厂长,你可不要误会,我就是怕咱丢了面子,又办不成事儿!”

向兵站起来,很无奈的说道:“行吧,你先出去吧,这条路不通,我在想想别的办法。”

杨倩看向兵似乎打消了些念头,心里很高兴,连忙站起来,“那我就先出去了,向厂长不要着急,咱们厂子一直都是市里的重点国营单位,政府一定不会忘了咱们的!”

向兵背对着她站在窗户,无声地挥了挥手,示意她先出去。

杨倩松了口气,赶紧走了出去,

向兵看着外面有些斑驳的厂房外墙,眉宇间是挥散不去的愁思。

罐头厂越来越难了!

——

天特别阴,阮软从厨房门口往外看,感觉天灰茫茫的,她整个人也懒洋洋的不想动,干脆猫在厨房,画小院的设计稿。

大家都围坐在厨房里,手上忙着小活儿,炉子上烤着红薯,时不时翻两下,用手捏捏感受下硬度。

甜甜的烤红薯,香味慢慢飘出。

如此安逸地环境,阮软简直快要昏昏欲睡。

“困了?去屋里睡会儿?”孙红梅怜惜地看着女儿,每天起早贪黑,饭馆离了她就不行,小小的年纪就抗下了太多。

阮软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设计图必须要早些出来,这个月就得完成。

“妈,你跟外公说施工队的事了没?”

孙红梅一边剥蒜一边点头,“说了,马上年底了,都想赚些钱过个好年,人好找,就等你什么时候给图,定材料!”

阮软一听,瞬间坐直了身体,果然是要打起精神来!

只等她了。

“红梅!阮软!有客人来了!”

厨房外突然响起喊声,阮软记得,这是桂芝阿姨的声音。

“妈,好像是桂芝阿姨!”

孙红梅早在听到第一声的时候,就听出来了,她拍了拍身上的蒜皮,嚷嚷道:“我在厨房呢,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来这儿有把自己当客人!”

显然是好朋友见面就开始互怼的情景。

阮软会心一笑,准备出门给桂芝阿姨搬个凳子进来一起暖和暖和。

可谁知,来的不止桂芝阿姨一人,还有一个穿着深蓝色后工装外套的男人,这工装外套,阮软看着很眼熟,阮妈也有相同的款式。

林桂芝看见阮软,连忙小跑过来抱她,“哎呀,小脸怎么红扑扑的,瞧着真好看。”

“桂芝阿姨……”

阮软的情绪一时没转变过来。

“咳咳,这位就是红梅同志的女儿吧,你好,我是你妈妈之前工作单位的厂长,你可以叫我向伯伯。”

向兵主动走过来,跟阮软打招呼。

之前工作单位,那不就是罐头厂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

“你好,向厂长。”她客气的打招呼。

向兵没在意她喊没喊自己伯伯,反而夸赞道:“不错,母女俩很像,尤其是这对眉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孙红梅走到阮软身边,笑了下,“不知道向厂长今日来是有什么事?不要怪我太直接,马上我们就得准备晚上的包厢,实在是太忙。”

“这我知道,阮家小馆的生意蒸蒸日上,大家都清楚,今儿我来不为别的,我仅代表个人以及整个罐头厂对红梅同志表示歉意,说实话,红油辣子配方的事,若不是今天由林桂芝同志告知,我还被蒙在鼓里,我觉得自己这个厂长当的挺失职,所以特意来跟你道歉的。”

听了这话,孙红梅有些意外,红油辣子的事他竟然不知道?

她第一反应就去看阮软的表情,这些天她已经习惯由阮软决定大小事。

“向厂长,谢谢你今天来跟我妈说这些,其实离开罐头厂,我妈当时心里也是感慨万千,现在你来,我相信她的心结也算是解了,过去的事就过去吧,向厂长以后也不必挂在心上。”

向兵听到阮软的话,心里已然是震惊,这才多大的孩子,就这么会说话。

一句话算是把他想再用罐头厂拉近感情的由头按灭了。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歉意,这样吧,红梅同志,以后但凡有用得上我的时候,你只管开口,我一定尽全力帮你。”

孙红梅笑了笑,“谢谢向厂长的美意,心意我领了!跟软软说的一样,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我已经有新的生活,托大家的福,过的还不错,以后就不必在那么客气,这些茶叶之类的,还请向厂长带回去,我们就不收了。”

向兵晓得如果太上赶着,太刻意,也会让她们心生戒备,如今这样就挺好的,至少她们没有生罐头厂的气,这就是好的开始。

“行,那我就带回去了,不打扰你们准备晚上的营业,我就先走了,咱们保持联络,有事常联系!”

他说完,就对着大家笑了笑,提着茶叶转身走了。

她们三人一直微笑着送他出院门,直到看不到人,孙红梅才睨了林桂芝一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怎么跟他一起来的!”

林桂芝挽着孙红梅的腰,嚷嚷道:“我闻到烤红薯的香味了,就是审讯犯人,也得先让人吃饱吧!”

“哼,不说清楚就想吃东西,没门儿!”

阮软含笑地看着她们打闹,也就只有在桂芝阿姨面前,阮妈才会变得这么孩子气。

厨房里说话不太方便,林桂芝拿了红薯又走了出来,孙红梅带她去了小书房。

阮软没跟着,选择继续回厨房猫着。

孙绍元给他掰了一半的烤红薯,阮软习惯性拿了个勺子挖着吃,烤好的红薯软绵绵,甜滋滋的,尤其是跟红薯皮粘连的地方,有些焦黄色,吃起来比红薯芯硬一点,可特别好吃。

热乎乎的烤红薯握在手里,阮软又继续拿起笔,开始画草稿。

啊~她的设计图啊!

5点多的时候,大家简单吃了个晚饭,然后又闲聊了会儿,一片欢声笑语,阮软观察到阮妈今天下午特别开心,一直都在笑。

但是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晚上的第一桌客人来了,孙红梅忙里偷闲把林桂芝送到了公交车站。

“快回去忙吧,我这么大人了还用的着你送,该干嘛干嘛去!”林桂芝大大咧咧地冲好友挥手,她刚刚可是看到了,来的客人不少。

一想到连向厂长都来跟好友道歉,林桂芝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以后她在厂里又能神气了!

站台那儿有人认出了孙红梅,都在跟她打招呼。

孙红梅都一一笑着回应了,等她转身回去了,大家都问林桂芝跟孙姐什么关系。

“那是我姐妹儿!晓得姐妹儿是啥意思不,就是能穿一条裤子一条裙子的人!”林桂芝嘚瑟的说道。

面对大家羡慕的神情,林桂芝腰板儿挺得更直了。

没错,她就是有这么厉害的姐妹儿!

-

晚上阮软跟阮妈躺在床上,阮妈才开始跟软软讲向兵的事儿。

“你桂芝阿姨听到别人议论阮家小馆,帮我说了几句话,正好就被向兵听到了,他把她叫到办公室,问她跟我什么关系,之前我是为什么离职,你桂芝阿姨本就为我抱不平,索性一股脑全说了,他这才知道红油辣子的事,要来跟我道歉,可如果真像他说的,这事儿他不知情,那他来道歉,我还蛮佩服他的,但是怕就怕,他有所图。”

阮软枕着胳膊,打了个哈欠,随口说道:“没事儿,睡吧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小心些,不会有人欺负到我们头上的!”

阮软心里宽慰不少,向兵来道歉,的确是帮她跟罐头厂解了心结,毕竟她在罐头厂也干了那么多年,当初那样走,心里没气也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后来软软生意成功,她每天忙忙碌碌的,把这事儿压在了心底。

~

阮软趁着阮妈睡着了,赶紧进了系统学新菜,干锅酸笋鸡,大家都特别爱吃,天冷了的确是锅子更受欢迎。

这次要学的是干锅麻辣排骨,跟干锅酸笋鸡不同,这次垫底的菜除了洋葱还要加炸过的土豆条。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冷了,她特别爱这种淀粉类的东西。

土豆削皮洗干净,切成筷子粗细的土豆条,然后加淀粉,搅拌均匀,保证每根土豆条上都沾了淀粉。

锅里倒入油,等锅底不停有小泡泡窜上来时,先丢进一根土豆条,刺啦一声,土豆条迅速浮起,颜色开始从淡黄色变成金黄,土豆条旁边都是油炸的小泡泡,这时,阮软再把其他的土豆条放进锅里炸。

先炸一次,颜色变了就能捞出来,然后再复炸一次,这样可以保证土豆条酥脆的口感。

土豆条根根金黄,有些边缘还变成了焦黄色,放在簸箕上抖动时,有沙沙的声音。

这样的炸土豆条,就特别好。

紧接着,再开始剁排骨,排骨剁成段儿,放入水中,下姜片葱白跟料酒焯水,撇去浮沫,洗干净后沥干水分放在一旁备用。

刚刚炸土豆的油,过滤赶紧后,重新烧热,阮软把握到大致的油温,依旧先丢一块进油锅里尝试,油锅里瞬间恢复了方才的热闹,她下入剩下的排骨,等排骨定型后,阮软时不时用漏勺搅动一下锅底,以免糊底。

眼瞧着排骨炸制两面金黄,阮软就用铲子轻轻的拍漏勺上的排骨,如果有沙沙的声音,这就代表炸好了。

她另起一锅开始炒料,油烧热后,她往锅里放入干辣椒、胡椒、葱蒜,煸炒出香味,等底油变了色,再放入炸好的排骨,继续翻炒,确保味道进入排骨中,然后再倒入高汤,调味后大火收汁。

干锅底部被阮软依次垫上洋葱丝,炸好的土豆条,最后铺上排骨,撒上白色的熟芝麻。

干锅麻辣排骨,就齐活儿了!

阮软迫不及待夹了块炸土豆,炸过的土豆,更容易吸收汤汁,外焦里嫩,吃的特别香。

她又尝了口排骨,原本炸过的排骨很焦香,但经过大火收汁后,排骨虽然外形发生了变化,可口感依旧很有嚼劲,麻辣鲜香的口感,让阮软瞬间想吃米饭了。

这要是盖米饭,肯定特别好吃。

~

在阮家小馆吃饭,根本不用担心会吃腻一道菜,因为,小老板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很有可能今天是他第一次吃这个菜,明天菜就没了。

这不,有人昨天刚吃到干锅酸笋鸡,今天一排队,阮家小馆就上了新菜。

小黑板上写着,干锅麻辣排骨,3元/份

“呜呜呜,我还想吃酸笋鸡,我昨天刚吃到,晚上心心念念了好久,谁知道今天就吃不到了。”

“谁说不是,我现在一想到酸笋鸡的味道,就止不住的流口水。”

站在他们前面的顾客听了,回头对他们说:“你们放心,以我经常在阮家吃饭的经验来看,今天的新菜一定会让你们暂时想不起酸笋鸡!”

“对对对,阮家小馆每次上新都特别好吃,我从来没失望过,只会担心兜里的钱带的够不够。”

向兵在后面排队,听到队伍里的议论你,他心里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俩母女办了小饭馆,竟然会这么受欢迎,哪怕是他早就从报纸上看到了,如今亲眼见到,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

“兄弟,我问一下,你们有没有吃过阮家小馆的红油辣子,听说特别香!”他忍不住打听了下。

在他前面的人回头上下一打量,“你是第一次来阮家小馆吃饭吧,红油辣子是阮家小馆的招牌,想当初她还在摆摊的时候,就是这辣椒油吸引了大片的顾客,味道别提多香了,红油透亮,就是辣味儿,都跟别的红油辣子不一样,特别香,只不过现在没了,跟你说下规矩,阮家小馆是上新什么菜只卖什么菜,没办法,生意太好,卖别的,估计会忙不过来。”

向兵谢过对方,心里算是有了个大概想法,他暗自也在厂里询问过吃过阮家小馆的同事们,他们也都说红油辣子很香,为饭菜增色不少。

他回去仔细琢磨了这事儿,发现杨倩不太对劲,好像从他说出要来阮家小馆看看时,她就百般阻挠,外加上红油辣子配方,她肯定是不想让自己晓得有这配方的事。

但他也不是傻子,这么好的东西,如果真的能投入生产,再加上阮家小馆跟市政府的关系,那他们罐头厂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

因为干锅底座里放的有小煤块儿,旁边的草帘没有垂到底部,留了些缝隙通风透气,以免一氧化碳中毒。

厨房被阮软勒令禁止人进入,因为有油锅,她担心会出点什么差错,出餐一概从季远做的小木桌那儿出。

上午提前炸制的排骨跟土豆条,阮软炒起来很快,孙绍元跟小红也不停的游走在桌子之间,上菜端盘子,整个小馆都跟面前的干锅一样,热火朝天,任谁看都是一副忙的不可开交,生意火爆到令人羡慕的程度

越靠近阮家小馆正门,排骨的香味越浓,向兵提前把钱准备好,递给了孙红梅。

孙红梅一开始还没看清是他,后来一看他的衣服,又往上仔细看了眼,惊讶的说道:“向厂长,你怎么来了?”

向兵哈哈一笑,“都是老同事了,一直也没来支持你生意,这不,刚好有空,我就来吃个便饭,怎么?不欢迎?”

“哪有哪有,来者是客,你进去随便坐,现在太忙,招待不周你可别见怪!”

说着她喊了声小红,“小红,给这位客人找一个合适的位置!”

小红抱着吃完的干锅扫了眼向兵,这不是之前跟孙姐好朋友一起来过的那位厂长嘛!

“好,请跟我这边走!”

说是找个合适的位置,可现在生意太好,这只能看哪里有空位就坐哪里了。

向兵听到耳旁此起彼伏刺啦的声音,干锅上都冒着白烟,空气中浓郁的排骨香味,各个都专心致志埋头苦吃,他心里开始承认,阮家小馆真的是很成功。

都说眼见为实,他之前心里一直觉得是某个契机,让阮家小馆这么受欢迎,甚至可能是市长觉得她们可怜;大家看到她们长的好看,诸如此类的想法。

可现如今,他心里这些想法全都消失了,有的只是对她们母女俩的肯定。

他是罐头厂的厂长,跟吃的打交道,向兵深知,哪怕是外在的东西再好,包括是包装,可食物的味道不好,路会越走越窄,很多情况下,大家都是再跟回头客打交道。

小红跟孙绍元一起给他上菜,并且提醒道:“吃的过程中请不要用手触碰锅底,以免烫伤,米饭不够了还可以再加。”

向兵看着面前这道干锅麻辣排骨,酱色的排骨挂着浓郁的汤汁,白芝麻洒在上面,点缀的恰到好处,金黄色的土豆条,根根焦黄,看着就很酥脆。

干锅上升起稀薄的白烟,更为这道菜增加了几分朦胧美,从食物的卖相上看,这道菜的卖相简直是无可挑剔,而她不仅是这份做的这么好看,其他的也都是一个水准。

这种精致程度,属实让他赞叹。

夹起筷子尝一口排骨,先入口是酱汁的鲜香麻辣,再咬到排骨时,排骨肉轻而易举就从骨头上剥离下来,他看见其他人吃了肉之后,还嗦了嗦骨头缝,发出‘嘶~嘶~”的声音,表情特别满足。

向兵学着其他人的样子,第一次开始嗦骨头缝,鲜美的汤汁瞬间流入口腔中,骨头缝隙的油也被吮吸出来,香到无法用字形容。

再尝一口土豆条,旁边的人立马拦住他,“先等等,先吃肉,土豆条等一会儿再吃!这是我快吃完才掌握到的秘诀!”

向兵笑了下,“我先试试这种口味的!”

土豆条吃起来很酥脆,带着花椒味,跟排骨碰到的地方,因为汤汁的原因,变得有些软,可鲜美的汤汁搭配着土豆条,风味更胜。

他明白旁边人说的秘诀了,索性开始继续吃排骨,没一会儿,干锅传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向兵赶紧用筷子翻了翻底部,带上来一些亮晶晶的近乎透明的洋葱丝,他喂进嘴里。

甜甜的,辛辣感都没了。

一个小小的干锅,承载了好几种不同的口味,而每一种单拎出来,都很美味,加在一起,味道升级,美味也升级了。

真想不到,这是那个小同志一个人完成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0 23:58:12~2021-09-11 21:45: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四月一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玩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