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50章 二合一

第50章 二合一


连城日报作为连城市最权威的报纸, 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报纸一经发出,很多现在或曾经从事绘画工作的人, 都陆陆续续的前往报社, 要报名参与文化墙的绘画。

王福生看到其中还有几个老朋友, 十分欣慰, 于是初步筛选后, 组成了一个八人绘画小组, 前往阮家小馆。

阮软自然是很欢迎大家, 尤其是她看到里面有两位老人,留着花白的胡子, 一说起绘画, 眼里都冒着光,这是真正热爱绘画的人。

“两位老师, 我突然有个想法, 你们不如帮阮家小馆画一整套年历片。”阮软把年历片样式给他们看,一个饭卡大小的卡片,正面是画,背面是年历。

在外面画文化墙, 需要长时间仰着头, 或者站着,老年人干这活挺累的,阮软有些不忍心。

“画的内容,就画我们阮家小馆的菜,到时候送到印刷厂印刷,年历卡在外面流传的越多,大家越想来阮家小馆, 咱们文化墙就会越受人关注,怎么样?”

网络还不发达的时候,这些人手一个的年历卡,家家户户都挂的年画,都是最好的宣传方式。

两位老先生一对视,俩人都点头同意了,“没问题,只要能帮忙宣传文化墙,我们一定好好画!”

于是,阮软先指定了五幅图,分别是红烧肉、松仁玉米、水煮毛血旺、辣子鸡,外加一副文化墙前半段的图。

“这些可能要的比较急,得赶在元旦之前印刷出来,正好大家需要新一年的年历卡。”

两位先生明白阮软的意思,“那我们从明天开始,就来画!”

阮软大喜,连忙谢过两位老先生,“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代表阮家小馆全体上下,对你们表示感谢!”

剩下的6位绘画者,跟何良一起,组成了文化墙的绘画小组。

何良提供的画,他们都非常满意,很快就商量好谁负责哪一部分。

因而,文化墙的绘画工作也得以迅速展开,当他们看到连颜料都是红星颜料厂,心里都对小老板表示钦佩。

红星颜料厂生产出来的颜料堪称华国第一,是他们绘画者心中最完美的颜料。

当然,价格也很贵。

抱着绝不浪费认真负责的态度,大家每天都绷的很紧,唯一身心都能放松的时候,就是每天的午餐。

因为要给两位老先生提供样本,阮软后面几天做的饭菜就是按照顺序来的。

红烧肉因为市长题字的原因,本就名不虚传,可他们没想到,阮软会那么实在,肉跟鸡蛋的份量都不少,味道也没有因为是大锅饭而变的不好,反而,特别诱人特别香。

就连早上买早餐的顾客都说托他们的福,又能吃一次红烧肉,惹得绘画小组面上心里都特别高兴。

阮软是真心对他们好,是实在人。

两位老先生一天完成一副,然后送到连城日报,由王福生安排人印刷年历卡,整个流程进行的非常顺利。

文化墙从开始绘画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附近的人没事儿就过来看绘画小组画画,整条巷子特别热闹,连卖冰糖葫芦、糖人的小摊贩都多了。

终于,年历卡送到阮软手里时,是12月中旬,木匠也把阮家小馆要的桌椅板凳送来了,一共是20张桌子。

分成四列,每列五张桌子,左右分区各10张桌子,左边是双人座,因为厨房占了些位置,也只摆的下10张桌子,右边是四人座,除了厅口处的两张桌子,后面中界线上每15厘米插一根打磨光滑的木条左右隔断,既不影响采光又能有效分区。

每张桌子与桌子之间,再用半高的木质镂空屏风进行划分,保证了每桌客人都有自己的私密性。

而且跟外面一样,每张桌子头顶上都有一个灯罩打光,全餐厅一起开时,整个空间都是昏黄的灯光,特别漂亮。

风格很像北欧原木风,餐具都是白色的,在整体环境的映衬下,显得特别干净整洁。

就连一直对色彩比较挑剔的何良,看到小馆升级后的样子,都觉得阮软审美真的很好。

“墙上呢?需不需要弄点什么装饰?”他看着周围白色的墙,觉得不挂点什么有些可惜。

“我准备挂些字画,你要是还不嫌累,不如帮我画一幅,这副我给钱!”阮软笑眯眯的看着何良,活像个欺负弟弟的坏姐姐。

何良坐在椅子上,摇了摇头,“我不想要钱。”

阮软有些不解,好家伙,钱都不要?

何良直视着阮软,“我可以帮你画一幅,不过,你要当我一天的模特,我需要画一幅肖像画去参加比赛。”

“确定是一天?我的骨架结构可是很复杂的,你确定一天就能把我画的很美?”阮软调侃道,还是那句话,不要她钱,什么都好说!

这次装修,她一大半的钱都投进去了,现在每天夜里,她都能听到钱包在哭泣。

何良轻笑声,眼里闪着属于他的自信,“说一天还是吓你的,需要画什么,记得提前说。”

说完他就起身走了。

阮软瘫在椅背里,闻着新桌椅独有的气味,仰头盯着上空泛着黄光的灯罩,忍不住伸出手把那抹灯光握在手里。

又落实了一样东西,真好!

“装的很漂亮!”

门口突然响起季远的声音,阮软收回手朝门口看去。

眼睛因为刚刚直视灯光,如今眼前都是金色的星星,她只能看到一个身材有型的男人朝她走过来,坐在她面前。

阮软揉了揉眼睛,却不料眼睛揉过之后有些痒。

刚要继续揉,被隔着桌子的人拉住了胳膊。

“不要用手揉眼睛,手不干净。”

阮软眨了眨眼睛,生理反应自动分泌了眼泪,突然唰的一下,直接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她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抓的更紧了。

“我没有要凶你的意思,你,怎么哭了?手不干净揉了眼睛,会越揉越痒。”略显急促的解释,他很在意。

阮软心里的戏精在作祟,突然戏瘾上来了,“那你现在知道错了吗?”

季远:??

阮软用另只自由的手擦了擦眼泪,柔柔弱弱地说道:“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你得帮我的餐厅写副字,唔,毛笔字!”

季远被她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尤其在灯光照射下,她的眼瞳闪着光,亮晶晶的,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

阮软扫了眼仍旧被他拉着的胳膊,心里偷笑了下,嘴上却说:“你还不松手吗?你弄疼我了!”

软软糯糯的嗓音,带了些撒娇的指控,再加上她有些回避的眼神,季远的大脑里轰的一下,有什么炸开了。

他立马松开了手,“抱,抱歉!”

一想到自己刚刚拉着她的胳膊不放,季远的耳垂有些红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手绢,放在她面前的桌上。

“手绢是干净的,要擦眼睛用这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阮软看到他加速离开的步伐,故意拿着手绢喊了他一声,“嗳!手绢我洗好还给你呀!”

季远垂在身侧的手,蜷缩了,他半侧着点了下头,然后就离开了。

孙红梅端着茶杯进来,正好碰见人已经走了,有些不明白,“他怎么就走了,我茶刚泡好。”

阮软噗嗤笑了,手里把玩着那个手绢,悠悠道:“大概是因为他太单纯了!”

啧啧啧,没想到逗他这么好玩。

孙红梅:???这都什么跟什么?

——

阮家小馆终于在元旦前一个星期重新开业了,这回来的人更多。

有本就是阮家小馆忠实的顾客群体,也有奔着文化墙来的。

历史一个月,文化墙终于完工了,要不怎么说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果只有何良一个人,完成文化墙,估计得小半年。

阮家小馆门口还添了两座小狮子,大门也换成了木质的,看着古韵味十足。

跟之前一样,孙老爷子他们都到了,大家都围在门前,各个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

“今天是阮家小馆重新开业的日子,承蒙大家之前对小馆的喜爱,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小馆,阮家小馆也承诺,为大家献上最真诚的服务,最美味的佳肴,谢谢大家!”

阮软的声音刚落下,现场的掌声就接连不断。

她抬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继续说道:“这次阮家小馆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相信大家也了解到新升级的餐厅可以提供一家四口的就餐服务,这也是反馈大家对包厢的喜爱。

而且,大家都看到了整条巷子的文化墙,我希望大家在用餐完毕后,也能驻足欣赏画作,既能消食,又能陶冶情操,大家说好不好?”

在场的人都特别给面子,把手放在嘴边形成喇叭状,大声喊着,“好!”

“好,那下面我宣布,阮家小馆开门迎客!”

木质的大门往两边打开,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垫着脚尖往里面看,都想看看小馆变成了什么样子。

“大家不要急,1到10号,先来点单!”

这次升级后,出了单人套餐,两人套餐跟四人套餐。

套餐里有一道上新菜,其他的都是阮软搭配好的。

比如这次就是:

农家豆腐;农家豆腐+干锅酸笋鸡;农家豆腐+干锅酸笋鸡+清蒸鲈鱼+奶白羊肉汤

单人的依旧在老位置入座,二人跟四人则是在专属的位置入座。

“拿好,你是单人一号!”孙红梅递给单人就餐的一个染红的竹片,上面写着1号。

“拿好,你们是双人一号,请在对应的桌号入座!”竹片的一头是绿色的。

四人则是蓝色的。

大家都觉得这个方式好新奇,好特别,拿着自己的竹片,再次踏入小馆,心里激动的像是,看到好久没见面的亲人。

大厅门口站着马思琴跟小红,看到他们的竹片,把他们带到相应的桌子处入座。

客人们还沉浸在美轮美奂的餐厅装潢中,他们真没想到,阮家小馆升级之后竟然这么漂亮。

这简直有种在人间仙境吃饭的感觉。

喜欢看字画的,发现四周墙上挂了好多造型别致的字画,每一幅都很好看,毛笔字个性鲜明,笔风浑然天成,欣赏间,等菜的时间一点都不觉得长了。

喜欢看家具的,则是被造型别致的灯罩吸引,灯罩也是木质镂空的,一个圆球庄,灯光投射下来,氛围显得十分温暖。

不仅如此,就连屏风都让人移不开眼。

有人忍不住叫住了忙碌的小红,“这些家具是从哪儿买的?”

小红丝毫不觉得麻烦,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解释道:“全都是我们小老板自己设计,找木匠打的。”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小老板不仅做饭厉害,就连家具都有这么好的图样,甚至有人开始好奇,她的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好东西。

随随便便拿一样出来,都令人赞叹。

这些夸赞,小红乐此不疲的一次又一次的进厨房反馈给阮软。

阮软耳根子已经听麻了。

孙绍元被她安排去做清蒸鲈鱼,羊肉汤已经是炖好的,干锅酸笋鸡也可以一起做。

最主要的是今天的新菜,农家豆腐。

小饭馆刚开始卖午餐时,卖的是麻婆豆腐,触发升级任务后,开出来的是农家豆腐。

这两样都是用最平凡的食材,做出来的极致美味。

阮软不觉得这是巧合,她觉得这是好滋味系统在提醒她,哪怕是最平凡的原材料,只要用心去做,也会成就顶级美味。

而阮家小馆升级后,食材越来越丰富,做饭的人很容易陷入一个误区,觉得一定要用复杂的程序去处理食材,才会衬得上这个餐厅。

农家豆腐,食材易得,操作简单,算是对厨师的一个提醒。

不忘初心!

还是从范师傅家端来的豆腐,浓郁的豆子香气,质量很好。

阮软把豆腐切成均匀厚度的块状,豆腐要现切,现切的豆腐,横切面不会被空气氧化太多,能有效保留豆腐的营养。

锅里放入油,烧热之后,阮软顺着锅边把豆腐块放进油里煎。

锅里的油中不停的冒着小泡泡,每放进一块豆腐,小泡泡就围着白色的豆腐沸腾,似乎是在鼓掌,欢迎它们的到来。

煎东西的声音,把已经把鱼上锅蒸的孙绍元吸引过来。

阮软让他站开点,担心油会溅着他,然后顺口说道:“千万不要在定型之前乱动,否则豆腐块容易破。”

她耐心的抿唇等着,一面出现金黄色后,她利落的用铲子在锅里把豆腐块挨个翻面。

孙绍元看她不紧不慢的动作,每个豆腐都完美的翻了面,她果然把力度掌握的很好。

等两面都呈现金黄色时,阮软把提前切成片的蒜苗还有圈状的小米辣放进锅里,开始翻炒。

“这里要注意,豆腐你瞧着是定型了,但是下铲子的方向要控制好,千万别铲入豆腐块的中间,那就破了!”

虽然不想承认,她第一次做,就破了……

蒜苗跟小米辣的香味被煸炒出来,浓烈的香味,让人不能忽视,阮软顺势加入清水浅浅的没过豆腐。

然后依次放入盐、味精、酱油调味,大火收汁至汤底浓郁,这道农家豆腐就做好了!

阮软拿来两个白底浅盘,起锅装盘。

把菜放在窗口处的小木桌上,顺手摇了下挂在窗口的铃铛,小红就来端菜了。

“哇!好香啊!”

蒜苗的香味扑鼻而来,小红忍不住夸了句。

菜先给单人座的,小红把菜上了后,要拿走他们手里的竹片,送到孙红梅处,重复利用。

而原本没能欣赏到新大厅的单人顾客们,瞬间高兴了。

看又不能看饱,吃在肚子里才是实在的!

尤其还是隔了快一个半月,小老板出的新菜,这不比那装修好看?

小老板还是念着他们单人座的,毕竟,他们可是老传统,阮家小馆的重要组成部分!

顾不得心里洋洋得意,大家都看向今天的新菜,农家豆腐。

金黄色的豆腐表皮布满了油煎过后的纹路,正是这些纹路,挂了有些浓郁的汤汁,看着就很入味。

蒜苗被油炒了之后,本就很香,如今肆无忌惮的散发着自己的香气,更是让人难以忽视。

他们等不及了,抽出筷子先咬了一口豆腐。

煎至金黄的豆腐,即便是被汤汁煮过,依旧是外焦里嫩,尤其是外皮的焦黄,沾着浓郁的汤汁,十分有味儿,里面的豆腐,软软嫩嫩的,咬一口,只觉得豆香味十足。

有人把豆腐跟蒜苗一起夹起来喂进嘴里,蒜苗被油煎过后有股甜甜的口感,而挂着汤汁的豆腐,是咸香的,可随着咀嚼的过程,豆腐被咬破,里面的豆腐中和了这股咸香,伴着蒜苗吃,唇齿留香。

“奇了怪了,我家也做过煎豆腐,为什么就没小老板做的好吃,这盘子里也没什么特别的食材,为什么做的这么好吃!”

“还能为什么,因为这是小老板做的!小老板做啥不好吃?”

大家都服气的点了点头,明明是最平常不过的食材,小老板都能做的这么好吃,手艺真的是绝了。

“吃到这个豆腐,我就想到我们食堂做的豆腐,煎的老了,吃起来都不像在吃豆腐,像吃蛋白肉!”

“煎老了,最起码还成型吧,不像我第一次做煎豆腐,直接成豆腐碎了,幸好我婆娘回来没嫌弃,说到这儿,其实我婆娘煎的豆腐也好吃!”

他说着说着,笑了。

大家都善意的笑了笑,有人调侃道:“这是想媳妇儿了吧!”

顿时哄堂大笑,被调侃的人也不恼,狠狠扒了口米饭,塞了块豆腐,口齿不清的说道:“就想了!马上就能回家过年了,到时候,让我婆娘给我做煎豆腐吃!”

一道家常菜,唤起他对亲人的思念。

这是很幸福的感觉。

而两人桌跟四人桌的顾客也都很满意菜色。

尤其是四人桌的,他们一般是一家人来的。

菜的口感同时满足了大人跟小孩的需求。

其他的菜可能有些饭店的特色,但农家豆腐,几乎每个家庭都在日常中做过。

有位妈妈看着豆腐一块都没有碎,忍不住回忆自己当初做这道菜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我做的豆腐又碎,而且有的还粘在锅底,都有糊味了,可你都没嫌弃,吃的一干二净,你老实说,当时真的觉得我做的豆腐好吃吗?”

被询问的男人,笑呵呵地给孩子夹了块豆腐,“你妈妈又在翻旧账了。”

“什么翻旧账,我这叫触景生情,回忆往昔,算了,看你这避而不谈的态度,我就晓得,当时你肯定觉得很难吃。”

眼瞧着妈妈有些不高兴,男人叹了口气说道:“那是你第一次给我做饭,你信不信我激动到连味道都尝不出来。”

妈妈明显娇羞的睨了男人一眼,满意的低头吃饭。

男人跟孩子对视一眼,都偷偷松了口气。

“阮家小馆的氛围真好,以后我们还要常来!”

“你赚钱多累,还是省着点花。”

“赚钱就是要花的,你们就是我向上的动力!”

……

昏黄的灯光下,一家三口幸福的吃着美食,谈谈最近的趣事,谈谈孩子的变化,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而吃完饭后,大家出了小馆,看到巷子里有卖糖葫芦的,有的买上一串,消消食,有的一家三口,在文化墙图画前立足。

对画中历史有研究的人,就会跟大家讲解,大人小孩儿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而讲解的人,看到大家如此认真,也会受到鼓舞,把自己知道的都分享出来。

尤其是看到小孩子们仰慕钦佩的眼神,他们的心里像是冒着泡泡一样,飘飘然。

有小孩子天真的问道:“爸爸,哥哥为什么知道那么那么多东西?”

这时大人就会把孩子一把抱起,认真地回答道:“因为哥哥有好好读书,童童以后像哥哥一样好好读书,也能知道很多东西!”

叫童童的小孩儿,立马举起手大声喊着,“童童要读书,童童也要像哥哥那么厉害!”

孩子气的话语,引得路人莞尔一笑。

还有小孩儿听了,忍不住问爸爸,“爸爸,书是什么东西?”

“书呀,书是能解答你很多问题的老师……”

整条巷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关于历史,关于文化的讨论,从巷子里出来,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变了,但又说不清是哪里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经常吃饺子时想起我妈妈,因为我妈妈包的饺子,天下第一好吃!

感谢在2021-09-12 23:57:18~2021-09-13 22:05: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雲。 10瓶;惢唆唆 5瓶;不爱吃醋的柠檬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