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52章 二合一

第52章 二合一


阮家小馆的年历卡, 第一批1000份,很快就卖完了,又紧急做了第二批。

买不到的人都很失望, 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晚来了一步。

孙红梅只能尽量安慰大家, “第二批已经开始做了, 很快就能跟大家见面!”

“大概需要多久时间?”有人忍不住追问, 因为年历卡这东西, 都是在元旦前后最畅销, 送的晚了, 生怕人家已经买了。

“很快,两三天就能拿到!”孙红梅此刻无比庆幸软软在清点库存只有400份时, 赶紧联系厂家准备第二批, 不然她面对这么多人,还真是不好交代。

重新升级后, 阮软规定了, 红绿蓝每天只到100号,晚上也营业。

这样下来,包厢的需求慢慢降了,大家想定包厢本来就是想跟亲人一起来吃, 如今四人桌也能提供这个服务, 也就不再强求。

向兵自从吃过干锅酸笋鸡后,一直对它念念不忘,听说小馆推出的套餐里有酸笋鸡,连忙带着一家老小来小馆尝尝。

“这就是我们厂的女员工从罐头厂离开之后开的饭馆,上次我一直跟你说的酸笋鸡,一会儿你就能吃到了。”向兵抱着女儿,跟妻子杨芸说道。

杨芸闻言瞬间睁大了眼睛, “你怎么没早跟我说呢,哎呀,我们最近都想买他们出的年历卡,只是晓得的太晚了,她们来吃饭,都没买到,我今天还说专门来看看能不能买的到,你曾经是她的厂长,这点面子,他们应该要给你吧!”

她有些开心,这次没白来。

向兵却摇了摇头,“我的面子在这儿不管用,一会儿你好好跟人家说,有,你就买,没有就下次再来。”

“他们买可以没有,但是我买,那必须得有,向兵,你一定要帮我买到,这样我就是在她们中间最先拥有年历卡的,那到时候我想送给谁,她们不都得羡慕。”

杨芸可不管那么多,她一想到明天她们都惊讶的模样,心里就高兴。

向兵看她一脸雀跃,无声的叹了口气,她以前也不是这样的,自从有了厂长夫人的圈子,今天丝袜,明天蛤、蟆、镜,皮大衣,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很快到了他们,向兵抱着孩子走上前,还没来得及说话。

杨芸就走到孙红梅面前说道:“向厂长来了,他来是想买你们阮家小馆的年历卡,一整套的那种,你快拿出来吧!”

孙红梅看向她旁边的向兵,后者脸上有一丝的尴尬,跟孙红梅的视线对上,他连忙说道:“我们一共四个人吃饭。”

“12块,蓝色5号桌入座,另外年历卡暂时卖完了。”孙红梅把竹片递给杨芸,微笑着解释。

杨芸看到孙红梅白皙的皮肤,一头港式卷发保养的十分有光泽,显得脸小小的,嘴上还涂着红唇,一点都不像她在罐头厂看到的那些女工。

“你难道把向厂长忘了吗?你不会从罐头厂出来后,连曾经照顾你们的厂长都不记得了吧,我就不相信,你们阮家小馆会连一份年历卡都没有。”

孙红梅手里的竹片迟迟没人接,向兵双手抱着孩子,他赶紧示意自己母亲接过竹片,又略带抱歉的跟孙红梅笑了笑。

推着杨芸往大厅里走。

杨芸有些不乐意,她今天穿的是最新的红色妮子大衣,不能摩擦,会起静电,可向兵又一直推,终于她皱起眉头,喊了声,“不是,你推我干啥,我还有话跟她说呢,她可是从罐头厂出来的,你是罐头厂厂长,怎么就不能让她给我找一份年历卡了,再说,我又不是白拿,我给钱的!”

声音有些大,引得旁边吃饭的人都看了过来。

孙红梅正在给下一桌客人递竹片,闻言,她站起来绕过桌子跟杨芸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谢谢你喜欢我们小馆的年历卡,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法卖给你,这跟你爱人是谁没有关系,我们第一批年历卡的确已经卖空了,如果有需求,过两天再来买。”

她刚刚是坐着的,外面还穿着蓝色的罩衣,现在站起来,杨芸才看到她下摆露出来的衣服,是羽绒服!

长款羽绒服!

杨芸盯着羽绒服移不开眼,她也买了羽绒服,不过是短款穿里面的,比长款的便宜不少钱。

这女人曾经还是罐头厂女工,一个月不过几十块钱,如今出来发了,花钱真舍得。

想当初,她每次去罐头厂,哪次不是被大家恭维着,现在可倒好,她一个厂长夫人,被比了下去!

向兵担心会耽误后面的客人,连忙说道:“没事儿,我们下次再来买,你去忙吧!”

他试着一手抱孩子,一手抓住杨芸的胳膊往里走,“妈,你把竹片给服务员看看,让她带我们去座位上。”

向妈赶紧走上台阶,把竹片递给小红,小红看了眼没接,“右边靠墙最后一桌!”

杨芸心里本就觉得被比下去了,她们家落后了,此刻听到在最后一桌,下意识喊道:“我们凭什么坐最后一桌,不行,换位置,最后一桌不符合我爱人的身份,你不知道吧,我爱人曾经是你老板的厂长,还不快安排好点的位置!”

小红快速的看了眼向兵,她记得这个男人。

“不好意思,我们都是按竹片上的号码入座的,不能更改,否则,上菜的顺序会乱。”

向兵觉得大庭广众下提身份有些尴尬,忍不住暗斥了句,“别胡闹,再胡闹就回去!”

杨芸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还凶我?我是在给你挣面子!你还是她以前的厂长,她都不管你的面子,给你安排最后一桌,这哪儿行?”

小红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的桌子远近序号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希望你不要误会,还有,你们站的是厅口,会挡住大家的路,位置跟你们说了,请自行前往就座。”

厨房的铃铛响了,小红赶紧过去端菜,如此,回来的路上顺便给下一桌客人带了路,杨芸瞧着真没人管他们,脸色登时就变了。

向兵无奈地看了眼杨芸,招呼向妈过去坐,眼瞧只剩下她自个儿,杨芸只好板着脸过去了。

向妈看着这么漂亮的装潢,忍不住夸道:“这里装的真好看,在这儿吃饭,味道能不好吗?”

杨芸嘟着嘴不甘道:“我要是有钱,我能装的更好看,这里面连朵花都没有,摆的都是绿色的草,审美一点都不好。”

向兵不紧不慢的倒茶,“大冬天的,除了梅花,其他干枯的树枝还比不上这些矮子松。”

“你今天怎么回事儿?一直帮阮家小馆说话,你是我丈夫,不站在我这边,你也真够离谱的,还有,你看见门口那个收钱的女的,你之前的员工,她穿的是长羽绒服,一件得200块!她都有,你爱人没有,你舍得让你爱人比不上其他人吗?”

杨芸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想让向兵给她钱,买羽绒服。

“我看不出什么羽绒不羽绒,衣服穿着不冷就行,更何况,上个月你刚买了件皮大衣,你说年前那是买的最后一件。”大厅里面还挺暖和的,向兵帮女儿把围巾解开,叠好放在一旁。

眼瞧着向妈盯着四周的装潢目不转睛,他也环视了圈,看到墙上的字时,他的视线猛地一紧。

他站起来,仔细的看了眼,的确是季远的署名。

“怎么了?不就是一副字吗?谁写的?”杨芸有些不理解。

向兵重新坐好,看了眼四周,小声说道:“工商局局长,季远!上周刚去我们厂里查了罐头残次品的事,大家都说他瞧着不好接近,没想到他也会帮人题字。”

说着他又抬头看了眼,上面写的是——美味佳肴。

这一看就是专门替阮家小馆写的。

杨芸联想到大门正对着的一对画框,也压低了声音,“你说这阮家小馆究竟用了什么法子,又是市长又是工商局局长,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猫腻啊?”

“胡说!嘴里没个把门儿的,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向兵又惊又怕的左右看,他也是经历过70年代大动荡的人,祸从口出的事,他当时见得不少!

杨芸也晓得这话不能乱说,只能撇撇嘴,不再说话。

很快,菜上来了,第一道菜是农家豆腐。

向妈一看这豆腐,就忍不住说道:“这豆腐煎的真漂亮,四四方方的,都没破。”

杨芸瞥了眼,虽然她有些气收银的那个没给他们面子,但也不得不承认,阮家小馆生意好是有原因的,这豆腐的确煎的很好。

“我妈也能煎成这样,不是我说,咱们排那么长的队,进来可不是为了吃豆腐,我觉得这套餐的价格有些高。”

就是这么高的价格,才让那个女人买的起长款羽绒服。

“吃完你就晓得,你的想法有多肤浅。”向兵先给向妈夹了一块,又给女儿夹了一块,最后才自己吃。

杨芸瞧着他只没给自己夹,硬是伸筷子把他刚夹起的豆腐半路抢走了,一口塞进嘴里,略烫的豆腐,一咬破,里面的汤汁更烫,她被烫着了,嘴里的豆腐吐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

只能不断示意向兵,她嘴里好烫。

向兵又夹了一块,给女儿说道:“看到了没,这就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慢慢吃,不着急。”

这句话正好被上菜的小红听到了,她依旧保持着笑容,“打扰了,这道菜是干锅酸笋鸡。”

可这笑容落在杨芸眼里,她觉得自己被人嘲笑了,她一口吞下豆腐,不满的看着小红,“你笑什么?我被烫着了很好笑吗?”

小红镇定的摇头解释,“客人,你误会了,我们阮家小馆,是要带着微笑进行服务的,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好的体验。”

“什么微笑不微笑,我眼睛又没瞎,你就是在嘲笑我,你把你们老板喊出来,这事儿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

国营饭店的服务员就算了,这只是个私营饭馆的服务员,就敢嘲笑她,传出去,她还要不要面子!

向兵皱了皱眉,示意小红先走,“你到底怎么了,吃饭就好好吃饭,不吃饭你就先走,别弄的大家都吃不了,还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小红微笑着走了,杨芸立马“嗳”了声,可小红依旧不回头,期间还帮其他桌收了下空盘。

她不服气的瞪着向兵,“我怎么了?我看是你怎么了才对!先是门口收银的,再是里面的服务员,都不尊重我,你还处处帮他们说话,不向着我,你还叫什么向兵,干脆改名叫向阮!”

向兵生气的把筷子往碗上重重一放,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杨芸,眼神里带着一丝隐忍,一丝怒意。

眼瞧着他像是真生气了,杨芸伸筷子给他夹了块鸡腿,“你不是想吃酸笋鸡吗?快吃吧,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说完,她又看了眼向妈,示意向妈帮她说说话。

向妈叹了口气,说道:“快吃吧,也不晓得底座的煤块儿能管多久,一会儿凉了就不好!”

向兵把碗里的鸡腿夹给向妈,“妈,你尝尝。”

向妈没推辞,她咬了一口鸡腿,鲜嫩的表皮带着一丝酸笋的酸意,刚触碰舌尖,口水就分泌了不少,鸡肉很嫩,也不塞牙。

“真的好吃,芸芸,你也快吃!”

小女孩儿坐在爸爸身边,一句话都不说,向兵给夹什么,她就吃什么。

向妈瞧着,怜爱地点了点头,“这孩子平日吃饭可挑,在这儿吃的真香。”

小女孩此时停下咀嚼,口齿不清的说道:“这儿饭好吃,我想天天吃!”

杨芸眼瞧着刚刚翻篇儿了,此刻嘴一张,“你爸的工资可撑不住你天天来吃!”

话一出口,她就觉得自己又说错话了,立马找补,“不过,爸爸会努力工作的,一定会有天天来吃的那天!”

她讨好地对向兵笑了笑,希望他不要生气。

谁知向兵压根就没看她,而是低头对女儿说道:“爸爸争取每个星期带你来一次,好不好?”

小女孩眼睛瞬间亮了,点头如捣蒜,“谢谢爸爸!”

杨芸有些不高兴,每个星期来一次,一个月得将近50块钱,这得花掉他一半的工资,这可不行。

“小孩子的话,说着不当真的……”

“闭嘴!”向军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又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示意她乖乖吃饭。

杨芸只能继续吃饭,干锅酸笋鸡的确很好吃,难怪向兵一直心心念念,但她还是觉得一个月花50给阮家小馆,有些太贵了。

如果她学会了酸笋鸡,那岂不是能省了50块!

到时候她又能攒着钱去买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

不仅要学菜是怎么做的,还要看看这锅跟炉子的样式,到时候她去打一模一样的。

手比大脑反应快,她刚想到这里,手就去碰锅耳。

刚触碰到,指尖被烫的下意识一摔,锅瞬间被甩下了炉子,半锅菜全部洒到了桌上,向兵下意识地侧过身子,把女儿隔开。

女儿没事,可他就没那么好了。

虽说是干锅,可也有些汤汁,正顺着桌子往下流,他的腿上一大片油迹,隔着毛裤跟秋裤,他都能感受到那股热气!

杨芸看到这一幕,只会喊了,“来人啊,快来人弄一下啊!”她穿的毛呢买过之后就没穿过几次,今天也是说来阮家小馆她才特意穿的。

她可不想去处理那些菜,衣服上要是溅着油可怎么办?

动静闹的有些大,大厅里吃饭的人都看了过来,小红瞧见了也赶紧拿着抹布跟撮箕。

杨芸一看到她,立马吼着,“你怎么才来,还好的服务,烫着人了晓得不!老板呢?让老板出来,我爱人的衣服上全是油,这衣服以后可就穿不了,必须要给个说法!”

小红先把处理桌上的菜,向妈一脸心疼的看着那些肉,都是苦日子过来的,见不得糟蹋东西。

“姑娘,别用抹布,我把这收拾到锅里,然后你把桌子擦擦就行。”

杨芸一看向妈还要把洒在桌上的鸡肉用筷子归拢到锅里,里面阻止她,“妈,这都脏了,不能吃了。”

说着她又对着小红严肃地说道:“你上菜没把锅放稳,锅倒了,这是你们阮家小馆的责任,必须重新给我们上一份新的!”

向兵让了下位置,让向妈把孩子先抱到另一边,一脸怒意的看着杨芸,“你到底在发什么疯?这锅子怎么倒的你不知道吗?现在你开心了?我真是后悔带你过来吃饭!”

说着他就要接过小红手里的抹布。

小红连忙摇头,“我来,这是我应该做的!”

杨芸也怒了,这身裤子虽说不是新的,那也是花钱买的,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立马朝外走,“老板呢?!老板快出来!我必须要个说法!”

阮软在厨房里听到了动静,可她只是皱了皱眉,先让孙绍元出去看情况,自己把锅里的酸笋鸡盛进干锅里。

小馆门口还站着很多人,大家都听到了动静,伸长了脖子要往里面看,孙红梅听到这声音,立马就晓得是谁,她眉头微皱。

早在罐头厂工作时,厂里就传厂长夫人傲的不行,走路头仰的高高的,以鼻孔示人,从不拿正眼看她们这些女工,跟她说话的,再不济也得是个组长。

孙红梅也只是每次远远的看了眼,因为人家从来都不进生产线,嫌弃罐头的味道太重,会在身上跟头发上待很久。

“不好意思啊,我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孙红梅把抽屉锁上,起身往大厅走。

阮软端着俩干锅出来了,眼神扫了下小红,小红立马给她端来底座。

她不紧不慢地把菜上了,随后,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走到杨芸面前,“我就是老板。”

杨芸早在她出来的时候,就愣住了,她没想到做饭的人会是这么模样,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脸上一点疲色都没有,脸颊红红的,衬得气色很好,嘴唇上连一点死皮都没有。

最主要的是,她的那双眼睛,跟门口收钱的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她的眼神要更冷,里面还有些杨芸一直想要,却怎么也弄不来的傲气。

“你就是老板是吧!来的正好,你们家服务员上干锅,没把锅放好,锅从底座是上翻了,菜到处撒的都是,把我爱人的衣服都弄脏了。”

杨芸往里座走,阮软跟小红低声说了句话,然后也跟了上去,孙绍元则是保护在她身边,孙红梅也来了,几个人都把阮软护着,担心阮软吃亏。

“你们看,这些就是证据,这么一大片油,这衣服还怎么洗呀,而且现在还是冬天,裤子弄湿了多冷啊,你们说怎么办!”

向兵一直是个体面人,他身上现在都是油迹,面子让他做不到给大家参观,所以杨芸在往前喊叫的时候,他没好意思跟上去。

可现如今,大家都来看了,他这张脸全臊红了。

他低声吼道:“你不要再说了,行不行?妈,给孩子戴上围巾,我们走!”

“走什么走,我们菜才上了两道,还有两道没吃不说,这道菜也得赔新的,裤子也得赔!我们好端端的来吃饭,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糟心的事。”

小红拿来一条崭新的毛巾,递给向兵,“你用这个擦擦吧,这是新的,小老板刚让我拿的。”

向兵朝阮软笑了下,接过毛巾,“谢了,我们不需要赔偿,还有两道菜也不吃了,打扰你们营业实在是不好意思!”

杨芸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谁说不要赔偿,我要呀!花了钱的,为啥不吃!”

阮软淡淡地笑了,“女士,你先不要着急,我们先把事情搞清楚,如果是阮家小馆的责任,那我们自然是要负责,赔偿也没有问题,我们还会跟你们道歉。

但是,不是我包庇我的员工,自从干锅系列上新以来,小红从来没有出过一例失误,最初手生,需要两个人一起上,现在她都是一个人又拿锅又拿底座,从来没出过问题,我有理由怀疑是你们当中的人触碰了锅,条件反射把锅掀了。

对于这点,每个桌子旁我们都放了提示牌,请勿触碰干锅,小心烫伤。”

杨芸这才看了眼桌子旁边的墙上的确贴了一个红色的纸,上面写着毛笔字,正是那句提示语。

“小老板,我看到了,就是她自己去碰锅耳,结果被烫着了,掀了锅子,她男人都晓得是谁干的,一直拦着她,可她听不进去,这摆明了是想推卸责任,想讹钱啊!”

“小老板,不能助长这种风气,送到派出所去,五三路派出所离这儿很近!”

一听到要送派出所,杨芸脸一阵白,心里也有些虚,她瞪着那些人,嘴硬道:“管,管你们什么事儿啊,咸吃萝卜淡操心!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3 23:39:24~2021-09-14 21:35: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jk的小书客 50瓶;小说我的爱 30瓶;木子 15瓶;kathy_lulu、cs幺幺零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