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 第57章 三更

第57章 三更


火锅就是要人多了吃才热闹, 孙绍元平时都在阮家小馆,店休回去拿换洗衣服,顺便跟家里人聚聚, 原本阮软以为就她跟阮妈两个人吃,没想到还会多一个季远。

尤其是刚刚季远在厨房睡着了,把孙红梅心疼的不行。

“季远,你吃, 千万别拘着!多拈些菜, 这豆腐特别新鲜, 你多吃点, 还有这鱼头,不是光鱼头,肉也多, 你多吃点鱼肉补补。”

那语气, 简直让阮软怀疑,季远已经是阮妈准女婿的。

让她惊讶的是,季远居然特别配合,阮妈用公筷给他拈啥,他就吃啥, 一点都没有拒绝的意思, 还连连道谢,算是把绅士风做到了极致!

“好吃不?好吃就多来点!”孙红梅看他吃的太香了,忍不住又给他拈了一块鱼肉。

季远乖巧地伸碗去接,“谢谢阿姨, 您也吃,别只给我夹菜。”说着他看了眼阮软。

孙红梅却误会他担心阮软会吃醋,连忙说道:“我们软软自从有了这手艺之后, 吃饭从不让我操心,倒是你,我怕你拘着,吃不好。”

阮软:???

阮妈你礼貌吗?

季远眼里浮起笑意,对孙红梅点点头,“她做的饭好吃,看着就饿了。”

孙红梅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你们在食堂吃的是大锅饭,阿姨也是吃过大锅饭的人,以后这样,你但凡想吃点好的,就来我们这儿,你看看我,再看看软软或者她表哥,我们的体型各个都很标准,你瘦的这么厉害,过年回家你妈妈会心疼的!”

季远闻言垂下了眼皮,“或许吧。”

这怎么能说或许呢?孙红梅刚要继续说话,阮软就给她夹了一块海带,“妈,这海带软硬度正好,不吃就该化了!”

说着她给阮妈使了个眼色,阮妈领悟到,连忙转移了话题,“对对对,季远,你吃海带,一会儿小心化了!”

季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我是在外婆家长大的,我爸常居外地,而且已经再婚了。”

孙红梅一听,心就揪起了,她下意识地追问道:“那你外婆还在吗?”

季远点了点头,“还在,就在我们本市。”

阮软下意识回忆起小馆最初建成时,季远站在门口,看着回廊发呆,当时的他看着很孤寂,原来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就得多吃点,省的你外婆担心!来,吃点茼蒿,这茼蒿特别新鲜,是我从隔壁你梁婆婆家现摘的。”

说着孙红梅又给他夹了些茼蒿,当然,这回也没忘记软软,“你平时爱吃肉,今天也多吃点青菜!”

阮软瞬间从刚刚的情绪中走出来,她懊恼的看着阮妈,怎么能随意说她的小毛病!

却不料季远附和道:“阿姨说的没错,多吃些青菜,有助身体健康。”

孙红梅里面说道:“是吧!我说她都不听的,你看阮家小馆上新这么多道菜里,可有一道青菜?这就足以证明,这厨子不喜欢吃青菜!”

阮软连忙反驳道:“那是因为我觉得花钱到饭馆里吃青菜不划算,吃肉多划算!”

青菜在家就能吃,而且有的青菜处理起来特别麻烦,还不如肉跟骨头,哐哐哐,只管剁就行了!

季远嗯了声,称赞道:“阮软说的也有道理。”

孙红梅立马看向季远,季远连忙补充了句,“但还是要多吃青菜。”

孙红梅这才满意的看向阮软,“少数服从多数,我再去洗些青菜,你们先吃着!”

锅里的红汤不停的咕噜咕噜冒着泡泡,里面的豆腐、海带都在沸腾的汤底下慢慢的变颜色,锅子上方不断升起白烟,包间的上方漂浮着很多热气。

此时静的只剩下锅子沸腾的声音,阮软一直都不适应太过于安静的环境,尤其对象还是季远。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

为避免再次出现这种情况,阮软连忙说道:“听我妈说,你送了两张电影票。”

“嗯,单位里发的,同事们都有,我没时间看。”季远擦了下嘴角,看着阮软说道。

阮软嗯了声,“我妈很喜欢看电影,她很喜欢。”

“那你呢?”季远追问道。

阮软朝前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我喜欢吃!”

话音落下,两人都忍不住笑了,即便是中间隔了白雾,季远还是能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眸。

阮软冲他眨了眨眼睛,“是不是很好满足?”

季远却摇了摇头,手指摸了摸眉眼,“目前比你手艺还好的大厨,少之又少。”

这么会说话?!夸的还很自然。

阮软挑了挑眉梢,“你说的很有道理。”

随后,再次陷入安静的气氛。

阮软瞧见汤底有些少了,一会儿还要下粉丝,粉丝很吸水。

“加点汤吧!”

她说着要去拿旁边的壶,刚握住手把,手背就被一抹温暖包裹住了。

他的手搭在她的上面,两只手叠在一起更显得她得皮肤白皙。

阮软下意识的朝季远看去,却不料撞进一处深不见底的潭水中,那有些波澜的水,甚至还在继续吸引她,让她动弹不得。

“茼蒿来了,锅里的捞干净没?”阮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阮软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

季远沉稳的拿着壶往锅里加水,另一只手,却在桌底紧紧地抓着着膝盖。

孙红梅端着茼蒿进来,看见是季远在加汤,连忙说道:“软软,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待客之道晓得不?”

“妈,他力气大,干这个合适!”

阮软看到季远很快恢复正常的眼神,故意说道。

“对,我倒的稳!”

汤又快速沸腾起来,孙红梅却感觉包间里气氛好像有些变了。

而且,季远在锅里准备要夹什么,阮软总是能快一步比他先夹起来,三次里,季远只能夹到一次。

那一次,还是因为阮软在吃东西。

孙红梅立马警告地看着软软,“锅里那么多,夹别的不行吗?”

阮软看着季远重复道:“是呀,锅里那么多,夹别的不行吗?季局长,不会怪我吧!”

“巧合而已。”

可连孙红梅都晓得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好在她说话之后,没有再出现这种情况。

阮软很清楚自己在干嘛,季远刚刚的眼神足以说明一些问题,如果真是她想的那样,那就更好玩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季远就是那个愿者!

……

吃过了饭,天色已经不早了,孙红梅没想到吃个火锅,能从晚上6点吃到9点。

“季远,你一会儿是坐公交回去吗?”

孙红梅连忙接过季远手里的锅,这阮软太不像话了,她就收拾包间的功夫,季远竟然在洗锅。

怎么能让客人洗锅,她一会儿得好好跟阮软聊聊。

“是的!你们也是吗?”

“对,那我们一会儿一起走!你千万别怪软软,她就不爱洗碗,让你见笑了。”

“没事,我洗的很干净。”季远笑了笑。

在孙红梅没看到的角度,他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宠溺。

“对对对,我刚看了,你洗的真的很干净,你先出去,我把门锁好。”

季远从厨房出来,看到阮软在院门口,缩着脖子蹦蹦跳跳。

“很冷吗?”

阮软围着羊毛围巾,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听到他的话,她转过来,滴溜着一双大眼看着他。

“还好,只是这样感觉更暖和。”

她想到他就在隔壁住,而阮妈还不知道这件事,有些迟疑的说道:“你要不要先……”走

还没说完,就被阮妈的声音打断,“走走走,门锁好了。软软,他跟我们一起去公交车站!”

好吧,这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路灯还亮着,投射出来的倒影里,穿着军大衣的他,身形特别修长,而她却圆滚滚的。

阮软忍不住学起企鹅一摇一晃的走,阮妈看到了,连忙制止她,看了眼季远,幸好他没回头。

“有外人在呢,你注意点形象!”

阮软眨巴了下眼睛,无奈地缩了缩脖子。

现在晓得注意形象,刚刚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说她小毛病说的一个劲儿。

而阮妈觉得没看到这一幕的季远,在前面走着,脸上却带着明显的笑意。

到了公交车站,阮妈忍不住问道:“季远,你坐几号公交?”

季远刚准备回答,一道车灯越来越近。

孙红梅拉着阮软往上车的地方走,一边说道:“我们的车来了,你呢?”

季远也往前走了两步,“我也上这辆。”

“好好好,那我们还能走一段。”

阮妈上车直接买了三张票,“两张到五二路的,一张到……季远你到哪里?”

阮软则直接去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静静地看着一会儿的大事发生。

季远没想到被阮妈抢先买了票,有些失策,车里暖和,车门处风比较大,他赶紧说道:“我也去五二路。”

“那就是三张五二路的!季远,这么巧啊,我们还是一处下车,嗳,你也住五二路吗?”

季远点点头。

这时车门关了,司机开始启动,孙红梅不好再追问,接过票就往后面走,边走还边跟阮软说道:“你说巧不巧?季远也是五二路下车,他还住附近。”

阮软缓慢地点头,“巧,太巧了,妈,说不定他就住我们隔壁呢?”

孙红梅顿时大声的笑了,怕影响别的乘客,她赶紧捂住了嘴巴,把声音压住,“你这孩子,瞎说啥呢,都把我逗笑了,他咋可能住我们隔壁,哪有这么巧的事。”

“妈,巧的事,也不差这一件了!”

晚上路上人少,车子很快就到了站,三人下车,孙红梅瞧着季远跟她们一个方向走,连忙说道:“有路灯,我们家就在前面,你不用送我们,快回家吧,外面挺冷的。”

季远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了,他认真地说道:“阿姨,我家也是这个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  小样儿,还觉得我们阮软不懂,你已经被发现了!!!感谢在2021-09-16 22:07:27~2021-09-16 23:52: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