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四章 能怎么办?我就静静地看你们表演

第四章 能怎么办?我就静静地看你们表演


话说当日就在朱慈烺沉睡后不久,抱着他的年轻人尤自在兴奋个不停,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嘴里还在碎碎念个不停。

  终于年轻人停下了脚步,将朱慈烺交给了在一旁候着的宫女,吩咐道,快送去给奶娘照看好了,要是出什么问题,看朕不打死你们。

  朱慈烺的降生,这让十八岁的大明天子崇祯皇帝朱由检大喜过望,亲自为嫡长子赐名“慈烺”。

  但是年轻的皇帝还是兴奋不已,他觉得这样的大喜事,不能只是自己一人高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得让天下人都知道,都和他们的君父一起分享,一起庆贺,一起狂欢。

  毕竟他有了皇儿,大明帝国就有了接班人,这是国本,这是多么大的喜事,于是在告诉群臣之后,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崇祯皇帝郑重其事地下诏晓谕天下:

  “朕为帝王应天历而奉宗祧,首重元储。尤隆世嫡,朕以渺躬,嗣位丕基,祗念我皇祖皇考,集庆发祥,源深绪远。

  伫昌嗣续,仰慰治谋。兹荷上帝居歆,宗祊垂佑。二月初四日第一子生,系皇后周氏出,中闱开冢嫡之先。万国惬元良之祝。”

  崇祯帝不仅通过晓谕全城的方式进行宣告,还通过帝国正式的圣旨,用最正式的官方渠道发布,以此表示自己获得嫡子的兴奋之情。

  崇祯二年,北京,紫禁城内,伴随着一声啼哭,皇后周氏诞下了一名龙子的消息,也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到了后宫中的众人耳中。

  “没想到还是被她抢先生了儿子。”田妃田秀英听闻了朱慈烺出生的消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中沉思良久,不由得恨恨地说道。

  尤其是听说,皇帝刚下早朝,听闻皇后待产的消息后,竟然是奔跑而至,完全不顾帝王的威仪,慌得那位叫王承恩的太监带着一众宫女太监一路随跑,生怕皇帝一不小心摔着。

  看见孩子的那一刻,皇帝竟然不顾礼仪喜极而泣的消息,更是让田妃妒火中烧,久久不能平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就你能生?咱也能生。

  田妃也不是吃素的,这段时间,趁着皇后怀孕,她也是使出十八般武艺,将皇帝迷得六魂颠倒,也期盼着自己也赶快怀孕生子,可惜千算万算,肚子还是不争气,真是可恶,老天都不帮我……

  “哦,皇后生了皇子了?”袁妃听到这个消息只是淡淡地说道。

  “皇后生了皇子,万岁爷也就有后了,天佑我大明。”这是王选侍的第一反应。

  总之,随着朱慈烺的出生,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后宫顿时就波谲云诡,暗流涌动,不同的人心思各异,一些原本潜伏于地下的暗流也开始借机推波助澜。

  这三天里,朱慈烺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每天看着这个抱着自己的人身穿黄袍,脸色疲倦,可眼底眉梢全是慈祥和温柔。

  一瞬间,他也迷惑了,这个人总是在他想睡觉的时候来看他,也许那个时间才是他下朝的时间吧?可是自己吃饱喝足就想睡觉,朱慈烺想说话,想抗议,他觉得这个所谓的父皇影响了他休息。

  但是他的每一句话都化成了一声声的啼哭,因为他根本不会说话,他挣扎地踢着脚丫,想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愤怒心情,结果却惹得怀抱着他的人更加高兴。

  这天,朱慈烺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必须给那个讨厌的父皇一个深刻的教训,不能让他再这样肆无忌惮的每天都来打扰他睡觉,趁着他再次逗弄自己的间隙,朱慈烺一泡童子尿直冲崇祯帝撒去。

  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崇祯帝果然被尿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手忙脚乱的,旁边的宫女太监们也是被吓得目瞪口呆,完全乱了方寸,只有阴谋得逞的朱慈烺暗自好笑。

  而崇祯帝也是正在逗弄着自己的大儿子,哪想到手心却摸到了一股湿湿的液体。好奇的他将手凑到鼻子下一闻,哎呀!一大股尿味Ⅰ原来是儿子“尿漫金山”啦!

  朱慈烺一见闯了大货,也是有点害怕,这毕竟是封建皇权社会,不知道自己会不有有危险,没办法,看来只有使出杀手锏啦。

  于是朱慈烺一边扯开喉咙大声哭闹,一边不停地蹬着自己那有力的小短腿。旁边的奶娘见状赶紧从崇祯帝手里接过朱慈烺,慌慌张张的给他替换衣物。

  伺候一旁的一个小宫女也赶紧拿起毛巾,拎起朱慈烺的双脚,抬高他的小屁屁,开始认真的给他擦拭起来。看着眼前正在无比认真又稍显笨拙地给他擦屁股的宫女时,朱慈烺玩心又起。

  就在那宫女认真擦拭时,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光。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就直冲她的脑门而来,溅进了她的眼睛里,然后顺着她的鼻梁,流到了她的鼻子里、嘴巴里.....

  哎呀!不好!大皇子又撒尿了!朱慈烺就这么大胆地把又一泡童子尿撒到了小宫女的脸上!那酸爽,那滋味,相信她一定会永生难忘!

  小宫女顿时惊慌失措,连忙用手上的毛巾擦脸,根本没注意到毛巾上沾有朱慈烺的童子尿......结果更加悲剧了!她的脸上不仅有一泡童子尿,还有一些“新鲜出炉”的其他不明物体.......

  哎呀妈呀!这让我怎么活啊?大皇子啊,大皇子,你惹事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刚刚被袭击的崇祯帝也是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而从门外闻声而来的田妃。一进门,她就惊呆了:周皇后的大皇子正在那里“哇哇”大哭,而她的皇帝陛下则似笑非笑,一脸的无语,旁边正在给大皇子擦拭的小宫女却哭丧着脸,一副欲哭无泪的窘样。

  看着眼前荒诞的一幕,田妃稍一愣神便又及时反应了过来,急忙上前大礼参拜:“妾身见过陛下,陛下万福金安。不知陛下在此,妾身有礼了。”

  崇祯帝见到是自己最喜爱的田妃来了,便摆摆手说道:“爱妃免礼平身,快快请起。”

  田妃见到皇帝的囧样,便说道,大皇子调皮,要么妾身回宫伺候陛下更衣。

  崇祯帝笑了笑说道,无妨,朕就是过来看看皇儿,不碍事。等下朕回宫再换吧。

  田妃一边心里嫉妒不已,一边面上却是显得十分平静,想表现自己的娴淑,就斥退了那小宫女,说道,笨手笨脚的,你且退下,待本宫亲手给大皇子替换衣物。

  说着田妃就上前来帮朱慈烺替换衣服,朱慈烺知道这就是自己母亲今后主要的竞争对手,也是多次引起父母之争的导火索,甚至田妃还想让自己的儿子抢夺太子之位。

  哼,不知天高地厚,朱慈烺此时真是再想给她来上一发童子尿,可惜,经过刚才的两次超常规发挥,他已经没库存了,只能有这个美好的构思,却没这个能力来实施了。

  唉,徒呼奈何。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尿到没时可奈何?嗨,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变成个小屁孩,心思也更着变坏了?也变幼稚了?朱慈烺暗自警醒自己。

  就在朱慈烺胡思乱想之际,大腿根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却原来是田妃趁着帮自己替换衣物的时候暗下了狠手。

  这该死的女人,可不能放过你,一时间朱慈烺便大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惨,一时间那是风云变色、天昏地暗,直哭的嗓子都哑了。

  崇祯帝看得有些奇怪,就上前检查了起来,看到自己的便宜老爹来了,朱慈烺伸出自己的小短手,吃力的拉起裤子,露出了被掐红了的大腿,继续哇哇大哭。

  田妃见状只好不好意思的说道,妾身没打理过小孩,手脚不知轻重,还请陛下恕罪。

  “唉,这些个小事儿还是让下人来干,爱妃也不用自责。”崇祯帝一边淡淡地说道,一边心里也是起了小心思。

  这一切,都被躺在襁褓里的朱慈烺看了个明白,咱可不是小白,咱清楚着呢,想害我,不给你穿个小鞋那不是便宜你了。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走着瞧,朱慈烺一边暗自腹诽,一边又能怎么办?这幅小身板,啥也干不了,连个话都说不了,只能静静地看你们表演!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