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五章 第五章 田贵妃的阳谋

第五章 第五章 田贵妃的阳谋


就这样,朱慈烺默默地看着身边的人一一登台表演,有真心来探望的,有逢场作戏的,有心怀嫉妒的,不一而足,而他却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静静地看着。

  而他的便宜老爹总是每天都会在下朝后,直接奔赴钟粹宫来看望他,每天都要逗弄他许久,显然对他的喜爱溢于言表。

  为了配合崇祯帝的表演,朱慈烺只好改变自己天然形成的作息规律,一改新生小儿反日常的生活定律,在晚上不困的时候就凝神聚焦看书。

  果然,这幅小身板支撑不了不久,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终于可以和正常人一样,晚上睡觉,当然了,作为小孩子他白天也睡觉,只是在父皇崇祯帝来的时候硬撑着不睡觉。

  每天当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远远传来,朱慈烺立即就条件反射般的醒来了,好在第一时间给崇祯帝一个甜甜的微笑。

  而每当看到自己心爱的皇子时,崇祯帝的心都要萌化了,感觉一身的疲惫都消失到九霄云外了,儿子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最好的安慰剂,在这里他忘却了朝堂上的一切不愉快。

  崇祯二年(1629)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年,这些天,朝堂各种的坏消息困扰着他,二月初八日大明朝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户科给事中刘懋上书“请裁驿站冗卒,岁可省金钱数十万。”

  崇祯悦,遂裁驿站卒。其时陕西加派之赋数目日增,吏因缘为奸,民大困。山、陕游民至是求为驿卒而不可得。是时,陕西灾荒连年。于是,饥民,失业驿卒和逃亡士兵纷纷投入起义军。

  当崇祯帝来看望自己的大皇子的时候,还得意洋洋地和他说他的这件丰功伟绩,仅仅裁撤驿站这一项,每年就可为朝廷节省几十万两白银,又可以办多少大事,真真是利国利民。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幼小的儿子完全听不懂自己的絮絮叨叨,可是作为大明帝国的掌舵者,好不容易有了一项大举措,年轻的皇帝还是希望有人可以和他分享,而这个不会说话,不懂事的儿子就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他认为完全听不懂的儿子不仅听明白了,要不是小身板太小,要不是还不会说话,朱慈烺都想要跳起对崇祯帝暴击三千点,大骂三天三夜的败家子。

  你个昏君,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举措,让李自成、张献忠之流因此失业,不得已浩浩荡荡的加入了造反大军,裁员不仅达不到效果,还葬送了大明三百年江山。

  这一点后世的大老板们也要引以为戒啊,难说哪天你不小心裁撤的职员就成为你们公司的掘墓人,切记切记!

  可惜,小屁孩朱慈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露出甜美的微笑看着自己的父皇,让崇祯帝误以为自己英明无比,连自己那么小的皇儿都是一脸崇拜,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也就更加勤快的跑钟粹宫。

  而朱慈烺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的崇祯帝不仅不收敛,反而在酝酿着大案,很快就在朱慈烺降生七天后,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正月二十一日,思宗召见阁臣韩爌、李标、钱龙锡、吏部尚书王永光、都察院左都御史曹于汴等于文华殿,谕定魏忠贤逆案。

  韩爌等不愿树怨太多,仅定四五十人以上。崇祯不悦,令以“赞导”、“拥戴”、“颂美”、“谄附”等为目,将魏忠贤党人罗列其上。

  三月,韩爌等奏上逆案,崇祯亲自裁定。自魏忠贤、客氏磔死外,其余以六等定罪。

  崔呈秀等以“首逆同谋”罪立斩;刘志选等以“交结近侍”罪,俱斩,秋后处决;

  魏广微等十一人与魏志德等三十五人,俱充军,罪名“谄附拥戴”,太监李实等以“交结近侍又次等”罪,俱充军;

  顾秉谦等一百二十九人以“交结近侍減等”罪,坐徒三年,赎为民;黄立极等四十四人革职闲住。

  崇祯二年的魏忠贤逆案又让很多人被杀得人头滚滚,有些人是罪有应得,有些则是被波及无辜,无限扩大,而这一切,朱慈烺依旧只能静静地看着,啥也做不了。

  谁让他是个小屁孩呢,这个世界是没有小屁孩的舞台的,不行,得改变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才行。

  前世媒体人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惯了,现在每天吃吃了睡,跟养肥猪似的,实在是太累了,比干活还累。

  真是人到中年才明白,当心感到疲惫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累,这种“累”讲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然而对于每个人来说,身体上的疲惫其实并不可怕,因为一个人的身体哪怕再怎么累,让他休息休息也能缓解过来,最怕的就是一个人心累了。

  有句话这样说:“心已死,恨无用。”由此可以看出心累的时候,才是一个人最累的时候。

  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朱慈烺无语问苍天!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