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十三章 收买人心

第十三章 收买人心


在出钟粹宫的路上,朱慈烺为了拉近和张翠儿的距离,便说道:“张姑姑是哪里的人啊?”

“奴婢是绍兴府诸暨县下湖村人。”张翠儿小心地回答道,她也摸不清这个大皇子今天是发什么疯。

“哦,是个好地方,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诸暨可是越国故地、西施故里、越王勾践图谋复国之所。”朱慈烺慢慢说道。

“咦,大皇子听说过奴婢的老家。”张翠儿有些惊喜,她本来也就随口一说,毕竟这个小屁孩啥也不知道,你和他说什么,他都不会知道的,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嘛。

可是没想到,大皇子竟然知道诸暨,还知道什么越国故地、西施故里,这可就有些奇怪了。

朱慈烺也不知道自己的奇异表现已经引起张翠儿的警觉,还在自顾自地说道:“张姑姑入宫多少年了,可有回去过老家啊?”

“奴婢进宫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奴婢是万历皇爷时入的宫,入宫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张翠儿幽幽地说道。

开玩笑,明朝宫女们一经选入繁花什锦、亭台楼阁的后宫深宅大院,就犹如被投入了“牢笼”,便终身失去自由,大都是衣食菲薄,住所简陋,终身苦役,不能与父母相见。繁琐的礼节,森严的等级,不时的凌辱,几乎无出头之日。

明朝后宫的人员补充,一般是通过举办宫廷的大型选美活动,在全国各地物色出十三岁至十六岁的未婚淑女以充后宫。

试想,举国美女经历各省、府、县的层层选拔,最后选中的不超过一百人,真可谓几十万里挑一,也就是说明代的宫女大都是人间顶尖美女。

然而当这些美女一走进明朝皇宫那一刻起,便意味着失去了人身自由。

她们不仅过着衣食菲薄、住所简陋、终身苦役的宫廷生活,而且还要遭受不时的心理生理凌辱,甚至是被打被关的痛苦生活,有些人还将面临殉葬、杀头、凌迟的悲惨结局。

明代的宫女们是被严格控制的。她们除了完成各种苦役之外,还要经常在知书女内官的教习下读《女训》、《女孝经》等书以扭曲她们的心灵,成为统治者的玩弄对象。

明朝规定:“宫嫔以下有疾,医者不得入,以证取药。”宫嫔尚且如此,宫女自不待言。

据《明宫史》记载:在金鳌玉水桥西、棂星门迤北羊房夹道,也就是今天的养蜂夹道,有内安乐堂,其中“有掌司总其事者二三十人。

凡宫人病老或有罪,先发此处,待年久方再发外之浣衣局也。”这就是说,宫人得了病,或是年老了,要和有罪的人一样,发配到这里靠自己的生命力延续时日,其实就是等死。

明代的宫女苦也是最出名的,明代的宫女是选秀进来的,最好的给皇帝为妃,次的给皇亲,最后是去当宫女。

明朝宫女一生锁闭深宫,供帝王玩弄和役使,直到死亡。如果不是有名的宫女,都不会赐墓,而是火葬,就是一把火烧了,然后丢入枯井中了事。

据清代文人刘廷玑的《在园杂志》卷三中说:“墙固垒垒,碑亦林立,……每于风雨之夜,或现形,或作声,幽魂不散。”

清初的文人沈椿也在他的《宛署杂记》中说,宫女临死时,都遗言不要把棺材埋得太深,她们认为埋得越浅越可以早些转世投胎,重新过个有生命、有意义的人生。

而这些,朱慈烺是不知道的,只是来自后世自由平等观念深入人心的时代的他也觉得几十年不给人走出宫门实在是太过分,太不人道。

于是朱慈烺说道,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回去看看,嗯,应该是有机会回去看看的。

听着朱慈烺好像自言自语般的言语,张翠儿只是当小孩子的玩笑话罢了,一入宫门深似海,哪有那么容易。

听到张翠儿说起诸暨,朱慈烺就想起了后世闻名全世界的淡水养殖珍珠基地,而自己以后要搞钱,人工养殖珍珠也是条好路子。

于是,朱慈烺继续问道张姑姑可还记得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张翠儿又是一愣,大皇子这是认真的?随即便赶紧回答道:“我离开之时父母俱在,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只是这都二十年过去了,弟妹现应该都成亲了吧?可惜女儿不孝,不能侍奉双亲,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说着,张翠儿语调低沉,双眼含满了泪水,旁边跟随的几个宫女和太监也是面露戚戚然,显然是被勾起了思乡之情。

随即还是张翠儿很快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失态了,便急忙要跪下请罪。

朱慈烺说道,儿女思念父亲是正常的事,百善孝为先,有这个心思说明你们至臻至孝,这是很值得提倡的,同时也说明宫中的一些制度不合理,需要改善。

听到朱慈烺竟然批评竹制,几人虽然都觉得他说得对,可是也不敢公然附和。毕竟没人敢追究朱慈烺的,但是不代表就没人来管他们。

宫中是非多,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要能够守着自己嘴,不该说的话不时候,不该做的事不做,能够不显山露水,那么就是一种最稳妥的态度。

见大家都不说话,一时间有些冷场,朱慈烺只好没话找话,说道,在这里住了许久,我都还不知道这钟粹宫是什么时候建成的啊?

见朱慈烺发问,张翠儿说道,钟粹宫可是东六宫之一,位于景阳宫之西,承乾宫之北。于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建成,初曰咸阳宫。

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更名钟粹宫,隆庆五年(1571年)改钟粹宫前殿曰兴龙殿,后殿曰圣哲殿,一直都是皇太子居处,后来又复称钟粹宫。

哦,原来是这样,张姑姑真是博学,朱慈烺夸赞道。

“在这宫里待了二十年,别的不知道,这宫里的哪处没去过,逐渐就都熟悉了,这不值得大皇子夸赞。”张翠儿谦虚地说道。

在张翠儿的带领下,朱慈烺转了一圈钟粹宫,发现这钟粹宫可真也不算小了。钟粹宫为二进院,正门南向,名钟粹门,前院正殿即钟粹宫,面阔5间,黄琉璃瓦歇山式顶,前出廊,檐脊安放走兽5个,檐下施以单翘单昂五跴斗拱,彩绘苏式彩画。

殿前有东西配殿各3间,前出廊,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苏式彩画。后院正殿5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苏式彩画,两侧有耳房。

东西有配殿各3间,均为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朱慈烺大概目测了一下,这钟粹宫南北长约47.38米,东西宽47.9米,平面近方形,分成前后两进院,前堂后寝。

自己居住的后殿左右两侧还有较矮的东西耳房和卡墙,自成小院。后院甬道西侧有井亭一座,是一座典型的宫中宅院。

大概转转,花了半个多小时,张翠儿怕朱慈烺着凉,便催着返回寝殿,朱慈烺也不好反对,就被他们抱着又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朱慈烺问道,张姑姑,你们吃饭都是要到尚膳监那边吗?这里过去远吗?

张翠儿觉得朱慈烺今天有些奇怪,怎么都是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于是说道:“是呀,钟粹宫没有厨房,我们都是去尚膳监那边领取饭食。”

“哦,我知道了,我看你们也要照顾我,有些姑姑都领不到热饭食,这很不好,等下父皇来了,我问问能否咱们钟粹宫的能自己单独开伙食。”

听完朱慈烺的话,大伙儿又是被雷到了,大皇子竟然关心他们这些小人的生活,不管此事能不能成,都应该感谢大皇子。

于是一帮人都跪了下来齐齐说道:“谢大皇子关心,奴婢们铭感五内。”

朱慈烺也是暗自发笑,举手之劳而已,自己身边的人都收买不了,那以后还怎么混?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