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十七章 京城保卫战

第十七章 京城保卫战


就是在这样风雨飘摇的日子里,周皇后又要生了,是的,时隔不到一年,周皇后又要生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接近一年来,周皇后很少来看望和照顾朱慈烺的原因。

因为刚好生完朱慈烺还不到一个月周皇后又再次怀孕了,朱慈烺也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无知,完全是不讲一点点科学道理啊,知不知道这样很伤身体啊?

随着周皇后生产日期的来临和战事的一触即发,崇祯帝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来朱慈烺这里了,朱慈烺身边的人都没办法走出皇宫。

平时里这些人都围着他打转,其他人也不会来钟粹宫。因此一下子,朱慈烺就好像被断了信息源,成为了聋子瞎子,对京都内外的情形完全不了解了。

虽然知道了历史进程,可是那是书上的历史,谁知道现实的社会是否按照那个书上的历史进行呢?于是朱慈烺也是有点小担心,显得惴惴不安的模样。

这天,朱慈熄正在钟粹宫里甜甜地睡着,睡梦里突然被什么声音不断侵扰着。

于是,被惊醒的朱慈娘猛然睁开了双眼。

“大皇子,醒一醒,醒一醒。”

朱慈娘听出了是张翠儿的声音,话语里面全是焦急。朱慈娘心中一突,习惯性地想坐起来,努力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还做不到。

唉,小屁孩就是麻烦,得赶紧学会走路才行,要不然自己完全是什么都不做不了啊,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做不到。

“大皇子,王公公在殿外候着呢,想要见您呢?”烛火下,张翠儿满脸焦急,脸上还有一层绵密的汗珠,看来是真的很着急。

来了,果然是来了。这是出了什么事?能让崇祯帝的影子王承恩都大晚上巴巴的赶过来?

朱慈娘先是一惊,然后强迫自己定下心来,该来的终究会来。躲不过就坦然面对吧,毕竟现在还不是1644年,因此还能有什么比大明王朝更惨的事?

“王公公来了,那怎么还不快请进来,怎么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朱慈烺假装训斥道。

“大皇子,您就别怪他们了,是老奴让他们先进来通传的。”说着,王承恩就走了进来。

进来后,王承恩还要装模作样的下跪行礼,却被朱慈烺制止了。王大官,您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大事的发生了?朱慈烺发问。

“不知道什么原因,袁崇焕一入京城,陛下就令锦衣卫逮捕了袁督师,并将袁督师下了大狱,袁督师的部下祖大寿带着一万多的关宁铁骑跑了。

现在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大事,老奴心里实在不安,外面建奴还未撤兵,老奴担心现在处置袁督师会引起不利反应。

就怕那个祖大寿跑回辽东之后叛乱或者投敌可就糟糕了,所以老奴斗胆请大皇子去劝一下陛下,以大局为重,暂时不要处置袁督师。”

好吧,看来袁崇焕的命运还是改变不了,就是自己去了估计也难以改变历史进程,不过再难,总要试试吧?

“那就烦请王大官朝前带路,为了大明江山永固,慈烺愿意一试。”朱慈烺大义凛然地说道。

朱慈娘立即更衣洗漱,然后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被张翠儿抱着,跟着王承恩一起前往乾清宫而去。

皇城内,很是清冷,天色开始灰暗,偶尔遇到的宫人都是脸色仓皇。

路上,听王承恩讲述,朱慈烺才知道,建奴兵将至京城,营于城北土城关之东。初六曰都督大同总兵官满桂入援,以五千兵先至德胜门外。满桂与敌战时,城上开炮助之,误伤满桂军队,满桂亦负伤。

十一月二十四日,皇太极因在广渠门作战失利后,移军南海子休整。

十一月二十七日,双方又激战于左安门外。皇太极对袁崇焕不能战胜,便施用“反间计“,陷害袁崇焕。皇太极对俘虏的杨太监透露后金与袁崇焕已有密约,然后放其回京报告。

当时在广渠门之战前后,袁崇焕率领的关宁军多次要求入城休整,均未获得允许(大明有勤王援军不得入城的规定)。

后来袁崇焕又多次要求入城,索要粮饷。被阉党诬称“通敌谋叛”。十二月,陛下同意袁崇焕进城“议饷”。

袁崇焕来到京师城下,京师这时是九门戒严,城门禁闭。城上用绳子吊下筐子将袁崇焕和祖大寿提上城头。

袁崇焕到了平台之后,万岁爷严肃地坐在那里,没有议军饷,而是下令将袁崇焕逮捕。祖大寿在旁见此情景,战栗失措,立刻率师1.5万人逃离京师东返锦州。

原来如此,这件事情,朱慈烺记得后世的学者张岱在他的《石匮书后集》里面有记载;明代史书《明季北略》记述袁崇焕被捕的过程:锦衣卫扒去朝服,捆绑,带上刑具,押送至锦衣卫大狱。

朱慈娘来到乾清宫东暖阁,经过通传,他被抱入了东暖阁。暖阁内,崇祯黑脸坐在上首。

看到是朱慈烺来了,才知道的脸色有些好转,不过转瞬间又黑了下来,喝道“是谁将大皇子带来的?”

王承恩闻言立时下跪,磕头如捣蒜哭道:“是老奴见到陛下生气,怕陛下气坏身体,就斗胆请了大皇子前来。请陛下恕罪。”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