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二十九章 宣慰九门

第二十九章 宣慰九门


朱慈烺知道皇帝一家对自己有了不满和戒心,看来谁也不是傻瓜,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在这些老狐狸面前还是太嫩了,以后还是要注意,不能这样急功近利。

于是朱慈烺继续说道:“儿臣知道了,以后不敢了。”

有错就改还是乖宝宝嘛,朱慈烺仗着自己年幼,相信只要积极认错,应该就能蒙混过关。

果然,崇祯帝说道:“皇儿还年幼,容易被人利用,这次的事也是个教训,今后可要多注意,那个高文采不是什么好人,等京师的事了,就远远的打发去南京吧。皇儿切记要亲贤臣远小人,多和正人君子交往,不要轻易被小人蛊惑。”

看来高文采是被崇祯帝记恨上了,不过也没办,为了大明的大业,为了万千的大明子民,只有牺牲你了,朱慈烺在心里想到,等将来,我会补偿你的。

于是朱慈烺又说道:“谢父皇教诲,儿臣知道了。儿臣明天还想继续去其他城门宣慰,毕竟如果只取安定门和德胜门容易让其他门的军士失落。

儿臣听人说,‘这世间的事,不患寡而患不均,值此大敌当前,如果其他地方的军士起了怨望之心就不好了。’”

“好,我儿甚是明礼!”崇祯帝老怀大慰,开心不已,觉得孩子长大了。

“还有孩儿有个小小的请求?”朱慈烺怯生生地继续说道。

“哦,皇儿还有何事?”崇祯帝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

“孩儿想在这些日宣慰城防期间,暂时住到信王府去,儿臣都还没有去过咱们以前的家呢?就想去看看。”朱慈烺又一脸天真地说道。

咱们以前的家,触动了崇祯帝的心,不由自主的他也想起了在信王府的日子,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那你就回去住几天吧,替父皇好好看看以前的家。

说到这里,崇祯帝喊了一声:“王伴伴。”

王承恩应声而入,“老奴在,陛下有何吩咐?”

“你去让曹化淳先行去往信王府安排,明日皇儿回浅邸居住一段时日。”崇祯帝说道。

“这是又闹哪一出啊?”王承恩心里抱怨,面上却是不显露,说道:“老奴遵旨,老奴这就去办。”说完急匆匆的离开了。

朱慈烺见事情都办妥了,也就和崇祯帝告退离开了,崇祯帝还要处理很多的国事,也就摆摆手,让朱慈烺自行离去。

等朱慈烺回到自己居住的钟粹宫,闻讯的张翠儿慌忙率领众人迎了出来。

“大皇子殿下终于回来了,可是吓死奴婢了,这回来就好了。”张翠儿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说道。

“明儿留几个人守钟粹宫就行,我明儿晚上打算暂时居住到信王府,父皇虽然已经派曹化淳去先行打理了,但是你们明天也跟着过去,提前在信王府等我。”朱慈烺一回来就说道。

于是在张翠儿目瞪口呆中,朱慈烺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在钟粹宫众人伺候下安然入睡,也是,辛苦一整天了,这幅小身板也是受不了。

第二日一大早,朱慈烺就在张翠儿的陪同下,在锦衣卫的护卫下离开了皇宫大内,这次朱慈烺谢绝了大汉将军们的护卫,这些人就是些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还是锦衣卫好。

出了皇宫,朱慈烺来到了东直门,这是京师九门中最贫之门,为木材进京之门,不过这时是战时,也就没有什么运柴的车进出了。

反而是大门紧闭,朱慈烺也不管这些,还是按照昨天的套路,慰问军士,和大家拉家常,询问困难,而且今天时间相对较多,朱慈烺也就不着急,慢慢的和士兵们拉近关系。

当然了,这也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不一会儿金声也闻讯赶来过来,朱慈烺只是和他微微打了一下招呼,就继续自己的工作,金声待了一会儿就离开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这的确是一心为公的人,这要是后世那些马屁精,得知领导来视察,那还不得巴巴的在自己的辖境线上等候着,一路带到高速入口。

还要提前和高速收费站打好招呼,像伺候老爹一样供着捧着,深怕那里招待不周,一路陪吃陪玩。

等临走还要送一堆土特产和一个文件袋,再亲自送到收费站出口,路上还要发个短信,叮嘱领导一定要亲自拆开文件袋。

哪像金声这样的,简单的打完招呼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这要是在后世怕不是立即就被穿小鞋,甚至罢官免职、狠一点的寻个错处,将你锒铛入狱,以儆效尤。

不过这样也好,每人陪伴,可以了解到真实的情况,虽然朱慈烺自己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过知道一手的资料总是好的。

离开了东直门,就来到了朝阳门,这是平时运送粮食的门,果然刚来到这里,就见到了早在此等候的高文采和冯铨,朱慈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宣慰军士。

果然冯铨见到了朱慈烺那是满脸的激动,恨不得立即就冲上来跟朱慈烺效忠,不过见到朱慈烺的神色和高文采紧紧盯着他,又只好继续作扮护卫的锦衣卫。

等离开朝阳门,前往广渠门的路上,朱慈烺才叫住了冯铨,冯铨闻听叫唤,立时蹦跶到朱慈烺身边,神色激动哽咽地说道:“罪臣见过大皇子殿下,请恕罪臣不能全礼。”

朱慈烺微微摇摇头,说道,“冯卿,不必客气,孤不是那些注重虚礼之人。”

“你的事,昨日我已经求的父皇同意,你回去之后速速凑齐银子,将其存入钱庄,然后提取两万两的现银,送到信王府来,孤这些日暂时居住在那里。

家里在京的产业一时不好处理的,就将房契送来折价,总之只要你诚信办事,孤不会亏待你的。现下的情况你是清楚的,除了孤以外,没人可以保你复出。

而且,今后,父皇要是继续清查魏逆阉党之时,也只有孤能保你。等京师的事了,你先去干着,等日后干出成绩,孤自会保举你出任更高的官职。

不过中枢你就暂时不要想回来了。一切静待日后再说吧。冯卿你还年轻,还等得起,慢慢等候吧,总有机会的。”朱慈烺语重心长地对冯铨说道。

其实只要能复出,冯铨就很心满意足了,他本来就想捐钱先干个闲差,只要能出来做事,他相信凭自己的本事,将来定能重新出人头地的。

现在听了朱慈烺的话,他是能到地方任职了只是不知道是去哪里?而且他也知道现在的大环境,他要是在朝廷为官,那还不被人分分钟整死。

“罪臣感谢殿下栽培,罪臣铭感五内,来日一定结草衔环,全力报答大皇子殿下。”冯铨立刻表忠心说道。

“孤看你是个人才,所以才尽力挽救一下,你可不要让孤失望,现下虽然说父皇同意了,可是要说服内阁还是个大麻烦。

你就安心的处理家产,京城就什么产业也不要留了,给人一种倾家荡产的感觉,知道吗?等下孤去往下几个门宣慰的时候,你就找个机会离开了吧,不要让人发觉了。”朱慈烺再次叮嘱冯铨。

说完之后,朱慈烺就离开了,东便门、广渠门、左安门、永定门、右安门、广安门、西便门、一个门都不漏,一一宣慰过去。

期间,来到了永定门的时候,正赶上士兵们吃饭,朱慈烺也不嫌弃,让人盛了一小碗糙米饭给自己,在现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朱慈烺吃完了这一碗配上咸菜的糙米饭。

吃完了,朱慈烺说道,咱们的将士苦啊,还是要想办法让大家吃的好一点才是。

守城的军士都被感动得不行,这些他们大头兵吃的东西,别说像大皇子这样的贵人,就是军中的把总千总也不可能吃这个。

一时间大明万岁、皇帝陛下万岁的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很多军士都哭了,要不是朱慈烺极力制止,“大皇子殿下千岁都要被叫出来了。”

他现在只是大皇子,没有任何的封爵,这“千岁”只有皇后娘娘、皇储(也就是太子)、亲王等极少数人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叫。

他目前可不够格,要是被乱叫了“千岁”那不是僭越了吗?会惹麻烦的。这样的事可不能干,于是就在有少数人叫了出来的时候就被朱慈烺快刀斩乱麻的制止了。

好险,差点被陷害。朱慈烺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的小心肝。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