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三十二章 密会冯铨(一)

第三十二章 密会冯铨(一)


于是朱慈烺便带着一大堆人吃饭去了,可惜朱慈烺现在还小,还要喝奶和吃些辅食,面对一大桌的珍馐美味都动不了筷子,只能浅尝辄止的随意尝了尝味道,谁让他还太小了呢?

随意吃了几口,朱慈烺便说道,我吃好了,你们吃吧,然后便离开了饭桌,返回小院里烤火,他知道自己不离开,张翠儿他们也放不开,不能好好吃饭。

就在朱慈烺正在悠闲地烤着火的时候,一个钟粹宫的小太监来通报,说是有位锦衣卫奉高文采高千户的命令,来给他送点心。

“这是谁啊?找借口都这么蹩脚吗?”朱慈烺一面暗暗腹诽,一面说道:“有检查过腰牌了吗?”

“门口的锦衣卫都检查了,小人也认真查看过了。”那小太监认真地答到。

“好,那就让人进来吧!”朱慈烺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一会儿,就见到了冯铨巴巴的提着一个食盒小跑着进来了。见到朱慈烺便急忙跪下说道:“大皇子殿下,小人奉我家高千户之命,来给大皇子殿下送点点心来。”

“这么冷的天,难得高千户还惦记着孤,看你也冷坏了,想来烤烤火吧?。”朱慈烺淡淡地说道。

“谢大皇子殿下,小人可不敢,就这样站着回话就行了。”冯铨乖巧地说道。

“行了,你们先下去吃饭去吧,孤正好有空,和这个锦衣卫的兄弟聊聊天。”朱慈烺再度吩咐道。

伺候朱慈烺的几个太监宫女也知道大皇子殿下最喜欢一个人询问别人,便都知趣地离开了。

见所有人都离开了,朱慈烺便板下脸来说道,“冯大人,你这样冒冒失失的跑来,就不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给孤带来麻烦吗?”

冯铨一听,又是被吓得跪了下来:“请殿下恕罪,我这是想早点把事情办好,的确有些冒失,请殿下治罪。”

朱慈烺心想,治罪,我怎么治你的罪,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不过罢了,刚好我也很缺钱,你亲自来一趟也好。

于是便说道,“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那可是谁也救不了你。”

“罪臣知道,以后一定谨记殿下教诲。”冯铨是连连点头不已。

“冯卿可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造化弄人,时运不济,不过还好有孤看到了你的长处。”朱慈烺以来就先定下了调子。

冯铨赶紧表态:“殿下对罪臣的宽宥之恩天高地远,罪臣一辈子都报答不完,唯有谨慎勤勉做事,来世结草携环已报殿下大恩。”

历史上,冯铨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十九岁就中进士,还是在北直隶这样的京畿之地,才学可谓是不一般。

中进士后就入选翰林院庶吉士,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授翰林院检讨。与其父冯盛明同朝为官,人称“小冯”或“小冯翰林”。

“我知道,你为人至孝,多次为父鸣冤,我也是看重你这样一点。”朱慈烺继续侃侃而谈。

这次冯铨就更吃惊了,他原本以为大皇子肯定是受到皇帝的授意,来谋夺他的家产,哪想到朱慈烺竟然知道得这么多。一时间也是犹疑不定。

“我听说,天启元年(1621年),你上书为父伸冤,救了你父一命。你也随父回籍。天启四年(1624年),魏忠贤到涿州进香,你为父鸣不平,被迫投奔阉党。”朱慈烺继续放大招。

冯铨一听顿时跪下哭泣道:“还是殿下知我啊!”

“唉,真是其志可嘉,其情可悯,其行可原。”朱慈烺再次感叹,还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其实还有一句“其心可诛”朱慈烺没说。

这次冯铨是彻底被震惊了,立时嚎啕大哭起来,“生我者父母已,知我者殿下矣。”

看着冯铨的表演,朱慈烺也是一阵无语,难怪此人可以历经明朝、大顺朝、再到满清都能混得开,在满清时代还不停地被升迁,真是够无耻的。

“冯卿快快请起,可千万别这样了。难说门外隔墙有耳。”朱慈烺也只好装模作样的说道。

“冯卿可是觉得孤有意谋算你家家产?”朱慈烺继续说道。

“罪臣不敢,罪臣身家性命都是殿下给的,殿下想要什么随时都可以拿去。”冯铨估计表忠心说道。

“孤也不白拿你家的东西,孤曾经听过一个故事,冯卿可是熟读史书,比孤知道得多,可是今天孤还想再说一遍。”朱慈烺继续说道。

西汉刘向的《战国策·秦策》中有一个故事,

濮阳人吕不韦去赵国首都邯郸经商,看到秦国人质孝文王的庶子异人,回去以后就对父亲说:

“耕田的利润有几倍?”

他父亲回答说:“十倍。”

“经营珠玉利润有几倍?”

他父亲回答说:“一百倍。”

吕不韦又问:“拥立国家的君主可以赢利多少呢?”

他父亲回答说:“无法计算。”

于是吕不韦就说:“现在我们每年辛苦耕种,仍然不能获得温饱或发财。但是假如能建立国家,拥立一个君主,就可以把利润传给子孙,我现在决心去做这件事。”

“冯卿以为然否?”朱慈烺盯着冯铨问道。

冯铨听了心都要激动的跳出来了,朱慈烺这是以吕不韦来比喻他啊?这是以后要当丞相的啊?可是面上却不敢流露,急忙说道:

“罪臣不敢相比吕相那样的大人物,但是罪臣必定倾全家之力,相助殿下。”

“好,孤也不白拿你家的银钱,就当孤暂时向你借的吧,等以后孤定会十倍百倍的还于你家。”朱慈烺拍胸脯保证。

冯铨急忙表态:“这是罪臣心甘情愿送与殿下的,还请殿下笑纳。”

见到冯铨如此上道,朱慈烺也是暗暗高兴,毕竟这是他收服的第一人,高文采是利用崇祯帝的名义骗的,金声是利用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的小伎俩逼迫的,算不得收服。

到这时,朱慈烺才明白为什么历史上的昏君都喜欢用奸臣,喜欢用小人,那真是太省心了。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