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觅天迹 > 第二十九章 暴露

第二十九章 暴露


  洁白的石路上,一道身影越行越远,身影消失在尽头。

  石路上,一位白袍青年站在中间,目光看着身旁。

  他的身旁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倒塌在地,一位黄袍青年依靠在木墩旁,头垂下去,嘴角还沾着鲜血,身旁还有个白袍少女搀扶黄袍青年。

  “师兄,这该如何是好?”白袍少女担忧问道。

  白袍青年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看着那身影离开的地方。

  过了片刻,白袍青年开口说道:“不管如何,我们只需上报即可。”

  “李茂虽然实力一般,但其父在门内地位不低,这些年在门中的威望也压过不少长老。”白袍青年平淡道。

  他双手负背,目光平静,道:“若非其父,燕师妹你认为李茂何德何能加入我们队伍?”

  “其父对于这独子倒是宠爱,这些年李茂实力大涨其中李长老可没少花心思,不过居然还被此人一招制服,不简单...”白袍青年眉头一皱,看着远去的陈焕。

  白袍少女没敢说话,她实力虽在门内排名靠前,算得上是天骄之子,门内重点培养。但是论靠山,还是比不顾李茂,平日厌恶李茂,但是还是忌惮其父忍声吞气,不敢表现出来。

  “师尊曾与我说过,李长老这十多年内神功大成,怕是离尊主之位不远。那人不知道是有把握还是自作镇定,倒是有趣。”白袍青年平淡道。

  白袍青年没有将李茂的父亲放在眼中,他乃是春堂堂主的真传弟子,乃是下任年主的候选人之一,门内重点培养之人。

  “真是有趣,不知能否在内门大比探出其实力。”白袍青年微笑道,那一双眼中意味深长看着陈焕离开的地方,不过看这内门大比即将开始,此人却离开宗门。

  “执法堂的人应该要到了,燕师妹你自行解决,如实上报即可。”白袍青年说完,只身离开。

  而白袍少女领命,静静等待着,等待执法堂的任前来。

  。。。。。。

  陈焕身影在连云山脉穿梭,他跟半年前比已经天差地别,赶起路来快不知几倍。

  半日后,已到午时。

  陈焕来到一个小镇上,正是青云镇。

  此刻小镇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商队进进出出。

  走入小镇的城门,城门内无数商贩正在叫卖着,商队们也驻扎在此地。

  而镇子的一处,挤满着人,是一块公告栏。

  一道声音传入陈焕耳中。

  “药轩阁加悬赏金了,提供找到凶手的线索,赏金千两!”

  陈焕听闻,眼中闪过一道银光,站住脚步,往那处看去。

  他走入人群中,透过人群,看到公告栏上挂着一张海报,身旁有一个青衣青年站在身旁。

  “药轩阁追缉杀害药轩阁少主真凶,提供线索者赏金千两!将真凶首级上交药轩阁,赏金万两外加百年何首乌!”纸张上还印着药轩阁的印章。

  就在陈焕查准备离开时,那日自己已经把周围的痕迹打扫干净,应该找不到自己头上。

  一名青衣青年从人群中跑出,然后将一张海报交付给站在公告栏旁的青衣青年,然后在其耳旁低声细语。

  陈焕眼神中透露着怀疑,神识从体内探出,随后目光一动。

  “真凶出现!”

  “这药轩阁与修士有关系是不假,但是又是如何发现我的踪迹?”陈焕心中惊讶道,没想到药轩阁内居然有人察觉到他的踪迹,怕是修士出手。

  陈焕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人群中,此地不宜久留。

  药轩阁中,在地底下的一间密室内。

  房间中坐着两道身影,一位是身穿锦袍的中年人,长相有些像陈焕半年前击杀的药轩阁少主。

  此人现在脸色有些焦急,但更多的还是狂喜之色,嘴角蠢蠢欲动,似乎要说什么。

  他对面坐着一位身穿赤红色衣袍的红发青年,红发青年的双瞳中如同燃着火一般看着中年人,让中年人停住呼吸,不敢出言。

  “刘阁主,杀害令郎的凶手已经入了青云镇,多亏当日令郎使用吾师的符箓。”红发青年玩味道。

  “此人没料到吾师符箓上有着留下些手段,沾染了些气息。只要此人靠近百里内,吾师赐予本尊之物就能够探查此人方位。”红发青年微笑道,他平淡看着中年人。

  “多谢真人相助,若非真人师尊所赐仙符上还有着些手段,怕是吾儿死不瞑目!”那中年人生气道,重重将拳头砸在桌上。

  “刘阁主消消气,吾师下令派遣本尊前来,你们药轩阁这些年上贡于我们天火门不少,怎么可能让你等寒心。”红发青年自信笑道,在他眼中似乎这是件小事。

  “多谢红炎真人!”刘姓中年人感激道,站起身对红发青年行礼道。

  “小事一桩,刘阁主提供的消息可否准确?”红发青年问道。

  “本阁猜测凶手可能是当日那名四季楼弟子,那人与吾儿以其药队一同前去古灵森林中,为的是那天炎草。”刘阁主站在一旁恭敬道。

  “天炎草?怎么没告知本尊此事?”红发青年质问道,有些不满的意思。

  “真人这...”刘阁主脸露尴尬,这东西能占为己有为何要告知他人。

  随即他转移话题,这解释不好怕眼前之人迁怒于他。

  “后来吾儿设下计谋,坐收渔翁之利,在关键时候此子却逃脱而走。再然后就是吾儿发现青灵草的踪迹,派遣人回来报信,前去相助护送。但是队伍赶到的时候...就发现吾儿已经...”刘阁主悲痛道。

  他当日得知自己的孩儿死于非命,可是心如刀绞,晕了几天。

  “可否有去四季楼中查询此人。”红发青年问道。

  “四季楼戒备森严,寻常人不得靠近,就算本阁与其冬堂有所合作,也是难打探到任何消息。有传闻有势力准备对付四季楼,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最后我们只知道此人是三年前加入的外门弟子之外,再无其他消息。”刘阁主沉思片刻后慢慢道来。

  “区区一个凡俗门派罢了,若是想要将其灭之,只需本门的一名师兄出面便可。若非有着规定,仙门不得随意干预凡俗纷争之事,本尊就替你出手灭了此门解气。”红发青年随意道。

  似乎灭掉四季楼在他眼中很轻松,不是一件难事。

  “是是是,那四季楼怎么能够与真人的仙门所比,那是能比的吗!”刘阁主讨好道。

  “放心,此人虽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死在吾师的符箓下,不过那张符箓只是一张伪符罢了。这张伪符虽然是蕴含一道火弹在其内,令郎终究不是修士,不能完全激发此符威能。”红发青年站起身子平淡道。

  他拍了怕身上的衣袍,转头道:“趁着凶手还在镇中,还是早些出手解决此子。”

  “记住本尊的要求,那些东西一个都不能少!少了的话...哼哼!”红发青年眼角瞟了一眼刘阁主。

  刘阁主听闻,疯狂点头答应,然后恭敬送红发青年离开密室。

  “在下就等待真人好消息,待真人取得真凶的项上人头,许诺真人的几株药草连忙亲手奉上。”刘阁主恭敬道。

  密室外的通道,红发青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陈焕是吗?一个刚踏入修仙界不久的蝼蚁罢了,居然掌握灵器。此子也是愣头青,傻愣愣就明面使用此等宝贝,这法器留下的痕迹还是被本尊察觉。”

  “一把灵器的价值...嘿嘿...外加那几株药材,本尊就算日后踏入结晶不再是问题,天火门的掌门之位也该让本尊坐坐了。”

  “你的灵器本尊替你收下了。”

  红发青年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通道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