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觅天迹 > 第三十章 符器

第三十章 符器


  青云镇外,一道身影正在树林中穿梭,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此人正是身披灰袍的陈焕,在察觉自己已经暴露行踪,连忙离开青云镇。

  陈焕反应算快,在其身后几十公里外,一道红发身影紧追不舍,向着陈焕的方向赶来。

  此人手持一块罗盘,脚踏一柄赤红色的铁剑,正在往陈焕的方向追去。

  “小老鼠还想逃跑,不管你怎么跑都跑不出本尊的手掌心。”红发青年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看着右手上的罗盘,而罗盘上浮现出一个红点,不断在往远处离去。

  “看来是一名入修仙界不久的蝼蚁罢了。”看着罗盘上的距离越来越近,心中越是开心。

  陈焕目光平静,不断靠着脚力向远处逃离,想要提升速度。

  时间慢慢过去,红发青年离陈焕所在的位置不远,只得百丈。

  他将罗盘收起,下方是一大片树林,茂盛的树林直接覆盖住整片大地。

  “以为躲在树林中本尊就找不到你?”红发青年嘲讽道,一道神识往外放出,有着七八十丈范围。

  红发青年的身影往树林中缓缓飞去,手臂不止何时缠绕着一条漆黑的铁链,一圈一圈卷着。

  陈焕此刻正躲在树林中,他的神识在红发青年靠近百丈的时候,就发现那红发青年的踪迹。

  “看来我的神识比这红发青年的神识强上不少,对方还未察觉到我的位置”陈焕心中暗道,不断在密林内转移位置。

  他发现这红袍青年来势汹汹,应该是药轩阁请来的。

  “道友既然在这附近,为何不现身呢?”那红发青年在树林中突然道,声音将密林中的鸟类惊飞。

  陈焕听闻,身影躲藏在树枝上,静静用着神识观察着红发青年。

  “道友别那么担心,在下只是想与道友论论道,交流一番。”红发青年双手叉腰,轻笑道。

  陈焕哪里是傻子,正在想要更换位置,那红发青年的双耳一动,一道如同毒蛇的黑影往陈焕所待的位置袭来。

  轰!

  陈焕跃身,躲闪而过,那整一棵树直接化为齑粉。

  陈焕身子轻轻落在地上,身前站着一位身影,那红发青年手臂上的铁索已经解下,刚才袭向陈焕的黑影便是这条铁链。

  那人发现陈焕的踪迹后连忙赶过来,逮住猎物了!

  “道友终于现身。”红发青年玩味笑道,手上的铁链又开始缠在其手臂上,跟没有事情发生一样。

  “筑基中期,不足为虑。”红发青年心中藐视道,他的神识将陈焕的境界看的透切,突然一道神识将其的神识弹开。

  “阁下何意?为何突然出手攻击我。”陈焕平淡道,眼神平静,没有任何惊慌的神色。

  “那自然是有事想要麻烦道友。”红发青年玩味笑道。

  话音刚落,只见红发青年右手臂大力一挥,手臂上的铁链如同活了一般,跟一条毒蛇一般往陈焕身上飞来。

  陈焕见状,身子往后一翻,然后躲过红发青年的袭击,那铁路紧贴陈焕的笔尖,重重抽打在旁边的树木。

  那颗树木瞬间化为齑粉,叶子洒落在地上。

  “不错,能够躲过在下两招,道友倒是反应不差。”红发青年微笑看着陈焕,但是眼神像看待猎物一般。

  “在下也不为难道友,道友只需将你手上的法器交付于我,在下承若不再找道友的麻烦,药轩阁那边的事情本尊还是会替道友解决。”红发青年解释道,像是为陈焕照想一样。

  “法器?”陈焕眼神疑惑道,装出不知道此事一般。

  不过内心一动,为何眼前的红发青年知晓法宝之事,虽然他认为自己的是法器。

  “看来道友踏入修仙界不久,实力倒是不错,能在这般年纪就达到筑基中期。本尊还是告诉道友一些事情吧,别等下死不瞑目都不知道。”红发青年玩味道,手臂上的铁链落在地上。

  “修士所用的兵器,通常都具有灵性,修士可以借助此类兵器施展出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兵器也分等级,符器,符宝,灵器,灵宝四境!”

  “在下这铁链,乃是符器,在筑基期修仙中都是罕见之物,而符器之上乃是符宝,符宝需结晶大能炼制,每当出现一件符宝便是练气修士都会眼红。”

  红发青年不怕陈焕逃离一般,站在原地讲解起来。

  在他眼中,自己筑基巅峰的实力,对付一个筑基中期的修仙者,不是手到擒来。

  “至于灵器,对于金丹大能都是眼红之物。本尊知晓道友手上应该有一件法器,道友可能不知这”红发青年盘问陈焕。

  陈焕不语,红发青年丝毫不介意,在他眼里陈焕像一只被困在牢笼的猎物。

  “阁下还是将那灵器交于在下,能够少受些皮肉之苦”红发青年威胁道。

  “话不投机!”陈焕不再与红发青年多说,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到红发青年身前。

  一个拳影往红发青年胸前袭来,速度极快。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阁下居然还兼修凡人的武技,真是丢我们修士的脸!这野蛮人的打斗真是有辱修士的脸面。就让你这个土鳖瞧瞧什么是真正的术法!”红发青年蔑视笑道。

  身子往后一道,手上的漆黑的铁链居然开始变得通红,上面居然开始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红发青年的铁链突然飞气,往陈焕的腰部抽去,陈焕双脚用力一跳。

  左手想抓住那铁链,但是手一触摸到那铁链之上,一道炽热的痛觉传入陈焕大脑中,不得已放下左手中的铁链。

  铁链穿过陈焕的身子,往着旁边的粗大的树干劈中,那树干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缝后,居然变成两半,倒了下来。

  树墩上还燃着灰烬,变得乌黑。

  “没想到阁下还敢用手接符器,真是找死。”红发青年笑道。

  对面的灰袍人应该是没有修士交手过,居然天真妄图徒手接符器。

  陈焕那戴着手套的左手,已经连同陈焕手掌的皮烫掉,血开始从手掌上滴落。

  “这就是法术加持过的符器吗?”陈焕感受掌中刺痛的感激。

  之前对于修士所用的兵器倒是一无所知,现在倒是知晓还有这些讲究。

  这倒是让陈焕第一次吃了那么大的亏,他连忙调整好心态。

  “日后还是得自己多收集信息,好多事情还是得自己去探寻。”陈焕心中默念,他现在还未发力。

  “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你...阁下还是早些素手就擒,能少受皮肉之苦。”红发青年笑道,然后手上的铁链又往陈焕身上甩来。

  陈焕居然闭上眼,红发青年见状,嘴角一笑,就这样放弃了?

  铁链要接触到陈焕的身上之时,陈焕的身子只是轻轻一偏,差之毫厘的距离躲过铁链的攻击。

  “哼!好运罢了!看你能躲到何时!”红发青年眼中一怒,加快右臂的铁链不断挥动,如同一道道赤红色的鞭子往陈焕身上抽打。

  陈焕还是紧闭双眼,身子闲庭信步般躲闪着红发青年疯狂的攻击,次次躲闪如同有预判,都是离鞭子只有半拳之距。

  “死吧!死吧!就不信你能一直躲的过!等把你抽到半死!本尊就能从你口中套出那灵器下落!要不就灭了你那四季楼!”红发青年发怒道,像被陈焕惹急了一般,嘶吼叫着。

  “你废话太多。”就在红发青年想要继续挥动铁链的间隙,一只拳头往红发青年的脸上重重砸来。

  轰!

  一声巨响,树林中栖息的鸟被惊吓后纷纷飞去。

  哗啦一声

  一道狼狈的身影躺在一个坑中,他身前有一道赤红的屏罩抵挡住这一拳,不过这道屏罩的表面也慢慢出现一道道裂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