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觅天迹 > 第三十二章 符箓再现

第三十二章 符箓再现


  一道让黄天炎惊骇的声音传入耳中,他双瞳不断放大,难以置信看着眼前之人。

  在熊熊烈火下,一道身影居然将那团大火用右手举起来,大火团在那人手中燃烧。

  吱吱吱的声音从陈焕的手掌中传出,一股烧焦味也伴随而初

  “你!”黄天炎震惊道,他的身子不禁往后一退,胸口处那阵痛感还是往大脑上冲来。

  “若是你真是炼气期修士,可能真就栽在这火球术下,可惜你还不是。”陈焕眼神平淡。

  此刻全身的衣袍都给烧的焦烂,赤裸着上半身,露出原本烧灼狰狞伤疤的身躯。

  陈焕硬着头皮,用力一甩,将右手上的大火团直接往黄天炎的身上丢,那火团瞬间往黄天炎的脸上笼罩。

  “怎么可能!本尊不服!区区蝼蚁!”黄天炎不敢相信道,

  双眼通红,右手臂上的漆黑的铁链往地上掉落,跟活了一般,往大火团冲入,而他的左手向上往下一挥,那柄通红的铁剑从地上缓缓浮起,直冲大火团。

  黄天炎的灵气护罩也开始施展出来,黄天炎感觉体内的灵气被抽空一般,脚差点一软,身子有些站不稳。

  现在他体内所剩的法力已经不多,得速战速决!

  铁剑往大火团一斩,化为两半,而铁链往陈焕的方向冲去。

  “咳!”黄天炎喉咙感觉一甜,嘴中吐出一口鲜血,他感觉心脏被人捏住一样。

  这样透支灵气去操控两件符器,若是炼气期倒是无妨,但是现在他离炼气期还差临门一脚。

  黄天炎脸色苍白,十分虚弱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股股让人眩晕的疼痛感冲入大脑皮层,他死死硬撑。

  大火团被铁剑斩成两半,陈焕的身影显现出来。

  那铁链如同寻到猎物一般,对着陈焕的胸口处刺去,铁链烧的通红,而铁剑也是往陈焕的上身往下斩落。

  陈焕原本平淡的目光终于瞳孔一缩,开始有了变化。

  一声嘶吼声,身子往前一突,右手成指。

  “死!”黄天炎癫狂看着陈焕,双手操控着两件符器,往陈焕身上招呼。

  就在这时,只见陈焕一个转身,左手将那铁链抓在手中,那炽热的铁链在陈焕手中不断发出皮拉啪啦的声音,一股糊味传入鼻中。

  只见陈焕紧紧握住铁链持在手中,用力往后一拉。

  铁链的源头是黄天炎,铁链的一头在其手臂上缠绕,被陈焕这样一拉,黄天炎本来就虚弱的身躯被陈焕拉了过去。

  一道闪影斩落,一只手臂伴随着赤红色的袖袍一同飞出。

  “啊!”一声惨叫声充斥树林之中,惊扰了原本栖息在树林中的生物。

  陈焕将黄天炎的身躯拉进之后,右指向着黄天炎的穴位重重点上几指,使得黄天炎体内经脉开始运行不畅。

  铁剑将黄天炎的右臂斩下,外加黄天炎强行操控两件符器就极为苦难,控制也没那么稳当。

  “该死!本尊要你死!!!”黄天炎狂叫道,无力叫喊,右肩膀的衣袖空荡荡,不断留下鲜血。

  陈焕抓住机会,忍住铁链上炽热的温度,一脚重重踢向黄天炎。

  黄天炎见状,连忙运气体内法力,身上一道红色屏罩慢慢显现护住他,这是灵气护罩,不过他体内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

  陈焕的脚重重击在灵气护罩上,黄天炎讥笑一声,这灵气护罩那里能随便击碎,先前之前意外。

  突然上面开始裂开,黄天炎感觉体内的经脉开始堵塞,那加持在护罩上的法力也断断续续。

  灵气护罩终究被陈焕踹烂,将黄天炎身上的灵气护罩踢碎,黄天炎迎来一脚重踹后倒地不起,陈焕紧接右脚重重的踩在黄天炎的胸膛。

  “你要干什么!”黄天炎惊慌道,瞳孔不断缩小,脸上充满恐惧之色,此刻脸上十分苍白,他已经元气大伤,法力也消耗殆尽。

  此刻黄天炎感觉到体内的灵气即将枯竭,自己也只剩下那招....

  只见陈焕的右脚轻轻一抬,即将往下再重踩下去,将其的胸膛下的心脏踩碎。

  黄天炎通红的双眼中露出一丝凶狠之色,从嘴中吹出一大口气,一道赤红之物从其嘴中飞出,从小变大。

  赤红之物化为一张符,上面绘画着一些图案,那符箓上的纹路开始散发其红光,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不好。”陈焕见状,左脚将脚底下的黄天炎一脚踢开,身子往后一退。

  “晚了!死在吾师的烈火符之下吧!哈哈哈哈!这可是真正的一品符箓!就算是炼气期修士也难逃一死!”黄天炎虚弱道,身子被踢到远处,重重摔在地上。

  他用仅剩的一只手撑起身子,癫狂看着那通红的符箓贴近陈焕的身子。

  符箓的红光消失,贴近陈焕的身上,突然一道赤红的巨焰直接将陈焕吞噬进去。

  嘶嘶~吡呲~

  烈焰落在地上,直接将土地烧出一个大坑。

  黄天炎见状,从地上缓缓爬起,右手扶着那空荡荡的左肩膀,急忙的走在大坑前查看。

  “还好吾师赐予我一张一品符箓,该死的蝼蚁!本尊差点翻车在你手上,放心..你身旁那些相关的亲人,好友,同门...我都会好好帮你照顾好的!”黄天炎释然站在坑旁,看着那熊熊烈焰,眼中露出讥讽之色,更多的是贪婪之色。

  那件灵器终究还是我的!

  突然黄天炎感觉耳边袭来一阵强风,将他的头发吹散。

  一个拳头对着黄天炎的头部击来,还不及黄天炎运起灵气护罩。

  一具无头的尸体站在原地,而尸体的身后,血浆和黄白之物洒落在地上。

  一道清风吹过,尸体失去支撑,倒在地上。

  陈焕站在尸体前,此刻他身上的衣服都化为齑粉,下半身的裤子也破破烂烂,能看到大腿内侧。

  “差点就死了...”陈焕叹了一口气,一口血从其嘴中吐出。

  陈焕的双腿失去力量,摔在地上。

  。。。。。。。

  后唐某州某处深山中,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所笼罩着。

  深山中,坐落着一座道观,道观不大,有着十多人在庭院之中。

  十多人身穿赤红色的衣袍,两个中年人在中对着下面的几人说着什么,有几人手居然凭空变出小火弹。

  至于剩下的人则盘坐在地上,嘴中默念着什么。

  道观深处,一间大殿内,一道身影在装潢华丽房间中盘坐着。

  透过纱帘,能看到身影面前散发着红光。

  只见那身影右手持笔,对着身前的一张精致的符纸开始画着纹路。

  就在那身影聚精会神画符的时候,突然那身影的眼睛一动。

  连忙站起身子往大殿的一处冲去,导致那未完成的符纸化为齑粉。

  身影急忙的走到一个房间中,房间内除了挂着十数个发着蓝光的玉牌之外,并没有放置任何东西。

  那道身影只见其中的一个玉牌,开始自己碎裂,化为齑粉落在地上。

  身影手指颤抖的看着玉牌,想用手去接那玉牌的齑粉。

  可是齑粉落在身影的手掌上后,居然化为一道微小的光芒后消失不见。

  “啊!炎儿!是谁!老祖定当将贼子挫骨扬灰!”那道身影嘶吼咆哮着。

  一道道恐怖的气息从其身上散发出,这与那陈焕遇到的黄天炎的气息不同。

  就算黄天炎踏入炼气期也比不上此人身上散发的威能,光是气息就能够让炼气期修士直接丧失行动能力。

  因为这就是结晶期修士,一掌便能覆灭炼气期修士的存在。

  此人正是天炎门的掌门,黄天炎之师,火云上人!

  。。。。。。

  陈焕慢慢恢复意识,从地上坐起,天色开始渐渐暗下去。

  身前除了那无头尸体外,那坑中的烈焰也还在燃烧着。

  陈焕闭上眼,激动的露出笑容,虽然戴着铁面具看不出,但是他能够透过眼神猜测他此刻心中是喜悦的。

  筑基后期!那炼体之法又近一步!

  陈焕站起身子,看着那无头尸体。

  “若是没有得到那五禽法与逍遥六合身,怕是此劫难过,真得死在此人手中。”陈焕后怕道。

  现在回想,还是有些害怕,这修士没有一个简单,底牌多的让陈焕提心吊胆。

  “若不是靠着五禽法,肉身力量都不可能接近万斤,多亏它...否则怕是早早就死在黄天炎的天火囚笼内。”陈焕蹲起身子,开始摸索着黄天炎身上的东西。

  “还有这青铜鼎祝我一臂之力,突然一道绿光没入我体内,我居然能够空手接掰开那铁球...”陈焕余光看向胸口出的小鼎.

  在那天火囚笼之中,小鼎居然开始有了动静,一道绿光冲入陈焕体内,让陈焕能够感觉到疼痛减少,甚至是伤势也恢复少许。

  “还有这逍遥六合身帮了大忙,关键时刻参悟了第二层,踏入入微之境躲过黄天炎致命的底牌。”

  就在陈焕搜刮黄天炎身上的时候,小鼎突然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叮!

  一道绿光从小鼎中飞出,笼罩住那无头尸体。

  陈焕见状,迟疑了一下。

  只见无头尸体居然开始融化,血肉消失不见,变成一个骨架后。

  清风拂过,化为齑粉。

  哐啷!

  尸体的衣袍和遗物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