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觅天迹 > 第三十五章 劫匪

第三十五章 劫匪


  一支商队警惕的山谷中缓慢前行,此地被称为一线天。

  两边坐拥高峰,只有中间一条道路可通过此山,因此导致此山常有劫掠之事发生。

  为首的一位大汉,身披盔甲,双耳时不时动一下,眼神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

  跟随大汉的身后之人都打起精神,屏息前行,也不敢放松警惕。

  这高峰虽然宽大,如果要绕过去需要多花费几日时间,而通过这条中间的通道过去,也只有十多里的距离,因此许多过山的队伍或者人为了省时间便会走此路。

  商队前边与后方都戒备森严,陈焕的马车在尾端跟随着商队,马车也不敢喘大气。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过了一个时辰后,走了足足有一半路程。

  眼见还有一半,四周没有任何异常后,所有人都将提着的心缓缓放下。

  可是大汉十分谨慎对后面人嘱咐道:“别放松警惕!”

  话音未落,几块硕大的影子出现在众人脚下,头顶一黑。

  大汉连忙往头顶一瞧,几块巨石往商队迎面砸来。

  “敌袭!快闪!”大汉连忙出口提醒道,叫喊一声,快速将腰上的刀拔出。

  那些护卫们见状,也纷纷将刀拔出,面对落石丝毫没有办法,就算是后天高手也不可能去接着高空掉落的巨石。

  巨石砸落在商队中,导致人仰马翻,马被吓得前脚离地。

  商队瞬间乱成一锅粥,有些车厢与马都被巨石砸的翻倒在地,许多宝箱倒在地上,露出里面的物品,而陈焕的车厢在最后面幸免于难。

  “小的们给我上!”一声口哨声在山谷间不断回乡,一阵阵躁动的动静从四周的峭壁上出现。

  一道道人影出现在山壁之上,一条条绳子被放下,那些身影爬着绳子,纷纷往商队的地方冲来。

  “稳住!出手迎敌!”那大汉沉稳道,他还是经验丰富之人,连忙稳住那骚乱的护卫们,命令商队中的侍卫们站好阵脚,引导商队之人躲起来。

  看着那一群袭击而来的劫道之人,大汉心中一凉,面前这些人大概有近百人,规模宏大,而自己的队伍只有勉强十多人可以反击。

  “拼了!”吴姓大汉对着身后的人叫喊着,举起刀对着冲向前的人劈去,一刀见血。

  突然银光一闪,大汉连忙身子往后一退,自己拥有后天高手,一个人面对这些人许多连武者都不是劫匪脱身没有问题。

  可是自己的任务可是保护商队,若是被商行知道自己临阵脱逃,怕是有麻烦上身,自己的家属也在商行内。

  只能拼死一搏了!

  “桀桀,看来是一只大肥羊,还有一位后天高手带队。”劫匪中,传出一道阴笑声,一道消瘦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

  “你是...焰老鬼!你可知我们是万行商会之人!”大汉惊讶出口,似乎识得那消瘦的身影,眼神有些惊恐。

  “万行商会算个屁,束手就擒吧,将你此番运输的货物上缴,并且交上过路费,一百银两一条命。”那消瘦之人是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身穿一件大袍,露出胸膛。

  “不可能!”吴姓大汉反对道,深知此次运输的货物的用途,若是轻易上缴给这些劫匪,日后商行找上麻烦,后面日子可不好过。

  “你以为凭借你一个后天高手前期就能让我束手就擒?”大汉壮胆道。

  身前的人实力与他同为后天高手前期,不过身前之人在江湖上的威名,屠刀不知道手刃不知道多少同阶之辈,这也是大汉忌惮的地方。

  “若是加上我们两个呢。”山谷中又传来两道清脆的笑声,两道身影落在消瘦身影的身旁。

  是两个老者,两人相貌极为相似,两人手上都持着一条铁链,铁链上还挂着一只弯刀。

  “幽山二鬼?你们两个居然与焰老鬼串通一起!”大汉震惊道,此刻背留下冷汗。

  这突然出现的两人名气也不小,两个人联手便是后天高手中期在他二人手中都讨不到什么好处。

  就在大汉想办法怎么脱身之时,他已经开始有逃跑的念头。

  一旁的劫匪已经开始举起武器进攻商队之人。

  在商队身后,出现了一群身影,他们被包夹,如同被待宰的羔羊。

  一个劫匪抬着刀往陈焕的车厢冲去,准备屠杀商队之人。

  此刻陈焕的车厢后有着二三十人堵住,导致商队进退不得。

  老汉见状,心中心灰意冷,怕是要栽在此地,心脏不断急促跳动。

  他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他只是一个凡人,连武者都不是。

  一个普通的车夫,没想到今天的运气那么差,就遇到这种事情。

  “家中妻儿咋办。”这是老汉此刻的想法,他惊恐的闭上眼,双手拧紧。

  身下的马儿被惊扰到,马儿双脚离地,开始惊慌起来。

  突然老汉身后的车厢窗户被推开,一道极快的细小黑影从车厢内飞出,直接命中那冲向车厢的劫匪脑门上后,车窗又被紧闭关上。

  劫匪后脑勺飞出一道黑影,连着鲜血和脑浆一同洒在地上。

  突然身子一软,倒地断气,血不断从脑门处流出。

  劫匪们见状,商队的大汉见状,商队之人见状,心中各有想法。

  大汉心中开始有了希望,没想到这神秘的贵客也是一位武林高手,虽然不知晓实力如何,但是起码比他孤身作战更好。

  马车上的老汉睁开双眼见劫匪被车厢内的东家击杀,心中乐开花,没想到自己的东家居然是个高手,不禁叹了口气,拍了拍胸膛。

  而劫匪对面那三位后天高手,脸色有些不好,中间的消瘦之人对旁边的属下问道:“不是说只有一位后天高手护送?那车厢之人是何人!”

  “小...小的不知...”那通报的劫匪被首领眼神看的腿一软,跪在地上求饶道。

  首领一脚将其踢飞,然后对着车厢处喊道:“不知道阁下是哪位。”焰老鬼试探问道。

  可是车厢内没有发生任何动静,安静无声。

  焰老鬼对着身旁的幽山二鬼两人示意眼神,然后那两人明白其意思,纷纷动身。

  二人突然纵身一跃,跃过大汉的头顶,手中的铁链甩起来对着那车厢勾去。

  就在这时,车厢紧闭的门打开,一只手出现在众人眼中。

  “咶噪!”一道平淡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

  只见那手只是随意一甩,两道细小的黑影从他手中飞出。

  那铁链还不及接触车厢的时候,突然纹丝不动,两道身影掉落在地。

  幽山二鬼气断人亡,两人的脑门上,有着一个细小的血洞,两人双眼瞳孔放大,脸色露出惊恐之色。

  “什么!快走!起码是先天高手”焰老鬼见状,心中大喊不妙,吩咐手下准备逃走。

  没想到此行居然打劫到先天高手身上,真是运气不好!

  焰老鬼的身影还没动身,一道黑影速度极快从车厢内飞出,击在焰老鬼脑门,他也瞬间倒在地上。

  其余劫匪同伙见状,纷纷想要逃脱,可是不断有细小黑影从车厢中飞出。

  一瞬间,近百的劫匪,都被车厢内的人解决完。

  “这是...大宗师!”大汉见到车厢内之人的壮举,虽然那车厢内的身影看不起,但是他身体不禁颤抖不已。

  车厢的门缓缓关上,不再有任何动静。

  老汉还没从自己东家的壮举中回神,看着这遍地尸体,没想到有人居然能一瞬间将近百人杀死。

  刚刚他也没看到东家的样貌,只是看到一道身影出手而已。

  “走...继续前行。”大汉声音有些颤抖道,然后吩咐手下将劫匪身手的东西搜刮一番,献给车厢那个人。

  可是当搜刮到的财物献给车厢内的人,车厢内一直没有回答。

  大汉只得无奈将东西放好,待到目的地亲手将这些搜刮来的财物献给这大宗师。

  一行人没了劫匪之忧,很快就通过一线天,都缓了一口气。

  众人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心情忐忑万分,没想到差点死在劫匪埋伏。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在老汉的车厢内,一位江湖上少见的大宗师居然跟随在商队中。

  所以人都打起精神,加快行进速度,继续往墨云城赶去。

  车厢内,旁边坐的木板被陈焕拆的破烂,先前他正是用木碎片击杀那些劫匪。

  对于劫匪,陈焕心中十分痛恨这些人,见一个杀一个。

  自己的镇子便是亡于劫匪烧杀抢掠手中,虽然那劫匪是修士。

  不过本质上与劫匪毫无区别,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陈焕闭上眼,运起吐纳之法,继续恢复伤势,他现在还没完全恢复。

  两日后,到达墨云城。

  “终于到达墨云城。”大汉轻叹道,他终于放下心。

  看了一眼商队最后的车厢,那大宗师自从出手后便没有任何动静。

  “东家,我们到达目的地了。”老汉敲了敲车厢的门,恭敬道。

  车厢内没有任何回应。

  “东家?”老汉敲了许久,并没有任何动静。

  “请恕在下无礼,东家”老汉见状一直没有动静,缓缓将车厢的门打开。

  眼前的场景让老汉一愣,车厢内什么都没有。

  那客官没有在车厢内,车厢内的木板损坏了一些,座位上留下了一个钱袋,上面挂着一张纸。

  大汉也上前查看,然后拍了怕老汉的肩膀道;“看来高人早已离开,你看看这纸写的什么。”

  老汉将纸拿在手中,上面只是写着袋子中的钱是给老汉的,是修补车厢的钱。

  众人没有再纠结此事,毕竟高人行事不是他们能推测,然后商队就缓缓进城。

  数百里外,一道身影在往着一个地方赶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