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觅天迹 > 第四十四章 暴风前夜

第四十四章 暴风前夜


  第二日

  “你们听闻了吗?李长老要和一位内门弟子生死战,这弟子可真惨,得罪了李长老,已经走上绝路了。”一些内门弟子得到消息,纷纷讨论着。

  一位紫衣少女路过,听闻这些弟子的讨论。

  “这位师兄,请问可否告知师妹是哪个内门弟子要与李长老经行生死战?”少女好奇问道。

  这李长老堂堂宗师,居然要跟内门弟子生死战?

  “原来是李师妹,师妹这段时间跟随堂主修行,此番在内门大比中获得不错排名,今后师兄可要依靠师妹了。”那弟子先是一顿讨好道。

  “那得罪李长老的弟子名为陈焕,与师妹是同一批晋升的内门弟子,师妹应该有些印象。此人击伤李长老的爱子李茂,导致其无法参加内门大比,被宗门派往外地,需等待下次内门大比获得好排名才能回归。”

  “陈焕?”紫衣少女脑海中想起那身披黑袍的瘦小身影,戴着个铁面具的怪人。

  之前去往四季堂的时候所有人还等这个人出门,自己还说了此人几句,没想到这人居然冒犯长老,要与长老生死战,怕是死路一条。

  “筱儿,发生什么事情?”一位身穿白袍的青年走到紫衣少女旁边,询问道。

  “鹰哥,没什么大事,就是跟我们一同晋升的外门弟子,那个叫陈焕的弟子,得罪李长老,即将与李长老进行生死战。”紫衣少女跟白袍青年说道,眼神中有些疑惑之色。

  “区区内门弟子,凭借李长老的实力肯定轻易碾死,这人命不好罢了。师妹不必在意,只要我们实力变强,就没有人敢随意欺负我们。”白袍青年轻笑道,面露微笑。

  “多谢师兄开导,师兄的任务结束了?听闻你接取了斩杀剑阁的一名内门弟子,那人的实力不弱,门内不少人都在他手上吃了亏。”紫衣少女询问道。

  “此人实力只是在剑阁中游罢了,被我几招就轻易碾碎。”白袍青年拍了怕腰带上绑着的一个袋子,一股腥味从袋子传出。

  紫衣少女捏住鼻子,“没办法,宗门要求需要头颅当作凭证,虽给我捏碎了,但是应该还是能平凑出来基本面貌的。”白袍青年无奈道,跟那剑阁弟子战斗的时候不小心用过力。

  “师兄的天气运如今突破第四层,怕是先天高手也能够对上几招。”紫衣少女笑盈盈道。

  “师妹说笑,我这后天中期实力面对先天高手,能够保住命就不错。”白袍青年虽然谦虚道,但是还是眼神中充满得意,有些炫耀的意思。

  “真羡慕师兄,师妹我还是后天前期实力。这中期怕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突破,不像师兄这般天赋异禀。”紫衣少女委屈道。

  “师妹何必如此谦虚,师妹在堂主大人的教导下,说实话实力可不在我之下。”白袍青年与紫衣青年交谈着。

  一道身穿灰袍的人路过两人。

  “那人,好像就是陈焕?”紫衣少女看着那路过的人虽然走的很快,但是脸上戴着一具铁面具,是陈焕没错。

  “好像是。”白袍青年也看到陈焕的身影,回答道。

  “他这是去干嘛?难道想跑?不过也不可能,执法堂怎么可能会轻易让其离开。”

  紫衣少女也不再理会,与白袍青年交谈这内门大比中的事情。

  两人参加了内门大比,也获得不错的排名,白袍青年龚鹰排名一百三十六,而李筱儿排名一百四十七,让不少人赞叹两人的未来可期,四季楼日后高层的位置必有他们一席。

  两人又遇到冬堂内门弟子张阳,与其交谈,发现冬堂堂主似乎对此事无动于衷,丝毫不在意陈焕的死活一般。

  “应该是李长老与冬堂堂主达成一些协议。”白袍青年和紫衣少女猜测道,有些同情陈焕,好不容易成为内门弟子,还没享受多少风光就要被人抹除。

  。。。。。。

  陈焕来到武技阁,似乎没有人发现他,他站在二层,看着摇椅上的老者。

  “小友终于回来了,老夫还以为小友会一去不复返。”老者打趣道。

  “你我之约,我又怎么会失言,再何况有誓约石,我可不想乱了我的道心。”陈焕冷淡道。

  他在修士坊市中也了解到誓约石通常都是修仙宗门内用来约束弟子之物,确保弟子的忠诚度,要不担心一些人学习到宗门内的不传之秘后逃离宗门就麻烦。

  而且这誓约石影响的是他的道心,道心受影响也会导致日后修行异常艰难。

  陈焕现在需要急需突破实力,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导致他影响日后修行。

  “这也是没有办法,若是没有一些约束之法,老夫也不放心小友...”老者无奈道,从摇椅上缓缓站起。

  “此番前来,小友应该是想要查阅本门的珍藏武技?”老者一语道破陈焕的目的,陈焕点了点头。

  “无妨,这也是约定中的一部分,小友上去吧。记得千万别被那两名执法堂弟子发现,要不老夫也不好解释。”老者笑道,然后丢了一个卷轴给陈焕。

  陈焕接过卷轴,缓缓打开。

  “根据线人的情报,三大宗门已经蠢蠢欲动,怕是这段时间内就有所动作,老夫请求小友到时候助我四季楼一把。”老者请求道。

  陈焕点头回应,然后身影消失在此地,在那两名看守门口的黑衣弟子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进入第三层。

  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走到窗边。

  夜晚

  陈焕的身影在登云山附近的森林中出现,他寻了一处四季楼弟子少有人来的地方,布置下遮掩阵法,一道虚无的波纹笼罩阵法内部。

  常人在外面无法看到阵法内的场景,如果靠近阵法也会被阵法迷惑,往别的方向行去,外面的人也无法看到阵法内的动静。

  布置完阵法后,陈焕盘坐在一块巨石上,将一个玉瓶取出,将一枚丹药吞入肚子

  陈焕闭眼开始运起吐纳之法,一股股灵气通过皮肤进入体内,而不是通过经脉。

  一股股暖流在陈焕体内流动,这是陈焕在坊市中唯一买的能够增强肉身的丹药。

  此类丹药颇为稀有,修士通常也少有人炼体,他也明白炼体一脉走不远,但是自己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不管他是不是绝路!

  过了一会,陈焕睁开双眼,将一些药材取出,青铜小鼎飞出,化为一个巨鼎,陈焕将一株株药材扔入,一枚枚幽香的丹药从青铜鼎中飞出,陈焕收入瓶中。

  张初远的遗物,拥有近千灵石的财物。

  两件中品符器和几件下品符器,甚至有一件上品符器,不过上品符器受损严重,丧失灵性,估计就是击杀张初远的时候损坏的。

  陈焕用这些灵石和符器换取自己所需的药材和丹方,也为邱枚花费了近百的灵石,身上只剩两百多灵石。

  这两百多灵石是两块中品灵石和数十块下品灵石,也是张初远留下的两块为数不多的中品灵石。

  陈焕现在手上的增加肉身实力丹方,收集了数十张丹方,那些江湖门派虽然拥有一些丹方,但是对如今的陈焕也没有效果,提升的不是很明显,但是陈焕还是收集了起来,一一炼制。

  这类凡人用的丹药被称为不入品丹药,连入品丹药都算不上,不过陈焕还是尝试这类丹药,看对自身有没有帮助。

  青铜小鼎将一枚枚丹药炼制出后,陈焕将青铜小鼎收回,发现上面散发的绿光也没有先前那么明亮。

  怕是炼制丹药需要消耗不少小鼎的能量,而这能量应该就是先前吸取那些修士尸体补充。

  随后陈焕开始演练五禽法,不一会陈焕气喘吁吁,一边运起吐纳之法一边演练五禽法。

  再然后陈焕开始磨练从武技阁中的武技,自身已经会的武技也施展出,不断打磨。

  陈焕一边试用那些丹药,一边激活着灵根。

  两日后,生死战的时间到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