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清]团宠饕餮小皇子 > 第148章 番外一

第148章 番外一


胤祁的舰队渐行渐远, 直到成为海天交际处的一个黑点,大家才纷纷回神,互相招呼着离去。

胤礽一转头, 就看到哭得涕泗横流还不自知的胤禛,“……”

胤禛在他的印象里, 虚伪、阴险、狡诈,装成个好欺负的老好人, 却在大家都毫无防备的时候, 他憋着坏、记着仇、老谋深算, 一朝得势, 兄弟们没一个落着好。

但眼前这个……

为什么他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胤礽嫌弃地看着这个前世自己最痛恨的弟弟,表情嫌弃得不行, 正要远离, 一朝不察,竟然被他揪住了袖子。

“四哥…”胤礽可怜兮兮地抱怨,“五哥连个老宫女都能带, 为什么不带我呜呜呜…”

胤礽:“……”

你说的‘老宫女’, 原本应该是老八胤禩的生母,这一世没有胤禩,你应该开心得上天才是。

胤礽走神着,敷衍道:“因为你是个鼻涕虫。多大个人了,还哭?!”

“我没哭, 按五哥的话说,这是仪式感。”告别的仪式感。

胤禛拿出帕子, 仔细地擦去眼泪鼻涕,立马又变成个清秀干净的少年郎,水洗过的眼珠子清润到一眼能望到底。

胤礽:“……”

这一世的胤禛, 好像长成了个不争不抢的性子,温和敦厚,又纯粹干净,可,他还是喜欢不起来。

哼,如此聪敏之人,谁知道长大后,自认为才能过人的他,会不会又生了别样心思呢?

胤礽不想理胤禛,可胤禛在胤祁离开之后,却转而缠上了他。

“四哥四哥,我能去你府邸玩吗?”

“四哥四哥,这本书可以借我吗?”

一开始,胤礽尚且能忍,因为他只是经常到府里来玩而已,他都装作在做学问而没搭理对方。

后来,就有点烦了。

“四哥四哥,你教我葡萄牙语吧!”

“四哥四哥,你教我搞发明吧!”

“四哥四哥,你要不要看我发明的这个蒸汽机?”

胤礽终于忍无可忍:“你滚……”

蒸汽机他研究了十几年都搞不出来放弃了,胤禛居然玩了半年就初具雏形了,他不要面子的吗?!

“四哥,我发现你之前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没有五哥从海外送回来的这些材料,我这是站在你这个巨人的肩膀上,才有进展的。”

这话听着还像那么点人话,胤礽心里舒坦了点,转头就跟胤禛一起研究起了新发明。

胤祁去航海没多久,皇后赫舍里氏就有喜了。

被太医诊断出有孕的那天,胤礽刚好去给她请安,亲眼看着她的脸色由白转青,又转红。

宫人们喜大普奔,太医去给康熙报喜,他却听到额娘暗骂了一句:“老不羞!”

胤礽默默喝茶,假装啥也没听到。

汗阿玛正值壮年,也只有额娘嫌弃他老了。

这些年,最受宠的德妃和宜妃,还是可着劲儿地在汗阿玛面前争宠,两个人比着生孩子,只是她们的第二子,再也不是胤祚和胤禟等人…

可康熙自从做了预知之梦后,对‘九子夺嫡’心有戚戚焉。在天下大定之后,不像前世那般,不停地宠幸后宫女子,可劲儿地生孩子了。后宫的庶妃,比起前世少了大半。

有喜之后,秀敏整日里担心自己是高龄产妇,焦虑得不行,对康熙的态度也变了,会怒会嗔会怨,反倒没有前些年的冷淡疏离,康熙却待她更加温柔包容,二人感情倒是好了许多。

远在海外的胤祁,因为有神鸦相助,还是能时常与宫里‘神鸦传书’的,听闻额娘再次有孕,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在信中说已让貔貅守护额娘。

是的,球球并没有跟着胤祁去航海,她本来就是个死宅,现在为了以后能进快穿局,整日里除了提升厨艺就是学做人、学知识,为以后做任务做足准备。

只是让胤礽没想到的是,汗阿玛和额娘感情回春,竟然会让他遭了‘无妄之灾’!

他掩藏锋芒多年,在众兄弟之中,一直普普通通,不过分愚钝,但也毫不起眼,最多算个‘乖巧不惹事’的好孩子。

不料一丝疏漏,放在额娘小书房的读书笔记被汗阿玛看到了!

因为他和康熙在很多学问上的见解高度一致,令康熙惊喜非常,赞赏非常。

康熙开始了对他的重点关注,并决定亲自带在身边教导。

皇后注意到他不太情愿,笑道:“金子的光芒是掩藏不住的,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胤礽苦笑:“汗阿玛欣赏我,不过是因为我前世是他亲自教导出来的罢了。”

“你还是不愿与他和解吗?”

胤礽沉默。

“你说过昨日种种如昨日去,你都有重来的机会了,总也该给你汗阿玛个机会。”

“额娘说得对。”

胤礽别别扭扭地跟着康熙读书,那段时间,风头甚至都盖过了太子。

但不得不承认,在汗阿玛脸上,看到与前世如出一辙欣慰和自豪的神情,胤礽心里还是动容的。

他有时候会想,若是父子关系能永远停留在少年时刻,不要长大就好了。

然而这个美好的滤镜,在汗阿玛对他委以重任的时候,就‘噗’一下碎了。

“皇儿啊,你有汗阿玛当年之风,这么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你的哦?”康熙拍着御案上堆成山的奏折说。

胤礽嘴角抽抽,“您又要去哪里?”

康熙轻咳一声:“你额娘心情不好,朕陪她出宫散散心。”

您想偷偷去饕餮楼吃独食就直说!

胤礽刚要开口,一旁的太子便道:“汗阿玛,宫外尚有反清余孽,您贵为天子之躯,陪额娘外出甚危,这等凶险之事,儿臣代劳便可。”

胤禔:“太子哥哥亦为千金之躯,不可涉险,不如由儿臣陪同母后……”

胤祉:“儿臣亦愿往……”

胤禛:“儿臣义不容辞……”

胤礽:“…………”

话都给大家说完了,他能说什么?

康熙也不愿意带这么多抢食的,摸了摸小胡子,笑道:“老规矩,轮流吧。”

胤祉:“启禀汗阿玛,儿臣以为,文斗更为妥当。”

轮流跟着汗阿玛去吃饕餮盛宴的话,兄弟太多,一年到头也轮不到他几回,不如决斗吧!

文斗,他绝对没在怕的。

“谁敢与我武斗?”自认武斗最强者胤禔亦有话说。

康熙看了看时辰,“行啊,今日文武斗第一者,皆可与朕出宫。”

康熙亲自出题,简单的射箭和作诗一首,他做裁决。

未几,结果出。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不再藏拙的胤礽,竟然夺得了双项第一,惊掉众人下巴。

胤礽一点也没有两世为人,加起来快七十岁,欺负一堆半大少年的羞耻感,美滋滋地跟着康熙和皇后微服出宫了。

马车上,康熙小心护着秀敏的肚子,忽然,手被踢了一下。

“哟,这小子皮实啊。”

“要什么小子?”秀敏嫌弃道:“我还是想要个小公主,臭小子们真是一点儿也不讨喜!”

“也是。”康熙意味深长地瞟了眼不愿意为他分忧政务,还跟出来当电灯泡的四儿子一眼。

胤·不讨喜·臭小子·礽:“…………”

汗阿玛你醒醒啊汗阿玛!

您还记得那个日日坐班早朝、夜夜批阅奏折到三更、几十年如一日的康熙大帝吗?!

康熙三十年夏,六月初三,皇后平安诞下一女。

传闻小公主降生时得貔貅庇佑,明明是正午,坤宁宫上空却彩霞漫天,是为祥瑞,康熙帝龙颜大悦,当即赐名。

小公主为皇十五女,序齿为九公主,康熙赐小名‘雅丽琪’,是满语‘小甜果’的意思。

雅丽琪生得粉雕玉琢,煞是可爱,与胤祁小时候有七八分相似,在襁褓中,就能看出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坯子。康熙真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疼惜无比。

不止康熙和皇后,宫里的哥哥姐姐们,全都十分喜爱这位小妹妹,妹妹又香又软,一双大眼睛里仿佛缀着星光,从小就爱笑,简直是翻版胤祁。

远航的胤祁,离家两年后才第一次回到大清,带回了巨额的财富。

他刚好赶上小妹妹的抓周仪式。

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跟自己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只会爬爬和叫‘papa’的小白团子,胤祁有点懵。

然后,就被抓周的小团子给抓住了衣角。

众人哈哈大笑,都道雅丽琪生了一双慧眼,一抓就抓到了大清第一珍宝。

胤祁这才反应过来,附身抱起了妹妹,“来,叫哥哥!”

“咕、咕~”

“是哥~哥~”

“咕、咕~”

“好吧,”胤祁自得其乐,“咕咕就咕咕,你既抓住了我,我人是不能给你,只能送你一份大礼了。”

胤祁把自己在坤宁宫小膳房挖的小金库送给了她,里面,重新堆满了他从海外带回来的无数珍宝。

……

胤祁没回来之前,索额图等内政大臣对于一众阿哥轮流在勤政殿和南书房协理政务的事情颇有微词。

他们不止一次奏疏康熙:“自古嫡庶分明,储君之位不可撼动,处理朝政本该是太子一人之事,怎可让其他阿哥越俎代庖,久之,恐生事端。”

每次,康熙都是一笑置之。

他才不会告诉别人,他的皇儿们,每天确实争来抢去的干活儿,却不是为了夺储争宠,而是为了一口吃的那么没出息呢!

更可气的是,没有饕餮盛宴可吃的日子,为了比别的兄弟少加班,这一个个鸡贼得很,又是自谦又是吹捧兄弟,人人无师自通‘藏拙大法’,惯会偷懒!

被发现真相的话,他帝王的面子和威严往哪儿搁?!

胤祁回来后,阿哥们之间的斗争更加水深火热了。

——所有人都想撂挑子不干,跟胤祁一起去航海。

康熙呵呵冷笑,“要去也行,先各自说说,你们能给大清带回来什么好处吧?”

他话音一落,平日里个个喜好低调藏拙的儿子们,全都开始天花乱坠一通自夸,豪情壮志一通抒发,却气得康熙甩袖而去。

“行了,都别去了!”

众阿哥面面相觑,然后一齐看向胤祁:“我们说错什么了?”

离家两年的胤祁耸耸肩,一脸茫然。

兄弟们知道胤祁在汗阿玛那里最说得上话,便让他去探探口风,说说好话。

胤祁眨眨眼,对着大家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块儿搓搓,“咳咳,最近手头有点紧。”

“你不是吧?”胤禔难以置信,“你不是带回来一船又一船的宝藏吗?”

胤祁理直气壮,“那些金银珠宝和西方货币,在咱大清又用不了。”

胤礽一听就知道他在鬼扯,“是吗,那你拿西方的金币跟咱换换?”

胤祁哪能上这个当,“小气。我两年没拿到压岁钱和月银,我还给大清带回来这么多财富,你们也不表示表示,哼!”

胤祁也甩袖而去,无人挽留。

胤礽:“我的母语是……无语。”

未几,胤祁紧跟着康熙的脚步来到坤宁宫,还未进门,就听到康熙在那里逗小女儿。

“来,让朕抱抱小乖乖~”

“亲汗阿玛一个!”

“啵~”

“还是朕的小公主贴心,不像那群臭小子,闹心!”

殿中传来秀敏的声音:“他们又怎么气你了?”

康熙叹口气,沉默几秒,“算了不说他们了,越说越气……”

胤祁正要进去,又听到康熙说:“最气人的是祁儿,这刚回来几天,又想着往外跑,把那群臭小子一个个带得心都野了。”

躺枪的胤祁:“…………”

胤祁觉得自己没错,他带回来那么多好东西,对大清可是有巨大贡献的,错就错在兄弟们惹汗阿玛不快,还连累了他。

“汗阿玛,看我给您带了什么?”

胤祁背着手走进去,从背后拿出一碟果子。那果子长得像莲子,却有着白色的硬壳,壳从中间裂开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绿色的果肉。

“哟,开心果啊?”秀敏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在做快穿任务的时候吃过。

“开心果?”康熙拿起一颗,“雅丽琪能不能吃啊。”

秀敏连忙阻止:“别,她还太小!”坚果类容易噎到。

胤祁笑道:“这是给汗阿玛准备的,俗话说,吃啥补啥,汗阿玛不高兴,就吃开心果。”

康熙微愣,然后哈哈笑了两声,“行啊,出去几年,长进不少。”

他兴致盎然地剥了一颗吃,觉得味道还挺不错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结果一转眼,雅丽琪抓起一把没去壳的开心果就要往嘴里塞,“舍不得哟,小姑奶奶!”

康熙在榻上跟小奶娃闹成一团,胤祁笑问:“额娘,今晚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整一桌。”

康熙‘百忙’中还抽空喊了一句:“红烧肉!”

秀敏当即板起个脸,“不行!不是万岁爷您自己说要减肥的吗?您那个大肚子,雅丽琪都看了都嫌弃!”

秀敏也是无语了,史书上的康熙画像,都是瘦长型的,结果这几年倒好,康熙政务有儿子们帮忙,心情轻松愉悦,吃得又好,愣是变胖了。

康熙闻言也是委屈巴巴:“可朕已经快一个月没吃上肉了。”

胤祁:“汗阿玛放心,我劝劝额娘。”

康熙就是抱怨一句,真没想到,胤祁出去一趟,变得如此体贴他这个老父亲,他甚是欣慰。

“你别……”

秀敏正要反驳,却见胤祁附到她耳旁说:“额娘,你想想,一顿肉才多少钱,要是把汗阿玛饿瘦了,那龙袍、礼服,里里外外重做一身,又得花多少钱?”

“!!!”

秀敏当即瞪大眼睛,“你说得对!”

康熙挑挑眉,“你们娘俩嘀嘀咕咕的说啥呢?”

胤祁:“说汗阿玛您身形伟岸、英武不凡。”

秀敏:“今晚给你做肉吃。”

康熙:“……?”

怎么感觉有点不踏实?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正式完结了,要开新文,求新文的收藏呀,谢谢小天使们。

感谢在2021-09-09 21:39:42~2021-09-15 08:39: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泊秦淮近酒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泊秦淮近酒家 30瓶;娜蝶恋花 20瓶;风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