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斗破:开局被小医仙毒死! > 把葵花宝典带给萧炎!

把葵花宝典带给萧炎!


  萧炎在第二天也是被萧战当着整个萧家的面逐出了萧家。

  当然也是被他的两个哥哥带走的,萧战这边也是有苦说不出,如果不把戏做大一点的话,萧家可能就会面临着那个神秘的家族接连不断的挑战,把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派出去的话还能照顾他的三儿子。

  萧炎就不是这么想的了,他觉得萧战不给他一点点机会,现在把他逐出萧家了还要用他的哥哥来监视他!非得让他们兄弟残杀吗?

  萧炎现在也是下定了决心,

  他知道自己犯的什么错误了,

  一切都是他把自己的天赋显露出来了,

  他不知道隐忍!

  或者说他的好父亲为了这所谓的族长之位都能对他这个亲儿子下手!

  萧炎现在也是暗下决心!

  如果有一天他有翻身的机会,

  整个萧家就等着他的怒火吧!

  还有那个神秘的古族也是。

  而牧沐这边刚刚醒来就有点不爽了,对线又特喵对错了!

  放个气运之子出来那还得了?

  找个侍女都有可能是特殊体质的啊!

  还有万一遇到一个受伤的老头,萧炎看着把他救了!

  接着老头摊牌说他是个斗圣,

  还特喵的要收萧炎为徒那种!

  玩个锤子哦!

  心情不好了,

  去跳崖了,

  特喵的机缘又在那里等着他!

  淦!!!

  【滴!触发任务!

  将系统赠送的葵花宝典交于萧炎修炼!

  任务奖励:缥缈之焱百分之一的火种!

  是否接受?】

  “嗯?

  我刚刚还纠结着怎么和萧炎接着对线呢!

  这下好了,

  也不用担心他出个门就遇到其他六族的小公主了!

  系统,我接受!”牧沐说道。

  看着系统空间里多出了一本看上去很普通的书籍,牧沐也是有点兴趣的拿出观摩观摩。

  “渍!

  最高可修炼到中阶斗皇啊,

  还是强制功法啊,

  就是说到了斗皇接着修炼都没用了,

  而且还不能换功法!

  这葵花宝典果然强大啊。”牧沐看着葵花宝典感慨着。

  接着牧沐也是出去看了一下,毕竟总不能就这么宅着吧,而且还要出去打探萧炎的位置呢,谁知道他现在有没有被逐出萧家,要是没有就好了,今晚又可以扮一下阿柒耍耍魔刀千刃了。

  牧沐走到客厅也没有见到小医仙和古熏儿的身影,感觉了一下凌影也不在,搞得牧沐都有点慌了。

  这古熏儿没来多久直接把他的抱枕抢走了,而且一直喜欢当电灯泡,干什么都要插嘴,这无中生有他还不能拆穿。

  “唉!

  先去打听一下消息吧!

  嗯~

  今天就扮伍六柒吧!

  台词的话~

  我今日就要带佢走,

  我睇下边个够胆拦我?

  行了,

  这一股粤味简直完美。”牧沐摇身一变,变成阿柒,手里抓着魔刀千刃,眼珠子若隐若现的看到一丝红色,衣服背后刺着一个大大的柒字。

  牧沐走出了院子,朝着附近最热闹的坊市走去,毕竟那里人多,有什么消息听别人的碎言碎语就能分析个大概。

  很快,牧沐也是听到了萧炎被逐出萧家的消息,而且各种理由都有,有说萧炎克死了他的母亲,萧战伤心欲绝把他废了逐出萧家。

  还有说是萧战在外面沾花惹草,被萧炎发现了,萧炎想去劝说萧战,可萧战不理会萧炎,直接把他废了逐出萧家。

  更离谱的是说萧炎不是萧战的亲生儿子,看着萧炎的名声渐渐在乌坦城中升了起来,萧战看萧炎不顺眼就把他废了逐出萧家。

  总之各个版本的都有,萧家的名声也是就这么臭了。

  而牧沐也没有打听到萧炎去了哪里的消息,听到的消息太多了,结合起来都是说萧炎已经被萧战杀了,逐出萧家只是掩人耳目罢了。

  “系统,告诉我萧炎的位置。”牧沐没有办法了只能问系统了。

  【滴!宿主西南方向三公里院落中!】

  “好说啊,

  不过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让萧炎修炼这个葵花宝典啊!

  像上次那样用心灵感应?

  不行,

  这玩意用一次还好,

  用多了就容易漏出马脚。

  我直接把他的丁丁切了吧!

  接着就等着他醒了直接把葵花宝典放到他的脸上,

  这样的话不练也没有办法了吧?”牧沐说道,毕竟和气运之子对线太累了,下手还要想着他以后会获得什么机缘。还有就是你还弄不死他,鬼知道直接把萧炎杀了会怎么样啊,万一准备杀死他了突然出来一个斗圣那还搞什么啊?

  “算了,

  不想了,

  等会过去直接把他的丁丁切了!

  淦!!!

  没有实力真特喵的憋屈。”牧沐说着就往萧炎现在的住处赶去。

  等牧沐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人在院子中说着话。

  “大哥,外面说的话是真的吗?

  小炎子该不会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吧?”萧厉对着萧鼎说道。

  “别乱说,小炎子怎么可能不是我们的弟弟,一定是父亲那边受到了什么压力才会这么对小炎子的。”萧鼎反驳道。

  “可是大哥你没发现吗?

  这小炎子从小就不合群,

  他就像是一个小大人,

  从不和小孩子玩耍,

  而且他也才四岁。”萧厉接着说道,反正他现在有点相信外面的谣言了。

  萧鼎不说话了,他也不确认啊,更不知道他的父亲叫他们两兄弟来这里干什么。

  牧沐看着他们没有说话的就隐匿身影朝着院子的房间一间一间的找萧炎。

  终于,在一个角落的房间里,他找到了气色好了一丢丢的萧炎。

  “呃~

  他这表情又给我整得下不去手了,

  萧炎啊!

  你可别怪哥哥啊,

  你可是气运之子,

  我用这么高规格对你说着也好听,

  所以啊,

  淦!!!

  我特喵的下不去手啊!

  我该怎么切啊?

  直接一刀下去?

  这画面我不想看啊喂!”牧沐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萧炎,整得牧沐都有点迷茫了。

  不过牧沐还是下手了,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世界,管他呢,书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牧沐拿出了魔刀千刃,

  对准了萧炎的裤裆,

  接着闭上了眼睛,

  直接劈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