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斗破:开局被小医仙毒死! > 给你回去叫人的机会!

给你回去叫人的机会!


  “小鬼!

  上一次被你的人给偷袭了,

  现在你又玩这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吗?

  你算不算一个男人!”刺豚斗罗刚出来就对牧沐怼道。

  上一次他们才出来保护千仞雪,可结果呢?

  直接被那个神秘的女人三两下干翻了,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而现在!

  又被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鬼给阴了,且不说这堆纸是不是如这个小鬼说的那样,万一是真的话!

  他们两个封号斗罗都吃不了兜着走,那个千道流的战力不是开玩笑的,和那个神秘女人都有一比啊!

  而千道流把现在的千仞雪看得可是很重要啊!

  “男人?

  我还是个孩子啊!

  你看看呀,

  我现在一米都没有到!

  而且我还给你们带了一只兔兔,

  我都这么有诚意了,

  你看看你们想做的是什么?”牧沐差点都气笑了,要不是他在千仞雪身上投资了,他才不会抓着千仞雪不放。

  脑子吧!

  牧沐也不太有,毕竟两世为人加起来都不到三十,当然了,并不带上斗帝记忆里的岁月。而且上一世就不怎么动脑,那个学习呦~简直就是一塌糊涂好吧,而且来到这个他像个脑残一样,就想着做幕后推手。

  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脑子!

  从之前和古熏儿对线就知道牧沐不太聪明。

  “小兔崽子!”

  “你骂谁小兔崽子呢?”没等刺豚斗罗说完小舞就站出来怼回去了!

  “小兔子~

  啊呸!

  臭牧沐小屁孩!

  你到底想干嘛!”千仞雪蚌埠住了,她现在很慌,这个牧沐的性格她摸不透,时而正经,时而有很不着调。

  “我想干嘛?

  不是你想干嘛吗?

  你刚刚不是想要杀我吗?

  怎么啦?

  大美妞你不要动手了?

  哎呀呀~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牧沐戏谑的盯着千仞雪说道。

  “你!

  你到底想怎样!”千仞雪现在不想说话了,她想直接弄死这个牧沐,可是她并不知道脚下的纸是不是真的,如果真如这个牧沐所说的一张能炸死一个十级以下的魂师,而她的脚下她现在都数不清了,然后这个牧沐好像还在加纸。

  “我想怎么样?

  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

  你忘了?

  我给你机会了!

  可你呢?

  要杀我?

  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

  一:做我的傀儡!

  二:死!

  你选吧!

  我不是很急,

  但是我等久了手估计会抖。”牧沐终于把他的目的说出来了,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千仞雪不会老实,原来还打算用斗宗体验卡制服她的,可现在嘛!就看她勇不勇了。

  “小鬼!

  你怎么敢的!

  你知道她是谁吗?”刺豚斗罗他都想直接动手了,可是刚刚进来的时候千仞雪给他使眼色了,让他不要轻易动手。

  “她?

  千仞雪呗!

  武魂殿教皇的女儿呗!

  哦!

  还有武魂殿大供奉的孙女!

  还有一个!

  那个天使神邸的继承人!

  这个你们不知道吧?

  也是,

  你们只是千道流的狗而已!

  还有哦~

  你们的教皇偷偷的在外面继承了一个神邸!

  也是没有告诉你们的哦!”牧沐戏谑的说道,反正现在的局势怎么样并不关他什么事。

  “臭牧沐!

  你闭嘴,

  你以为说的有人会相信吗?”千仞雪急了,这些东西要是让其他人知道的话,那武魂殿不直接乱掉了吗?

  “嗯?

  你考虑好了?

  要杀我?”牧沐对着千仞雪冷漠的说道。

  “不,

  不是的!

  你等等!”千仞雪又急忙的说道,她刚刚哪有时间思考,这个王八蛋直接就把武魂殿最大的秘密讲出来了,她还能思考下去吗?

  “那你闭嘴!

  你的命在我的手上,

  对了,

  你可以让他们去叫你的母亲,

  或者是你的爷爷过来!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牧沐对着千仞雪说道,反正一个不听话这不是还有另一个吗?虽然另一个的性格有点,嗯~没法形容啊!

  “这可是你说的啊!

  你别反悔啊!”千仞雪眉间挑动了一下,这说不定是她脱身的机会,但有可能又是眼前这个王八蛋的陷阱!但是她又不得不叫,因为她也想享受一下上一次这个小屁孩对她的样子。

  “麻烦你了,

  刺豚斗罗,

  请您用最快的速度去叫来我的爷爷,

  或者我的,

  我的老师!”千仞雪本来想叫母亲的,可是想到了那个女人,她实在是叫不出口。

  “是!”刺豚斗罗就走了,他虽然担心千仞雪,可是现在的他并没有什么办法,所以只能按照小姐给的命令行事了,而且他的内心也有有着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一直以来都不知道现在的教皇已经继承一个神邸了。

  “小兔兔,

  你怕不怕?

  不久后你的杀母仇人就要来了呦!”牧沐对着一旁情绪低落的小舞说道。

  “我怕你个鬼啊!

  你,

  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啊!

  你是真的要把我送给他们吗?

  你这臭牧沐!”小舞蚌埠住了,直接带着哭腔锤着牧沐的胸口哭道。

  她以为这一次出来只是来找之前那个魂兽强者和那个小妹妹的!

  可结果呢?

  这直接就玩这么大!

  你能不能先看看我现在有没有能力面对我的那个杀母仇人啊!

  而且我的两个保镖也不在好吧!

  “小舞没事的,

  沐哥哥才不会卖你的,

  沐哥哥会保护你的!”小医仙把蹲在地上哭的小舞拥入怀里说道。

  “这个臭牧沐巴不得我死呢!

  一天天的就知道欺负我!

  我都要烦死他可!

  现在又想把我送给,

  送给我的杀母仇人!

  我恨你,

  臭牧沐!”小舞从小医仙的怀里挣扎出来对牧沐咆哮道,接着就直接动嘴了,拉起牧沐的手就是一顿啃。

  牧沐还是没有吭声,他就这么看着这个伤心透了的女孩。

  足足过了十分钟,小舞不咬了,可牧沐的手上伤口多了二十来个,其中更是有十来个已经出血了。

  “气消了吗?

  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吧?

  我带你来并不是把你送给武魂殿的,

  而是帮你复活你的母亲!

  我知道,

  这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但我可以,

  但是必须要让比比东到来我才可以正式的复活你的母亲。

  到时你就知道了,

  你应该哭累了吧?

  或者说是咬累了!

  先睡会吧。”牧沐揉着蹲在地上哭泣的小舞的脑袋,用着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