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浮世逍遥 > 第三十一章 多情

第三十一章 多情


俞长风嗯了一声,鼾声微起,沉沉睡了过去。

苏羽珊怔怔坐在床边,妩媚的脸上带着三分失落、三分满足,还有两分欣慰,最后隐隐有两分嗔怒,出神良久,美目微合,这才一声轻叹。

“遇见你之先,我还道这世间男子,都像那死胖子一般令人作呕,料想不到世上还有你这种痴情男儿,真是少见的很。”

伸出素手,轻轻握住他掌心,叹道:“那个叫陌然的姑娘,我虽没见过她,但此时却对她又羡又恨,只可惜……只可惜让她抢先一步,将你这颗心牢牢定住,再也移动不得分毫。”

看着玉枕上那张英俊潇洒的脸,不由得黯然神伤,忍不住眼圈微红,呢喃道:“你死都不舍得抛弃她,爱她到了这步田地,我能有什么法子?再说……唉!再说就算没有她,还有云青萱呢,怎么可能轮得到我?况且我在你心里是如此不堪,你恨不得离我远远地。我真后悔,早知你这般看我,说什么也不愿听你的真心话!”

说着说着心头一酸,珠泪点点落下,低声泣道:“你知道吗?你说我的那些话有多难听?我听完了心里又恨又怒,就想一剑杀了你,你这混账东西真是气人的很,我哪像你说的那般下贱?”

哭罢多时,脸上惨然一笑,说道:“是了,她在你心中这么重要,我哪来资格与她相比?她比我强一万倍,我给她提鞋都不配,哼!你这贼子,为了她说话如此伤人,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说到这里,心中愤怒实难忍受,银牙咬的咯咯作响,一狠心甩开他手,嚓的一声拔出短剑,就往他胸前扎下去。

剑破肌肤之际,一抹鲜红悄然显现,但只刺了半分进去,不知为何心中却莫名一软,只觉得双手发颤心痛至极,短剑便再也刺不下去,闭目良久,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紧咬下唇不愿哭出声来,手中短剑狠狠往地上一扔,当啷一声脆响。

再一睁眼,面前已是模糊一片,泪流多时,这叹息一声:“你这痴儿,我还真不忍心杀你,好!这次先饶你一命!”

…………

俞长风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隐约见梦中全是刘陌然的倩影,就看她一会哀伤一会落泪,问她为什么却也不说,急得他毫无办法,最后忽然想起,她刚刚遭遇大难,自己不在身边陪她,却反而去找云青萱,怎能不令她伤心?刚欲道歉,就见苏羽珊冷笑着一剑向她刺去,吓的他大叫一声,猛然惊醒。

俞长风心中突突直跳,睁眼一看,自己躺在床上,房内布置的极为奢华,一眼可见是女子房间,登时大惊,慌忙坐起身来,就觉得胸口微微一痛,低头一看,胸前有一个小小伤口,鲜血早已不流,不知为何人所伤。

喘息片刻刚要下床,就听门外脚步声响,转头一看,苏羽珊推门而入,面带微笑。

俞长风霎时间尴尬无比,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闭口不言。

苏羽珊笑着走到床边坐下,握住他手笑道:“俞公子醒了?你这一觉睡了一整天呢!睡得可好吗?”

俞长风僵硬的抽出手掌,颤声道:“好……好。”

苏羽珊微微一笑,又道:“公子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俞长风暗暗诧异,心道:“今日见她,为何那股恶心的媚态竟然大减,此时她虽然带笑,但看着并不难受,这是何理?”

苏羽珊看他出神,问道:“公子在想什么?可能说给我听?”

俞长风慌忙低头,道:“没……没什么。”

苏羽珊微笑道:“公子今日看我,和上次有何不同?”

俞长风心道:“确实不同,比昨天看着顺眼多了,更重要的是没有之前那样让人恶心了,可这话若是说出来,不是暗示她昨天恶心吗?万一把她惹怒了,再把我弄死在这,我可是冤枉的很。”一时踌躇竟没有说出来。

苏羽珊微笑道:“公子不必犹疑,有话只管说就是。”

俞长风犹豫片刻,抬头看着她道:“那种怪怪的感觉没有了,你今天真好看!”他向来口无遮拦想说什么就说,一见这女子神态略微正常,便不再拿她当坏人,老毛病很快又犯。

苏羽珊霎时间大喜过望,脸色如花开一般,心中欢喜实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看着他急道:“公子说的可是实话吗?”

俞长风点头道:“自然是实话,骗你做什么?”

苏羽珊微笑点头,心中喜不自胜,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俞长风看她满脸笑意,烛光下脸色妩媚而并不妖艳,更多添一分姿色,当真是绝色佳人,心想这姑娘倒是挺好看。

两人相对沉默,一时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俞长风皱眉想了想,疑惑道:“对了,我昨天是不是说了好多话?”

苏羽珊抿嘴一笑,道:“我不忍欺骗公子,你昨天确实说了好多话。”

俞长风大惊失色,慌道:“我都说了些什么?”

苏羽珊笑道:“陌然是谁啊?”

俞长风瞬间脸色大变,颤声道:“我……我连陌然都说出来了?”

苏羽珊微笑道:“公子何必吃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俞长风一怔,愣了片刻,忽然轻笑一声,道:“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为何一句话也想不起来?”

苏羽珊心中好笑,柔声道:“想必是公子太过劳累,一时想不起来了。”

俞长风缓缓点头,犹豫一下,说道:“我想问问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羽珊微笑道:“公子怎么称呼我啊?难道就用姑娘两个字?”

俞长风微微皱眉,自己和她并不熟,如何称呼名字?更何况她下药把自己捉来,其意不明未必存着好心,自己也不便太过亲近。说道:“那姑娘说如何称呼?”

苏羽珊笑道:“我年龄比你大,你若是不嫌弃,就称我一声苏姐姐怎么样?”

俞长风心中有所不愿,这一声苏姐姐略微肉麻,但又怕自己一时犹豫,她又说出一个更肉麻的称呼来,岂不糟糕?索性直接喊出声:“苏姐姐。”

苏羽珊大喜,握住他手笑道:“那我以后叫你长风弟弟怎么样?”

俞长风只好点头,又问道:“苏姐姐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为何把我们俩弄到这里来?”

苏羽珊微微摇头,道:“此时告诉你,恐怕于你无利,你也别多问了。”

俞长风嗯的一声:“你既不愿说,那就算了。对了苏姐姐,我那个朋友还好吧?”

苏羽珊微笑道:“我既知他是公子的朋友,焉能为难于他?虽然这胖子满是不怀好意,但他对你倒是不错,暂且饶他一命。”

俞长风正色道:“如此多谢了。”

苏羽珊笑道:“谢来谢去不麻烦吗?你都叫我姐姐了还跟我这么客气?”

俞长风微微一笑,语气逐渐大胆:“那我以后跟你不客气,你可别怪我?”

苏羽珊扑哧笑了出来:“你怎样不客气?要不要试试看?”

俞长风叹道:“我又打不过你,想不客气也办不到,倘若……”

苏羽珊笑道:“倘若怎样?”

俞长风嘿嘿一笑,上下打量她几眼,道:“倘若用药把你麻晕,那就能不客气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苏羽珊瞪了瞪他,嘴里哼的一声,心知这小子绝不会对自己有任何情意,这些话只是胡言调笑而已。说道:“你师父师娘说你疯疯癫癫,满口胡说八道,果然不假!你这小子就没个正经。”

俞长风惊道:“你连这些都知道了?”

苏羽珊嗔道:“怎么样?是不是怕的厉害?”

俞长风点点头:“确实怕的厉害。”说完这句话,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要事太多,不能在此多耽搁,便想告辞,但又不敢直接说怕激怒了她,微微张口又把话咽了下去。

苏羽珊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有什么可怕的?”

俞长风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对吧?”

苏羽珊咯咯一笑,道:“算是了,那又怎样?”

俞长风笑道:“既然是朋友,想必你不会为难于我了?”

苏羽珊犹疑的看了看他,问道:“你想做什么就直说吧。”

俞长风小声道:“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敢再耽误时间了。”

苏羽珊脸色立时失落下来,淡淡的道:“你想走了吗?”

俞长风低头道:“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不能在此陪苏姐姐了。”

苏羽珊哼的一声:“你不必老是提苏姐姐三个字,只要你叫过一次,我就不会杀你了。”

俞长风脸色尴尬,自己用意一下子被看出,有点不知所措,低头不敢看她,心想这姑娘要论聪明机智,虽然比不了云青萱,但也相去不多。

苏羽珊看他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生怕自己弄死他,不由得好笑又有些心疼,握住他手温言道:“好弟弟你放心,我永远不会杀了你的,别说杀你,打你一下都不会。”

俞长风抬头喜道:“这可是你说的?”

苏羽珊疑道:“是我说的又怎样?”

俞长风笑道:“那我现在就走,只要你不打我不杀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苏羽珊微怒道:“你这不是没良心?我对你这么好,你怎样对我?”

俞长风叹道:“对不起苏姐姐,我也是没办法,心里挂念着陌然,还要先去一次巫仙教,真是麻烦得很。”

苏羽珊道:“呵!巫仙教有什么了不起?一群只会用毒武功奇差的鼠辈,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俞长风心道:“刚刚我问过了,但是你又不说,眼下我一提巫仙教你反而想说了,我先来个激将法。”想到这里看着她,叹气道:“巫仙教可不是只会用毒,里面高手很多,苏姐姐你所在的门派再厉害,和巫仙教比也是枉然,唉!可惜!可惜!”

苏羽珊微怒道:“胡说八道!巫仙教和我们……”刚欲出口,忽然拿手一指俞长风,蹙眉不悦道:“你小子敢激我?”

俞长风忙摆手道:“哪有哪有?我怎敢激苏姐姐?你理会错了。”

苏羽珊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小鬼头还挺机灵,就是胆子太小。”

俞长风心中登时豪气上升,大声道:“我胆子可不小。”

苏羽珊讥笑道:“你瞎嚷嚷什么?胆子是靠喊出来的?你可做过什么大胆之事?恐怕没有吧?”

俞长风想了想,道:“我当然做过大胆之事,就在前不久。”

苏羽珊不屑的一笑:“我可不信!”

俞长风怒气上涌,一股脑就把上次相救刘陌然之时,说过的那些混账话讲了一遍,就连被刘陌然刺的一剑也说了。

说完这些,看着她得意说道:“这件事我胆子不小吧?”

苏羽珊咯咯直笑:“不错不错!原来你和她是这样认识的?确实有些胆子,若不激你,这些话你怎么也说不出来。”

俞长风啊的一声惊叫,这才明白自己一怒之下,被她来个反激将法,心中懊悔不已,垂头丧气道:“苏姐姐你真厉害,脑子比我好多了。”

苏羽珊得意笑道:“以后别跟我耍心眼,可记住了?”

俞长风点头道:“记住了。”看她此时很高兴,趁机说道:“苏姐姐我可以走了吗?”

苏羽珊一怔,凝神看他半天忽然醒悟,指着他道:“你这小子好滑头了,故意受我激将法,好让我一高兴放你走?”

俞长风忙道:“冤枉!我哪有这个意思?你这次真的误会了!”

苏羽珊歪着头,又看了他片刻,咬牙切齿道:“你这小子坏的很!哪来这么多怪主意?”

俞长风低头道:“我哪有怪主意?你自己想多了。”

苏羽珊哼的一声:“看你刚刚那个样子,平日里激将法就没少用,装的可真像啊!连我都差点上当,似你这般机灵,哪能轻易被别人激到?还说不是骗我?”

俞长风嘻嘻一笑:“苏姐姐你怎么生气了?你可说过不打我的。”

苏羽珊气呼呼道:“别给我嬉皮笑脸!我几时说要打你了?”

俞长风道:“你既然不打我,那我可走了啊?”

苏羽珊沉默片刻,低声道:“那好吧!”

俞长风大喜,下了床站在原地没敢动,等了片刻,见她还是低头不语,小心翼翼道:“我可走了?”

她还是一言不发。

俞长风心道:“趁她此时出神还不走?更待何时?”转身走向门外。

忽听苏羽珊在身后叫道:“等一下!”

俞长风心中一惊,慌忙转身,就见她缓步走到自己面前,伸出双手要抱自己。

俞长风心道:“我可不能让你抱,陌然知道一定不高兴。”可又不敢一把推开了她,就在她手臂刚欲碰到自己时,在她手上轻轻压了一下,身形同时微微后退半步。

苏羽珊霎时间心下一片冰凉,这才明白自己在他心中仍然是一文不值,沉吟良久,淡淡的道:“我连这个都不配?”

俞长风脸色尴尬,低头不敢看她。

苏羽珊轻合二目,声音平淡道:“说实话。”

俞长风小声道:“我怕陌然不高兴。”

闻听此言,苏羽珊苦涩一笑:“是啊!倘若她要抱你,恐怕你欢喜不尽吧?”

俞长风低头不言。

苏羽珊长长一声叹息,轻声道:“你走吧!”

俞长风心中大喜,脸上一丝也不敢带出来,缓缓点头,转身慢慢走远。

便在他刚刚转过身之时,苏羽珊已然珠泪双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