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超能力是数据化[末世] > 第43章 她怎么和别人不一样

第43章 她怎么和别人不一样


虎鲸进化者在下水的那一刻, 神色突然一僵。

他看见了变成白虎的林一。

尽管无法确定眼前的白虎到底是哪个进化者变幻而成的,但黑颈鹤基地所在的省份根本没有老虎这一点,虎鲸进化者还是知道的。

更何况一只白虎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出现在咸水湖里,恐怕只有傻子才会将之当成一只进化动物。

但是作为进化者, 眼前的白虎未免体型过于大了。

和进化动物不一样, 人类的进化方向很少涉及体型的膨胀。

即便进化者的体型真的变大了, 他们的体型也不会比进化方向的动物原型更大,而且往往会更贴近人类原本的体型。

像周文竹变成熊猫后的体型, 也不过是和正常的成年熊猫一样大。

而虎鲸进化者自己,体型则比普通的成年虎鲸略小, 体长五米出头。

实际上, 水中的白虎如果不算尾巴的话,比虎鲸进化者还小一些。

但是和普通的老虎相比, 即便是最大的东北虎, 也不可能长到四米多长。

虎鲸进化者难以置信地盯着水中游动的白虎, 几乎开始怀疑, 是不是有人偷偷带来了一只进化兽。

他心中的理智告诉他, 这是不可能的。

但兽类进化者体型突然膨胀了七八倍, 就是可能的事了吗?

两个结论都匪夷所思, 令人不敢相信。

至少在今天之前, 他还没见过哪个进化者变为兽形态时, 体型会加倍膨胀的。

他心中的底气开始变得有些不够了。

虎鲸进化者发现了林一的身影,林一在杀死了一群七鳃鳗之后,也发现了他的身影。

咸水湖里不可能住着一只老虎,同样也不可能住着一只虎鲸。

林一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白枕鹤基地的那几个进化者是怎么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耍手段的?

他们不过是利用了自己的进化方向——鲸鱼。

林一回想起那个在船上“咒骂”段盈盈的进化者。

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在偷偷骂人,而是在用林一听不见的频率波段,向水下的七鳃鳗传递消息。

之前在船上的时候, 林一必须要分神盯着所有人,还要注意水下的动静,因此没能仔细看这几个人的进化方向。

现在想想,盯其他的东西盯得那么紧,却唯独漏了这几个人的数据,难免舍本逐末。

知道结果之后,如此反推自己先前该做的事,固然能够推出效率最高的步骤。

可惜林一不能未卜先知,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卖。

当她登船的时候,又怎么想得到白枕鹤基地会用鲸鱼的歌声来实施诡计呢?

好在现在亡羊补牢,也不晚。

林一向着虎鲸所在的方向游了过去。

既然对方敢跑到水下,她就得让他付出代价。

两边的水流被从中破开,林一的身影像军舰一样,极速向着虎鲸的方向逼近。

打湿的毛发贴在白虎粗壮的躯干上,非但没有增加阻力,反而让林一在水中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对面的虎鲸意识到了林一的意图,长满尖牙的吻部,对准了白虎柔软的腹部,眼看着就要咬下去。

这是虎鲸的拿手好戏。

在大海中,它们也利用这种方法捕食鲨鱼。

虎鲸群在捕食鲨鱼的时候,会不断地冲撞鲨鱼的身体,让它失去平衡。

一旦鲨鱼的身体在水中翻转过来,就会陷入紧张的硬直状态,一动不动。

那时候,虎鲸们就可以咬住它的身体,旋转着撕下一块又一块肥美的肉来。

现在,虎鲸进化者打算用这种招数来对付林一。

他低估了林一的反应速度。

林一的身体经过了三次进化的加成,本身的实力远比同品阶的进化者要高。

在虎鲸袭来的同时,林一的肌肉就做出了反应。

她的身体微微偏转了一个角度,几乎擦着虎鲸的牙齿,越过了他身体的前半部分。

猫科动物柔韧的身体,让林一得以在和虎鲸擦肩而过的时候,瞬间回过头来。

林一和平板电脑差不多大的虎爪,四指分开,弯刀一样的指甲全部伸出,抬起前足,抓在了虎鲸背鳍底端的皮肤上。

虎鲸的尾巴激烈地摆动起来,身躯翻转了半圈,下意识咬向林一的虎爪。

背着一个进化者往岸边送的周文竹脑袋往水下一伸,刚好看见了白虎和虎鲸打斗的一幕。

他不知道白虎就是林一,一时不知道该帮哪一个,只好先背着人送去了岸边。

而湖边的空地上,白枕鹤基地的人已经将段盈盈和她救上来的几个人包围了起来。

按理说,白枕鹤基地派来的进化者大多只有六等,不应该有胆子越阶挑战那些落水的五等进化者。

但架不住有一个人从中挑拨。

“你们都是从白枕鹤基地出来的,即便真的没有参与这次行动,别人也不会相信。”被虎鲸进化者留在岸边的白鲸进化者用蛊惑的语气说道:“你们猜猜看,那些进化者如果都回到岸上,你们会是什么下场?”

白鲸的体型在鲸鱼中最为娇小,但却是最有语言天赋的存在。

这只白鲸进化者在使用异能时,说出来的话会带着轻微的诱导作用。

白枕鹤基地的进化者们刚刚死里逃生,正是紧张的时候。

白鲸进化者的话一出来,他们敏感的神经就立刻被拨动了。

尽管心中怨恨同行的几个高等进化者瞒着大家,私自行动,但他们所有人都明白,没有基地长的授意,没人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现在鸿鹄基地和黑颈鹤基地的人已经中计了,他们这些同属于白枕鹤基地的人,无论再怎么撇清,恐怕也撇不开干系。

两三百个高等进化者一起上了岸,他们白枕鹤基地的人将要承受怎样的报复,光是想想就让人腿脚发软。

望着刚刚上岸的那零星几个五等进化者,白枕鹤基地的百来人不自觉地露出可怕的目光。

所谓好虎架不住群狼,一个五等进化者再怎么厉害,难道还能打得过十几二十个六等进化者吗?

只要上来一批杀一批,永远不许水里的人上岸,他们就能活着回到白枕鹤基地!

在生存面前,人类最自私、最阴暗的一面完全暴露了出来。

其实,命运对待大基地出身的居民,已经足够仁慈。

在很多民间的小型避难所里,人吃人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拥有法律的大基地,已经给了其中的幸存者们很大的保障。

因此大多数人平时人模狗样,到了生死关头,才突然变脸。

一百多个进化者,齐齐露出杀人犯一样的目光,让刚刚爬上岸的人瞬间陷入了极端惊悚的氛围。

落入水中的突发状况让他们来不及思索七鳃鳗为什么会突然袭击船只,也让他们无法料到,岸上的人非但不欢迎他们平安归来,反而想要他们的命。

段盈盈的手背在背后,紧紧攥着绿莹莹的史莱姆王,高声质问:“怎么?你们白枕鹤基地的人又要残害同胞吗?”

听见段盈盈的话,阿福的肌肉霎时间紧绷起来。

他原本一直观察着水面,想等着林一回来,现在发现白枕鹤基地的人又要围攻01小队的人,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憋屈和愤怒。

于是段盈盈转过头来的时候……

看见的就是阿福身上缠着混天绫,脚下踏着风火轮的样子。

“……”

道理我都懂,但是哪有这么大号的哪吒?

十万个冷笑话吗?

“别废话了,赶紧上去,要干架了!”周文竹看见气氛不对,抖了抖被打湿的毛发,催着趴在它身上的进化者赶紧上岸。

等那名进化者从身上下去,周文竹就立刻向着段盈盈所在的位置,发足狂奔。

狗日的!白枕鹤基地还真是一天也不消停!

这基地长要是让他周文竹来当,明天就特么得把白枕鹤基地夷为平地!

“杂鱼!没想到你爷爷从水里出来了吧!”他大骂了一句,飞扑着进了人堆。

人群里顿时爆发出几声惨叫,周围的进化者见了血,全都红了眼,纷纷加入战场。

岸上的人很快就混战成一团,远远看去,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在高空中盘旋的穆天英皱紧了眉头,加快了救人的速度。

另一边,林一和虎鲸进化者在水下打得正热闹。

她已经在虎鲸的身上留下了不少伤口,其中最深的两道,就在虎鲸的背鳍上。

只可惜虎鲸进化者还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

林一灰蓝色的眼睛在水中眯了眯,心想着:

早晚要摘下侯庸那老狗的脑袋。

这一池子又咸又苦的水里不知道死了多少臭鱼烂虾,现在她却得待在这里,和一只沉重的虎鲸打架!

林一的后足在水中蹬了一下,速度飞快地贴近了虎鲸的身体,又一爪子挠在了它的背鳍上。

虎爪划开肌肉,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虎鲸感受到背后的剧痛,疯狂地挣扎起来。

然而他的挣扎为时已晚。

林一切下了他用来维持平衡的背鳍。

虎鲸在水中游动的轨迹变得歪歪扭扭,速度也减慢了许多。

林一前爪划动,往上游了几下,后足猛地往下一蹬。

借着反冲力,林一往上蹿了一截,在即将露出水面的时候,林一变回了人类的身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沉入水中。

水下,凶残的一幕出现了。

早就等待在一边的七鳃鳗,在虎鲸进化者坠入水底的同时,齐齐向他扑了过去。

虎鲸进化者下意识要翻转到水面之上,将吸在身上的七鳃鳗甩下去。

水面之上的环境会让七鳃鳗缺氧,进而不得不张嘴吸气,从目标身上脱落。

以往,能够在水中翻转身体的水生物都以此来对付七鳃鳗。

连虎鲸也不例外。

可是今天,失去了背鳍的虎鲸进化者却再也没办法随着心意翻转身体了。

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翻身,虎鲸进化者感受到身上被七鳃鳗吮吸啃咬的刺痛,不得不冒险变回了人类形态。

变回人类,可能会让他死在水中。

不变回人类,失去背鳍的虎鲸,则必定会成为七鳃鳗的食物。

恢复人形的虎鲸进化者,忍受着背后缺了一块肉带来的剧痛,拼命向岸边游去。

这时候,一只带着粉色肉垫的虎爪突然从他的背后袭来,一掌将他拍回了水底。

林一的眼中闪着冷光,猫科动物充满野性的竖瞳注视着下方的虎鲸进化者,像是在看着一只不堪一击的蝼蚁。

白虎生着白色胡须的嘴巴提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在虎鲸进化者的身上又补了一掌。

既然这么想害死别人,就要做好反噬的准备。

所以,你就死在这里吧!

至于要怎么向侯庸复命?

我这么好说话,等到打上侯庸那老狗的门上的时候,会顺便帮你转达遗言的。

顺便还能送他下去见你。

林一眼看着虎鲸进化者沉入水底,被来回穿梭的七鳃鳗围在中央,大口地吮吸着鲜血。

或许是身上的疼痛太过难忍,虎鲸进化者的身形开始变得非常不稳定。

被七鳃鳗包围的生物,一会儿变成虎鲸,一会儿又变回人类。

然而无论怎么尝试逃走,他都会被林一一掌打回原位。

明明有机会逃出生天,却被其他人堵住生路是怎样一种感觉?

明明可以活着,却必须要死该有多么绝望?

这名虎鲸进化者强加在别人身上的一切,林一都一一奉还给了他。

无论世道变得多么艰难,都不该是这些人草菅人命的理由。

更何况,落入水中的人并没有全部生还。

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死在了七鳃鳗口中,更多的人,还在水中痛苦地挣扎,绝望地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逝。

林一最后看了一眼虎鲸进化者残缺了小半的身体,向着其他被困的进化者游了过去。

被她救起的进化者迷迷糊糊之间,以为自己陷入了幻觉。

毕竟谁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躺在一只四米多长的大猫身上,头枕着大猫的肩胛骨,在水波中浮沉呢?

平时做梦都没这么放得开。

这时,在岸边的段盈盈抹掉溅在脸上的鲜血,望着水面,说道:“林一在水下待了快半个小时了,不会遇到危险了吧?”

周文竹一把将一名快被他揍扁的进化者扔出去老远,回头问道:“林一在水下面?”

由于林一在队伍当中一向占据主导地位,周文竹根本没想过她会被困在水里。

现在回想起来,从大家落水开始算起,他确实一直也没看见林一的身影。

“卧槽,不会吧……我去水底下看看!”

不仅段盈盈在担心,一直站在游艇残骸上的何不言也担忧着林一的安危。

他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发现林一并没有在水面上露头之后,神色便凝重起来。

望着水面上倒映的天空,何不言握紧了拳头,说道:“水天相接。”

措温布的湖水如同听到了龙王的旨意,从湖中央升起一个巨大的水柱。

湖水违反着重力,向着天空流去。

一朵几十米高的巨浪,翻腾着飞上高空。

巨浪和湖水之间的空隙中,何不言站在水面之上,血液顺着七窍缓缓流下,脸色苍白得吓人。

藏在靠近岸边的水下,准备救完伤员就溜之大吉的林一,整只虎都不好了。

淦!别再抽了!

再抽我都要从水里露出来了!

是游泳呢,还是洗脚呢?

然而最绝得还在后面。

阿福版的哪吒一个乾坤圈砸在了水里,湖水中发出砰地一声巨响,湖水瞬间炸出去了四分之一。

“都给我住手!”

有力气不拿去揍人,在这玩水,多不环保?

林一身上只穿着背心短裤,扛着一个进化者,从水里冒出头来,神色不善地看了阿福一眼,又转头看向水中央的何不言。

看到何不言的那一刻,林一诡异地沉默了。

这哥们儿是怎么办到把自己搞得七窍流血的?

林一的出现让何不言和阿福都松了一口气。

阿福脚下的风火轮噗地一下消失了,肚子也应景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神话人物虽然强大,消耗却不是一般地高。

如果不是急于找到林一的信念在支撑,阿福可能连第一次攻击都发不出来。

刚刚阿福的一次攻击就炸没了四分之一的湖水,自身的能量也被瞬间抽空,变成了战五渣阿福。

而另一边……

林一没有丝毫防备,巨浪就从头顶拍了下来,将她淋了个透。

被她抗在背上的进化呛了一鼻子脏水,当场晕了过去。

湖水中央的何不言还要更惨一些。

骤然从空中落下的湖水将他压在水下,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人就已经被巨大的冲击力砸进了深水区,连着呛了好几口咸腥的湖水。

“咳咳!咳……不得靠近三尺之内……”何不言击退了意欲包围的七鳃鳗,狼狈地游出水面,趴在了游艇的残骸上。

白枕鹤基地的进化者们见大势已去,纷纷选择了投降。

蝙蝠进化者和大山雀进化者趁着场面正乱,拍打着翅膀,就要逃之夭夭。

“年轻人,去哪啊?”

翼展三米多的金雕在蝙蝠和大山雀的头顶投下隐形。

穆天英锐利的鹰眼闪过一丝狠厉,全力向着下方的两名进化者俯冲。

空中爆发出两声尖细的鸣叫,蝙蝠和大山雀像短线的风筝一样,从高空中坠落下来。

接连两次“噗通”声响起,两名进化者落入湖中,生死不知。

穆天英下降的趋势不减,鹰爪接触水面,抓起何不言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向着岸边飞去。

四人队伍里,唯一一个留在岸上的白鲸进化者彻底变得孤立无援。

陆续回到岸上的进化者们,呈包围之势,不断地向白鲸进化者逼近。

黑颈鹤基地这次任务的指挥官,红着眼睛瞪视着那名白鲸进化者,嘶哑着声音,质问道:“你们这些畜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

“砰!”

一颗子弹击穿了白鲸进化者的头颅。

他的眼睛失去了焦点,黯淡下去。

质问他的指挥官的脸溅上了几滴鲜血,神色呆愣,显然没能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刚刚放下何不言的穆天英脸色一沉,转身飞上天空,奔着放冷枪的人所在的方向,全速追击。

偷袭的人应该和赵铳一样,是一名强化系进化者。

穆天英只身追逐着那名强化系进化者藏身的直升机,尖利的鸟喙狠狠地啄在直升机上,气势凌厉。

地面上,周文竹看了一眼白鲸进化者的尸体,把头扭向一边,说道:“真是晦气!侯庸那老东西一定派人监视了一段时间了,否则不会一失败就把人灭口了!”

虎鲸进化者死在了林一手里,蝙蝠进化者和大山雀进化者被穆天英击落到湖中,这会儿应该也已经被七鳃鳗吃得差不多了。

唯一的活口也被侯庸派来监视的人灭了口。

侯庸在利用自己作为超级基地的优势地位。

虽然全国的基地互相之间或多或少都有联络,也承认所有的基地都是为了延续人类而存在,必须互相帮助,互相监督。

但像白枕鹤这么大的基地,全国一共也只有四个而已。

如果黑颈鹤基地想要伸张正义,号召其余三大基地一起讨伐白枕鹤基地,就必须要拿出白枕鹤基地危害人类利益的确凿证据来。

毕竟白枕鹤基地人口有近千万,讨伐这么大的基地,需要太多的兵力。

人类连变异物都应付不过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又会把屠刀指向同胞,征讨一个近千万人口的大基地呢?

侯庸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明目张胆地派人灭口。

黑颈鹤基地与白枕鹤基地并不邻近,侯庸并不在意自己在黑颈鹤基地心中的形象。

他在明晃晃地□□颈鹤基地的脸,告诉黑颈鹤基地的人——“你们这种几十万人口的基地,就算被我玩弄算计了又怎么样?只要拿不出雷神之锤一般的证据,你们就只能忍气吞声。”

可惜侯庸不在现场,因此并不知道,人群里有几个人,从始至终就没有打算惯着他的臭毛病。

林一裹上从大巴车里取出来的大外套,手里拿着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白枕鹤基地的基地长很了不起?

洗好脖子等着吧,马上就让你变成已故基地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4 12:47:19~2021-09-14 22:21: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子 3个;不不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ino殊 50瓶;月川 20瓶;栗咪酱 5瓶;野原失绿 2瓶;漠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