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六零我是小可怜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叶初的家里静悄悄的, 想必叶初和那条狗都早已睡下,彪爷率先翻过了篱笆墙,然后小心抽出门闩把王翠芬放了进来。

两人刚待往里走便看见大黄正龇着牙望着他们, 彪爷见大黄还是一条未成年的狗, 心中便起了轻视之意, 他握了握手中的门闩, 暗道:这一棒子下去, 这狗子不死也得迷糊了吧!

彪爷向前猛冲两步,挥起手上的门闩便往大黄的头部砸去, 不料却被大黄灵敏地避过了,只听大黄“汪汪汪汪”大声叫唤了起来。

彪爷气急败坏地低声道:“你还在等什么, 趁它叫唤赶紧撒迷药啊, 往它嘴边撒,等着它把全村人都叫来吗, 时间紧,我先去对付那丫头, 你搞定这条狗,然后,我们马上离开。”

王翠芬慌忙地点点头, 刚待从兜里掏出迷药,江恒和叶初便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江恒和叶初本就都是警觉性极强的人,早在大黄叫唤之前,他们便已经意识到,家里进来人了,两人纷纷套上外衣,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正好听见了彪爷对王翠芬说的话。

江恒怒道:“岂有此理!”说罢,便冲了出去对着彪爷的腹部就是一脚。

叶初也冲了出去一把拿住了王翠芬正在掏迷药的手,对大黄说道:“大黄,去叫人。”

大黄闻言,第一时间冲出门去,“汪汪汪汪”的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村里。

陆陆续续有人提着煤油灯或是举着火把往叶初家走来,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道:

“大半夜还让不让睡觉了。”

“就是,感情儿就她不用早起上工,养条狗就知道闹腾别人。”

“别这么说,也许真有什么事儿呢!”

“切,能有什么事儿啊!”

结果众人一到叶初家的院子,发现事儿还挺大。

院子渐渐被照亮,叶初率先一步扬声道:“乡亲们,三更半夜把大家吵醒,实在对不住,但是王翠芬带着外人趁夜潜入我家,带着迷药、绳子,这是想干什么,是想迷晕我,绑了我,再卖了我吗?要不是我爹的战友今天刚好来看望我,帮我制服了坏人,恐怕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被王翠芬卖到哪里受苦去了吧!”

“哎呀,王翠芬咋能这样啊,带着外人害自家侄女儿。”

“什么自家侄女儿,初丫头早说了,她不认叶家的长辈。”

“是啊,这样的长辈谁敢认啊,今天真是多亏了解放军同志啊!”

“解放军同志啥时候来的,我咋没看见啊?”

“我看见了,上午来的,那时候大家都在田里忙着呢,我闹肚子回家正好看见了,队长应该知道吧!”

这时候赵国良正好赶来了,他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说道:“对,江同志是上午来的,直接去村委找的我,是我把他带到初丫头家的,江同志,谢谢你啊,救了初丫头。”

江恒:“赵队长,您客气了,叶哥把叶初托付给我了,谁要是敢欺负了她,我绝不姑息。”

赵国良:“江同志,那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江恒:“先绑起来,天亮了,报警。”

叶初对着江恒点了点头,似乎对他的处理方式很满意,有江恒帮她出头,而且江恒的身份摆在那里,叶家和王翠芬就算想抵赖也抵赖不了了。

听了江恒的话,被江恒踩在脚下的彪爷第一个大叫了起来,“不关我的事啊,是她,都是这个臭娘们找的我,说她婆家有个侄女儿,没爹没娘,她可以做主卖给我当童养媳,这我才来的呀!”

江恒目光如刀射向彪爷,“卖?你不知道买卖人口犯法吗,再说,你们这是买卖吗,你们这是抢劫,是绑架,是犯罪!”江恒又冷冷看向王翠芬,“你是谁?你凭什么可以做的了叶初的主?”

王翠芬被江恒一双冷冰冰的仿佛要杀人一般的眸子盯着,腿都吓得打弯儿了,只听她哆嗦着道:“我,我,我是她大伯娘。”

江恒冷笑,“呵,叶初都没有大伯,又何来大伯娘,不仅如此,叶初也没有爷爷奶奶,叶哥把叶初托付给我的时候就告诉我了,她没有长辈,没有亲戚,因此也没有人可以做的了她的主,她的主只能她自己来做,你们叶家现在这种行为,可以称得上是贩卖人口了吧,是你一个人的主意,还是你们全家的主意,说!”

“啊!”王翠芬被江恒一声厉喝吓得直接尿了裤子,要不是被叶初拿住了手腕,恐怕已经跌到在地了。

叶初闻到异味,不禁皱了皱眉,松开王翠芬,退后两步,王翠芬则直接跌坐在自己的尿里,好不恶心。

然而王翠芬此时已经顾不得恶心了,她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叶民,哭天喊地道:“民哥,你救救我啊,救救我啊,帮我求求叶初吧,别报警啊,千万别报警啊!”

王翠芬心里清楚得很,这年头儿在农村,因为穷,卖儿卖女的事儿可太多了,生了丫头片子养不起或不想养,直接扔进山里也不是没有的,但是,这都是在没有报官的情况下,然而,她的所作所为,如果真报了官,那可是要判刑的。

王翠芬之前打的主意是,如果今晚能够事成固然最好,倘若不成,那她也可以抵赖啊,她和彪爷就算掳不走叶初难道自己还跑不掉,到时候,叶初没有证据,红口白牙,就算报官,又能如何。

但是王翠芬却万万想不到,叶初的家里竟然还有一位解放军同志。

王翠芬此时是真的怕了,因为她正是主谋呀,叶家二老和她的丈夫还有老二和老二家的纵然知情,也不会帮她顶罪啊!

想到这里,王翠芬突然朝叶初爬了过来,跪在地上,当场便给了自己两记耳光,哭道:“初丫头,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报警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把所有的钱都赔给你,我天天给你当牛做马,求求你,千万不要报警啊!”

叶民也站了出来,帮着王翠芬求道:“初丫头,你大伯娘这回是真的知道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这一次吧,你想要什么赔偿,尽管说,咱们还是能私了就私了吧,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叶字,咱们闹得这么僵,你爹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的。”

叶初冷笑,“你不用拿我爹说事儿,我爹巴不得跟你们叶家划清关系呢,警,我是报定了,赔偿呢,我不稀罕,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怎么能不被王翠芬牵连吧,或许,你此时不应该求我,而是应该求王翠芬,让她自己把罪担下来。”

王翠芬此时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近乎疯狂地叫道:“不,不是我,不是我的主意,是叶荷,没错,是叶荷,是她告诉我隔壁村有个土匪出身的独眼龙想娶媳妇儿,我才……对,就是叶荷……”

王翠芬回过头,一双发红的眼睛看来看去,叫道:“叶荷,出来,你出来啊,我们对峙,是你给我出的主意,是你,你才是主谋。”

叶荷本来躲在人群中,却被好事之人推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得不开口道:“才不是我给你出的主意呢,那天上工,我就是随口提了两句,彪爷想娶媳妇儿找媒婆都找到别的村儿了,但就因为他是土匪出身还瞎了一只眼睛就是娶不到媳妇儿,我就说了这么两句话,你却自己去隔壁村找上了彪爷要把叶初卖了,这怎么能是我给你出的主意呢,当时上工,我说话的时候,香梨嫂子和周婶儿就在旁边,应该听到了吧,我就说了这么两句,是你自己动了歪心思,怎么能赖到我头上呢,香梨嫂子,周婶儿,你们在吗,帮我说句话啊!”

香梨嫂子:“是啊,叶荷当时是就说了这么两句。”

周婶的儿子:“叶荷,我娘在家躺着呢,没出来。”

虽然叶荷说的头头是道,又有证人,但王翠芬此时就是想拉叶荷下水,并且她觉得,叶荷看似随口提了两句,用心却绝不单纯。

“叶荷你个臭不要脸的小婊·子,你胡说八道,你向来不待见我,上工更是从来也不往我身边凑,为什么偏偏那天却跑到我身边闲聊,你就是故意把彪爷的事儿透露给我的,是你要害叶初,对,就是你。”

王翠芬说罢又回头看着叶初,大叫道:“初丫头,是叶荷,是叶荷她想害你啊!”

叶初双手抱在胸前,离得王翠芬老远,“狗咬狗,一嘴毛儿,这些话,你就留着明天跟警察说吧,看看警察同志到底是信你,还是信她。”

说罢叶初又扬声喊道:“乡亲们,打扰了大家这么长时间,真是对不住,好在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大家明天还得上工,都早点儿回去休息吧,至于这两个人,就暂且绑在我家院子里,明天报了警,警察自会把他们带走,大家就都散了吧!”

叶初说罢,也不理会周围的议论声,跟江恒把犹在喊叫的彪爷和王翠芬堵上了嘴,用彪爷带过来的绳子把他们绑好,又跟门外还在看热闹的人说了句“散了吧”,便关上了大门。

叶初和江恒一前一后走进堂屋的时候,江恒突然问道:“你信叶荷那两句是无心吗?”

叶初回头,笑了笑,反问道:“你呢?”

江恒:“我不信。”

叶初:“是啊,我也不信,但是叶荷虽然用心险恶却胜在聪明,所以明天,不管王翠芬怎么攀咬,主谋也只能是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会晚更新,小可爱们可以后天一起看呦~

感谢在2021-01-09 02:15:09~2021-01-10 00:4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米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