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六零我是小可怜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第二天, 吃过早饭,叶初骑车去县城报警,江恒则留下来看守彪爷和王翠芬, 按照江恒的说法, 他留下来, 量他叶家也不敢劫人、销毁证据。

叶初心道:即便我留下来, 叶家也劫不到人, 销毁不了证据。

但是,些许小事, 叶初觉得,就没必要跟江恒挣了, 反正江恒对于去县城的路也没有她熟, 他俩各司其职,挺好。

叶初到县城报了警并且直接引来了民警同志, 跟民警交涉的过程是江恒代为进行的,毕竟军警一家亲嘛, 江恒就是绝对可信的人证。

做了详细的笔录后,民警同志直接就把彪爷和王翠芬带走了。

一上午时间过去了,叶初和江恒也没有按照计划进山采药, 便决定午饭之后,下午再去。

两人一起摘菜洗菜, 接着叶初焖饭,江恒切菜,再接着叶初炒菜,江恒烧火,一顿午饭在两人合作之下很快上便桌了。

饭后,两人一个洗碗一个收拾厨房, 然后留下大黄看家,便一人背着一个藤筐进山了。

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江恒问道:“小叶子,平时你都走得这么深吗?”

叶初疑惑,“深?”

江恒无奈,“我说山,走得深,深山。”

叶初皱了皱眉,下意识道:“深吗?那就在这儿挖好了,这儿草药也挺多的。”很显然,现在的位置还远远没到叶初平时采药的位置。

不过叶初心想:既然江恒觉得深,那就深好了,大不了,他在这几天,她都在这儿采药好了,等他走了,她再去深山不迟,总归,也就这几天,何必让一个关心你的人担心呢!

但是江恒显然看破了叶初的心思,暗道:这个小叶子啊,年纪不大,胆子倒不小,而且看她昨晚擒人手腕的时候,动作干脆利落,时机力量拿捏的恰到好处,似乎也是练家子啊!但是叶哥也没说过他教过小叶子拳脚啊!

江恒正想着,叶初这边却已经蹲在地上挖了起来,并且喊道:“江恒,你不是说你认识草药吗,还不赶紧帮忙,咱们抓紧时间,争取赶在两点左右回去,趁着太阳落山之前多晒一会儿。”

“哦,来啦!”

江恒倒是没诓叶初,他由于从小一直跟着江川在山里生活,草药着实认识不少,因此倒真是能帮叶初很大的忙,至于采药的工具,江恒便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军刀代替,他采出来的药固然没有叶初采的干净,但也只是多了一些泥土而已,并不破坏草药的根茎,于是,两人很快便结束了工作往山下走去。

回到村里听说的第一件事便是民警同志刚刚又来了,来找叶荷询问情况,而叶荷呢,明知是王翠芬攀咬她,她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了,哭天抹泪喊冤叫屈地把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然后当场请出了她的两个证人。

民警同志听了叶荷的描述又见她有两个证人,便只做了笔录,没有带走叶荷。

要说叶荷没起什么歹毒心里,叶初是不信的,但是民警同志既然没有带走叶荷,便等同于默认了叶荷是无罪的,既然如此,那这个仇便只能她自己来报了。

叶初正在考虑:既然上次的教训不足以让叶荷刻骨铭心,那这次要不要给她换点儿新花样儿呢!

但是,一切动作都要等到江恒走后再做了。

叶初心想:反正不差这几天,便让叶荷再逍遥几天也无妨,不过王翠芬这次大概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了吧,就是不知道,王翠芬会判多少年呢?

……

一天匆匆而过,夜里,叶初和江恒很早便各自回屋了。

叶初关门在屋里修炼,午夜时分,她突然睁开眼睛,嗖的一声,如箭一般地冲出屋去,直接冲到了江恒的屋里,厉声喝道:“你疯了!”

说着便一个箭步来到江恒身边,灵力不要钱地输入到江恒体内,足足一刻钟叶初才疲惫地放下了手,问道:“你把血咒下给了叶荷?”

江恒以心血为媒,用秘术给叶家下了血咒,本正处于反噬最强的时期,然而叶初的手刚一贴上他的胸口,他便感觉到有一股源源不断的能量正在帮他抵消反噬。

他心中正震惊不已,便听到了叶初的问话,他不禁惊讶地抬头,看着叶初问道:“你知道?”

叶初眼中带着怒火,“我知道什么?哼!知道血咒?还是知道你把血咒下给了叶荷?你知不知道这种秘术害人害己,叶荷好不了,你就好得了?你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想问问你呢,你为什么会这些,这些似乎不应该是一个军人该会的吧!”

江恒支吾了半天,不知道该从何解释,终于,他叹了口气,决定坦白从宽,反正他的秘密都已经被叶初发现了,他不想让叶初觉得他有什么事儿是瞒着她的,他不想她因此而疏远他,于是他开口说道:

“这话就说来话长了,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从小是跟着我师傅在山里长大的嘛,所以我才能认识不少草药。其实,我师傅他是一名道士,并不是你们村里的神婆,也不是所谓的算命先生,他是个修道之人,我想,你大概也是吧!”

叶初点点头,“是也不是,总之,哎,差不多吧,你继续说。”

江恒继续道:“山医命相卜,我师傅修道,以山为主,但医命相卜也均有涉猎,我14岁那一年,我师傅推算出,七年后,也就是今年,我们师徒将有一劫,破解之法便是改头换面,不再使用道术。”

叶初赶忙问道:“那你今天”

“不在人前,无妨。”江恒挥了挥手,继续道:“你听我接着说,由于师傅在战争时期曾经救过一名将军,于是师傅便带我来到了京城,找到了这名将军,让他帮忙,给师傅安排了一个工厂会计的工作,同时送我进了部队当兵,于是我们师徒二人脱了道袍剪了道髻,一过就是这么多年。”

江恒看了看叶初,问道:“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当兵短短七年就能爬到跟你爹同样的位置了吧,那是因为我从小修炼,身体异于常人,即便不用道术,仅仅凭借武学,我也能完成很多普通人完成不了的任务。”

“其实,今天下午,民警同志走后,我便动了帮你报复叶家的心思,我的血咒并不是下给叶荷一个人的,而是下给叶家所有欺负过你的人的。”江恒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就是前世害死你的那些人。

“我不想在我走后,给你留下无穷隐患,更不想……”

更不想重蹈覆辙前世的覆辙。

这是江恒梗在喉咙里最想说又不能说的话。

叶初闻言不尽喃喃道:“难怪呢,难怪反噬之力如此之强,害得我足足化解了一刻钟。”说罢叶初看着江恒郑重说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要跟你说句抱歉了,你的血咒已经被我毁了,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落下这样的果报,你知道这会影响你一辈子吗?”

江恒心道:我怎能不知道呢,但是我宁愿像前世一样,落得个重伤退伍,一生修为再无寸进的下场,也好过一辈子活在愧疚的心魔里,不能自拔。

不过现在这样也好,毁了血咒也好,因为这就足以证明叶初有远远强于他的实力,他再也不用担心叶初被叶家所害了。

江恒脸色苍白地笑了笑,“你不用抱歉,你救了我,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哈哈,早知道你自己就有这种实力,我又何必多此一举,说实在话,这还真是我近七年来第一次使用道术呢,不过秘术阴邪,有伤天和,终究害人害已啊,让你见笑了。”

叶初反驳道:“没什么好见笑的,你都是为了承诺,不过,就像你刚才自己说的,早知道我有这种实力,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所以,你以后可千万别再做傻事儿了,叶家那几块料,我还没有放在心上,至于仇,我自己会慢慢报的。”

江恒看着叶初眼睛发亮地点了点头,重重“嗯”了一声,说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开始修炼的啊!”

叶初侧头想了想,修真界的事儿不能告诉他,又不想骗他,便果断回了两个字“不能”。

江恒被叶初噎得一口气没上来,不禁“咳咳”咳嗽了起来,这时只听叶初又说道:“不过,倒是可以带你见识见识,起来,穿上衣服,跟我走。”

江恒迷茫道:“干什么?”

叶初挑了挑眉,道:“当然是给你治伤喽,反噬之力虽然已经被我化解了,但是你以心血为媒下咒,所受内伤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痊愈的,也许还会留下暗伤,你确定不想治好,顺便使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吗?”

江恒眼睛亮了亮:谁不想,不想是小狗。他果断爬了起来,套上军装,这时,只听叶初说道:

“对了,你带了,咳,里面的换洗的衣服没有,如果带了你拿一套,一会儿可能需要。”

江恒虽然不解,但看着叶初有些害羞的样子便没有细问,直接回道:“嗯,带了。”江恒从炕尾拿过自己的背包背上,对叶初说道:“我们走吧,去哪?”

“山里。”叶初回答。

“山里?”江恒愣了愣,“黑灯瞎火的,去山里干嘛?”

“哪那么多问题,到了你就知道了,跟上!”叶初说罢,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江恒:完球,小叶子不耐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10 00:42:27~2021-01-11 22:33: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