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六零我是小可怜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西郊玉泉山, 风光秀丽,逶迤南北,叶初和江恒跟林老爷子坐着一辆车子从南宫门而入, 只见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荷枪实弹、戒备森严, 肃穆神秘、深不可测的感觉很容易让人忽略一路行来的景致之美。

叶初不清楚她已经来到了华国政治的后花园, 所以即便她明知此地非同寻常, 但她依旧能够心态平和, 甚至舒服地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心中犹自叹道:此地灵气充裕,端的是一处宝地啊!

江恒当然不会像叶初一样无知者无畏, 他太清楚此地代表着什么了, 虽然他是个修道之人,但他也是个军人, 他不可能不对此地心存敬畏,于是, 他攥了攥拳头,肉眼可见地紧张了。

林老爷子看了看副驾驶座上颇为紧张的江恒,又向右侧头, 看了看闭目养神的叶初,心里泛着跟江恒同样的想法:这丫头,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叶初感受到林老爷子的目光,睁眼问道:“林老,您有事儿?”

“没事儿,没事儿,就是想问问,小叶, 你紧不紧张?”

叶初:“嗯?”

“不紧张啊,您不是说了嘛,不管我看好看不好,您都给我兜底儿。”

林老爷子:“……”

得,这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我明明是问你看见枪紧不紧张,谁问你一会儿给郭老看病紧不紧张啦!

叶初看着林老爷子颇为无语的眼神,不明所以,问道:“林老,您,您还有事儿吗?”

“没有!”

林老爷子表示,他不想跟这个噎死人不偿命的小娃娃说话了!

……

郭怀德三天前刚刚接见了他的老部下林光复,老部下不远千里来看望他,本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儿,然而老部下却说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推荐一个小姑娘给他看病,因为这个小姑娘仅仅用了三针便能根治哮喘。

郭怀德心里有点儿犯嘀咕了,他担心老部下是不是为了他的病,病急乱投医,被人给骗了,毕竟三针根治哮喘,怎么听起来都觉得有些玄乎。

林光复知道老首长不信,毕竟事情要不是发生在他的小外孙女身上,他也不信。

于是,林光复便把叶初如何救了他的小外孙女的事儿仔仔细细讲了一遍。

郭怀德知道老部下不是夸大其词的人,那就意味着,这个小姑娘有真本事,是个奇人。

既然是个奇人,就不妨见见,虽然能根治哮喘不等于能根治支气管炎。

但是,试试又何妨呢!

反正他这个病都已经得了这么多年,近两年发病更是愈发频繁,并且一次比一次重,中医西医,中药西药,他什么没试过,就连其他老部下给他推荐的医生和偏方,他都斟酌着试了一些。

倒是林光复,他的最亲近的老部下,他的警卫员,竟然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给他推荐医生。

他知道,不是林光复不重视他的病,反而是因为太重视了,才会谨慎地不会妄自推荐。

然而这一次,林光复不仅推荐了,还亲自来了,他完全没有理由不试一试,并且,他已经开始期待这位三针就能根治哮喘的小姑娘,能不能给他的病也带来奇迹。

按照郭怀德的级别,如果他想要试一试保健局以外的医生,一定需要保健局至少三位以上的专家在场。

于是,叶初、江恒、林光复三人被郭怀德的警卫员引入一栋中式别墅之后,叶初一共看到了四个老人,其中一人须发皆白,穿着军装,端坐于正堂主人位的太师椅上,不怒自威,叶初知道,这位应该就是林老的老首长了。

果然,林光复上前一步,敬礼,叫了一声“首长”,然后转头对叶初和江恒道:“小叶、小江,这位就是我的老首长,你们称呼一声郭老吧!”

叶初先上前,颔首问候,“郭老,您好,我是叶初。”

江恒紧跟叶初之后,“啪”的一声,立正敬礼,铿锵有力道:“郭老,您好,士兵江恒,敬礼!”

郭怀德笑了笑,挥手示意江恒把手放下,说道:“光复啊,还有小叶、小江,这三位是保健局的专家同志,都曾负责过我的病,按照规定,一会儿小叶给我看病的时候,他们三位需要在场,这一点,小叶,你不介意吧!”

叶初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然后她走到一位老者面前,说道:“李老,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原来保健局的三位专家里竟然有一位是叶初的熟人,便是数次买叶初的药的大主顾,李文林李老。

李文林在叶初走进来的第一时间便认出了她,只不过那时候郭老在说话,他不便插口,如今叶初主动上前跟他说话,他才笑道:“丫头啊,我是真没想到在这儿能见到你,这回你给我的可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郭怀德没想到叶初竟然跟他的保健医生还是熟识,当下好奇问道:“老李,怎么,你竟认识小叶?”

李文林苦笑道:“郭老,您可知道,您这两日吃的灵芝就是采自她手,这丫头,可是卖了我不少上好药材呢!”

“哦?原来如此。”郭怀德点点头,又问,“诶,我说老李,既然你早就认识小叶,怎么不早点儿推荐她来给我看病啊,要不是小叶碰巧治好了光复小外孙女的病,光复又把小叶推荐给了我,你这个老李啊,你还打算藏着掖着啊!”

李文林嘴角抽动,胡子乱抖,解释道:“这丫头每次来找我都是来卖药的,我哪知道她会医术啊!”李文林看向叶初,“丫头啊,你还有多少事儿是瞒着我的,给老头子我个心理准备?”

叶初愣了,万万没想到,打个招呼而已,竟然引火烧身,“李老,我……”

“诶,我说老李,我问的是你,你问人家小叶干啥?”郭怀德的大嗓门儿一下子就要叶初的话头儿盖了过去。

李文林语塞表示,真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行行行,我说不过你,咱们赶紧看病行不行,人家小叶又不是来听我跟你拌嘴的。”

很显然,保健局的三位专家里,郭怀德和李文林的关系较好,既是医患,又是朋友,而另外的两位专家就只是郭怀德的保健医生了。

别墅二楼有专门的诊疗室,里面有一些基础的西医设施,以供郭老的日常检查所用,由于郭老早就知道叶初是靠银针治病的,属于中医的范畴,那就意味着他不需要去医院配合叶初治疗,只需要在家里的诊疗室即可。

另外,他在点将三位专家的时候,考虑到叶初是中医,他第一个就点将了他的老朋友,堪称中医国手的李文林,另外两位,一位中医,一位西医,也都是他的主治医生。

叶初准备跟郭老和三位专家一起上二楼的诊疗室,江恒腾得一下站了起来,便要跟着,林光复一把薅住了他,“人家去看病,你小子跟着去干啥?”

江恒看着叶初脸急得都红了,叶初知道,他是不放心她自己上去,于是,叶初回头,安慰道:“放心,我很快下来。”

郭老听着心里不是滋味儿了,很快下来还怎么给我好好看病了,这丫头!

于是,郭老咳嗽了一声,说道:“光复啊,你跟那小子一起上来吧!”

江恒闻言,不禁冲着叶初咧嘴傻笑,便跟着林老也一起上来了。

郭老躺在诊疗室的床上,叶初上前把脉,叶初虽然没有学过中医,但是修炼之人,岂能不掌握人体的奇经八脉。

她将一丝细微的灵力通过手指传到郭老的身体里,不会被郭老察觉,却很快能够查处郭老的问题。

叶初把脉不过一分钟便放下了手,说道:“喘证,肺胀,不算严重,我可以治。”

江恒了解叶初,知道叶初从不说大话,她既然说能治,那便是能治,所以江恒立时便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其他人就没有江恒这么百分之百绝对信任叶初了,于是,三位专家里唯一的西医说道:“小姑娘,郭老的支气管炎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阶段,甚至诱发了肺气肿,入秋发病时,要不是有李老力挽狂澜,郭老可能就要面临手术,如此情况,你仅仅把了把脉,就说不算严重,是不是太武断了。”

不是李文林的另一位中医也跟着说道:“是啊,小姑娘,如此说,的确太武断了,要不,咱俩辩证一番,再下结论。”

叶初摇摇头,“没什么好辩的,用不用我治,你们定,如果不用,我这就告辞了。”

“嘿,你这小姑娘,不会是根本治不了,就故意说大话激我们反驳吧!到时候就变成了是我们不用你治,而不是你治不好……”

“是啊,小姑娘,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你不把病情辩证清楚,也不说治疗方案,就说一句你能治,我们哪敢让你治,我们要对郭老的健康负责。”

叶初听明白了,原来他们是这么想她的啊,就是不知道郭老如何想呢?

叶初看向郭老,认真道:“郭老,我说我可以治,指的就是我能够把您治好,我懒得辩证,也不想废话,您如果想治,我现在就给您治。”

“不行,如果治出问题怎么办?”

“对啊,出了危险,谁来担责?”

叶初回头,看向依旧聒噪的两人,“我来!如果我把郭老治出了问题,我把命赔给他就是!”

两位专家仍要再说,却被郭老挥手打断了,“丫头,当真?”

李文林赶忙跳了出来,急道:“你这丫头,赔命的话哪能乱说,你真的有把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