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六零我是小可怜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李老在石桥村小住了三天, 第四天便有车接他回去,想必是李老在省城提前安排好的。

叶初给李老装了一些山货带走,算是感谢她在省城住的那两天李老老两口对她的款待。

山货包括蘑菇、木耳、榛子、松子, 蘑菇和木耳是叶初让叶荷去公社集市上买的, 而榛子和松子则都是叶荷在深秋后陆续在山上采的, 分别把果实扒出来, 晒干, 然后炒制而成。

叶初分了李老一半儿,留了一半儿自己吃, 还别说,叶荷的手艺真不赖, 无论是榛子还是松子吃起来都酥香可口, 回味绵长。

其实叶荷的好手艺也都是这些年练出来的,因为, 每年11月,进入农闲之后, 在下雪前,村里人都会一起进山,采各种山货。

此时, 榛子、松子、山核桃等等都已经完全成熟,个个颗粒饱满, 采回来处理,晒干,或炒制或生食,统一上交生产队过称,再由生产队统一卖给县城的货站。

卖的钱一半儿上交生产队计入工分,一半儿直接发给各家各户, 算是年前的一份儿进项。

说是进项其实也没多少钱,到手也就五七八块的,最多扯两块布,给家里做两身新衣服。

往年叶荷在山货上赚的钱不是贴补在了衣服上就是贴补在了吃食上,总之也剩不下来。

今年叶荷为了讨叶初欢心,觉得这么好吃的东西哪有小姑娘不爱吃的啊,便决定都留给叶初当零食,愣是一点儿山货都没拿回周家,周壮固然不说什么,但周母却没少骂难听的话。

叶荷心道:往年我赚的钱也不交到你手上啊,都花在了我自己和丈夫儿子身上,你在这个吵吵吧火儿的,算怎么回事儿啊!

叶荷懒得理会周母,便天天呆在叶初家里,收拾收拾卫生,喂喂大黄,小日子过得别提有悠哉了。

叶初回来的第二天,午饭后,叶荷给叶初和李老泡了一壶茶,又颠颠跑出去,过了一会儿,献宝一样地端上来一盘榛子和一盘松子。

榛子和松子,叶初认识,记得小时候,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在叶家的院子里见到,成筐成筐的,不过她却没吃过。

毕竟这种能换钱的东西,怎么轮也轮不到她呀!

后来分家了,她不是上学就是每天猫在家里,每年这个时候,她一来不会进山,二来也不舍得在县城买这种金贵的东西来吃,所以,看着叶荷端上来榛子和松子,叶初明显愣了愣。

是她没吃过的东西,没错了。

叶初先吃了一颗榛子,味道不错,香香脆脆,吃了一颗还想第二颗,叶初眯了眯眼睛,嘴角不经意间微微翘起,显然这东西她喜欢。

看着叶初心情不错地吃了一颗又一颗,叶荷满心欢喜,心道:这小祖宗果然喜欢,没卖就对了!

叶荷自觉成功讨好到了叶初,心满意足地准备,不料叶初却叫住了她,问道:“这东西不是应该统一上交生产队卖钱的吗?”

“也可以留下自家吃啊,其实也卖不了几个钱,我想着你可能喜欢,今年就没上交。”

叶初点了点头,“这样啊,那你往年都能卖多少钱?”

叶荷猜到了叶初可能想要给她钱,于是,她支吾地说道:“没……没多少钱?”

“没多少钱,是多少钱?”叶初刨根究底。

叶荷咬了咬嘴唇,说道:“也就五七八块的,每年价钱不太一样。”

叶初点头“唔”了一声,“生产队还要抽走一半儿吧,这样吧,我给你算15块钱,怎么样?”

叶荷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天天白吃白喝的,给你弄点儿吃食还不是应该的。”

叶初皱眉,“你给我干活儿,我管你吃喝,这是早就说好了的,至于这些,是你自己的进项,我又不差15块钱,给你你就拿着。”

叶荷看见叶初皱眉,赶紧唯唯诺诺点头。

她哪敢跟叶初较真儿啊,再说了,钱谁不喜欢啊,她拿了钱第一件事儿就是堵住周母的嘴。

于是,叶荷当天便抽空回了趟家,当着周母的面拿出叶初给她15块钱,对周壮说道:“大壮,你看,这是我那些山货赚的钱,过年够给你和儿子们做衣服了。”

周壮惊道:“这是叶初那丫头给你的?她还挺大方的呀,但是花这么多钱吃那些个,都换成粮食不好吗?”

叶荷挠痒痒一般打了周壮的胸口一下,“什么那丫头那丫头的,难听死了,以后就叫叶初,要么就叫初丫头。”

周壮抓住叶荷的手,笑道:“那丫头,初丫头,还不是一样。”

“那怎么能一样呢?”叶荷不满地哼了一声。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你快跟我讲讲吧!”周壮赶忙哄着自家媳妇儿。

叶荷扬了扬眉,说道:“有什么好讲的,你自己不会想想啊,我现在天天吃的是啥,那是米饭白面大鱼大肉啊,人家初丫头差粮食吗!”

叶荷得意地看了一眼周母,继续道:“说道大方呀,人家初丫头当然大方了,15块钱对人家来说又不算什么,光是从京城拉回来那一车东西,我看呀,就值好几十个15块钱哩!”

“我滴乖乖呀,真么厉害!”周壮震惊地瞪圆了眼睛。

周母也凑过来叫道:“哎呦喂,早知道,咱家那些山货也都卖她就好了,可比生产队给得钱多一倍呢!”

叶荷闻言,不禁白了周母一眼,说道:“只有我才是这个价钱,人家初丫头认识你是谁呀,凭什么给你高价?”

周母被怼得一愣,讪讪道:“那……那就告诉她都是你的,不就得了。”

叶荷笑了,“那钱可就都进了我的腰包了,娘,您可要想清楚呦!”

周母被叶荷气得破口大骂,指着叶荷的鼻子就要动手,周壮一边拦着周母一边把叶荷扯回了他们的小屋。

叶荷出了一口气,离开周母的视线,便不禁放声大笑,周壮则无奈地看着自家媳妇儿,说道:“好了,闹够了吧!”

叶荷笑得脸颊泛红,捋了捋头发,说道:“哈哈,还行,这个钱你帮我收起来,我要回去了。”

“还去?不是都回来了吗,我以为你今天…”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就是回来气气你娘的,我还得回去伺候那个小祖宗晚饭呢!对了,我昨天晚上偷偷给你的鸡鸭,你和儿子都吃了吧,好吃不?”

周壮笑眯了眼睛,“吃了,躲山根儿底下吃的,你是不知道,咱两个儿子都吃疯了,真是好久没吃过肉了,痛快呀!”

叶荷白了周壮一眼,“还行,不傻,还知道带儿子出去吃独食呢,没偷偷孝敬你老爹老娘?”

周壮支吾道:“给爹娘掰了两条腿两条翅膀,不过,我是看着二老吃的,绝对没人别人占了便宜。”

叶荷看着周壮,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得周壮心里毛毛的,一路陪着小话儿把叶荷送到了叶初家。

叶荷没让周壮直接回去,而是让他到院里劈柴,送上门儿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周壮也不是第一次来叶初家帮叶荷干活儿了,农闲之后,柴没少劈,水没少挑,只不过叶初农闲之后便没怎么在村里,不知道罢了。

叶初出来上厕所,正好看见叶荷如一个监工一般指挥周壮干活儿,明显愣了愣。

叶荷露出讨好的笑容,指着周壮解释道:“不是我偷懒,是他在家里闲着没事儿,一把力气没处使了,非要帮我干活儿。”

周壮手上一顿,抬眼看着叶荷:你咋这么能编呢!

叶初“哦”了一声,突然想到昨天上厕所时,厕所有些漏风,她这两天正想找人修呢,昨天她去方索和孙大力家拜访送礼的时候,知道他们趁着农闲刚接了隔壁村一家结婚的三十六个腿的家具的木匠活儿,根本没空帮她修,便没有开口,合计找别人,如今看到了周壮,人如其名,身强力壮,修个厕所应该不在话下吧!

“荷叶,晚上多做一个人的饭吧,让你男人一起。”

叶荷以为叶初生气了,在说反话,赶忙抢着道:“他就是来帮我干点儿力气活儿,你不喜欢,下次我再也不让他来了,你别生气。”

叶初:“……”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生气了啊!

叶初完全不理解叶荷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沉声道:“我留他吃饭是因为我想让他帮忙修厕所,厕所漏风了你知道吗,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

叶初看向周壮问道:“我想请你帮忙修厕所,两天时间应该够用了吧,干活儿期间管饭,工钱两块,你干不干?”

周壮连连点头,干呀,管饭还给钱,谁不干谁是傻子!

于是,叶荷和周壮两口子,一个是叶初的长工,一个是叶初的短工,两口子每天早晨一起出门一起回家,周壮也终于体会到了自家媳妇儿为什么这么享受给叶初干活儿的日子了。

吃得简直也太好了吧!他也想干一辈子,行不行!

然而两天后周壮修完了厕所,拿到了两块钱工钱,便又过上了每天粗粮咸菜的生活,导致他后来时不时就问问自家媳妇儿,叶初有没有什么活儿需要他干,而这,便都是后话了。

厕所修完的第二天,叶初送走了李老,过上了在家猫冬修炼的日子。

转眼间,时间进入到了1967年2月,眼瞅着再有一周便要过年了。

这一天,村里杀猪分肉,全村喜气洋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