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六零我是小可怜 > 第 6 章

第 6 章


县城的一处偏僻角落,四下无人。

叶初先用灵力结成一张易容符,改变了自己相貌,再从须弥空间中取出藤筐,把装在一个小木盒里的野山参放在藤筐底部。

藤筐和小木盒都是叶初在山里自己制作的,丑是丑了点儿,但好在实用。

在小木盒的上面盖上一些寻常草药,些许地丁,些许甘草,都是叶初在山里随手采来的。

做完这些,叶初方才背起藤筐,从角落走出来,开始寻找县城的药铺。

卖参,叶初当然不会首选黑市了。

黑市的情况,叶初跟方索大概了解了一番,知道那里交易的绝大多数都是吃的用的,当然也不乏以物易物、以物易票、以票换票和以钱换票的情况存在。

然而对于药材交易,黑市恐怕就无人识货了,无人识货就等于卖不上好价钱,叶初如今最缺的便是钱,能卖高价她岂能低就,所以,黑市只能是叶初最后的选择。

然而去药铺交易,风险却极大,搞不好还要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安全起见,叶初这才掩盖了自己的真实相貌。

叶初如今看起来已经是个脸色蜡黄的中年妇女了,她脚步虚浮地走进药铺,看起来更像是来抓药的。

药铺伙计对她不理不睬,她也不在意,国营单位的店员伙计一贯如此,她习以为常,环顾一周,角落里的一个牌子吸引了她的视线,上书四个大字,“药材收购”。

叶初恍然大悟:原来国营药铺竟然收购药材,她以前从未来过药铺所以才不知道,就是不清楚这个所谓的收购是怎么个章程。

叶初走到伙计面前,指着角落里的“药材收购”的牌子,故作声音虚弱地问道:“小哥儿,俺第一次进城,能不能跟你打听一下,这个‘药材收购’是怎么个收购法儿?”

伙计抬头,挑眉看着叶初,“怎么?你有药材?”

叶初点头,说道:“俺婆婆病了,俺进城是来给婆婆抓药的,但是俺没钱,想着能不能用草药换点儿。”

叶初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身上的藤筐,把里面的地丁和甘草拿给伙计看。

伙计皱眉道:“鲜的?”

“是啊,难道鲜的不收?”

“那倒不是,就是价钱差了不少。”伙计掂了掂叶初的藤筐,继续道:“而且你这草药也太少了吧,就算是晒干的,卖的钱都不一定够你抵工分的,哪还能剩下来钱抓药啊,你婆婆的病要是不急,我劝你最好是多采些,晒干了再来卖,卖的钱你才能有剩,懂不?”

“嗯嗯,俺懂,俺懂…”叶初连连点头,又赶忙追问道:“但是,小哥儿,你能不能告诉俺,这草药到底是怎么计算工分的,俺得上交队里多少,才能有剩,俺是第一次采药,就想着能换点儿药给婆婆治病,也不知道城里药铺还能收药,不然,俺……俺就多采些来卖了……”

伙计看着叶初,清了清嗓子,“大姐,看您也是个孝顺人,我就跟您说道说道,咱们安丰县背靠大山,山里草药无数,稍微懂点儿医,懂点儿药,胆子又大的人,都会去山里采药背到县城来卖,只要拿着生产队的证明,草药又没有问题,我们都收,到时候呀,给你开一张收药的单据,斤两和钱数都写在上面,拿回去跟生产队算钱就行。”

“咱们安丰县下面一共五个公社,大约二十几个生产队,有的生产队卖一块钱草药才算一个工分,有的生产队八毛钱就算一个工分,每个生产队都不一样,但是我听说再低也不会低于六毛钱,再高也不会高于一块五。”

“打个比方说,如果这一趟你卖了20块钱草药,你们生产队一块钱草药算一个工分,那么首先你要先上交十个工分的钱,也就是10块钱,剩下的10块钱你还要上交一半儿给生产队,也就是说这一趟下来,你能剩下5块钱,然后在生产队计15个工分。”

“但是如果你带来的草药太少,只卖了8块钱的话,那么你这8块钱就都要上交生产队,倒是能挣8个工分,但你就一分钱也剩不下了,所以,大姐,我劝你,最好还是攒一攒再来。”

“诶,诶,谢谢小哥儿,俺懂了,那俺就攒一攒再来。”叶初连连点头道谢,离开了药铺。

打听之下,叶初了解到,小小的安丰县城一共只有两家国营药店,一家就是刚刚叶初进的中药铺,另一家则是叶初正准备进的安丰县最大的药房,名叫“安丰大药房”。

安丰大药房既有中药也有西药,不仅如此,还有两名坐诊大夫,一名西医一名中医。

在安丰县,来安丰大药房求医问药的人或许比县医院还要多,毕竟这个年代的人过得都穷,不是什么大病急病谁愿意去医院花那个钱呢!

所以,当叶初走进安丰大药房的时候,两名坐诊大夫面前都有病人,角落里,叶初同样找到了药材收购处,不过叶初却没有再次打听,毕竟她此来是为了卖人参,并不是为了卖草药。

而且,人参她也并不想走正规的收购流程,一来,她不想让村里人知道她挖到了野山参,二来,她不想把卖参的钱分给生产队一多半儿,三来,即便她想走正规流程,去如今也走不的,因为她没有生产队开具的证明。

叶初刚想走到中药柜台,打听一下人参的价钱,便看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扯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飞快地从她身边走过。

只听,老头儿喊道:“臭小子,你给我慢点儿,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么扯。”

小伙子回头道:“李老,时间不等人,咱们抓了药早点回去,我爷爷也能少遭点儿罪啊!”

老头儿叹道:“话是这个理儿不假,但就怕县城的药材年份不够,回市里一来一回又浪费时间,算了先不说了,看药。”

“是是是,先看药。”小伙子说着便走到了柜台前,“劳烦,把您店里年份最老的人参拿出来,我们想看看。”

咦?他们要买人参?

小伙子的话顿时吸引了叶初的注意,赶忙关注接下来的发展。

只见店员拿出了一个小木盒打开,说道:“看吧!”

李老看了片刻,对着小伙子轻轻摇了摇头。

小伙子又道:“劳烦,还有更好的吗?”

店员不耐烦了,“这就是我们店里最老的野山参了,十几年的呢,满安丰县你们也找不到比我们店里这颗年份更足的野山参了,爱买不买,哼!”

小伙子怒道:“诶,我说你这人什么态度啊?”

“我态度怎么了,切,我还告诉你了,这就是满安丰县最老的野山参,再老的,早都卖去市里省里去了,有能耐,你们去市里省里买呀,跟我在这吵吵个什么劲儿呢?”

小伙子还待开口理论,李老已经拉住了他,说道:“算了,他说的也是实情,咱们还是先走吧!”

小伙子却不死心地问道:“李老,这十年的野山参,不行吗?”

李老摇了摇头,“你爷爷年纪大了,这十年的野山参恐怕起不到什么作用,好在你爷爷经过一番抢救,目前倒也没什么生命危险,我看你我还是连夜去趟市里吧!”

小伙子点了点头,狠狠瞪了店员一眼,才跟在李老身后走出药店,叶初见状也不去柜台询价了,赶忙跟上李老和小伙子,这两人俨然已经被叶初视为最合适的买主。

叶初小跑两步,挡在李老面前,轻声说道:“我有百年山参,咱们借一步说话?”

小伙子愣了愣,面前这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竟然说她有百年山参,她知道百年山参长什么样吗?

李老却看着叶初清澈干净的眼神,下意识便相信了叶初的话,只听他点头道:“好,你跟我来。”

小伙子急忙插口道:“李老,她……”

李老挥了挥手,“无妨,不差这点儿时间。”

叶初跟着李老和小伙子来到他们的车前,小伙子拉开后座的门,挑着眉示意叶初上车。

对于小汽车,叶初虽然曾在县城见到过几次,但却依旧十分陌生,然而,她却知道,凡是能够拥有小汽车的人一定非富即贵,叶初心里暗喜:或许她的人参可以买上一个好价钱了。

李老从后座的另一侧车门上车,关门后,才问道:“参呢,给我瞧瞧。”

叶初从藤筐的最底下拿出小木盒递给李老,小伙子也从驾驶座回头探个脑袋凑过来看。

叶初对李老说道:“参是我在深山里挖的,以我分析,大约百年上下,您老以为如何?”

李老看了良久,激动道:“根须俱全,血络清晰,却有百年上下,非险处不可得啊,这位小嫂子,这参,你确定要卖?”

叶初毫不犹豫点了点头,斩钉截铁一个字“卖”。

李老说道:“深山危险重重,百年老参亦是可遇而不可求,不知道小嫂子想卖多少钱?”

叶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值多少钱,您老出个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