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六零我是小可怜 > 第 8 章

第 8 章


叶初寻着小狗“呜汪呜汪“的叫声,锁定了一个埋头蹲在墙角的少年。

尚在初春,少年却穿着一条掉腿儿的裤子,一件单薄的衣服上不下十个补丁,脚上一双粗布鞋已经磨得飞了毛边儿,露了脚趾。

这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少年,家境应当非常贫困,但这样贫困的家境为什么还养得起狗呢,还让狗生了崽儿。

叶初百思不得其解,走到少年面前蹲下,看着地上的一条扁担两个箩筐,其中一个箩筐已经空了,另一个箩筐蒙着藏青色的粗布,小狗的叫声正是从这个箩筐里传出来的。

叶初抬眼看着少年,问道:“卖狗?”

少年连连摆手,慌忙说道:“不……不是,姐姐,我不卖狗,我就是想给它找个好人家,能对它好,能给它饭,让它别饿死就行,我……我不卖狗,我……不要钱的……”

叶初说道:“我打开看看行吗?”

少年用脏兮兮的胳膊擦了一下鼻子,重重点头道:“行,行,姐姐随便看。”

少年掀开箩筐上的粗布,一只毛色淡黄的小奶狗露出头来。

小奶狗有一双水汪汪黑亮亮的眼睛,让叶初不禁想起了她修真界养的狐狼灵兽,叶初笑了笑,把小奶狗从箩筐里抱了出来,问少年道:“它娘是你养的狗吗?”

少年点头,“嗯,它娘叫麦穗儿,是我在麦田里捡的。”

叶初又问道:“我看你家境也不是很好,竟然还有余粮养狗?”

少年抽了抽鼻子说道:“我爹娘一开始也不同意我养它,说家里穷,养不起,但我可怜麦穗儿,如果我不养它,它就得饿死了,于是,我就每天省下一点儿口粮偷偷喂它,直到有一天,有蛇跑进我们家,差点儿咬了我妹妹,是麦穗救了妹妹,爹娘这才同意我养它的。”

“原来如此,那为什么还要让麦穗儿生崽儿呢,养不起还得送人……”

少年打断叶初的话,“不,不是的,姐姐,不是我让它生崽儿的,我没有给麦穗配种,而且,我们村里也没有公狗,村……村里人都说,麦穗是进山跟狼□□的,生的是两个狼崽子,将来会咬人,必须杀了埋了……”

少年突然站起来,指着叶初怀里的小奶狗,激动道:“但是姐姐……你看它,它怎么可能是狼呢,它明明是狗啊,我不能让他们杀了麦穗的孩子,就连夜跑出来了,姐姐,你愿意养它吗,它真的不是狼,是狗啊,姐姐,我求求你就养了它吧,给口饭,不饿死就成……”

叶初摸着小奶狗软软的胎毛,笑着说道:“行,我养它。”

少年大喜,“真的吗?”

叶初点头,“嗯,当然是真的,对了,你刚才不是说麦穗生了两只小狗吗?那另一只呢?还有,它现在多大了?”

少年低头哭道:“我昨天走夜路,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另一只小狗被我从箩筐里摔了出去,摔断气了,已经被我埋了。”

少年越哭越伤心,叶初忍不住劝道:“别哭了,或许这就是它的命吧!”叶初举起手里的小奶狗,对少年笑道:“这一只,我会好好把它养大的,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它现在多大了呢?”

少年一抽一抽地说道:“半个月了,刚睁开眼睛三天。”

“难怪这么小呢!”叶初喃喃了一句,又对少年说道:“你也快点回家吧,出来这么久,家里该担心了。”叶初说着从裤兜里掏出来两块钱,塞到少年手里,“拿着这个钱去买点儿东西吃吧,就算是我买狗的钱。”

少年推辞,“不,姐姐,我不要,我不是卖狗……”

叶初打断,“行行行,你不是卖狗,但我也不能白要你的小狗啊,这样吧,这个钱就算是,你送了我一只小狗,我请你吃饭吧!”

叶初说完也不给少年再推辞的机会,抱着小狗便转身走了,只听少年在她身后喊道:“姐姐,你家在哪里,我将来能带着麦穗来看孩子吗?”

少年的天真不禁让叶初展颜一笑,她抱着小狗回头道:“我家在三合公社石桥村,有缘再见。”

叶初还要逛黑市,小狗也不好一直抱着,于是,便找了处没人的地方,把须弥空间里的藤筐取了出来。

叶初把小狗放进藤筐里,笑着对它说:“你是一只小黄狗,那我就叫你小黄好了,小黄啊,你乖乖待在筐里,不要乱叫,我们等会儿就去买奶粉呦!”

叶初挥动着一张奶粉票在小黄狗眼前晃了晃,显得心情极好。

心道:江浩给她的票可真够齐全的,竟连奶粉票都没有放过,估计是看她一副中年妇女模样,以为她家里有小孩儿吧!

挺好,这倒是方便了她喂大小黄狗。

说道奶粉,在这个年代可是个了不得的精贵东西,婴儿时期她有没有喝过她不清楚,但在记忆中,从小到大,她只在12岁那一年,父亲带着她跟叶家分家后,才给她买过一罐,那时候她舍不得喝,一罐奶粉足足喝了一年。

如今她倒是可以借着小黄的光儿尝尝数百年都没有尝过的奶粉味道,否则她自己已经这么大的人了,也不会平白无故买一罐奶粉来喝。

叶初背着藤筐在黑市逛了一个来回,铁锅依旧没有着落,便想离开。

然而此时,一个身形颓废的中年男人却吸引了叶初的视线。

中年男人闭着眼睛靠墙站着,单手扶着一辆自行车,安静落寞,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既不像来黑市买东西,两手空空也不像来黑市卖东西,既然如此他来黑市干什么呢?

难道……难道他是来卖自行车的?

得出这个结论,叶初不禁心下一喜。

叶初原本便计划着想买一辆自行车,毕竟如果她以后经常来县城卖药的话,从石桥村到安丰县,四十公里的距离便会给她造成很大的困难,如果赶公交车,时间又不够自由,所以叶初在拿到卖参的钱和票时,第一想法便是买一辆自行车。

然而,小小的安丰县,偏远落后,物资匮乏,想买一辆自行车简直比铁锅还要困难,可遇而不可求,更何况江浩给她的票里也没有自行车票啊,所以叶初也没有想过今天便能买到自行车。

然而,看到中年男人身旁的九成新自行车,叶初觉得,自己的运气竟还不错。

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中年男人就是来黑市卖车的。

叶初走过去,开门见山,直接问道:“大叔,您是来卖自行车的吗?”

叶初此次易容成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中年男人闻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只是个小姑娘,他略微失望地叹了口气,但还是点头回答了一声“是”。

叶初心道一声“果然”,又开口问道:“大叔,那您这车准备卖多少钱?”

中年男人一愣,似乎没想到叶初还能问价,他本以为叶初一个小姑娘家,跑来问他只是出于好奇,根本没有想过叶初竟然还想买车,一辆自行车,即便是二手车,也不是她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能买得起啊!

中年男人敷衍地回了一句,“200,不要票。”

叶初根本不了解自行车的价钱,但是中年男人敷衍的态度,让她直觉,这根本不是中年男人的底价,中年男人只是觉得,她一个小姑娘出不起钱罢了。

“200?贵了点儿吧,我听说,在市里,新车还不到这个价哩!”

初叶想诈他一诈,不想竟误打误撞诈出了实情。

只见中年男人愣了一下,说道:“你还知道市里的自行车价?你真想买车?钱够吗?”

叶初勾了勾嘴角,“二百倒是不够,一百五六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叶初调侃的语气让中年男人颇为尴尬,他讪讪笑道:“真对不住了,姑娘,刚才是我随口胡说,我没当真,你想买车……”

“现在当真了?”叶初玩味道:“那大叔现在该告诉我你这辆车准备卖多少钱了吧!”

“诶,好,好嘞!”中年男人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憨厚了起来,“我这辆车是申城那边生产的永久牌自行车,前年买的,还不到两年,当时买的时候,托了关系,连钱带票,花了170多,如今我媳妇儿病了,在县医院拖拖拉拉治了半年,花进去一辆车的钱了,也不见好,我就想着带媳妇儿去市医院看看,担心手头儿的钱不够,这才想把车卖了。”

叶初问道:“那你到底想卖多少钱呢?”

“我想卖150,哎……”中年男人不禁叹道:“街坊邻居其实想买我这辆车的人不少,但他们都觉得,我这辆车已经用了两年,不是新车,我又急着用钱,就想压我的价,出的价才一百一二啊,但是姑娘,你看我这车,哪像是用了两年的车啊,我用得精心,恨不得天天擦,现在看着最少也有九成新吧!”

“就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有人把价出到了130,我有点儿动摇,但还是没有马上答应他,想着今天到黑市上碰碰运气,姑娘啊,你要是真想买车,你就添十块钱,140,我就直接卖你,你看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