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50章 逃出亚马逊(3)

第50章 逃出亚马逊(3)


摔到他们面前的这人也是玩家。

还是d级。

这玩家是个年轻男人, 浑身脏污结痂,两颊凹陷面黄肌瘦,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胡子头发过分长了,乱糟糟的结成一团, 被油污黏成一绺一绺的, 看起来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很久。

那人见藤蔓退去, 赶忙扑倒五人脚边感激涕零地不断道谢:“实在太感谢了!”

姬雪鹿一行看起来装备精良干净整洁, 每个人玩家页面上的等级都隐藏了起来。他们浑身散发着一股难以忽视的强大气场, 总之一看就非常深不可测又不好惹。

男人在森林副本不知道苟了多久,已经把自己造得跟野人差不多了。其他玩家也遇到过不少, 无一例外全都蓬头垢面狼狈不堪,像他们这样的要么是刚进副本,要么是超级大佬。或者两者皆是。

熊熊的求生欲燃起, 男人直觉他们并不简单, 此刻就想抱紧大腿拼命活下去:“我和队友走散, 现在就只剩一个人了呜呜, 大佬求带!”

姬雪鹿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淡淡,让人捉摸不透:“这是你第几个副本?在这里多久了。”

“第二个!”男人一听有人盘问, 立马急不可耐地解答起来,他眼睛亮得吓人, 充满了对生的渴望, “新手副本之后就来这儿了,我也不记得在这里多久了……少说也有三五个月了吧。”

按时间来看,不是跟他们同一届的玩家。他应该和最新一届被困在屠宰场的玩家一样, 新手副本之后难度e跳a,没办法走出森林完成任务,就只能被困在副本里苟活。

这人生命力够顽强啊。

在a级副本活了这么久?

“这么说,你对这个森林很熟悉?”南熙永微眯着眼,冷厉的眉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别人的样子十分有压迫力。

“也不算很熟悉……”男人傻乎乎地挠了挠后脑勺,指甲和头皮相刮发出嚓嚓的响,“但大部分还是知道的。比如刚刚那乱飞的藤子,能结出红彤彤的果子吸引猎物。”

覃果眉头一皱,“知道你还被抓?”

“没办法嘛!”男人委屈巴巴地说,“再不吃东西我就要饿死了!”

富贵险中求,

败者藤下愁。

森林的生存法则就是,只要没死,为了一口吃的啥都豁得出去。

“而且这种植物活动范围有限,所以用来吸引猎物的果实多半是来真的,都能吃。”

容珍关注点显然不同:“好吃吗?”

金利微:“卡斯红藤,食肉植物。为了吸引猎物能短时间内结出果实,气味芬芳,果核有毒,果肉酸甜,吃了……清热利尿。”

“那我们之前岂不是错过了很多果子?”姬雪鹿反应过来,忽然觉得有些可惜。在一路上看见的众多奇花异草中,这藤蔓太过不起眼,大家都没把它当回事,谁知道这小东西还有另一幅面孔呢?

不仅能动还食肉,还能结果子!

恐惧值让他们错过了太多。

“带你也不是不行。”姬雪鹿灵光一闪,忽然直勾勾地盯着男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但是有个条件。不知道这位先生有没有胆量接受。”

“大佬叫我小黄就行!有啥条件您尽管说!”自称小黄的男人一听有戏,态度更加热络殷勤,如果他有尾巴的话估计已经甩成螺旋桨了,“我贱命一条,能做的一定做!”

“其实也不难。”

姬雪鹿指了指他刚刚飞出来的那个方向,慢悠悠地说:“因为我们太厉害了,这座森林大部分生物都不敢靠近我们。那个藤子之前我们遇见很多,根本不敢在我们面前动。”

“但我们不熟悉森林。”

“再这样下去,再厉害也会饿死的。”

“我懂了大佬,当诱饵我老在行了!”小黄脑子很灵光,还没等姬雪鹿说完就一下子就转过弯了,对于这么危险的条件一点也不抵触。或许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遇到伴了,小黄看着他们的眼神都热了起来。

“爽快。”姬雪鹿有些意外地挑眉,随即伸出拳头和小黄碰了一碰,示意成交。

“那啥……如果大佬打到食儿,”小黄忽然有些扭捏,小心翼翼道,“分我吃点可以不?您吃肉我喝汤,再不济啃啃骨头也行的。”

“说什么呢。”容珍在这群人里看起来最好相处,让人忍不住想亲近,他朝小黄温和地微笑着,说:“我们是暂时的合作伙伴,分享食物是应当的。”

不然他们也良心不安呐。

“啊啊啊谢谢大佬!”小黄没想到队伍里有人这么好说话,又漂亮又亲切,他感动得一塌糊涂,随即更加斗志昂扬了,恨不得立马当一回诱饵好让大佬打点食回来饱餐一顿。

看起来最不好惹的南熙永也面无表情地冲小黄一颔首,“合作愉快。”

小黄有点怵他,只讪讪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哪里有野猪窝,那猪老大个了,打一头可以吃好久!”小黄急不可耐地透露了自己知道的信息,力求让他们觉得自己有用。

他饿得眼睛发绿的时候,即使对着外形狰狞可怖的变异野猪,他都能口水长流。

当然了,他是没本事吃到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大佬们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惊喜啊?反而表情一个比一个微妙。

小黄:?

他可是做梦都想吃猪肉。

“……我们,还是先把眼前的食物收了吧。”姬雪鹿摇了摇头,把脑子里有关屠宰场的一切都甩了出去,忍着恶心定了定神,道:“那什么藤不是还有果子可以摘?”

————

让小黄大咧咧的去晃了一圈吸引捕猎的食肉植物,几人趁势把周围所有的卡斯红藤全都洗劫一空。

红滟滟的果肉软糯湿润,一掰开还能流出红得发紫的汁液,几人小心剔除了有毒的果核,将一堆酸甜可口的果实吃光了。

可光吃野果也不是办法,在崎岖难行的丛林里行动,野果提供的能量很快便消耗殆尽。

结果还是只能去打猪吃啊。

“……你管这玩意儿叫猪?”

等到了目的地,姬雪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领着他们猫在茂密丛林里,隔着安全距离,透过植被的缝隙看向那头趴在泥里休憩的庞然大物。

那东西浑身坚硬的黑色鬃毛如钢针一般根根竖起,长长的锋利獠牙像两柄发黄的弯刀,四肢肌肉纠结看起来强壮无比,有点像大象与豪猪的诡异结合版。

看起来就倒胃口。

南熙永找了个角度朝那庞然大物身后看去,它背后堵着一个土洞,在湿润的稀泥和茂盛的植被掩护下隐藏得很好,但他的眼镜还是刁钻地在昏暗缝隙中捕捉到了里面的身影。

“里面有几只小崽子。”他凑近姬雪鹿,弯腰在她耳边轻轻道,“目测,每只至少一百斤。”

既然南熙永这么说,就证明他认为比起外面那头怪猪,还是里面的小崽子看起来更适合食用。姬雪鹿一秒get到他的意思,和旁边几人交换了几个眼神。

“那啥,大佬,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见那怪猪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就知道诱饵应该起不了什么作用,况且有崽的生物更不会轻易离开巢穴,小黄一下子觉得自己没啥用武之地了,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惶恐不安。

“这次你什么都不用做。”姬雪鹿随口安抚了一句,和覃果一起举起狙/击枪一左一右瞄准那头怪猪的眼睛,在金利微无声的三二一倒数下,两人十分默契地同时扣动扳机。

两声几乎重合的枪声响起,两颗子弹从不同角度不同轨迹射出,十分稳准狠地同时击中了怪猪闭起来的鼓鼓囊囊的两只眼睛。

尖利刺耳的野兽尖嘶骤然爆发,猝不及防双目失明的怪猪没头没脑地在四周横冲直撞,像个推土机一样怒气冲天地乱拱一气,周围茂密的植被瞬间在怪猪凶猛的破坏下变成了一片狼藉的空地。

姬雪鹿和覃果默契地对视一眼,抓紧时机像离弦之箭一样咻得冲了出去。

即使失明,怪猪的其他感官也异常灵敏,两人兵分两路,覃果负责挑衅混淆吸引火力,拖住浑身钢针尖刺的怪猪,姬雪鹿则趁机溜进洞里,轻松地逮了好几只小猪崽。

她一拳打死一个,飞快地将那几坨肉扛在身上。说是小猪崽,要是它能站起来都有姬雪鹿这么高了,但如此肥壮的小猪崽在姬雪鹿手里就跟皮球似的仿佛没有重量,她一手一个,肩膀上还架了一个,麻溜地冲了回来。

【小黄都看傻了哈哈哈】

【没见过如此丝滑的配合吧】

【美女扛猪,一手一头肩上一头】

姬雪鹿将三头猪崽扔在地上,冲容珍招了招手:“来,放你空间里。”她嫌弃地拍了拍自己身上蹭到的污渍和不太友好的气味,忍不住吐槽,“啊,一股骚味,脏死了。”

容珍:“……”

所以我的空间就不用担心被弄脏吗?

“行了,该跑了!”南熙永双手高高举起,朝着还在和怪猪追逐周旋的覃果挥了挥。覃果似乎觉得挺有趣,但他并不恋战,只意犹未尽地撅了一根怪猪身上的黑色尖刺才拔腿离开。

【猪:敲你妈,敲你妈听见了没】

【姬佬还给怪猪留了两只崽】

等覃果汇合之后,几人一刻不停地飞快离开了作案现场,而那怪猪只循着他们的声响追了一会儿就没动静了。

“真厉害,你们怎么做到的?”小黄简直看得目瞪口呆,双腿跑的飞快:“野猪最记仇了,不追到天荒地老根本不会停下来的!”

“因为雪鹿还留了两只崽,如果跑远了剩下的崽也被掏了怎么办?虽然智商不高,但这点道理还是懂的吧,”容珍感叹,意味深长道:“凡事留一线,比做绝了好。”

【不明觉厉】

【践行生态循环理念(我在说什么)】

【容哥是不是话里有话啊?】

等到了安全距离后,姬雪鹿领着几人停了下来,这里有条小溪,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有一些鹅卵石堆积着,看起来很适合开火。

在茂密的林子里,就算气候再湿也该小心明火,毕竟华国放火烧山牢底坐穿的教育太过深入人心,他们决定暂时在小溪边落脚。

根本不用吩咐,几人便自发地分开,容珍拿出一头猪崽和南熙永一起清理,覃果举着军刀开始清理杂乱的植被,在周围砍出了一片空旷敞亮的空间。

金利微和姬雪鹿一起用鹅卵石码出一个简易的灶台,又砍了几根耐烧的木头回来,有几根把其中一端深深敲进泥里竖起来,做成架子,剩下几根削成了细长的大叉的形状放好。

五人配合默契,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即使没有任何语言,也无声地散发出一股既紧密融洽又不容任何人插足的氛围。

小黄无措地站在原地,既有种被孤立在外的格格不入,又有些羡慕……这就是一个磨合完好,密不可分的团队啊。

如果有这样一个强大团结的队伍,什么副本都能齐心协力有底气的过吧。就在他出神的时候,容珍忽然出声喊住了他,用急需支援的语气说:“小黄,来帮忙处理一下好吗?我没清理过猪啊!”

救命,血啦呼哧又热气腾腾,又骚又腥,在南熙永硬着头皮破开肚子后,容珍死活没勇气把手伸进里面去掏内脏。

“啊啊啊来啦!”小黄一愣,有些受宠若惊似的瞪大眼睛。他兴高采烈地凑近过来,摩拳擦掌:“哎呀这种脏活累活,放着让我来!”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啊?”

覃果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金利微小脸一红,装作没听见一样扭头去拉姬雪鹿,“走,咱们去找一些调料和配菜,一头猪,咱们煮一半烤一半!”

说完拽着姬雪鹿就要走。

覃果笑嘻嘻地也跟着凑过来,黏着两人不放,“我也去。”

金利微不高兴地推了他一把,“我们俩去就够了,你帮容哥他们处理一下肉不行吗?”

“才不,”覃果不甘示弱地抬腿踢了他一脚,较劲道:“你怎么不留下?”

“我认识那些植物,你行吗?”金利微翻了一个白眼,脸颊气鼓鼓的,还没等覃果反驳,实在听不下去两人菜鸡互啄的姬雪鹿一个起跳,豪迈地抬起胳膊搭上了两人的肩膀。

“行啦行啦,一起去!”

【左 拥右抱】

【端水大师】

【这两人又开始了是吗】

【一天不争宠就活不下去】

【我也想体会一把姬佬的快乐呜呜】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忙得昏天黑地,对没等到更的小可爱说声抱歉,今晚应该还有一章~

么么啾

o感谢在2021-09-06 23:54:21~2021-09-08 20:08: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薛墨渊、不可能不咕的、神奇王富贵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灼 40瓶;鱼香肉丝包 30瓶;惊艳了我的文文 20瓶;黛色琉璃殇 3瓶;小姐姐 2瓶;ki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