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和四个顶流组队求生后[无限] > 第57章 逃出亚马逊(10)

第57章 逃出亚马逊(10)


皆大欢喜。

得知妻子平安的两个男人哭成了傻子, 抓着南熙永和姬雪鹿就是一阵疯狂的道歉与感谢,差点给他们跪了。

两个女生如获新生,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在南总的辣手摧花下爽快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完成支线任务的南熙永如释重负, 又给两个孩子留下了一些物资与药物。第二天一早, 姬雪鹿一行人准备离开这个小部落了。

至于他们以后如何,谁也不敢保证。

或许他们会在未来某一天被强大的野兽袭击失去生命, 又或许,两个孩子平安长大, 真的成了雨林中的人类祖先,在这陌生的世界将人类文明传承下去呢。

他们看过了,两个孩子和父母不同, 是没有玩家专属的个人页面的。换句话来说,他们是真正属于雨林的孩子。

虽然不容乐观,可不管多么艰难, 新生的生命总是代表着希望与未来的。

不出他们所料,遇见定居组的小黄最后还是决定留在这里。

但小黄还是挺讲义气的, 他并没有立刻选择留下, 而是说他们在这里待一天,他就当一天他们的诱饵, 直到他们完成任务离开副本, 他才会回到小部落认真生活。

见姬雪鹿他们都有些惊讶与意外,小黄嘿嘿笑着,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你们救了我的命, 又帮我找到了落脚地,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了……我别的不会,当诱饵还是很熟练的,人还是要知恩图报的嘛!”

“虽然你们要抓的是兔子, 但整个森林里就没几只动物不吃人的,我可以!”

姬雪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道:“那就谢谢你了,小黄。”

“说起来,你的初始道具是什么?”覃果有些好奇,这样一个不能攻不能守的人在失去队友后居然能在丛林里生存这么久,说他没点特殊能力都没人信,悄悄他没在几人面前用过。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小黄将有点脏的手放在衣摆上狠狠搓了搓,有些污渍怎么也擦不掉,他不知怎么忽然有些泄气,但还是拿出了他的初始道具……一把小提琴。

他不修边幅的脸上露出了有点悲伤又有点温柔的神色,轻轻地抚摸着琴身,叹气:“求生的话,属实派不上什么用场。”

姬雪鹿他们心里暗暗惊讶。人不可貌相,说实话,谁也无法将面前邋里邋遢的人和高雅精致的小提琴联系在一起。

或许是小黄摆弄小提琴的动作太过熟稔,一拿起这乐器,连气质都变了,他和手中的小提琴有种特殊又和谐的气场,南熙永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演奏家吗?”

“害,您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只是个拉不出成绩的菜鸡罢了,”小黄自嘲地摆了摆手,“靠这我连饭都吃不起。”

“我能听一曲吗?”

金利微有些期待地望着他。

“这可不行,”小黄摇了摇头,大大咧咧地笑了起来,“虽然没什么大用处,但这玩意儿能催眠呢,您听我一曲得睡上个三五天。”

“这不是很厉害嘛。”覃果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认同道:“在这里很够用了。只要不是太措手不及的情况,拉上一曲,什么野兽都任你抓!”

小黄不好意思地摸着琴身:“中招了也只是睡着而已,我最开始不知好歹,等一只野猪睡着了我就想去打食儿,结果一棒子下去把它敲醒了,没吃到猪不说,还差点被猪吃。”

“哈哈哈。”

覃果被他幽默的语气逗笑了。

“没事,善用工具嘛,”容珍慢悠悠地走着,一只手无意识地放在肚子上,“这位看起来是不是很厉害?他甚至用一把铁铲和怪物战斗过。哦,打的时候铁铲甚至卡在怪物牙里了。”

小黄表情渐渐丰富。

很明显在想象那副生动的画面。

南熙永脸一黑:“能不提这茬吗?”

“不能。”容珍哼了一声,态度有些任性,甚至更贴切一点,可以用娇纵来形容。

“要是能录下来就好了。”姬雪鹿似笑非笑地扫了容珍一眼,意味深长道:“到时候脑子清醒了,看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肯定恨不得跑到火星去生活吧。”

容珍:“……”

“很好。”南熙永勾起唇角,颇有些揶揄地把目光停在容珍无意识摸肚子的手上,凉凉地反击:“我不和揣了兔子的人一般计较。”

覃果&金利微:有被内涵到。

“恩人……我有点累了。”金利微委屈巴巴地伸手牵住姬雪鹿的衣袖,轻轻摇了摇,像只乖乖软软地撒着娇的大狗狗,“能不能歇一歇?”

这才走了多久?

姬雪鹿惊讶地扭头望着他,才发现他明艳立体的俊脸上真的有着肉眼可见的疲惫和萎靡,看起来蔫巴巴的。

假孕症状之一,容易累。

夸张,太夸张了。

单看体能这一项的话,金利微甚至和覃果不相上下,是妥妥的队内上位圈,经常健身的霸总紧随其后,最后才是姬雪鹿和容珍。

可见诅咒的影响之大。

“那就歇歇再走。”姬雪鹿纵容地揉了揉他那头鲜亮的蓝毛,麻利的抽出军刀砍倒了周围的茂密丛林,清出一小片平坦的空间,又从军火基地拿出行军毯铺在地上。

“都过来坐。”

金利微乖乖地坐下,相比起其他人的随意豪放、容珍无意识的优雅,他的坐姿像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他拉着姬雪鹿坐在他身边,无意识地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瓣。

因为森林副本锁定了所有食水相关的能力,他们的水都是在小溪边时容珍一口气净化后装在水壶里的。

刚坐下,姬雪鹿就注意到他的细微小动作,反手从空间里取出一壶纯净水,拧开水壶盖子递给他,淡淡道:“喝吧。”

他眼睛一亮,忍不住傻乎乎地笑了笑,看起来怪幸福的。低着头掩盖自己有点控制不住的嘴角,接过水小声说:“谢谢。”

相比起其他人,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对金利微的容忍度总是更高一些。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容珍:“我也要!”

覃果扭过头不说话,看起来很明显有点不太高兴,等到姬雪鹿把另一壶水递到他面前,他刚想说点什么,一垂眸发现盖子纹丝不动的盖在水壶口:“……”

区别对待。

“不喝。”覃果扭过头,语气别扭。

“哦。”听他说不喝,姬雪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直接把纯净水收了回来转手递给南熙永。眼力见满分的南总接过来爽快地拧开了壶盖,眼神同情地又递回给他。

覃果呼吸一滞。

我覃双鹰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jpg

他不情不愿地接过水壶,嘴巴撅得可以把水壶挂起来了。这一个个的,受了个诅咒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她老婆了?

姬雪鹿看着两人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最开始只拿出一壶,她还有心情体贴地帮忙拧开壶盖,主要之后是大家都要喝,这么多瓶她也就懒得拧了。

该死的诅咒。

把好养的直男变成了这样。

拿什么来赔!

“我饿了。”容珍把曲起的长腿一伸,轻轻碰了碰姬雪鹿的靴子,暗示意味很明显。

姬雪鹿:“……”

“食物就在你自己空间里。”

容珍恹恹道:“不想吃肉,犯恶心。”

“你空间里也放了其他的。”

“人家不想动嘛。”

容珍委屈地瘪嘴。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忍。

就因为她和他们三个击了掌,在这段时间里就要当他们的奴隶吗!一个个的都理直气壮地指使她啊!姬雪鹿一边恨恨地想着,一边口嫌体正直地从空间拿出了之前挖的根茎。

之前在小溪边烤肉时,除了找到香料配菜和蜂蜜,姬雪鹿还挖了一些三背葵。

她认命地拿起几颗碗口大的圆滚滚的根茎,用军刀仔细削掉果须和表皮,露出里面雪白又汁水丰富的果肉,用刀破开果皮时那股新鲜清甜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姬雪鹿将削好的第一个递给他:“给。”

容珍:“不能给我切成几块吗?”

南熙永一把按住姬雪鹿忽然用力到露出青筋的手,额头飚出一滴冷汗:“淡定!”

好家伙,容哥果然已经神志不清了,以往一直很尊重、甚至有点怵队长的人居然已经无师自通学会了雷区蹦迪。

南总:点蜡。

他真的难以想象,等解除了诅咒恢复正常之后,这几个人回想起自己的一言一行,会不会尴尬到用脚趾扣出摩天大楼。

唉,活在当下吧。

“可以,当然可以。”姬雪鹿咬牙切齿地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一刀一刀将根茎设成了几块,那动作就像在剐谁的肉一样,“您还有什么吩咐?”

容珍愣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有些混沌的大脑没有思考过多,只满足于姬雪鹿的百依百顺,他白皙的脸颊有些微红:“嗯……那喂我?”

南熙永倒吸一口凉气。

姬雪鹿:很好。

明天咱们熬夜总冠军就是四人队伍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容珍:谁还不是个娇气作精了jpg

么么啾感谢在2021-09-15 19:24:20~2021-09-15 23:31: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肥鱼月半弯 20瓶;十六夜、咕咕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