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龙图外传 > 第九回 以德服人

第九回 以德服人


  “通哥,你刚才那招太霸道了,我都没看清楚那刀疤壮汉就飞出去了,简直不可思议。”

  “哈哈…就他那点小伎俩哪能瞒得过我的眼睛,与人交战你要注意看他的眼睛,从而明白他的意图,人的眼睛骗不了人。所谓意在拳先,而意与眼合,他看我的肚子时我就知道他要使诈了。”

  柴豫心中暗暗佩服不已:没想到通哥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粗中有细。他哪里知道韩通这些年跟随柴荣南征北战,御敌、杀敌经验异乎寻常。

  “这算什么,我曾身中六箭而依然杀退几百敌人。还有一次我仅带兵一百余人,突遇三千余契丹士兵来犯,我凭拼尽全力将多于己方数十倍兵力杀得丢盔弃甲,这打架杀人啊,有时看心情看气势,随机应变没有固定的技巧。”

  两人说话间,突然听到一女子的声音:“哥哥,豫哥,你们回来了!”清韵从黑暗中跑了过来。

  韩通一把拉过清韵,摸了摸清韵的头道:“傻丫头,哥哥没说错吧,不会功夫就只能躲在这里做缩头乌龟了吧,哈哈…”

  “哥哥,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呢?咦,豫哥,你衣服咋这么湿呢?血——啊,你受伤了?”清韵惊呼起来!

  “哈哈…一点小伤,不大紧!”

  “好啦,跟我回澶州吧!”韩通大手一摆。

  清韵牵过一匹马交给韩通,自己与柴豫共乘一骑,朝澶州方向缓缓而行。

  由于柴豫有刀伤,走得较慢,韩通在前开路。

  行了约莫一盏茶功夫,前方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六人六骑疾驰而至。

  这六人身穿夜行衣,黑布罩面,只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韩通等人靠边而行,突然为首一人惊呼:“韩大哥,这不是韩大哥吗?”

  然后向身后骑行在中间的人欢呼道:“柴大哥,韩大哥找到了!”

  “通弟,想煞哥哥了!”中间那人摘下面罩,正是柴荣。

  韩通泪光莹莹滚鞍下马正欲下拜,早被柴荣扶起。

  韩通这热血汉子与柴荣自小肝胆相照,两人出生入死患难与共,刚出虎穴就突遇大哥,韩通顿时激动不已。

  “哥哥,你的青冥剑举世无双,要不是它啊,还救不了通哥!”这时柴豫下马过来给柴荣施礼。

  “哈哈,它早已经是你的了。”

  “清韵见过夫兄!”

  “哈哈……请起请起”

  柴荣开怀大笑,甚是欢喜,带领众人向澶州府邸进发。

  原来柴荣一直想兵不刃血地劝降黑石山寨熊宗,念其也并非穷凶极恶之徒,至少不恃强凌弱,不欺压百姓。曾派人送信对其约法三章:不欺百姓,不劫清官,不劫富贾。

  这三条一出,熊宗坐不住了。以往自己打劫的都是非官即富之辈,现在有钱人不能去打劫,不打劫也对他们形成不了威胁,人家也不会来进供。贪官早被柴荣一网打尽了,那自己不财路尽断、只有坐吃山空的份了?

  万般无奈之下,才设计买通客栈店家在韩通酒里投毒,以此来要挟柴荣,作为谈判的条件。

  柴荣得知消息后欲带兵来清剿黑石山寨,但又担心熊宗狗急跳墙拼个鱼死网破,这样对韩通极为不利,也不符合自己先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预想,思前想后不得要领。

  最后决定自己先带几个功夫高手先来黑石山寨一探究竟,伺机施救或另作计议。

  于是自己带着高怀德、石守信、赵匡胤等人前来一探虚实,刚才率先发现韩通的正是赵匡胤。

  柴豫也简略谈了自己的近况及夜救韩通的经过。

  一路上众人谈笑风生,不知不觉间已来到柴荣的府邸。

  柴荣府邸位于澶州城东,甚是雄伟壮观。柴荣实则不喜如此排场和浪费,但此府邸为历任澶州刺史所居之官邸,并非专门为他所建。

  柴荣治理澶州期间,嫌官邸太大,就分给韩通、高怀德、石守信及赵匡胤等几位得力干将居住,自己居住还不到三分之一。

  里面原本奢华的家具拿去变卖后银两全部充公,用来救济周边贫苦百姓,自己衣食住行却异常俭朴。

  柴荣刚跟随郭威时,正十来岁的孩子,但却比同龄人稳重懂事,小小年纪帮养父郭威及养母打理家务及生意,更是将茶叶、白酒、毛笔等生意经营得红红火火远近闻名,郭威甚喜,奖赏了不少银两给他,小柴荣舍不得花销,悉数存放在一个小箱子里面。后来年纪渐长,随郭威南征北战打江山,所得俸禄除了打赏部属外,自己极少花销,后来将自己的所有积蓄悉数给生父生母建房及生活开销。

  从那以后,柴荣再无后顾之忧,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担心父母的茅草屋是否会漏雨?风大会不会把将屋顶揭开?弟弟今天吃饱了没有?他对金钱没有追求,有钱了他就救困扶危,仗义疏财。

  柴荣治理澶州期间,勤政爱民。时常深入民间体察民情,或重审以往的冤假错案,或鼓励农民开垦荒地,兴修水利等。

  柴豫在柴荣府上休养了一月,刀伤已痊愈。期间闲暇无事,每日与清韵吟诗作画,弈棋鼓琴,伤口稍愈时就习拳练剑。

  此时柴荣与符氏育有一子,名曰训宗,时年刚满半岁。有时清韵与符氏逗训宗玩耍。柴豫就在院子里练剑,日子过得平静如水,似乎又回到了以前柴家庄的生活一般。

  期间朱家小姐时常遣丫鬟红杏给韩通送吃送穿的,这天韩通刚要出门随柴荣走街窜巷了解民情,红杏送来了一壶酒,还有韩通最爱吃的牛肉干,韩通欢喜得合不拢嘴。清韵在旁打趣道:“哥哥,你就只知道收人家东西,也不见你给朱小姐送点礼物?”

  “嗯…这…嗯…我…”韩通搓了搓双手,黝黑脸涨得黑紫:”我一大男人,我送啥给她嘛!”

  “嘻嘻…你不是武功盖世吗,也有难到你的时候啊?”

  “嗯…妹妹,那你说我送她啥好呢?”

  “我给你出个主意,包你送的东西朱小姐喜欢!,不过…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傻丫头,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我还要跟柴大哥出去呢!”

  “我既然是傻丫头,哪还想得到什么好主意喽!”

  “哎呀,好妹子,那你告诉哥哥,然后我就教一招绝招给你夫君喽”说罢指了指柴豫。

  “那你答不答应我一件事?”

  “快说快说,我答应便是了!”

  “好!从今往后,你酒可以喝,但不能喝醉,能不能做到,能做到我就说,做不到我就不说了,哼!”

  原来韩通好酒且经常喝得酩酊大醉,柴荣几次找他都见他人事不醒而作罢。见哥哥这样,清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样既误事又伤身体,是故要韩通答应自己的要求。

  “嗯…好,我答应你,我能做到!”

  “那就好!那我告诉你吧,其实也简单,来而不往非礼也,经常只见朱小姐给你送礼,也没见你给她回礼,我看这样,你也不用教我豫哥绝招了,你就教你的朱小姐吧!”

  “让我教朱小姐武功?”

  “是啊,你每天跟我夫兄忙于公务,白天你没时间教,你晚上就去朱小姐家教他武功,这样朱小姐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一听到这,韩通欢喜得蹦起来道:“那样敢情好极了!”一把接过红杏手里的酒和牛肉,一边道:“红杏,回去告诉朱小姐,今晚我戌牌时分去你们家教她武功。”一把拉着柴荣往外走去:“大哥,今天中午咱哥俩就这牛肉下酒了!”没等柴荣回答,回过头来给清韵喊道:“傻丫头,我只喝酒,不会喝醉的!”说罢哈哈大笑与柴荣相携而去。

  从那以后,韩通天天晚上去朱小姐家教其武功,也不知朱小姐学了没有学得怎么样,但韩通这个原本鲁钝的汉子,每天却神采奕奕,乐呵呵的。

  从那以后,韩通依然好酒,但确实再也没大醉过。

  这天晚上,柴豫在柴荣书房聊天。

  “哥哥,我在这里快两月之久了,明天我就准备与清韵前去陕州找空相寺空竹禅师学武。”

  “你就在这里,我帮你找高人学武。”

  “哥哥,你政事缠身,就不劳你分心了,澶州百姓需要你,乃至天下百姓都需要你。你不可为这些小事而荒废自己的伟业,我只恨自己不能分身帮你,但更不愿因为我而让你分心半分,从我一踏入澶州境内,百姓尊重你爱戴你,弟弟心里为你欢喜,我常常感慨:吾有兄如此,吾之幸也吾之傲也啊!”

  柴荣握住柴豫的手道:“哥哥别无所好,我只想天下百姓不再流离失所,不在饱受战乱之苦,故为兄此生志向为ˋ十年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ˊ!”

  正说话间,突然有护卫气喘吁吁地跑来:“不好啦,不好啦,黑石山寨熊宗带一百多人来了。”

  “你看好宗训及嫂夫人,我出去看看!“柴荣说完就出去了。

  柴荣来到院前,只见院门口火把通明,熊宗及窦甫甘、朱游、酒糟鼻等四人在前排背着双手并排而立。

  这时柴豫安排好宗训及符氏后也跑了出来站在柴荣身前,护卫也纷纷站在柴荣四周,韩通此时去朱家教朱小姐功夫去了,高怀德、赵匡胤及石守信等在城北军营练兵尚未回来。

  就自己和哥哥外加几个寻常家兵护卫,要击退这一百多名草莽土匪,谈何容易?柴豫估摸了双方的实力,剑眉深锁。

  只见柴荣越众而出,朗声道:“熊大当家的,深夜造访,有失远迎,不知所为何事?“

  却见熊宗前排四人突然齐刷刷俯首跪倒在地,双手反剪用麻绳捆绑,后面一百多喽罗也纷纷跪倒。

  “草民熊宗何德何能,岂敢惊动柴大人大驾,近日草民思过自省:自柴大人治理澶州后,澶州百姓安居乐业,视柴大人为衣食父母,我等草民当初起事所为何事?还不是图个温饱,如今百姓富足,我等早该弃暗投明,以往过错望柴大人海涵,有用得着的地方请尽管使唤!“

  原来是来负荆请罪的。

  “哈哈……我看诸位也并非穷凶极恶之徒,平时不欺压百姓,是故一直未发兵清剿,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起来起来,哈哈哈——”说罢欲上前扶起熊宗等人。

  “且慢,小心这小子使诈,上次通哥差点就着了他们的道儿。”柴豫阻止道。

  “哈哈哈……民无信而不立,以诚感人者,人亦诚而应!何诈之有?”大笑声中已将众人一一扶起,并为四人解绳松绑。

  当晚让后厨临时做了酒菜,柴荣柴豫及黑石山寨一百多号豪客,在院子里搭桌置凳,摆了二十几桌。后来韩通、高怀德、石守信、赵匡胤也先后回府与柴荣熊宗等同席共饮。

  酒至半酣,柴荣利用熊宗长期打家劫舍练就的行动快速来去如风的特点,安排熊宗日后去北城军营成立一支游击兵,熊宗任游击副尉。负责扰乱敌人阵型,步兵、骑兵再趁机掩杀,使敌人溃不成军。其余众人如有不愿去军队者,柴荣代为发放遣散费。(后来熊宗战功赫赫,升任为游击将军,棕熊的名号更是让敌人闻风丧胆,常常神出鬼没,出其不意地东砍敌军马腿西刺敌军主将,令人防不胜防)

  黑石山寨众人听闻以后都能在公家谋个正经事情做,再也不用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心里自是欢喜。

  韩通也乐不可支,哈哈大笑道:“以后我的下酒菜除了牛肉干以外,又多了一样下酒菜了。”

  “什么菜?”众人皆问。

  “豆腐干!”

  闻者哈哈大笑道:“不用拌猪油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