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无上绝天神 > 第三章:劫难得脱

第三章:劫难得脱


黑袍男子将手掌缓缓张开,只见他的掌心上有着一个奇异的符印。符印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奇异的纹路让人看上去不禁感到有一种庄重威严的气息。

“神皇印!”看到掌上的符印黑袍男子情不自禁的说出了他脑海之中那令众魔恐惧的符印的名字。

别看这符印看似没有什么用处,但实际上由星辰神皇所使用的神皇印可以是威力无匹的攻敌技,也可以是寻觅敌人到天涯海角的追踪技,还可以是如附骨之疽附着在敌人皮肤上或身体内从而可以吸取敌人神力或者通过下毒、腐蚀、爆炸等带给敌人巨大伤害的伤敌技。

而就在两千多年前万朝星的修仙者同外来入侵的魔族展开了憾天震地的神魔大战。魔族以魔王为首统领着座下等同于原阶修仙者的十三魔将以及无数的魔族强者来势汹汹。万朝星有着包括以神皇为首的十大原阶强者,他们是星球的最强者,被称为十原神的他们带领着天下苍生奋勇反击。

神魔大战的初期因为魔族的强势外加万朝星的修炼者对于魔族知之甚少,万朝星的修炼者们节节败退。就在这个士气低迷即将溃败的危机关头,星辰神皇分别用神皇印的三种技能连斩魔王座下三大魔将方才用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改变了整个神魔大战的战局。

由此可见全盛时期的星辰神皇外加这神皇印的绝技在魔族之中可谓是令全族恐惧的存在。就算神皇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但是这神皇印给整个魔族留下的阴影即使是两千多年的时间也无法抹去的。

回忆起之前的种种,一股难以压制的惧意从黑袍男子的脚底直冲头顶,浮现神皇印的那只手掌控制不住的开始轻微颤抖,点点冷汗显现在他的额头,原先眼中的怒意逐渐被恐惧所取代。

“哈哈。就是神皇印又能如何?当年神皇印的凌厉不过是因为你的实力强劲,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低我一个阶别的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抵挡我一招的将死之人罢了,以现在的你又能使出当年的几分?恐怕就是想伤我也做不到吧?难道你还想用这神皇印将我吓退不成?”黑袍男子干笑两声想以此壮胆却显得有些中气不足,质问的话语中之前胜券在握的自信早已不知所踪,反而声音中带有一丝恐惧的颤抖。

“十魔将,亏你也是魔王座下排行第十的魔将,听说你素来以聪明狡诈著称,但是现在却被我的神皇印给吓成这个样子,真是太…哈哈…聪明了!不过你倒是猜猜我使用的是神皇印的哪种技能?”神皇有些玩味的嘲笑道。

那个被神皇称为十魔将的黑袍男子因为注意力集中在神皇最后的问话上,反而对于他的嘲笑置若罔闻。

十魔将听完神皇的问话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压抑住了内心的恐惧后的十魔将开始认真的分析神皇使用神皇印技能的可能性。

片刻的沉默后,十魔将猛地看向了神域方向,在仔细地精神力探查之下感受到几股不弱的气息正在快速的向这里逼近。

十魔将眼中的恐惧逐渐消散一股恼怒之情不可抑制的涌现出来。他转过头瞪向神皇怒吼道:“老东西你敢耍我?”

“要不是你傻我也不敢耍。”神皇露出了无辜的笑容道。

因为之前以为神皇使用的是神皇印的某一种诡异而又强大的伤敌技方才有一种不由自主的恐惧流露,谁成想这居然只是向神域发出的一种在他身上标记的追踪技,仅仅是为了定位他从而追杀他。要是早知如此他早就可以将神皇抹杀,但却反而让神皇得以拖延时间从而等待救援。

最主要的还是让神皇看见了他那不知所措恐惧的神情更是让他颜面扫地,这让十魔将恼羞成怒。

一种暴怒的红血丝布满了十魔将的眼白,让他显得像发狂的恶狼。

只听十魔将怒吼道:“王八蛋!我现在就了结了你好让待会来救你的人帮你收尸!”

话音未落十魔将就向着神皇爆冲而去,短短的距离在十魔将疯狂的速度下不过眨眼便至。只见十魔将苍白的五指成爪,好像恶狼的狼爪一般要将面前的猎物撕成碎片。

“糟了!中计了!”抓向神皇的手爪中没有本来想象中将灵魂体束缚的感觉,反而在十魔将指尖刚刚接触到神皇的时候,神皇便好似云烟一般消散了去。这时十魔将突然醒悟过来这是神皇的激将法,目的就是为了将他引入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

“空间坍缩”

突然之间十魔将周围的空间以他为中心开始飞速坍缩,周围庞大的空间压力瞬间而至,而这种凌厉的异变就连像十魔将这样的原阶强者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十魔将全力祭出魔气护罩来抵御空间坍缩带来的巨大压力。随着十魔将周围的空间坍缩不断加剧,周围的空间开始不断地嘶鸣着、扭曲着、撕裂着。仿佛那片空间就是一个大绞盘一般要将其中的任何东西全部碾碎。

这空间坍缩具有将进入者绞杀和困住的双重功能,若是进入者的实力较弱就会被空间坍缩瞬间碾碎,即使进入者实力较强能抵御住空间坍缩的压力,但想要脱困却是要费上不小的功夫。所以即使以十魔将的实力之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脱困而出,这就给了空间坍缩的制造者以足够的时间。

十魔将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他最担心的还不是在自己被困的时候神皇得以逃脱,反而是之前神皇给自己留下的神皇印的追踪技也许会引来剩下九原神的降临围杀,甚至自己今日就要葬身于此。

十魔将望向魔气护罩之外扭曲的坍缩空间,虽然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他也能猜到神皇早已逃走,并且在他得意的神情之下还有着一丝对自己嘲讽的笑意。

十魔将原本愤怒的眼中又多了一种冰冷的恨意,他知道这次他的追杀失败了。想起先前在魔王大人面前信誓旦旦的主动请缨,这次的狼狈而归必然让他颜面尽失。对于之前大意的莽撞一种深深的悔恨萦绕在他的心头。

但是此时他已经顾及不了这么多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尽快脱困,不然反而有性命之忧。

在被逼无奈之际十魔将选择铤而走险,一种漆黑的魔火开始在十魔将的身上熊熊燃烧,突然之间十魔将的气息开始暴涨,周身的护身障瞬间暴涨了数倍。

如果是境界高深的修炼者不难看出这是一种以燃烧修为获得瞬间功力暴涨的秘法。这种透支修为的秘法虽然能短暂的获得功力的暴涨,但却极为有损自身修为,不但使修为倒退甚多,对于以后的修炼前程更是损害巨大。

这种不到绝境不会轻易使出的秘法对于此刻的十魔将来说却是不得不使用。

使用秘法之后随着魔火的蔓延,十魔将好似在承受什么难以忍受的痛楚一般,他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扭曲,额头上有着道道青筋暴起,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豆大的汗珠好像下雨一样从脸上滑下又瞬间被炙热的魔火蒸发,两排森白的牙齿紧咬,紧握的双拳因为用力过猛而显得越发苍白,指甲深深的刺进掌心的肉里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了下来。

片刻之后因为坍缩空间内外压力被暴涨的魔气所平衡,暴乱的空间坍缩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扭曲的空间逐渐被抚平,露出了一张扭曲的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脸上青筋纵横一双眼睛目眦尽裂,血从他的眼角流下,眼睛之中布满血丝早已看不见眼白,整个眼睛之中只有红黑两色。他的脸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样貌反而更像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十魔将望向星辰神皇逃往的万朝星的方向眼中充满了疯狂的恨意,这恨恨自己但更恨那个将自己逼入如此境地的人。

十魔将看向自己手心里的神皇印,意念一动便催使这魔火扑向了符印。

“啊!”一声夹杂着痛苦的喊叫声响彻了一方虚空。

不难猜到神皇在神皇印的追踪技之下还隐藏了一种伤敌技。就在魔火将神皇印抹去之际这个伤敌技也被触发,一股钻心蚀骨的的痛楚直传心扉。

十魔将猛然看向手掌,只见符印破碎后突然出现一种神火将十魔将的手臂笼罩,虽然他急忙动用魔气将之扑灭,但在神火熄灭之后显露出来的却是一条烧焦的臂膀,整条胳膊看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在那原本符印所在的掌心更是隐隐可见森然的白骨。

“老杂种!就是将你挫骨扬灰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饱含十魔将的冲天怒意。原本因为扭曲坍缩的一方空间在他怒吼的冲击下犹如镜子一般破碎了。十魔将也随之消失在了这破碎的“镜子”之中,只留下了一片碎裂的虚空见证着他的愤怒。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